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贫女发家史第二十七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七章

小说:重生之贫女发家史 作者:佳人呓语 更新时间:2018-07-09 08:09 字数:2041

  当然葛翠琳是怎么也没想到杨翠花这个蠢货居然当场被抓住了,不过就算她想到了,恐怕也只能派她去,毕竟也只有她去最合适了。

  因为钟桂花相比杨翠花来说太精明了,让她去以她的精明肯定会偷留,而杨翠花就不一样了,杨翠花好控制,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

  更何况现在杨翠花现在可是在处处讨好葛翠琳,以求葛翠琳恢复往日对李勇的宠爱。

  所以这样来说来,也只有杨翠花出面去偷最合适。

  秦玉林厌恶的看着眼前的杨翠花,一脚踢了上去,冷冷的说了声:“滚。”

  杨翠花一听仿佛压在身上几百斤的大石头被抬走,连忙连滚带爬的跑掉了。

  逃跑时正好碰到了闻讯前来的袁英。一看到杨翠花袁英立马明白过来,恐怕是杨翠花受葛翠琳的命令前来给夜永国夫妇添堵的吧。

  袁英一想,脸都黑了,夜媛可是自己认定的准儿媳,哪有受人欺负的道理。

  于是还没等杨翠花喘过气来,袁英就又偷偷拌了她一下。

  “扑哧”只听一声巨响,杨翠花已经趴在地上变成狗吃屎的状态了。

  而早就看不惯他们一家做派的村民们立刻笑了出来,而躺在地上的杨翠花纵使脸皮再厚也红了脸,只是她的脸黑的和锅碳似的,根本看不出来。

  杨翠花狠狠的抬头看去,发现竟然是村长夫人,杨翠花立马收回了自己愤怒的情绪。

  袁英调侃的看着杨翠花说道:“哎呦,夜二嫂真是对不住呀,我这可不是故意的,就是不知道你来我家是做什么呀,这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你是要来我家偷东西是吧,你说夜二嫂,如果这样的话,误会可不就大了吗?是吧。”

  杨翠花一听,冷汗直流,毕竟袁英说的可都是真的。

  心虚的杨翠花只能灿笑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随便编了个理由走了。

  袁英看着慌不择路的杨翠花心里格外畅快,她早就看不惯这夜家的做派了,只是从前别人的家事自己也不能参与。

  可现在这夜家二媳妇到自己家里撒欢,不就是给了自己现成的理由吗?

  袁英在心中美滋滋的想着,可没注意远处夜长东阴狠的笑容,可夜媛却注意到了,心中暗叫不好,恐怕夜长东是连带着狠上了袁英。

  夜媛心里直为袁英担心,夜长东此人心狠手辣,要说这个时代的人最害怕什么,那恐怕就是批斗了,而这个时代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像夜长东这样的小人。

  夜长东的大女儿夜海梅当初嫁给了红卫兵里面一个小头目,当然,虽然是小头目但也不是麦家村人可以惹得。

  这也正是虽然村民们都不喜夜家人但却也不与他们正面为敌的最大原因。

  因为像夜家这样的小人,若是惹了,不死也要少层皮,没听上次杨翠花说的,前村长一家都是被葛翠琳和夜长东所害吗?连村长这样在麦家村如同神人般的都能被夜家轻易推翻,更何况是他们这些普通人呢。

  夜长东远远的看了袁英一眼,夜媛的心也不由担忧起来,虽然古有云:宁得罪小人不得罪女人,但夜长东这种小人却半点都不比女人差,还隐隐高出不少。

  袁英也察觉到了夜媛炽热的眼神,袁英立马顺着看去,发现夜长东时,也立马皱起了眉头,恐怕也是想到了这层厉害关系吧。

  夜长东发现袁英的目光也没有收回视线,而是对袁英大大的一笑,点了一下头,至于是什么意思,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袁英也对着夜长东点了下头,毕竟现在还不能撕破脸,夜长东这样的小人背后可是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的。

  秦玉林发现两人的情绪后就往袁英那里走,然后把她带出这是非之地。

  袁英一会到家就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一口饮尽,焦急的拽住自己的手,眼神惶恐。

  秦玉林心里也想到了这层关系,看向袁英时心怀愧疚,毕竟袁英可是因为自己家才得罪了夜长东他们。

  袁英现在自是没有心情理会秦玉林的心情了,因为如果没有处理好这点,恐怕他们一家都要陪进去,毕竟这红卫兵可是半点理都不讲的,随便给你按个罪名,不管你做没做,最后也只能是你做的。

  她可是亲眼见过那些被批斗人的惨状,老教师郭明远不就是这样吗?被按了个反动派的罪名,郭明远可是村里村外有名的大好人,可就因为与夜永国一家来往就被夜长东他们举报批斗。

  想着,袁英轻叹一声眼神复杂的看向秦玉林和夜永国,心里很是不明白这夜永国夫妇怎么偏生是夜长东葛翠琳的孩子,是他们的孩子也就罢了,怎么还是这么不受宠,就像不是他孩子似的。

  突然,袁英突然醒悟,是啊,哪家亲生孩子会被这么对待,除非孩子不是亲生的。

  袁英想明白这点,立马起身拽住秦玉林的手说道:“妹子,你有没有想过你家永国不是夜长东和葛翠琳的孩子。”

  秦玉林被袁英拽疼了,心里想甩开可又想到这事的严重性也就只能先忍着了。

  秦玉林皱了皱眉,这事她不是没想过,只是问了十里八乡的人都说当年葛翠琳确实是十月怀胎的。

  唯一的破绽点恐怕就是当初葛翠琳是在县里医院生的孩子,这可是村里头一份,所以村民们记得很清楚。

  于是秦玉林只能如实说了,袁英听了也无可奈何,毕竟这件事她也是听过的,葛翠琳确实是十月怀胎,生完孩子后还做了月子,杀了两只老母鸡!这可不是一般的金贵,乡里谁有这待遇,谁家不是休息一个周就赶忙去干活了,也就是这样才让村里人记得格外清楚,那段时间,夜家老太太和夜家太爷爷可是常常喜笑颜开,恨不得见到个人就说,还去生产队买了半扇猪大摆筵席,宴请乡里乡亲来做客。

  所以这事怎么可能有假呢?

  袁英哀叹一声也就不提这事了,毕竟这事全村男女老少都是知道的。

  想做假都做不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重生之贫女发家史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