《廊桥梦密码》引子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引子

小说:《廊桥梦密码》 作者:陈酿 更新时间:2020-12-01 15:44 字数:2837

  如果按中国的农历计算,今天应该是七月初六。

  美国东海岸,波士顿的盛夏,阳光耀眼。

  查尔斯河畔一座白色房子里,阳光透过纱窗,照在病榻上蔡虹同样白色的脸上,白色的床单似乎罩着一个轻如鸿毛的身体。但是蔡虹的丈夫乔木却惊讶地发现,蔡虹的两颊忽然渐变红润,似乎有两朵红云从天外飞来,停留在她已苍白多日的脸上。

  她双目紧闭,但是,俊俏的眉头确是舒展的,嘴角轻轻上扬。此刻,蔡虹正在做一个深深的奇梦!

  梦里,蔡虹回到了她魂牵梦萦的中国、回到了那个美丽的畲族山乡……

  按理说,农历七月初六的夜晚,这个地处浙南闽北交界处的千年畲族古村,不应该是如此明晰透亮的。

  毕竟离月圆之时还有那么七八天。但是,号称 “江洲藏区”的安泰山城的远山深处,此刻的天空却波诡云谲、凌霄炸裂!翻腾的重重乌云,像千万匹脱缰的烈马,从天际直扑重峦叠嶂:翻滚、奔驰、跳跃、撞击!有的怒目圆睁、昂首嘶叫;有的扬蹄甩尾、俯首猛冲。它们如此的腾挪暴烈、张狂喧嚣,似乎就要将这个叫“鹤渡”的小山村撕裂!

  然而,就在重云炸裂之下的万物似乎瑟瑟发抖、绝望闭目等候崩溃之际,忽然 ,天际一道金色的祥光似一把巨大的利剑,耀眼炫目、破云而来!顿时,就如千军万马忽然鸣金收兵、偃旗息鼓,万千乌云瞬间土崩瓦解、灰飞烟灭!一瞬间,天空露出了如洗的青白,没有任何杂质浊垢,宁静而辽阔……

  然后 ,星星出来了,漫天的星辉让整个苍穹变成了一大块镶满钻石的丝绸幕布。再然后,“幕布”渐渐退开,一弯新月如娉婷仙子,冉冉从天际升起。当那一轮新月从远处如黛的山岗跃然而出的时候,七月初六浙南大地的万物瞬间熠熠生辉!这清透的亮光,照亮了“鹤渡”古村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涧,也照亮了一田一畴、一瓦一舍,更照亮了蔡虹那一张并不年轻但是依然皎洁如月的脸庞。

  其实,刚才天上那一番玄秘而震撼的动荡,并没有干扰到这个小小的千年古村里的老老少少。因为夜已深,大部分村民已经酣然入眠。只有少数的几位老妇人和小媳妇还在亮灯的屋檐下,一边梳理赶织手中的彩线,一边轻声细语探讨关于明日如何为孩子们乞巧求智的琐事儿。她们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手中的彩线和剪纸上,压根儿没有感知到窗外上空那一场无声又炸裂的风云际会,因为她们心中想的、口中念的,都是一件事:明天,又是七夕了,一年一度的乞巧节又来了!

  在这个遗世而立的畲族小山乡,七夕节似乎专属于女人和孩子们。蔡虹感觉自己太幸福了,因为此刻她觉得自己已经回来了!

  她清晰地记得,自己的母亲从来不说“七夕节”,而是将7月初七唤作“乞巧节”。“乞巧节”是童年蔡虹最快乐的记忆,那时候 ,每年从端午节开始,便有村里最“清头”(方言:清秀干净的意思)、最巧手的小媳妇会给母亲送来一小捆五色丝线,耐心又细致地教母亲把这五彩丝线搓拧成一股股细细的小线绳,系在蔡虹嫩藕似的小手臂上,然后再三叮嘱母亲:“关老师,千万别系错了,女娃娃右臂男娃娃左臂,男左女右哦!”

  于是,和村里的其他农人家的小女孩一样,关老师那粉雕玉琢的宝贝女儿蔡虹的右臂上就多了一圈彩虹似的丝线圈。这线圈儿一直缠裹在蔡虹的右臂上,直到迎来当年的七月初七——七夕节。

  那一个夜晚,将是鹤渡村女人和孩子们最甜蜜最开心的专属节日。与别处不同,那一夜,鹤渡村人口中的“乞巧节”是以一种别开生面的形式在柳月星辉下开始的。这个别致的节日不像中秋节那样在自家屋里或者院子里过,而是在一个特别的地方拉开序幕直至完美落幕,那个地方就是与蔡虹、关老师、鹤渡村以及浙闽老百姓生死相依、烟火人间的别致空间——木拱廊桥!

