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有礼第二十七章 祭天之礼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七章 祭天之礼

小说:丞相有礼 作者:尘十 更新时间:2018-07-23 20:00 字数:2029

  谢殊望了望,看见祭天仪式差不多快开始了,就意味着要开始跪拜了。

  祭天之礼繁杂且耗时,但他们这些文武百官却只需要跪在祭坛前潜心祈祷,负责祭祀的祭司会完成各项祭祀礼节。

  谢殊在心中掂量了下自己的情况,觉得就她现在这么个情况来看,跪着应该比站着舒服。

  然而如愿跪了下去,且跪了没多久的谢殊,开始反思,嗯,还是站着舒服点。

  谢殊感觉自己支撑不住了,快要倒下去的时候,一只手从旁边扶住了她的身子。

  她一惊,转头一看,竟是刘钰。

  他一直在自己旁边么?自己竟然一直没有发现?

  刘钰将自己的身体往谢殊那边微微移了下,示意谢殊靠在自己身上。

  谢殊用眼神拒绝:“我是那么娇弱的人?”

  然而刘钰忽地放开扶着谢殊的手,谢殊的身子便不受控制地向刘钰倒了过去。

  两人挨得很近,因而谢殊虽靠着刘钰,但身体还勉强是直的,除了两个人过于亲近的距离,看不出什么不对。

  谢殊这么一靠,本想起来,却发现身体不受使唤,嗯,平心而论,这么靠着确实舒服了不少。

  谢殊一边在心里默默地骂自己的身体怎么这么不争气,不过走了点路跪了一会儿,就成这样了,一边在心里郁闷刘钰为何看起来一点事也没有。

  谢殊想着想着,就靠在刘钰身上睡着了。

  直到刘钰把谢殊戳醒,没错,是戳,正巧戳中了谢殊腰上的痒痒肉。

  睡梦中谢殊一时没能反应过来,差一点笑出身来,幸好在笑声即将脱口而出时收了回来,勉强没让自己落个扰了祭天大礼的罪名。

  还没弄清楚情况的谢殊迷茫地看着刘钰朝自己绽开一个笑。

  而后谢殊迷茫的眼神变得犀利。

  刘钰耸肩:没办法,谁让这位置刚刚好。

  谢殊:……罢了,幸亏自己及时悬崖勒马。

  这时祭天之礼结束。

  谢殊试着自己站起来,却发现腿没了知觉,使不上劲。

  无奈之下谢殊只能借着刘钰手上的力站起来。

  结果这一站,原本没什么感觉的腿开始变麻。之前被压迫了的经脉复苏,血液流动,疼痛酸麻的感觉在谢殊腿上肆虐,疼得谢殊倒抽一口冷气。

  刘钰见谢殊痛苦的表情,叹了口气,扶住摇摇晃晃站不稳的谢殊。

  谢殊见刘钰一副什么事都没有,还能上山打老虎的模样,诧异道:“你怎么就没事?”

  刘钰无奈:“你若是再一天到晚呆在府里,只怕以后连路都不会走了。”

  哪有这么夸张,走路这种事,谢殊表示自己还是会的。

  而且看看其余的人,虽不至于成谢殊这样,但都还是有些站立不稳,不停捶着自己的腿。看来还是有人跟谢殊一样整天呆在府里养老的。

  不过谢殊倒是想起管家的话,自己这还没落下病根,就已经被刘钰嘲笑了,如此下去肯定不行,到时候还不得被刘钰嘲笑成什么样了。

  思及此,谢殊再一次坚定了要多出去走走的决心。

  可是,现下有一个严肃的问题,那就是这城郊并没有马车可雇,而且祭坛修建在山上,马车也不可能上得了山。

  那么,双腿发麻且不说,浑身无力还没吃午饭的谢殊要怎么才能下得了山出得了城郊雇得了马车?

  看着大家都休息地差不多准备回了,谢殊绝望地看着刘钰。

  刘钰皱了皱眉:“罢了,你再休息一下吧。”

  谢殊苦着脸坐在一块石头上,再怎么休息也改变不了自己下不了山的事实。

  谢殊揉着自己不争气的腿,瞧见刘钰过去跟刘瑾说了句什么,然后刘瑾点点头,然后大家就都走了……

  啊喂,怎么都走了,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很尴尬的啊!

  刘钰却并没有跟他们一起离开,而是往谢殊这边过来。

  谢殊哀怨地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刘钰。

  “我让他们先走了,让这么多人都等着,阿殊也过意不去吧。”

  让他们等自己确实过意不去,可和与刘钰单独相处比起来,谢殊觉得自己宁愿过意不去。

  谢殊以为,刘钰真的会等到自己休息好了然后带自己下山。

  不过前提是谢殊休息好了就能下山,反正以她自己对自己的了解,休息得越久,肚子越饿,越没力气……

  不过刘钰果然还是很了解谢殊的,对于她那副身子骨实在没抱太大希望。

  于是待大伙都走了,谢殊听着刘钰那句“上来吧,我背你下山”,愣了许久。

  他说要背自己?虽说这个办法是自己唯一能下山的办法,但让刘钰背自己,是不是有点那个啥?

  毕竟她怎么说也是个女儿家,男女授受不亲这种道理,嗯,还是有点道理的。

  而且今日早上刘钰才说了对自己一往情深来着。

  不过,不让他背,自己在这除了祭天时便人迹罕至的地方等待救援?那不是等死嘛。

  何况生死之前,男女授受不亲算个啥,活着比较重要。

  稍微思考了下,谢殊道:“那只能麻烦左相大人了。”

  刘钰蹲在谢殊面前,待谢殊趴在他的背上,道:“以前你可不会觉得麻烦我。”

  谢殊微微有些失神,是啊,她以前,可没觉得对不起刘钰,也没觉得亏欠刘钰什么。

  “你以前可没背过我。”

  “阿殊这是在责怪我以前没有背过你么?”

  “我可不是这个意思。”谢殊连忙打住。

  刘钰的背很宽,谢殊觉得很舒服,可心里却还是有些难过。

  这么好的朋友,谢殊不想失去。

  谢殊想了想,对刘钰道:“那个,我觉得,许蝶确实不错,要不你再考虑考虑?”

  谢殊感觉到刘钰的步伐顿了下,然后便听到刘钰咬牙切齿的声音:“你若再提此事,我便将你扔在这山上,你自己想办法回去。”

  谢殊闻言缩了缩脑袋,乖乖闭了嘴,她可是正值青春年华,还有大好时光呢,怎能在这荒无人烟的山上断送。

  还是小命要紧。

  但是这样说来,看刘钰的意思,许蝶没戏了?难道他真的对自己动了真心?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丞相有礼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