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妃嫁到,腹黑王爷快就擒第十七章 采花贼登堂入室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七章 采花贼登堂入室

小说:傻妃嫁到,腹黑王爷快就擒 作者:小狐儒尾 更新时间:2018-07-09 23:14 字数:4012

  “哇,真是舒服。”叶倾城躺在超大的木桶里,觉得惬意极了。

  自从屁股受伤之后,她就整天躺在床上养病,霜儿说,紫金金疮药的疗效极好。害得她都舍不得洗澡,生怕把药洗掉了。

  所以今天她的伤一好,他就跑来泡个澡。

  “霜儿,水有一点冷了。”她冲着屏风后面叫道。

  可是门外半点声音都没有,叶倾城有些疑惑,霜儿平时可是随叫随到的呀,今天怎么变懒了?算了算了,她再泡一会自己起来吧,你泡了这么久了。

  门外一个黑影一闪而过,叶倾城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水她刚刚觉得已经洗冷了呀,怎么她现在觉得浑身燥热?还虚软无力?

  意识到不对劲的,叶倾城整个人都趴在浴桶旁边,身体使不上一丝劲儿。小腹一股陌生的气流横冲直撞,让她觉得口干舌燥的。

  “吱呀”门被打开了。

  “霜儿,是你吗?”叶倾城使不上劲儿,只能用声音问道。

  可是身后的人却一句话都不说。她能感觉到那个人就站在她身后。

  叶倾城察觉到不对劲,他不是霜儿,努力的想扭过头,可是只看到了一袭黑衣。

  “你是谁?”

  采花贼被眼前的景色看呆了,竟一时忘了作出反应。

  叶倾城此时躺在浴桶里,只露出光洁白皙的小臂,木桶的的蒸汽恰到好处的盖住了重要部位,这个传说中的傻子王妃真是极品。

  与此同时,他更在心里确定了,这个锦王府的王爷定是一个断袖之人。

  这么美的美人儿,他一看浑身就受不了,这锦王是如何忍受的?

  被她这么一问,采花贼,拉回了思绪。他站到叶倾城的面前,双眼色眯眯的,朝她胸前看去。

  “你不必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是今晚能让你鱼仙/鱼/死的人。”

  采花贼露出音荡又猥琐的笑容,看到叶倾城一阵头皮发麻。

  “我的丫鬟呢?你把她怎么样了?”叶倾城浑身无力,想要遮住面前也没有办法。

  “你放心,她只是被我用谜药迷倒了,你现在啊,最好担心担心你自己吧。”采花贼一笑露出他金皇色的大门牙,叶倾城差点没吐出来。

  只见他接着说,“你可是中了我的七情散呢,这可是极为烈性的药,我看你一会儿怎么熬得下去。”一想到这么个美人儿一会儿就要在他身下承欢了,他就激动得不得了。

  叶倾城真是后悔死了,早知道不不泡澡了,这个恶心到死的男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是说王府守卫森严吗?那他到底从哪里冒出来?

  叶倾城此时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飞驰而过,怎么好好的守卫森严只是对她这个王妃管用?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叶倾城控制住自己的气息,天知道她刚才说话的声音是怎么了,她自己都听得脸红心跳的。

  听着她说话的声音,采花贼心里就激动得不得了。

  “哟,你是谁呀?”

  “我可是当朝公主。”没办法,也不知道这个说法管不管用,算了,死马当活马医了。

  “就是那个传闻中的废柴公主?那个傻子?”采花贼心里嘲笑道,“就算你是个公主,又能怎么样?老子我四海为家,官府找了我十几年都没找到我,皇帝老子又奈我何?”