  年幼的蔡虹,并不知道这有桥屋的木拱桥,多年以后会因远在美国一个叫麦迪逊县的一条小河上的箱式木桥而名声大噪,然后浙南闽北那些个有桥屋的木拱桥随即也被泛称为“廊桥”。她觉得村中老人口中的“蜈蚣桥”或者“厝桥”才是这些木拱古桥的正确称谓,它们是如此安静却又灵动、这般轻巧却又坚固地横跨在村头或者村尾那一条条潺潺翠绿的清流之上。

  浙南百里山峡的隽秀山涧里,有多少座这样的“廊桥”,年幼的蔡虹当然不知道,但是,她知道童年的乞巧节一定是和母亲们、小伙伴们在那座气势如虹、雕梁画栋的 “厝桥”上度过最快乐的时光。那座在青山碧水间的木质拱桥,有一个蔡虹很为之着迷的名字,叫做——“安澜桥”。

  弯月刚上柳梢头,女人们便在那座用小青瓦覆盖着红木身桥屋的“安澜桥”上摆好瓜果糕点、彩线红纸,当然身边还有一个盛放针线剪子的金漆盂盒或者竹编扁圆篓。这时候,母亲便会在巧媳妇的示范下,点上一柱清香,向廊桥神龛里的观音大士拜三拜、再躬身向东西南北各拜三拜。然后回身将蔡虹手臂上的五彩线圈取了下来,一边嘴里喃喃道:“‘换巧、换巧’!大慈大悲观世音大士、天上织女、地上巧姑,千恩万谢,谢你们替我家阿乔祛毒辟邪!愿你们赐我家阿乔心灵手巧、慧聪智达!”

  这个在童年蔡虹眼里神秘而又颇为神圣的仪式叫做“换巧”。换了“巧”后,孩子们便可以分到七夕才能吃到的“巧食”,四处玩耍去了。然后,桥屋里,小媳妇、大姑娘便开始互相斗巧,一起穿针引线、剪纸绣花,比比谁是十里八乡最巧的那个“巧女子”,欢声笑语直到星月西沉……

  乞巧的孩童们和斗巧的姑娘媳妇们带着满心的欢喜或者一丝丝小小的不服和遗憾,早已散去,归家入眠了。睡梦中,他们期待着来年的乞巧节能早日到来。

  今年的乞巧节就这么热热闹闹过了,人们坚信鹊桥上*和织女正甜蜜相会。此刻,周遭清冷,月朗星稀。

  露水渐起,蔡虹把纤瘦的手指伸出来,摊掌在空中。梦中的她,似乎觉得应该调整一下自己的身体,让薄如纸片的后背更加舒服地斜靠在“安澜桥”桥头的美人靠上。渐渐地,手掌便一点一点滋润了起来,似乎也滋润到日渐干涸的蔡虹的心田里。

  桥边两岸的山石上,分别有两棵大树。左岸那棵是香樟,大概三四百年了,树冠亭亭如盖,亲水而长,远处的树枝几乎一躬身就能掬起一捧清流。左岸则是一棵树干苍遒的乌桕树。此刻,乌桕正枝繁叶茂,长串的嫩绿花朵吐蕊在枝头 ,与深绿的树叶浑然一体,并无惊艳之感。

  但是,蔡虹并不在意乌桕花是否绚丽,此刻,她是欣喜的。她蓦然发现:清透的月色下,这原本长在两岸的两棵树,今夜,居然在空中相握,它们的树冠神奇地搭成了空中廊桥!蔡虹再一次惊喜发现:众鸟在它们的枝条里跳跃、游鱼在它们的投影里聚集!世界顿时无声地喧嚣了!

  在这华丽丽的安静的喧嚣里,一个老妇人的声音却魔幻地穿透了出来,由远而近、由浊而清,直击蔡虹的耳膜:“吾侪夫妇拙如鸠,莫羡邻家乞巧楼;但愿白头长守拙,卿能织布我牵牛!”

  蔡虹倏然惊醒:“竹婆婆、竹婆婆,是您吗?”

  从山间的古道上,疾步走来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妇人。古道、清涧、山岚、晨露,似乎都在她的脚下和身旁稍纵即逝!她就这样飘然而至,停留在“安澜桥”上,停留在美人靠前昏沉的蔡虹的眼前!

  而此刻,躺在波士顿查尔斯河畔那张白色病榻上的蔡虹根本没有醒,她在梦中等待她的一双儿女的到来,带上她一同回到那个不寻常的中国山乡去!她完完全全沉浸在这个深深的迷梦之中。

  这,不是一个寻常的梦,这是蔡虹即将西去极乐的绝尘之梦!这一梦,事关一个千年的廊桥“梦密码”……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廊桥梦密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