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妃嫁到,腹黑王爷快就擒第十四章 卿本佳人,奈何口臭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四章 卿本佳人,奈何口臭

小说:傻妃嫁到,腹黑王爷快就擒 作者:小狐儒尾 更新时间:2018-07-06 20:00 字数:4036

  “喂,小爷跟你说话呢!”柳延成见叶倾城把头低着也不说话,火气就来了。在这个地盘只有他敢无视别人,还没有哪个人敢这么对他!

  霜儿见柳延成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一下子窜到叶倾城面前,把她挡着。

  “公子,我家小姐并不是有意为之,还请公子多多包涵。”

  “哟,哪里来的小美人儿?”柳延成伸出魔爪想去摸她的下巴。

  “拿开你的脏手!”叶倾城眼里喷火的对着她,为了自己逝去的臭豆腐,也问了这个在耍流氓的纨绔子弟。

  “哟,这主子比丫鬟还美呢!”柳延成眼睛里露出贪婪的表情。

  霜儿见叶倾城理直气壮得跟柳延成叫嚣着,瞬间在她心里的形象变得高大上起来。

  公主一定是有办法了!

  她也壮着胆子挺直了腰,“放肆,我们家小姐哪是你这种登徒子可以觊觎的?”

  叶倾城有些呆,这霜儿的反转也忒快了。

  拉了拉霜儿的衣角,轻声在她耳边问道,“霜儿,你这是有办法脱身了?”

  “啊?不是公主你有办法了吗?”霜儿欲哭无泪,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这个傻霜儿!叶倾城叹了口气。

  “待会儿……”

  叶倾城附上来说话的声音瞬间让霜儿眼睛发亮,果然公主是有办法的!

  “我一喊跑,你就跟着我跑。”

  霜儿嘴角抽了抽,公主真是会一本正经的瞎说八道,连逃跑都说得这么神秘,让她都信了公主有什么好办法了。

  柳延成看着这两个小妮子嘀嘀咕咕说着什么,赏心悦目。他要把这两个小妮子都抓回去,这小姐呢,有着倾国之姿,那就成为他三十四房小妾吧,这丫鬟嘛,长得也是眉清目秀,当个通房丫鬟也不错。

  这样想着,他心里就乐开了花。

  “来人啊,把这两个小娘子给我绑回去!”他对着旁边的家丁喊着。

  “等等,公子我有话想和你单独说一下。”叶倾城眨巴了下眼睛,向他抛了个媚眼。

  柳延成顿时被迷得七荤八素的,找不着北了。

  “好好好。”

  霜儿有些担心,不妨她过去,直到接到她的眼神才让开。过去之前,叶倾城不忘说着,“记得我们的计划。”

  霜儿点头。

  “公~子~”叶倾城故意把声音拉的很长。

  她刚刚可是有吃容城第一臭豆腐,这口气可是没话说的。

  柳延成顿时感觉一股臭气扑面而来。卿本佳人,奈何口臭?

  他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装作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

  叶倾城心里轻笑,看你你忍到哪一步。

  他退一步她就进一步。

  “好了好了,你有什么事情就站在那里说吧,我听得见。”虽然跟美人站一起可以身心愉悦,可是这味道让他把持不住自己想吐的心啊!

  叶倾城紧紧拽住手里的东西,就是这个时候了。

  她手一挥,把提前准备好的“防狼武器”洒了出去。

  柳延成只觉得自己的眼睛火辣辣的,他一下子什么也看不见了,大声哀嚎着,“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家丁见状,慌得要死,这公子可是丞相的心头肉,要是出了什么状况他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跑。”与此同时,叶倾城扯着霜儿就撒开脚丫子跑了起来。

  众人见无恶不作的柳延成一副痛苦的揉着眼睛,心里很是解气。纷纷围了过来,好似无意间地替逃跑的两个女孩儿挡住了围堵她们的家丁。

  叶倾城也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跑,反正跑就对了。直到远离了街道的喧嚣,她们才停下来。

  “咕噜……咕噜……”就当叶倾城气喘吁吁的喘着粗气,她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她拍了拍自己可爱的小肚子。

  委屈你了,不过我可是买了好多吃的呢!

