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念永恒第1章 医闹风波(一)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章 医闹风波(一)

小说:医念永恒 作者:江月初年 更新时间:2019-02-01 16:43 字数:2014

  初春的早晨,沿海城市仍是冷风飒飒,高大的凤凰树随风而动,草木的清香与海风的湿咸交缠嬉戏,一同追逐不远处的高大楼房。

  X市是沿海的特区城市,经济高速发展,大医院林立,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便是X市人民解放军第176医院,该院的前身仅仅只是部队医院,却以急诊科与呼吸科闻名,而后响应政策,成功改革,成为南方地区第一所三甲的部队医院,向地方群众开放,成为许多人看病的首选。

  在X市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小病上社区,大病上三甲,重病跑176’,足可以看出176医院的地位。

  时辰虽早,医院却已经人头攒动,不少下了夜班的护士结伴而行,相熟的便打个招呼或者一笑而过,其中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她站在电梯的最里侧,偶尔低头翻看手机,却不时有人与之打招呼,其中不乏患者家属,可见人缘极好。

  出了电梯,她将手机收起,眼睛微微眯着适应晨光,一头长发简单绑成俏丽的马尾,此人名唤魏初,是呼吸科最年轻的主治医师,虽已31岁,精气神却像20岁的少女,她常常自嘲,或许该是多亏了保温杯中常备着的枸杞水。

  在医护人员稀缺的当下,仿佛每个医生都是超人,刚值完夜班的魏初匆匆吃过早餐,还没缓过一口气,便要赶着去上门诊。

  住院部与门诊楼并不远,其中有一个神情悲戚的母女引起了魏初的侧目,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不过也仅仅如此,毕竟这样的人在医院并不少见,医院是一个最能看到世间百态的地方。

  刚走进门诊一楼大厅,远远就看到了许多人围在一起,乱哄哄很是嘈杂,其中不时还有尖叫声传出,魏初皱了皱眉,掏出手机给保安室打了个电话,叫人来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一边说着,她一边走过去看看情况。

  谁知她还没走到那处,便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喊道:“刽子手来了。”

  随后又有一个稍稍尖锐的声音:“就是那个女医生,就是她害死了我哥,抓住她,别让她跑了。”话音刚落,三四个男人朝着魏初的方向奔来。

  魏初意识到不妙,该不是遇上了医闹了吧?近几年来,医患矛盾愈发的尖锐,甚至催生出了一个病态的职业——职业医闹,可她的风评向来不错,近期也没有被患者投诉过,因此,倒是有些懵了。

  转眼间,魏初已经被几个男人堵住了去路,他们将她逼到了西药房前,西药房前的一片空地已经摆满了花圈,中间是一个男人的黑白照片,地上还有散落的纸钱,魏初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门诊一楼大厅,有人闹事,迅速过来。”说完,魏初当机立断将手机的关掉,随即,她的手机便被夺走了。

  几个男人不说话,而是看向一高一矮的男人,显然,这两个人便是他们的头。

  两个男人都穿着浅蓝色的棉袄,一个瘦高,脸上有刀疤,另一个矮胖,光头,手中挥舞着一把刀。

  “她想通风报信,把她手机砸了。”矮胖的男人说道。

  手机落地便四分五裂,魏初知道,此时不是心疼手机的时候,有些患者听到了动静,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

  “你们是什么人?在医院聚众闹事可是违法的。”魏初强迫自己冷静。

  瘦高的男人恶狠狠的说道:“你还有脸问?赶紧赔钱,不然的话,就别怪哥们对你不客气。”他一边说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刀。

  “我是呼吸科的魏初,你们认错人了,不管你们找的是谁,医院到处都是监控,做了违法的事情,你们跑不掉的,还不如冷静下来慢慢说。”

  “什么违法?我们不懂,无良医生害死了人,我们是受害者,不怕警察。”

  “别跟她说那么多,老子管你是什么人,今天就算是天皇老子也不行,你给老子过来。”瘦高的男人突然上前拉住魏初的胳膊,将她拉到照片前面,“你给老子跪下。”

  魏初简直要被气笑了,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事情?

  “这么多人,会不会有些……”此时,一个穿着黑色棉衣的男人有些不安。

  “闹得越大越好,你们只管在旁边呆着,我们两兄弟从马没失手过。”矮胖的男人说道。

  闻言,那几个人不再说话,却依然将魏初包围起来,用愤怒的眼神盯着魏初,其中却还夹杂着些许的贪婪。

  “啊!”魏初惊叫了一声,膝盖狠狠与地面接触,一股钻心的刺痛从膝盖处蔓延开。

  原来,是那个矮胖的男人突然一脚踢在魏初的膝盖窝处,她一时受力承受不住,狠狠跪在了黑白照片的前面。

  “臭娘们,先给俺兄弟磕头吧。”

  又是一股大力狠狠按住魏初的脑袋,强迫她朝那张黑白照片磕头,接着,揪住魏初的马尾,将她的脑袋拉起来,魏初吃痛倒吸了一口冷气,可是没有人管她的死活,依然在强迫重复磕头的动作。

  矮胖男人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他用的力气很大,魏初只觉得额头被撞得阵阵发晕。

  魏初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一般,并非是她不想自保,而是力量悬殊太大了,这个时间还没到上班时间,自然没有同事前来帮忙,只能尽力保存体力,不知道这些恶徒还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同时祈祷保安能快点到来。

  “就算要我做出什么补偿,也得先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吧。”魏初尽量拖延时间。

  “俺兄弟只摔了一跤,黑心医院黑心医生就把俺兄弟医死了,俺兄弟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撒手去了,留下俺嫂子和一个女儿。”

  “竹竿,跟她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瘦高男人所说的事情,魏初半点印象都没有,先不提这些话的可信度,若真的有这样的事情,可是苦主为何不认识管床的医生呢?

  这件事情处处透漏着蹊跷。

江月初年 说:新人新文,初来乍到,请多多关照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医念永恒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