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师范生第27章凌冬的军训生活十六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7章凌冬的军训生活十六

小说:最后的师范生 作者:张贵东 更新时间:2019-06-11 05:49 字数:2082

  “咋滴,这就动心了?傻子才进去呢,除了干活啥好处没有……”站在男生前排第一位置上的夏越却嗤之以鼻。

  “关你什么事啊……”凌冬抛过去个冷眼神,明显的对夏越敬而远之。

  “不知道好歹的臭丫头,不叫你撞八回南墙你是不死心啊,你以为进学生会那么容易呢,到时候别哭着求我……”

  整整一个早晨,连点名,带训话,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凌冬心里是心潮澎湃,夏越心里却五味杂陈。

  端着饭盒去食堂里打饭,凌冬还兴奋地不能从晨会里走出来。

  她问旁边的郝春媛:“大姐,进学生难吗?去学生会得具备什么条件啊?”

  “我还真没问过我姐,因为我和我姐都没想过进去啊……等我给你问问吧。”郝春媛表现得真不怎么热心。

  “大姐,今天包科长说的同居是什么意思啊?”凌冬又问。

  “同居就是搞对象的人住在一起。”韩春媛解释道。

  “怎么住?寝室里让吗?”凌冬确实想象不出来男寝女寝杂住的模式,“寝室里有男生又有女生,太不方便,也太丢人了吧……”

  “哈哈哈,傻子啊,你想啥呢?怎么可能在校内,都是跑校外住旅店啊,或者租房子住的,知道吗?哈哈哈,这个单纯的傻妮,你咋想的啊……”

  凌冬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无知。

  “大姐,咱们学校的图书馆在哪里?”这是凌冬早就想知道的事了。

  “在教学楼左边那栋楼的一楼,我姐说的,我不过没去过呢,改天咱俩一起去,我看看有没有教织毛衣的书……”

  “好,咱俩一起去……”

  自从老包回来了,接下来的三天训练就显得格外紧张和严格。

  那老包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的精神头,几乎天天长在操场上,新生军训他就是个现场指导,对那些吊儿郎当懒懒哈哈的男生还上脚就踢呢。

  所到之处,哪个班的学生都如临大敌,严阵以待,不敢有丝毫马虎。

  大家终于领教了“包黑子”可真不是白叫的。

  但是,大家发现,那个夏越却依旧“扭腰”,依旧坐在树下做场外观众,依旧看着热闹,说着风凉话。之前又是查寝、又是晨会,他看不出有一点扭腰啊。

  没办法,梅雨晴说了,人家夏越有医务室杜主任亲自给开的诊断书——重度腰突,需卧床休息。人家没卧床,还能坚持亲临现场,偶尔还能为大家服务,已经值得表扬了!

  军训最后一天,全体学生简直兴奋得无以言表。

  因为教官们竟然每班扛来了三支步枪。

  整个一下午,每个班的教官都在教室里教学生们如何打靶。

  28班里,庞排长依旧边演示边说,也是三支步枪在学生手里传来传去,学生们拿着步枪,看着,研究着怎么打开枪栓,如何子弹上膛,如何瞄准射击……

  大家忙乎得不亦乐乎。

  夏越前所未有的兴奋,大半天一个人独占一杆枪。反反复复的演习,把动作练了个滚瓜乱熟。

  “过来,我教你……”大概玩够了,玩爽了,才想起来一直在旁边只能看不能摸的凌冬了。

  凌冬长这么大,也当然是第一次接触这个真枪实弹的啊,当然也好奇又担心,因为教官之前就说了,明天的确是组织大家去军马场靶场练射击,每人三发子弹,环数多者评射击优秀奖。

  这样绝佳的训练机会凌冬当然拒绝不了。

  “来,看着,这是……”夏越像模像样地给凌冬讲起来,然后又手把手地教着她如何握枪,如何瞄准。凌冬兴奋地听着,手里摆弄着,完全忘记了眼前这个夏越曾经是她嘴里的“流氓”和“痞子”了。

  直到夏越站在她背后,环着她,把着枪,弓着身子教她瞄准时,凌冬才又感觉到这个贴自己这么近的夏越又开始“耍流氓了”。

  她极力挣脱,把枪往夏越怀里一推,说啥不听不看也不练了。

  “教我,大书记,教我……”白晓桦见夏越又一个人在那里摆弄枪了,热切地从后排冲上来,就去拿夏越手里的那杆枪。

  “拿去,自己玩去,我得上趟厕所……”夏越把枪往白晓桦怀里一推,接着就讪讪地走出了教室。

  “来,我告诉你……”凌冬来了热情劲,她指手画脚把刚才夏越教她的讲给白晓桦听。

  “哎呀,你讲的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呢?班长,闫班长,过来给我讲讲……”白晓桦摆着手喊闫斌,闫斌乐呵呵地走过来。

  “大家听着,明天去军马场靶场,射击练习,因为一去五个班,二百多号人呢,我讲讲明天的要求……”梅雨晴走上讲台,大声告诉大家。

  夏越出去溜达了一圈,也回来了,坐在座位上听着梅雨晴的布置,碰碰凌冬的胳膊,“哎,我的伙食你包了……”

  “俺没有钱……”凌冬小声但清楚地说。

  “行,你没钱,俺有钱,你的俺包行了吧”夏越根本不给凌冬反驳的机会,不等梅雨晴讲完,就又站起身来,双手掐腰,一步一扭地走出了教室,弄得大家莫名其妙。

  “夏越,你不听要求,干什么去?”梅雨晴只好停下来训话,问夏越。

  “你接着训,我裤腰带落厕所了,我得赶紧取回来去……”夏越头也不回,走了。

  全班哗然。梅雨晴无奈,拍拍手制止了骚动,继续训话:纪律、卫生、交通规则……

  一早上醒来,大家都很兴奋,这射击训练,无外乎一场远足或郊游。

  好吃的、好喝的、塑料布……应有尽有。有些人真是不怕累着,一背一大包。

  你可知道,从清江师范校到清江军马场,需要步行,有五公里左右的路程呢,一走就得一个多小时呢。

  凌冬不是怕累,而是怕花钱,她这个月恨不能把自己的零花钱一分钱掰成两半花,这么费钱的活动,她必须做到节制。

  她就买了一个面包,一袋海带丝咸菜,一共花了不到五毛钱。为了节省,一瓶汽水都没舍得买,她用自己的玻璃杯灌了热水,拧上盖装进了自己的军用挎包里。

  一边装,还一边庆幸:幸亏当时从家里带来个这样的玻璃杯。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最后的师范生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