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妃嫁到,腹黑王爷快就擒第十五章 后山禁地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五章 后山禁地

小说:傻妃嫁到,腹黑王爷快就擒 作者:小狐儒尾 更新时间:2018-07-07 17:47 字数:4042

  “她怎么还不醒?”锦西厥有些烦躁得冲着御医说着。

  御医把脉的手一抖,“王爷请息怒!王妃只是中了些迷药,不碍事的。只不过那下手的人不知轻重,剂量下大了点。王妃醒后可能会头疼,微臣开个药方子。”

  锦西厥薄唇微抿,没有说话,

  却给了风一个眼神。

  风得令就领着御医出去了。

  锦西爵很讨厌现在这个样子,他觉得自己都不像是自己了。为一个女人牵动着情绪。

  故意不去看床上躺着的人,锦西爵生气的走了。

  许旭很是惊讶,都这么晚了,王爷居然会大驾光临。

  “王爷……”许旭一脸的娇羞。王爷深夜造访,鬼才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嗯。”锦西厥连敷衍都不想敷衍一下。

  “王爷,请用茶。”许旭是一个何等聪明的女子,她知道王爷喜欢矜持的女子。如果换做旁人,看见王爷来了,那还不是得**了衣服在床上等着?她恰到好处的做到了这一点。

  “嗯。”锦西爵心里很郁闷,他明明是来证明他有很多女人,根本就不把叶倾城那个粗俗的女人放在眼里。可是现在许旭越是故作矜持,他越觉得恶心。

  突然就怀念起了叶倾城对他总是面上一套心里一套的样子。虽然她总是顺着他,可是她的每一个眼神里都是不服,让他忍不住去破坏这一切。

  许旭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王爷从来没有露出过这种表情,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要好好的调查个清楚,她不允许任何威胁他地位的人存在。

  一杯茶水下肚,锦西爵觉得索然无味。却还是不走,自己跟自己较着真。

  许旭将茶杯收起,举止动作里,都是得体和优雅。他知道王爷好这一口,因为王爷的母妃就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所以王爷也很欣赏这一点。

  这也是为什么王爷总喜欢到她这里来一样。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在五人之中成为老大。

  “王爷,就寝吗?”许旭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真的好像是一个温婉的女子。

  “本王今日乏了,就在此处歇下了。”锦西爵轻捏眉心。

  许旭心中一喜,果然王爷是要留宿了。

  可是她并没有高兴太久,因为锦西爵也没有争取她的同意,就和衣而卧在她的床上。

  许旭怎么会放过这次机会呢?她自从来到王府到现在为止,还是处子之身,王爷从来都不碰她们。

  如果这一次她可以……再怀上王爷的子嗣,那她就可以母凭子贵。在王府顺顺利利的有个名分了。

  “王爷,让旭儿伺候你更衣吧!”许旭一脸娇羞的样子。

  许旭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相反的她听到了床上发出了沉稳的呼吸声。

  “王爷?”许旭试探性的叫了一声,房间里安安静静的,除了锦西厥深深浅浅的呼吸声,再无其他。

  王爷睡着了?许旭心里有一丝的窃喜,但是也有一丝的犹豫。

  她挣扎了半天,终于做好了决定。

  她坐到梳妆台前,将身上的饰品都取下来,从压箱底的地方取出了一小瓶陶瓷罐装的液体,只有拇指盖那么大。

  她轻轻的把里面的液体倒在身上,这是南国的精油,一点点的量就可以迷了人的心智,点燃他的**。

  一切准备就绪,她身着肚兜来到床旁,看着床上俊美男子的侧颜微微发愣,王爷真好看!

  她的手慢慢的向锦西厥伸过去,就在要碰到他的那一瞬间,锦西爵睁开了眼睛。吓得她手一抖,立马就缩了回来。

  “旭儿,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入睡?”看都没往她这里看一眼,就好像是无意间睡醒了。

  “就睡。”许旭身后的手紧张极了。

  “旭儿,你是个聪明的女人,所以不要在本王后面搞小动作。”锦西厥从床上坐起来,冷着眼看着她。

  许旭被他这样的眼神吓得立马就跪在地上,“王爷饶命。是旭儿的不好,王爷,您原谅我吧。”

  许旭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

  锦西厥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他感觉身体燥热起来,尤其是某处。

  危险的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人,这香味儿有问题。

  他暗自调动真气抵制这股子燥热,可是却遭到了反噬,真气不稳,这股子燥热劲儿越来越重了。

  他的体质是比较特殊的,所以他强撑着站了起来。二话没说的就要离开,许旭也察觉出他的不对劲。知道这是药效发了。怎么舍得让他走?

