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要逆天:至尊狂妃第十七章 莫名的难过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七章 莫名的难过

小说:废柴要逆天:至尊狂妃 作者:魅卞 更新时间:2018-07-05 22:13 字数:2024

  “……”

  浠梓只觉得脸异常的热乎,热乎到发晕。萧枫缓缓伸手,轻轻挑起人儿尖俏的下巴,手指来回摩挲着那薄薄的嘴唇。

  无视她微微的挣扎,一手托着她的略显消瘦的后背将她固定在自己怀里,轻轻的将唇凑了上去,四瓣红唇紧贴在一起。

  温热在嘴边,浠梓怔怔地看着已闭上双眼的萧枫,眼睛里的水雾不断聚集,身体软的和滩水似的。

  “嘎吱——”房门被人推开了。

  “殿下,天师求见…呃。”护卫看着眼前的一面,整个人都僵住了。

  护卫的声音猛的将浠梓从迷乱中揪醒,一把推开萧枫,底下红透的脸,慌忙逃出了房间。

  啧,又跑了…萧枫微微皱眉,对护卫的打扰,心中有些不满之意,道:“带他进来。”

  “是。”护卫退出了房间。

  天师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行了个礼,眉宇间充满了慌张的神色,道:“殿下,这一个月以来,天象发生了巨大的变动。”

  “怎么说?”

  “天上的金、木、水、火、土五颗行星排成一条线,成五星连珠,这是大吉之兆。可是同时还出现了一种天象,无云缺月而星隐,表将星或帝星陨。”天师说着压低了声音,表情都愁到了一起,轻叹道:“此乃极凶之兆啊!”

  “怎么会这样…”萧枫紧锁着眉间,表情凝重。

  “殿下,这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尽快找到你命中的克星,只有除了他(她),你才能守护这血族。”

  “嗯。”

  ————————

  浠梓一路跑到御花园,坐在椅子上直喘气,试图让自己冷静,可一想到刚刚的那一幕,脸上就又发烫起来。

  长琴端着糕点,无意间看见了坐在石椅上的浠梓,想起了之前的计划。哼,既然你命这么大,没有淹死,那我只能借刀杀人了…

  “浠梓妹妹。”长琴突然的呼唤,惹的浠梓微微一惊。

  长琴见了,轻轻皱眉,故作担心道:“呀,妹妹这是怎么了。我这一叫还吓着了。”

  “没事没事。”浠梓慌忙摇头,笑道:“长琴姐姐身子好些了嘛?”

  “放心吧,我早就缓过来了。”长琴抿着嘴笑的温柔。

  浠梓瞟见了长琴端着的点心盘中还有一个透明的酒壶,壶中正是用膳时萧枫喝的东西。胃里一阵恶心的捣鼓,道:“你们太子每天都喝新鲜人榨出来的血嘛?”

  “蛤?”长琴被浠梓突如其来的问题弄的一愣一愣的,看着自己端着的酒壶,噗嗤一笑笑出了声:“这个里面装的是西域葡萄汁,是榨的但不是用人榨的。殿下最喜欢喝的。”

  我敲!“臭变态居然耍我,气死老娘了…”浠梓咬着牙,低声嘀咕着,问道:“那你们殿下不吸血吗?!

  “殿下很少进食,他有着博大的胸怀。如果非要是血源的话,那他唯一的血源,也就是我了吧。哎,只能说我和殿下有缘无分…”长琴低垂着修长的睫毛,声音显得忧伤,余光注视着一旁的浠梓。

  浠梓听着,有些痴呆呆地发愣着,心里上上下下地翻滚折腾,五脏六腑都仿佛挪动了位置。那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很压抑。

  看着浠梓那沉默的表情,长琴心里一阵狂喜,慌忙拉住浠梓的玉手,轻声道:“瞧瞧我,又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哈哈,没事儿。”浠梓摇了摇头,勾起嘴角。心里一阵呐喊:我干嘛要难过,我又不喜欢那个死变态!哼,死变态死变态!

  “那就好,”长琴露出一个很温馨的笑,连嘴角的弧度,都那么完美到位,柔声道:“哎,浠梓明日就是赏灯会了,可热闹了。要不我明天带你去玩会儿,怎么样?”

  赏灯会。“好呀,我在这里待着也闷得慌。”浠梓笑着点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明日傍晚酉时我在宫殿门口等你。我先去忙了。”长琴说完,站起身端着点心离开了。

  呵,上钩了,接下去只要坐等收官就好了。长琴勾起冷冷的嘴角。

  “呼~”这是什么破烂感情线啊!我的天。浠梓昂起头重重的叹了口气,看着有些阴沉沉的天空,心里莫名的烦躁。

  “嗷嗷。”麒麟蹭蹭浠梓的大腿,像是在安慰。

  ——————————我是分界线

  ——————————

  夜晚,星光灿烂,皎洁的月光照在草原上,天地间一片静谧。

  浠梓抱着被褥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轻声唤道:“恶簿?小恶恶?”

  良久都没有听见回应。看了一眼四脚朝天的麒麟,睡的和猪一样熟。有些无奈的抿了抿嘴,支起身披上衣服,走出房间散散心。

  夜,很安静。

  浠梓倒是挺享受这份宁静,一路瞎晃悠着,不知怎么就绕到了一个林子里,结果居然在里面迷路了。

  这血族宫殿也太大了吧,我这也是醉了…浠梓扶着额头,无语的叹了口气。四处张望着寻找出口,猛然间看见一个身影靠在一棵高大的老树枝上。

  浠梓走上前,抬起头道:“喂!你知不知道怎么走出去啊!”

  男子闭着眼并没有理她。

  浠梓看着男人那副傲气的模样,心里一阵不满,提高了声音道:“喂!我问你话呢,你能不能应一下,懂不懂礼貌啊!”

  男子微微皱眉,睁开眼,那双灰色的瞳子在月光下显得异常冰凉。居高临下的望着浠梓,开口道:“滚。”

  蛤、蛤?这里的男人脑子都有问题吧!浠梓额间出现了个井字,双手环胸,丝毫不甘示弱的瞪着男子道:“你有毛病吧。”

  “你知道我是谁嘛?”男子凝望着气鼓鼓的人儿,眉间微皱。

  老娘管你是谁!“你大半夜闯血族宫殿也就是私闯民宅的小毛贼。”

  小毛贼?“呵,小丫头我可是你龙三皇子爷爷。”男子冷笑着得意的微昂着头。

  “我看你是老年痴呆的聋子爷爷还差不多。”浠梓白了一眼说话的男子,满眼的不屑。

  聋…“我是龙!是龙,是龙!”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废柴要逆天:至尊狂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