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妃嫁到,腹黑王爷快就擒第十六章 毁了她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六章 毁了她

小说:傻妃嫁到,腹黑王爷快就擒 作者:小狐儒尾 更新时间:2018-07-08 23:30 字数:4048

  暗处的锦西厥全身的血液刷的一下子涌向一处。

  谁允许这个女人进来的?而且还在他的温泉池里泡着?

  悄悄的来到她的身后,“叶倾城!”

  正在愉快玩耍的某人,被这一声,吓得不轻。

  她缓缓的回过头,然后就看到锦西厥精壮的上半身露在外面。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他的腹肌。

  “啊!”她在现代的时候都没见过这么劲爆的画面,这一来,古代什么好事都让她摊上了。啊呸,坏事,坏事。

  锦西厥眉头一皱,怎么这个女人嗓门这么大,一点都没有个大家闺秀的样子。

  “女人,你给本王闭嘴。”叶倾城都没有看清楚他是怎么做到的,他已经拿到她的面前,用手把她的嘴捂住。

  叶倾城感觉自己被非礼了,她的胸贴在了他的胸前。

  “唔唔唔……”叶倾城眼睛瞪得老大,发出奇怪的声音。

  “想让本王松手?”锦西厥琢磨着她这怪声的意思。

  叶倾城拼命的点头。

  “那你得保证,不许叫。”

  叶倾城又点了点头,她保证不叫,因为她要……

  就在锦西厥松手的那一瞬间,叶倾城就一个巴掌挥了过去,锦西厥压根儿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出,一个巴掌正好落在他的脸上发出,“啪”的一声。

  “你个臭流/氓!连老娘的豆腐都敢吃。”叶倾城火气很大。

  锦西厥一直维持着被她打完的头,一动不动。

  叶倾城觉得有些后怕,这个男人可是相当腹黑的。只要他想,他一个手指都能把她弄死。

  “一动不动是王八!”没办法,他不动,她心里慌。

  王八?锦西厥心里冷哼一声,很好,叶倾城,你成功惹怒了本王!

  他抬起他深邃而不见底的眼睛,嘴上挂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就朝着她走了过来。

  叶倾城第一次觉得很可怕,她不由得往后退,他一步步紧逼,她一步步的后退。直到她的被抵到硬硬的石头。

  “喂,你……”

  根本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她的唇就被他封住。叶倾城觉得害怕,全身止不住的发抖。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和新婚之夜那一晚一模一样。

  他不顾她的反抗,不住的索吻,把她嘴里的空气都吸食完了也不放过她。

  就在叶倾城觉得自己要窒息而亡的时候,就被锦西厥一个用力丢到了岸上。

  “滚!”

  然后他就回到温泉池的深处,再也看不见了。

  叶倾城就这样先是屁股着地,然后在地上翻了一个滚儿。

  听到他的那一个“滚”字,他如释重负,也不管自己摔得青疼的屁股,一把捡起地上的衣服,胡乱的往身上套起来。

  她要离开这里,难不保水的那个烂人一下子就从水里跳起来。

  锦西厥在黑暗里看着她慌张的穿着衣服,浑身燥热难耐。

  该死的迷/药!

  他在寒毒没有彻底解开之前,是绝对不能碰她的。这寒毒之毒,可以直接让一个,女人失去当母亲的资格。这也是这么多年来,他没有碰过女人的原因。即使是逢场作戏,他也不会做到最后一步。

  叶倾城走之后,他久久不能平息,脑袋里全是她姣好的身子,凹凸有致,不得不说,她有让一个男人疯狂的资本,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很正常的男人。