  她一把抱住她的腿,语气带着哭腔,“王爷,您别走。旭儿再也不敢了,你不要生旭儿的气。”

  随着她的靠近,他越发觉得难受。

  “滚。”一脚踢开了抱着她腿的许旭,毫无怜香惜玉之情。

  如果叶倾城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感谢他当初的不杀之恩,毕竟他只是摔了她的屁股,并没有一脚把她抛出去很远。

  锦西厥一出来就被暗卫花扶住,“爷,您怎么啦?”

  风因为白天的时候暴露在了众人面前,就转为了明卫,毕竟他们暗卫是王爷背后的力量。不能过早暴露身份。

  “把我带去寒潭。”锦西厥维持着最后一抹神智。他身上的燥热已经无法压制住了,只能借助寒潭的寒气了。

  寒潭?花愣了一下,寒潭可是极阴之地。爷要是去了,身上的寒毒复发了怎么办?

  虽然很是担心,但花依然照做了。

  寒潭和温泉池都在王府园子的后山禁地。寒潭之水是引得天山雪之水,冰凉刺骨,普通人要是进去,关节必然会受损。当初爷引水而来是为了医治寒毒的第二个阶段,但又怕不知名的人落入寒潭。于是就把后山封为禁地。

  “把我丢进去。”锦西厥吩咐着。

  这许旭究竟是何来头?为何有如此猛烈的春/药?

  刺骨的寒意让他的神智清楚起来,“花,对外宣称我有事出门几天。”

  他这样势必几天不能恢复了,这件事不能让他的敌人知晓,否则整个王府都有危难。

  “是!”

  “还要去给我查查许旭。”他倒要看看这是谁在他身边安插的一枚棋子?

  另一边的许旭浑身饥渴难耐。她也是闻了香气的人,自然也中了这精油的迷幻作用。

  夜幕下,一抹黑影趁虚而入。

  第二天。

  叶轻尘觉得头痛得厉害,她昨天做了什么的?他记得昨天好像带着霜儿逃跑了,然后半路遇到了一个纨绔子弟,再然后他好像在湖边吃瓜子来着。后来他们好像被发现了,被抓走了。之后她就什么都记不得了。

  惊得下意识的往被子里面看了一下,还好还好,衣衫完整。话说这里有一点眼熟啊,怎么看都有点像她的倾城阁。

  从外面进来的霜儿看见叶倾城眨巴着大眼睛思考着人生,惊喜万分。

  “公主,你可算醒了。”她这碗药都熬了十几份了,就怕公主醒了没药吃头痛。

  “霜儿,这里是哪里?”她有些不死心的问着。

  “公主怎么连自己的新房都不认识了呢?”霜儿傻笑道,把手里的药递给她。

  “我们回王府了?”叶倾城瞬间感觉到奔溃,不行,她得赶紧逃命。推开了霜儿儿递来的药碗就准备下床。

  霜儿这次可看出了她的意图,“不用着急的,公主。王爷他出门办事儿去了,不用担心的。”

  “那就好,那就好。”叶倾城在心里诅咒着:他最好事情一辈子都办不完,待在那边别回来了。

  “公主,把药喝了吧。”霜儿把那碗黑乎乎的药又递到她的面前。

  “这是什么?”叶倾城一脸的警惕,看这个颜色就觉得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御医开的药,说是公主醒来会头疼。”霜儿如实回答。

  叶倾城半信半疑的接过来,怎么看都觉得这是苦的掉渣的药。她怀念现代的胶囊了,还有糖衣包着,而且还小。

  她捏着鼻子尝了一小口。

  天啊!这是要哭死她吗?