  采花贼很是猖狂,不过他说的也的确是事实,官府从未抓住过他,他每次等风声过了,就又出来犯案,犯了案就又到处躲风声。

  叶倾城觉得她的脑袋是越来越管不住了,身体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用指甲狠狠的抓自己的手心才恢复了一点点理智。

  “可是,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找上我?”叶倾城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她脑袋里仅存的希望就是她努力的拖延时间,这王府赶紧来人。

  采花贼也觉得自己跟她废话太多了,待会儿耽误了他办事那就不好了。

  “别废话,你还是乖乖的从了我,免得待会儿受皮肉之苦。”他色眯眯的眼睛从未离开过她的身体。

  将浑身赤/裸的叶倾城从水里捞起来,她的好身材让他差点流鼻血。

  叶倾城也因为他的注视心里感到恶心,一阵羞辱感涌上心头,可是她现在又无力动弹,真是绝望,夹杂着无力。

  她的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嘴唇,保持着脑袋的清醒,不让身体那种陌生的感觉占主导地位。

  “小美人儿,不要害怕,哥哥会好好疼你的。”他贪婪的看着她洁白的雨体,想要一亲芳泽。

  就当叶倾城觉得天要亡她,她今天要栽到这个奇丑无比的采花贼手上的时候,采花贼竟然自己倒在了地上?

  WTF?谁能告诉她发生了什么?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

  可是事情并没有因此结束,身体里充斥着莫名的感觉让她觉得害怕,随着采花贼的倒下,她也慢慢放下了警惕,却让身体那种莫名的情愫占了主导地位。

  黑暗中,锦西厥脸臭的像个石头一样,这个女人这么笨的吗?不知道,洗澡的时候要把门栓上吗?明明知道这最近采花贼横行,还深更半夜的洗澡,这不是赤/裸/裸的勾引吗?

  锦西厥脑子里不停的骂着,压根儿都没有想到,这件事也不是她叶倾城所能控制的。

  望着她一副鱼火/焚/身的难受模样,锦西厥暗暗叹了一口气。他可能上辈子是欠她的。

  飞身到她的身边,她已经完全神志不清了,眼睛里散发出狐媚的神态,可是眼泪却像断线的珠子掉个不停。

  锦西厥冷冷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采花贼,将叶倾城的床帘拉上,伸手打了个响指。

  花立刻从暗处走了过来,单膝跪地,“爷。”

  “把人给我带走。”花接到锦西厥的眼神儿,那明明是一副他“办事不力”的眼神,花觉得自己心里苦啊。

  谁知道这个采花贼掌握了王府所有的地形,先是调虎离山引走了暗卫,然后竟然还跑到王妃这里了?

  “嗯……”床上发出了叶倾城的低/吟声。

  花好奇的看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简直没把他吓死。

  锦西厥一副吃人的目光把他瞪着,好像他干了什十恶不赦的事。

  “还不走?”锦西厥话里透露着浓浓的威胁味道。

  “是是是!”花一连说了三个是,几乎是吓得屁滚尿流的逃了。谁知道他们腹黑的叶会做出什么事情?

  等花走了,锦西厥才来到床边,打开床幔,翻身上床。

  神志不清的叶倾城感觉到有人在身侧,立马就像鱼得了水一样扑了过去。

  她现在是觉得是浑身燥热难耐,不停的找着冰凉的地方。当她碰到锦西厥的那一瞬间,她不由得发出,“好shu服。”的声音。

  锦西厥被她这么一抱,浑身都紧绷着。因为叶倾城此时是光着的,这一抱直接是亲密的接触。

  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锦西厥感觉是你自己多年的自持,每每都能在碰到叶倾城的那一瞬间瓦解得干干净净。

  “我/要……”叶倾城也不知道自己在胡说个什么,不停的扭动着,以寻求更多。

  锦西厥脸色变得铁青,他不能对她这么做,现在还不是时候。

  知道她的难受,他只能用自己的方法解决,然而自己也是难受的不得了。

  “来人啊,快给我进去搜!”门外一下子变得灯火通明的,锦西厥露出一抹危险的神色,今晚这一切是有人刻意设计好的?

  轻轻地吻了一下叶倾城的额头,在她耳边轻呓着,“乖乖在这等我。”

  门外,许旭带着一众人来到倾城阁外面。

  “我看到一个黑影进去了,快进去看看。切莫让采花贼伤到王妃了。”许旭一脸担心的模样,对着身后的家丁说道。

  “可是……”

  这三更半夜的,他们这些男丁进去了恐怕也是不好。

  “可是个什么可是?还不进去?”绿儿敲了敲那个说可是的男丁的脑门。

  那个男丁没办法,只好带着众人进去了。

  倾城阁安静的一塌糊涂,内室的灯都是关着的,带头的那个家丁一脸“这不好吧”的表情,“许姑娘,这王妃都歇下了,怕是什么事情也没有,我们就不进去了吧。”

  不进去?笑话?都走到这一步了,哪有不进去的道理?