  越想越是烦躁,他唰的一下站了起来,整个人又去了温泉池后面的寒潭。他需要降火。

  叶倾城几乎是一路小跑的回到了倾城阁。

  霜儿看她这一副衣衫不整,气喘吁吁的样子,一下子就跪到了地上,“呜呜,公主,您这是怎么了?”这段日子采花贼到处出没,公主又是这样一副样子,该不会?霜儿不敢往下想。

  “什么怎么了?我刚从狼窝里逃出来。”叶倾城拍了拍自己惊魂未定的小胸脯,刚坐下,屁股就传来了阵阵的痛意。

  “疼,疼死我了。”她疼得龇牙咧嘴。

  “公主,我们快进去换身衣服吧,这要是让别人看见了可不好。”霜儿担心极了,这可是关乎女人名节的大事。

  “换什么衣服啊?赶紧给我看看我的屁股。”他的屁股真是命途多舛,这旧伤还没好呢,这新伤就不断。

  霜儿赶紧从地上站起来把她扶到了里屋。

  门外,一个绿衣丫鬟一闪而过。

  霜儿把叶倾城扶到床上趴着,叶倾城觉得不是自己跟锦西厥有仇,可能是自己上辈子的屁股跟他有仇。这一次受伤的地方,都是他的屁股。她在考虑下次见面的时候要不要在屁股上绑一个厚厚的垫子。

  霜儿心疼地褪下她的裤子,她光洁的小屁股上全是青一块紫一块,新新旧旧的伤。

  “公主,你的屁股究竟经历过什么?”霜儿嘴巴张得老大,真是太难以置信了。

  (屁股:鬼知道我经历过什么?)

  “快帮我上点药,可疼了。”把这么羞辱的地方亮给别人看,饶是叶倾城这个厚脸皮的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赶紧催促着霜儿儿动手。

  “哦哦!好的。”被叶倾城这么一说,霜儿也不废话了,拿出了金疮药就往她的伤口上倒去。

  这个紫金金疮药可是治疗外伤最好的药,整个容城都没有几瓶,可谓是十分难得。

  而皇上却念及公主经常磕磕碰碰,赏了一瓶给她当作嫁妆。皇上也是极疼爱公主的,只不过她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皇上会对公主忽冷忽热。在公主傻掉的那一段时间里,也不会出面维护她,只会暗中的送一点药过来。

  “啊,疼!霜儿,你能不能长点儿心?”她都快痛死了,这霜儿怎么还这么用力?

  “对不起,对不起。”她刚刚走神了,一不小心就把瓶子挨在了叶倾城受伤的屁股上。然后就引来了叶倾城杀猪般的惨叫。

  “公主,今天您衣衫不整,从外面回来的这件事,还有别人知道吗?”上完药,叶倾城也安静了下来,霜儿问出了她心里最担心的事情。

  “没有吧。”后山那个地方连只鸟都没有,怎么可能会见到人?

  “那就好,那就好。”霜儿松了一口气,这件事可大可小,就怕是被无心之人挑拨起来,那公主可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这边,旭阳阁里。

  “主子,主子,有重大发现。”绿儿跪在地上,对着正大洗澡的许旭报告着。

  主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天到晚要洗好几个澡,虽然这天气是很热,但也没必要洗这么多澡啊?

  “什么事?”许旭拼命的擦着自己的手腕和脖子,好像那里有什么脏东西一样。

  “今天,奴婢在倾城阁监视王妃,哦不,是那个傻子的时候,发现他衣衫不整的从外面跑了回来。”

  “哦?此事当真?”许旭问得有些急切。

  “奴婢亲眼所见,千真万确。”

  许旭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叶倾城,你也有今天?我也要让你尝尝被人糟蹋的滋味。

  夜晚。

  许旭睡得正香,一抹黑影潜入她的房内。

  “小美人,我来了。”这个黑影就是传说中的采花贼,他上次正好经过锦王府家的上空,就看见许旭一副饥渴难耐的样子。他一下子色心大起。

  他看见床上微微隆起的部分,一下子就扑了上去。哪晓得扑了个空。

  许旭从他身后的屏障里走出来,她等他多时了,终于来了。

  “小美人儿,你真是不乖,居然还跟我玩起了捉迷藏。”采花贼朝她扑过去,她一个闪身想躲开,可是他哪里是采花贼的对手?被他轻轻一抓就回到了怀里。

  “小美人儿,你真香。”那个采花贼在她身上嗅来嗅去,突然得出结论。

  许旭强忍住心头的恶心感,“你想得到我吗?”她抚媚的一笑。

  采花给瞬间被她迷的不要不要的,他也不是一个蠢人,除了第一次她是中了极烈的春/药,才对他百依百顺。以后的每一次都是他用强的,这次她突然这么温顺。势必是有求于他。

  “小美人儿,是谁招惹你了?我这就去替你收拾她。”采花贼用手指,挑起她的下巴,脸紧紧贴着她的脸。

  这细皮嫩肉的,不愧是王府的女人,比他在外面遇到的那些个皮糙肉厚的女人强多了。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么个大美人儿,居然在王府里还是个处,这王爷怕是不行,就是个断袖。倒是便宜了他。

