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要逆天:至尊狂妃第七章 恶簿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章 恶簿

小说:废柴要逆天:至尊狂妃 作者:魅卞 更新时间:2018-06-29 11:53 字数:2128

  萧枫用手撑着身体,看着人儿的侧颜,淡淡道:“不过我挺好奇,有没有人给你开过灵力啊?”

  “…”浠梓摇了摇头道:“从棺材里出来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一般来说灵力都是由父母开的,身上会出现灵印,如果没有灵力身上的灵印就会成圆圈状。

  可这小东西我又不能脱了她衣服看看…

  “这样啊,”萧枫轻轻点点头,眼底闪过一丝坏笑:“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血族太子萧枫啊。”浠梓微微皱眉,脱口而出。

  “错,我可是你的准相公,过了下个星期你呢,就是我的太子妃了。”萧枫说完起身走到门口。

  浠梓抬眼看着男人的背影,突然反应过来还有婚约这码事,慌忙支起身,巴眨着那双清澈的瞳子道:“成亲这事儿太突然了些,能不能先退了?”

  先退了?萧枫停住脚步,微微转身收住了笑颜,挑眉冷冷道:“不行。”

  我怎么能和一个根本不喜欢的男人结婚呢。

  “可…可我还小!”浠梓皱着秀眉,满眼着急,强行找了个理由。

  还小?萧枫看着人儿那张认真的脸,突然觉得好笑,眼神停留在她一贫如洗的胸前,抿着嘴角道:“是挺小的。”说完笑着走出了房间。

  浠梓被萧枫别有意味的话弄的微微一愣,想到萧枫刚刚那直勾勾的目光缓缓低下了头,耳根子红的一塌糊涂,一把抄起枕头砸向关上的门,气急败坏的咬着牙:“死变态!”

  和不喜欢的男人结婚就算了,可这男人还是个变态。

  浠梓嘟着嘴,气鼓鼓的。脑中无意间闪过两个字“逃婚”,一时间如同雨过天晴般,勾起淡淡的嘴角。

  萧枫在书房批阅着公文,脑中莫名的就想到了浠梓浑身都是血迹:“常顷。”

  “在。”

  “你吩咐下去,让婢女去给那小东西清洗下身子。”萧枫回想起浠梓炸毛的可爱模样就忍不住发笑,淡淡道:“另外,让婢女看看她身上有没有灵印。”

  “是。”常顷退出了书房将事吩咐了下去。

  ——————

  浠梓在床上翻来覆去,背似乎压到了什么,伸手摸出一本簿子,扬了扬眉。

  都给忘了,还偷来个小本本呢。

  满怀期待的翻开簿子,里面居然一个字都没有,来回翻了几遍,一把将簿子扔在一边。

  “还以为偷了宝呢,什么垃圾玩意儿,真不知道钟馗拿着它干嘛。”

  “汝乃灰!”一个冷不伶仃的声音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浠梓“刷”一下坐起身,皱起眉紧紧的盯着那本簿子,刚想伸手拿时,房门被人推开了。

  只见几个宫女抬着浴盆走进了寝宫,很快的将温水倒下,飘上几片玫瑰花瓣。

  浠梓支起身疑惑的看着宫女,问道:“你们这是要干嘛?”

  “浠梓姑娘,奴婢是长琴。”带头的婢女笑着几步走上前:“奴婢们准备为您沐浴,现在奴婢为你脱衣。”说着那双手就伸向浠梓的衣绳。

  “等、等一下…”浠梓抽了抽嘴角,挡住长琴的手:“我自己来就好了。”

  浠梓解开自己的衣绳,抬头看着长琴和一排宫女,有些尴尬道:“那啥,你们能出去吗?”

  呵,故作贞洁。

  长琴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厌恶,抿嘴笑得温柔道:“浠梓姑娘,奴婢出去了怎么为您沐浴呢?”

  为、为我!“不不不,我有手自己能洗。”浠梓扯着嘴角干巴巴的笑着。

  区区一个废物,要求这么多。

  “姑娘可别这样说,这是我们应当做的。”长琴见浠梓扭扭捏捏的,直接上手,面不改色的微笑着:“姑娘别为难奴婢了。”几个宫女见状,一并上去拉住浠梓的双手。

  这哪里是帮我沐浴,血族都这么野蛮嘛。

  “停、停,等下!哇…”浠梓像案板上的肉一样,任人宰割。

  长琴三下五除二就褪去了浠梓的衣裳,抬眼看了看浠梓的身子,光滑如玉简直让人羡慕。不过这身材是真的不咋地,难道太子殿下现在喜欢这种货色的了?

  打量了一番后并没有发现浠梓的身体上有灵印,缓缓挥了挥手示意宫女松开浠梓,柔声道:“浠梓姑娘不愿意让奴婢们帮忙,我们也不好强求。奴婢告退。”

  宫女们走出了房间,将门关上。浠梓被搞得一头雾水,懵逼的坐在床头。

  “蠢妇,被人欺了未一应。”

  谁在说话!浠梓闻声微微一愣,有些机械的转过头。

  只见一个高挑的男子坐在床边,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细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冰眸子紧紧的盯着自己。

  男、男人…等下,我没穿衣服。

  浠梓猛然间反应过来,脸上惊恐的表情不断放大,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伸手抄起枕头一把砸在男子脸上,扯过被子挡在胸前。

  男子伸手稳稳的挡下枕头,冷着张脸看着把自己裹得和粽子一样的人儿,淡淡的语气中透着不屑,道:“愚蠢之人,则此身早在女娲时则见矣。”

  “文、文言文?”浠梓微微抽了抽嘴角,看着冷若冰山的男子,咽了咽口水:“你、你谁啊?怎么突然冒出来。”

  “愚蠢之人,汝忘之乎?是汝将吾从钟馗身盗来之。”

  钟馗…难道是…“恶簿?”浠梓侧过脑袋,一脸不可思议,满眼警惕道:“恶簿怎么可能是个男人呢?你当我傻啊!”

  “不信吾明示。”

  男子说着掀开额前的青丝,露出了左边的太阳穴,浠梓看着上面纹着个歪歪扭扭的“恶”字,有些无语的抿了抿嘴。阴曹地府都这么随意的嘛…

  “这样太神奇了吧…”浠梓有些难以置信的伸手扯了扯男人的脸颊。裹着被子笑嘻嘻着脸,两眼冒着小星星,凑到男子面前道:“既然你是恶簿,那是不是很牛逼啊!”

  男子看着人儿,没有一丝表情变动,仿佛一座冰山,开口道:“原是,可我去冥,法力损伤,不久原型,是故……”一句话还没说完,男子又变成了恶簿。

  浠梓愣了愣,拿起恶簿甩了甩。

  “喂!怎么就变回去了,把话说完啊!”浠梓不满的蹬了几下腿,粗鲁的一把将恶簿塞到枕头底下。

  破玩意儿,算了,老娘先洗澡。

  (恶簿:夷狄之人。)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废柴要逆天:至尊狂妃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