  “霜儿,我吃的呢?”她转头问还没缓过神来的霜儿。

  “吃的?”霜儿歪着小脑袋努力的回想。“刚刚公主你拉着我跑得太快了……”所以她根本没来得及拿公主那些从路边摊位上搜刮来的战利品。

  霜儿的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她的桂花糕,她的包子,她的糖葫芦还有她的锅边馍……都没有了。

  霜儿看着自家公主一副身无可恋的样子,有些急了,她摸着头不知道怎么好,突然她想到了什么,就从衣服里拿出一袋“五香瓜子”。

  “公主,我这里还有你让我带着的葵花籽。”霜儿不得不佩服叶倾城的先见之明,让她提前把葵花籽藏起来了。

  叶倾城感动万分的看着这个她准备浪迹天涯时候用来解闷的瓜子,果然还是瓜子君爱她。

  于是乎叶倾城就坐在小湖边的石头人磕起了瓜子。

  暗处的暗卫,可算是松了一口气,还好王妃没出问题。

  这边,锦王府。

  锦西厥处理完宫里的下毒事件,一身疲惫的回府。

  只抓住下毒的宫女,就是那个小琴,可是在问她幕后主使的时候她投毒自尽了,线索就断了。

  “王爷,您回来了。”刚进门,凌婷婷就迎了上来,一脸的喜悦。

  锦西厥皱眉,有些不悦,“有事?”

  “没什么事,臣妾听说王爷要回来了,就来接接王爷。”正好趁着许旭丑的时候,她说不定就可以趁虚而入。

  “你派人监视我?”锦西厥突然怒了,他最讨厌这样自作主张的女人。

  “我……我没有。”凌婷婷想解释,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说,王爷回来的消息是许旭告诉她的,她什么也不知道。

  “呵,婷婷,你跟了我这么久,该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女人。”锦西厥看向她的眼神很冰冷,凌婷婷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她现在才反应过来,这一切都是许旭故意设计的一个局,让她做了王爷讨厌的事情。

  “来人啊,把凌婷婷拖下去禁足一个月。”锦西厥毫不留情得说着,也不顾跪在地上求饶的人。

  回书房的时候,路过了倾城阁,脚步不由得停了一下,这里本名并不叫倾城阁,只是他突发奇想的就给换了。

  也不知道那个女人在里面做什么?反正不会是很乖巧的等他回来就是。

  被自己如此荒岛不稽得想法吓了一跳,他何时对见面没三天的女人感兴趣了?是被什么迷了心智吧?

  他对自己的这个想法有些生气,一甩袖子气冲冲地就走了。

  他侧卧在书房里的软榻上,房间里点着令人舒心的香,锦西厥手里拿着军书看了起来。

  风从窗户里翻进来就看到的是这幅景色,他们的王爷妖娆的躺着,饶是是他是个男人都忍不住惊艳。

  “何事?”锦西厥头都没抬,就感受到风的气息。

  风微微惊讶,爷依旧是这么警觉呢!

  “王妃出府了!”

  “去见了谁?”锦西厥将手里的军书翻了一页,淡淡的问道。

  “和柳丞相之子见了一面,不过王妃好像被调戏了。”风如实禀告。

  王爷让他时时刻刻盯着王妃,直到她露出狐狸尾巴,王爷怀疑这个叶倾城并不是以前的叶倾城,他要搞清楚她是谁,目的是什么?

  “柳丞相?”锦西厥眼睛里闪过一丝阴霾,不过稍纵即逝。

  这一切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呢!

  “继续盯着!有什么事情随时回报”。锦西厥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如果叶倾城真得背叛了他,他可是会好好的招待她呢!

  “是。”风恭敬的退下,一下子就跳出去不见了。

  柳丞相,当初一个落魄书生。如若不是母妃心善,怎有今天?