  “是有一个人招惹了我。”许旭用手拨开他的手,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采花贼见她这样,也不心急。反倒是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求人总该会有一个求人的姿态吧!”这个女人对于他来说还是太嫩了。

  许旭一咬牙,为了整倒叶倾城她也是豁了出去了。

  她轻轻褪去外衣,慢慢的坐在他大腿上。“只要这件事办成了,我,就是你的。”

  她在他耳边呵气如兰,采花贼顿时被迷的,神魂颠倒。

  “那你这得拿出点实际行动啊。”采花贼一个翻身把她抱了起来,就往床边走去。

  许旭刚想大叫,就被采花贼一句话噎了回去。“你也不想,被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吧,那就乖乖的,不要说话哟。”

  这个王府,满王府都是人,不管是暗处的还是明处的,要不是他跟着师傅学到了不少,也不能在,王府内自由进出,不过这几天王府女眷这边的守卫少了很多。也不知是何故。

  一阵翻yun复yu之后,采花贼美人在怀。

  “小美人儿,说吧,什么事儿?”他的手还放在她的腰间,没有收回去。

  许旭浑身紧绷,对着她露出一副讨好的表情。“还不是王府的那个傻子王妃,我要你去毁了她。”

  自从得知,王爷那晚反常地来到他的房里是因为叶倾城昏迷不醒,她心里嫉妒的火苗,就不停的冉冉升起。

  “哟,小美人儿,心肠这么毒的?”采花贼调侃着。

  “你到底是帮还是不帮?”许旭也不想跟他废话下去。

  “不过我就是喜欢小美人儿这副狠毒的样子,放心吧,这件事,我回去从长计议。一定帮小美人儿。”

  许旭一听他说还要从长计议,心里就急了,“你是不是不想帮我?”

  “不是,你不懂,你们那个傻子王妃那里……”

  许旭怎么可能会听他解释?他以为他在找借口。

  “哼,我还以为是多么厉害的采花大盗!竟然还是一个畏首畏尾的人。你走吧,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

  “哎!”采花贼叹了一口气,“这样吧,你给我三天时间,三天之内,我一定帮你毁了她。”

  许旭见激将法使用成功,但是并没有急着应他的话,“谁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

  采花贼也是急了,这么被被女人小瞧。“那你想怎样?”

  “这样吧,三日之内,如果你毁了她,就来我房里找我。否则永远都不要来找我。”这些日子,他天天会来她房里,她已经受够了。终于有一个法子,能让他不起疑心的自动离开也是好。

  采花贼当然是立马就答应了。

  他看了看外面的日头,已经三更天了,这个时候如果不走,那就很难出去了。

  许旭见他一走,立马叫来了,门口守夜的绿儿。

  “绿儿,给我沐浴,我要沐浴。”她要把那个男人的味道从身上洗干净。

  不过一想到叶倾城马上也要经历她这样的感受,心情就大好。她不仅要让叶倾城名誉扫地,还要让王爷把他们抓奸在床,这样不仅除了叶倾城,还顺带把那个采花贼给除了。这样,她的事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了。

  许旭端坐在床上,眼里露出了浓浓的恨意。

  她这副干净的身子本来是要给王爷的,可是哪里知道,竟然被一个采花贼给糟蹋了。她心里这个恨啊,只能发在叶倾城那个傻子身上了。

  绿儿在门口打着哈欠儿,被她一叫立马就备水,话说主子这段时间真的很奇怪,经常后半夜的要洗澡。真是让人够匪夷所思的。

  月色微凉,在这个异世界的夜空下,也充满着羡慕嫉妒恨,人世间最丑陋的一面。

  或许应该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恶,但是与之对立的是:有人的地方同样也存在着善。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傻妃嫁到,腹黑王爷快就擒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