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要逆天:至尊狂妃第二十八章 繁雪剑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八章 繁雪剑

小说:废柴要逆天:至尊狂妃 作者:魅卞 更新时间:2018-07-11 12:33 字数:2076

  龙三皇子和麒麟吃饱了饭后便于麒麟分开走了,龙三皇子腾身静静躺在树枝上休息。

  “番子,你去纺织阁将这嫁衣再做一套。”女人的声音响起。

  “长琴姐姐,这、这不是那废材和殿下成亲穿的嫁衣嘛?为什么还要重新再做一套?”宫女接过嫁衣,眉宇间满是疑惑。

  “呵,那废材说不喜欢太子殿下,所以我要帮她逃婚。”长琴撇了一眼嫁衣,眼中满是冷意。

  “她让你帮她?替换?这怎么行,这样会害了你的。倒是殿下怪罪你怎么办。”宫女微微皱眉,担心的问道。

  长琴勾起淡淡的嘴角,柔和中透着与那张脸不相称的阴暗,道:“放心吧,殿下觉对不会怪罪我,反而会因为面子和家规的关系让我坐上侧妃的位置。”

  宫女认真的听着,猛然间恍然大悟道:“哦!我怎么没想到啊,还是长琴姐姐长聪明!”

  “得了,你快去吧。等我坐上了侧太子妃的位置好处受不了你。”长琴抿了抿嘴,挥挥手道。

  “好嘞。”宫女笑嘻嘻的点点头,抱着嫁衣跑出了奴院。

  长琴看着宫女那一蹦一跳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轻声道:“呵,区区一个宫女还想攀我的枝?痴心妄想…”

  “脸长的人模人样的,心里比野兽还险恶。”龙三皇子躺在树枝上,懒懒的伸了个腰,开口道。

  突然间响起的声音让正得意的长琴微微一震,头皮有些发麻,瞳孔微缩猛的抬头看向树枝的男子,微张着嘴道:“你、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嗯,在你说之前那宫女攀你高枝之前。”龙三皇子伸手摸着下巴故作思考,啧了一下嘴道:“不对,应该是你拿出嫁衣之前。”

  “你全部听见了?”长琴的心里咯噔一下,化作一声冷哼道:“那你现在想怎么做,去告诉那个废物我的计划?”

  一道灰光,龙三皇子已将长琴紧紧的掐住脖子,微低着头,那双灰色的瞳子死死的盯着长琴惊恐的双眼,冷冷开口道:“管好你的嘴巴,浠梓轮不到你这样的蠕蚁说废物。”

  长琴瞪大了布满血丝的眼睛,因为窒息感而涨红的脸开始有些发紫,脖颈间的剧痛感让她不敢轻易动弹。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灰色的瞳子,充满了戾气。眼角有着凛冽的寒光,那么寒冷、寒冷的可怕,如匕首一般仿佛下一秒就要将自己粉碎。

  不用考虑,自己的灵力肯定抵不过这个可怕的男人。

  困难的开口,沙哑着道:“对、对不起…”

  龙三皇子松开手,长琴一瘫在地,半支着身,大口大口的喘气,整个人都被恐惧感笼罩不停的轻颤。

  看着地上瑟瑟发抖的女子,龙三皇子冷哼了一声,缓缓蹲下与其平视,淡淡道:“这事,我不会告诉浠梓,但你若是要伤害她,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懂了吗?”

  声音不重却透着不可违抗的语气,长琴连头都不敢抬一下,颤巍巍的点点头。

  龙三皇子眼中闪过一丝满意,起身走出了院子。

  这个男人…灵力强大到可怕,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出现在那个废物身边?到底是为什么?区区一个废物这么多人对她着迷!长琴揉着自己被勒红的脖颈,瞪着那双清澈的瞳子,眼底的委屈和嫉妒全部化作对浠梓的愤怒。

  浠梓的院内。

  “主人,你应该把繁雪剑拿出来练练剑法。”麒麟坐在石椅上俏皮的晃荡着那双腿。

  繁雪、剑?浠梓微微一愣,猛然间想起了那把被自己宝剑放在柜子里的宝剑,道:“那玩意儿我又不会。”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麒麟巴扎巴扎水灵灵的鸳鸯眼,笑嘻嘻着。

  浠梓想闲着也是闲着,就起身回房间将繁雪剑拿了出来,站在院中,拿起来就一顿乱挥。

  “额…”麒麟看着在院中间拿着剑张牙舞爪乱挥的浠梓毫无形象可言,抽了抽嘴角道:“主人,你先冷静一点…”

  “嗯?”浠梓眨了眨眼,抿着嘴道:“我都说了啊我不会。”

  “你试着唤唤剑的名字,然后闭上眼,静下来用心去感受剑魂。”

  浠梓看着手中的宝剑,微微扬了扬眉,按照麒麟的话,轻轻唤了声:“繁雪。”缓缓闭上眼,几分钟后,整个人慢慢放空,紧接着一片漆黑的眼前变换出了成片的白雪,到处都是,天空仿佛和地面融为一体。

  脑中不断浮现白衣女子的身影,那女子手中持着繁血剑,不停的挥舞。

  浠梓仿佛能看清她的每一个动作,渐渐的,浠梓提起繁雪剑,手心一转。

  片刻之内,衣袖中白光一现直达剑尖,剑锋泛着幽幽蓝光。转瞬,在浠梓那葱葱玉指之间,繁雪剑便随着她的身形幻化出百种图纹来。

  劈、刺、点、撩、崩、截、抹、穿、挑、提、绞、扫,九招技艺,招招到位。

  剑尖轻扫过雪地,挑起沉雪在空中化开漂亮的弧度。

  仿佛脑海中的白衣女子就是自己那般,出尘如仙,傲世而立,恍若仙子下凡,令人不敢逼视。

  可为什么…那个女人在哭,为什么我的心突然好痛…

  浠梓微微触动秀长的睫毛,缓缓睁开眼,下一刻整个人都不好了。

  自己居然站在老榆树的高枝上,这老榆树少说也有六七米高,鬼知道刚刚闭上眼舞剑时发生了什么。浠梓脸色铁青的抱着树枝动都不敢动,焦急道:“麒麟快把我搞下去啊!”

  “主子你试试自己下来。”麒麟抬着头看着和考拉一样扒着树枝的浠梓。

  “你当我猴子啊!”浠梓抽了抽嘴角。

  “主子,用你的灵力。”麒麟不紧不慢的说着:“一定要冷静。”

  浠梓重重的吸了口气,闭上眼不去看让她心发慌的地面,迫使自己冷静。心里想着在书上看到的内容,轻轻挥动双手,白色的微光渐渐汇聚在她的身上,只感觉身体渐渐浮空,最后双脚稳稳的踩在了地上。

  成功了…浠梓睁开眼,微微一愣,紧接着兴奋的直蹦哒,一脸开心的看着麒麟:“我成功了!我第一次自己运灵力成功!”

  “嘻嘻,主人还是很厉害哒。”麒麟晃荡着双腿。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废柴要逆天:至尊狂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