  十年前,落魄书生柳长江赶考的盘缠遭人偷窃,身为读书人的气节他不吃嗟来之食,母妃骨节高亮,派人暗中相助,让他不至于饿死而参加了考试,他也因此金榜题名,成为当时的状元郎。

  可谁知随着时间的推移,柳长江当初的气节不在,和北王宥北厥勾结在一起,给当时身怀六甲的母妃下下寒毒,想要置他于死地。

  可惜他命大,母妃生他时难产而死,他却活了下来,可是从小便身染寒毒,身子骨极差。

  父亲也因母妃的离去从此一蹶不振,没过多久就抛下他离世了。

  他从小被药仙师傅养大,可是师傅却惨遭灭门,临死前用尽最后一口气把他送了出来。

  之后他就被接回锦王府,所以他发誓,要让这些人受到应有的代价。

  记忆是有些痛苦的,他依稀可以记得师傅死前拼命的保护他出去。

  “爷,不好了……”风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

  “何事?”锦西厥收回刚刚脆弱的神情,换成一贯的清冷。

  “王妃被柳家的人抓走了。”他的人一路跟着王妃,亲眼目睹了柳延成将王妃和她的贴身丫鬟迷晕了然后就带走了。

  “你确定这不是他们故意设好的局?”好请他出面,来个请君入瓮?

  “可是我看那个柳延成对王妃色眯眯的眼睛不是假的。”王妃晕倒了之后,他那衣服垂涎的样子真是令人作呕。

  “出去!”锦西厥声音突然变得很冷,好像风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一样。

  风听话的隐去了身姿。

  锦西厥来回的在屋子里踱来踱去,他不确定这个叶倾城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她到底是装的还是真的被柳家给虏去了。

  他从来没有这么纠结过,去了又担心这是个圈套,不去又怕她真的遭遇什么危险。

  柳府内。

  “你们把我的小美人儿怎么了?”柳延成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叶倾城,对着旁边的家丁怒斥道。

  “她只是暂时被迷晕了。”这个是街头小贩子给他的迷药,他也不知道这药效是多久?

  “那她什么时候醒?”柳延成有些迫不及待。

  “公子,你忘了这小婆娘的泼辣了吗?照我说啊,还是她这样睡着了好,反抗不得,公子您想怎样就怎样了呀!”那个家丁露出一脸猥琐的表情。

  柳延成听他这么说,觉得甚是有理,“那你们还在这杵着干嘛?都出去都出去!”

  “是!”屋里面的丫鬟和家丁都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床上躺着的不省人事的叶倾城和色眯眯盯着她的柳延成。

  锦西厥站在柳家的屋顶,一袭紫衣临风而立,大有一股谪仙的感觉。

  看着眼前这一幕,他觉得有一股无名火窜了起来。

  “哎呦,是谁打老子?”

  正准备对叶倾城上下其手的柳延成感觉自己的后背被什么打了,生疼。

  他左看看右看看,什么也没有看见。门窗也是关着的。

  他虽然纳闷但还是色欲熏心,朝着叶倾城就过去了。

  “到底是谁!给老子出来!”三番两次被坏了好事,柳延成恼羞成怒了。

  可是在他目所能及的地方,依旧是连个人影儿都没有。

  他不会撞鬼了吧?

  他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一转头,就看到一个紫衣男子站在床旁。

  “就是你他娘的装神弄鬼吓老子?”他一改刚刚的怂样,恼火得盯着锦西厥。

  锦西厥看了一眼床上的人,衣服完好。他心里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是一想到自己如果再来晚一点点,她就要被别人占有了,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直接无视掉柳延成的话,锦西厥不怒自威,“哪只手碰过她了?”

  柳延成虽然心里怕怕的,但还是硬起胆子,只是声音没有刚刚那么大了,“你他娘到底是谁?”

  “还是两只手都碰了?”锦西厥把眼神从床上移到他的身上,好看的眸子里尽是怒意。

  柳延成腿都被吓软了,大气儿都不敢出一声。

  “是这只手吗?”他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锦西厥就已经来到他的身边,抓住他的胳膊。

  “啊!”柳延成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锦西厥一点都不顾他的声音,好看的手来到他的另一只胳膊,“还是这一只手?”

  “我的手!我的手!”柳延成疼得在地上打滚儿,叫声也是撕心裂肺的。

  他的叫声引来了柳府的人。

  锦西厥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卸你两只手算是便宜你了!”

  他来到床边,抱起还在昏迷着的叶倾城,趁着柳府的人大批到来之前,带着叶倾城飞走了。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的风也顺利救出了霜儿。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傻妃嫁到,腹黑王爷快就擒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