  叶倾城一脸委屈的看着霜儿,“不喝行不行?”她最怕苦了。

  然而霜儿在这方面可是铁面无私的,一点儿都没有平时大姐姐的模样,“不行啊,良药苦口可是利于病的。”

  去他妈的良药苦口,说这句话的人肯定是没有喝过这么苦的药,叶倾城心里嘀咕着。

  看着霜儿一脸认真的模样,叶倾城心里暖暖的,“霜儿,你现在这个样子真像一个人。”

  霜儿被她这么一说,有些哭笑不得。她怎么感觉公主在骂她不是人呢?

  “像谁啊?”

  “我奶奶。”奶奶平时也是对她慈爱有加,可是一到吃药这方面就坚持得不得了,铁面无私的,一点儿都没有商量的余地。

  “公主你好讨厌。”她不就是让公主吃那个药吗?至于把她比作奶奶吗?她也才只长公主两岁。

  “哈哈哈。”意识到自己话里的语病,叶倾城笑着掩饰着尴尬。“我的意思是你像我奶奶一样好。”一样温暖。

  霜儿嘟着小嘴站在一旁,虽然听到公主这么说她心里是很开心的,但是把她比作奶奶,她还是有些介意的。

  可是公主的奶奶?她怎么没有听说过。

  喝过药的叶倾城一刻也在床上呆不住,这个破古代,没有wifi,没有空调,还没有手机,也没有冰淇淋……她只能在床上烙煎饼。

  不行,她不能这么下去!

  趁着霜儿不在的空挡。叶倾城立马从床上爬起来,她是一刻也闲不住,留在王府不是长久之计,她还是得想办法跑路。谁知道那个阴晴不定的锦西厥回来以后会对她做什么?

  逃跑路线肯定不能从正门走了,经过上一次的教训,他们一定有所防范。看来得另谋出路了。

  叶倾城独自一个人走着走着,她只觉得好像没有刚才那么热了,而且怎么感觉人越来越少?

  暗处雪冷漠的看着朝着禁地走去的叶倾城,一旁的花拦住了他。

  他们现在不能再暴露身份了,他们就这样盯着叶倾城,她只要胆敢做出任何伤害王爷的事,他们会让她立刻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毫不知情的叶倾城只感觉到丝丝的凉意,在这个炎热的夏天显得十分舒适。

  咦?这里怎么有这么大块石头?这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的是啥?

  花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希望他看见这“禁地”两个字,可以知难而退。然而他并不知道的是:叶倾城压根儿就不认识字。

  管他写的是啥?这里这么凉快还没有人,那这里以后就是她的地盘了。从地上捡起一个石子,有模有样的在石头上写了一个“叶”字,然后走的时候还满意的点了点头。

  花和雪愣了愣,她怎么和一般人的反应不一样?

  雪已经冲动的亮出了剑鞘,花用手压下他的蠢蠢欲动的剑,“不要轻举妄动,王爷对她不一样。”

  叶倾城压根儿就不知道身后原来的波涛汹涌的杀气。她继续往前走着,突然感觉换了一个世界一样。

  这里的感觉就像是冬天一样,树叶儿都已经凋落完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杆,可刚刚她进来看到的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叶倾城忽然觉得她好像发现了一个*,下次他要带霜儿一起来避暑。

  虽然很冷,但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往更深处走了过去,走着走着,她突然发现了一个冒着热气儿的池子,因为外界温度很冷,室里冒出的水蒸气,遇到冷空气瞬间变成了烟雾。

  “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温泉池。”叶倾城惊喜道,她还从来没有泡过温泉呢!

  四下看看,还真是没有人。

  她脱下衣服就往水里跳了进去,溅出了一个好大的水花。

  暗中的花和雪看见叶倾城的美背,瞬间脸上一红,避了过去。

  他们只求王爷不知道此事,他们可不想被王爷针对了。

  叶倾城跳下水的一瞬间,就感觉舒服极了,温暖的水洗涤着她的每一寸皮肤。

  她很庆幸,这池水跟她想象的一样,并不深,她可不想淹死在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有人在盯着她,四下张望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好吧,可能她神经太过敏感了。她替自己解释着。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傻妃嫁到,腹黑王爷快就擒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