  “可是我明明就看到了,有人进了这倾城阁,为了王妃的安全,我们还是看一下好。”越是接近叶倾城,许旭心里就越是兴奋,她这一举两得的办法,可是完完全全的除掉了两个心头刺。

  “这……”家丁还是犹犹豫豫的,不敢进去。

  绿儿真是没见过这么愚笨的人,王爷不在府上,当然一切都是由许姑娘做主的,他这不是明摆着和许姑娘作对吗?真是没有自知之明。

  就当家丁要带人进去的时候,霜儿突然从旁边窜了出来,一把拦住了众人,“王妃已经先下了,你们这群人想干什么?打扰王妃休息吗?”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在许姑娘面前指手画脚的?”绿儿仗着自己背后有许旭,一副狗仗人势的样子。

  “我是王妃身边的贴身丫鬟霜儿。王妃已经歇下了,你们还是不要去打扰的好。”霜儿换了一副客气的样子又说了一遍。

  绿儿见是个软柿子,她还以为是多厉害的一个角色。

  “我们许姑娘今天见有黑影到了倾城阁,就想问一问,王妃是否安康,毕竟最近采花贼猖狂的很。”

  霜儿还是死死拦在门口,反复强调着,“王妃已经睡下了,并没有什么黑衣人,你们还是快退下吧。”

  许旭抿唇一笑,“这霜儿丫头啊,我们只是为了王府的安全,为了王妃的安全方向而已,毕竟王爷走后,这个家是暂时由我来主持着的,我有必要对王府的任何一个人负责任。你就让一让,让他们进去看一下,确认王妃的安全之后我们再走。”

  霜儿一脸决然的拦在门口,“不行,你们就是不许进去?”

  许旭轻笑,“霜儿丫头,你这么难在门口,莫非里面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许旭一句话就把霜儿堵得死死的,也让众人猜疑这屋子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霜儿摇着头,不停的说着,“里面什么事都没有。”

  许旭哪里会让她这么拦着,朝着绿儿使了个眼色。

  绿儿立即让旁边的两个家丁拉开了霜儿。

  “好了,你们进去给我搜!一定要确保王妃的安全。”

  那群家丁才把门打开,里面就传来了锦西厥暴怒的声音,“你们谁敢进来?”

  家丁一听这不是自家王爷的声音吗?一个个顿时吓得腿发软,一下子跪在地上。

  “王爷息怒!王爷息怒!”

  许旭有些难以置信,不是说好的采花贼吗?王爷怎么会突然出现?

  “旭儿见过王爷。”像是求证似的她故意问着。

  “旭儿,退下吧。本王歇息了。”

  许旭看不真切,只能隐约的判断床幔后面的的确确有两个人。

  “可是,有采花贼进了王妃的住所,我们只是担心王妃的安全。”许旭有些太过于着急,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目的暴露了出来。等她发现的时候,已经为时过晚。

  锦西厥在床幔后面的眼睛冷冽而又危险,“旭儿!退下!这里没有什么采花贼。”

  许旭自知话不能说得太多,盈了盈身子,说了个“是”就退下了。

  临走前还不忘怨恨的看了一眼门口的霜儿!

  这次算你们走运,下一次,她一定要亲手处置了这一对**。

  看着许旭他们一众人走远了,霜儿这才松了口气。

  她刚刚是被王爷叫醒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然后王爷就交代她几件事,之后就是她看见的这样了。

  如果她想的没错,那就应该是那个许姑娘故意设计好了这一切想害公主,可是公主却阴差阳错的被王爷给救了,而至于那个传说中的采花贼也不知道去哪了。

  霜儿懊恼的拍了拍头,自己怎么会睡着呢?这差点就害了公主。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傻妃嫁到,腹黑王爷快就擒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