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妃嫁到,腹黑王爷快就擒第十二章 被诬陷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二章 被诬陷

小说:傻妃嫁到,腹黑王爷快就擒 作者:小狐儒尾 更新时间:2018-07-04 05:15 字数:4102

  柳新俜由于仪态受损,也就灰溜溜的夹着尾巴走了。

  丞相府。

  柳新俜的脸色很不好看,她本来就被蜜蜂蛰了,额头和嘴唇都肿的高高的,再配上她的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她越想越不对劲,为什么那些个蜜蜂一直追着她不放?她也没去招惹它们呀!

  “小姐。”她的丫鬟小清端了水想替她处理伤口。

  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她现在在气头上,看谁都不爽。

  “小姐,你这簪子……”柳新俜头发凌乱,她想替她梳洗一下,却发现簪子黏糊糊的。

  听她这么一说,柳新俜夺过簪子就看了起来。

  她心中有一个想法,那簪子凑到鼻子跟前,一股甜甜的味道。

  “叶倾城,你这个贱人!”一把把簪子扔到地上,那个价值不菲的梅花琉璃簪就碎成了几半。

  此时此刻,皇宫里。

  到了用膳的时间,这下子男女终于平等了,都聚集到一起。

  叶倾城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是谁在背后骂她呢?

  锦西厥一脸嫌弃的看了她一眼,他刚才居然会担心这个粗俗女人的死活?

  叶倾城迎着他嫌弃的目光,把脸抬的高高的,拿着鼻孔对着他。

  敢嫌弃她?那她就让他嫌弃个够!反正这里人多,他也不敢拿她怎么样,此时不放飞自我更待何事?

  锦西厥在心里下了个结论:

  他刚才并不是担心叶倾城,而是怕自己押的注出了意外,自己一无所得。如果叶倾城和凤凰女没有任何关系,他肯定现在一脚把她踢下桌。

  不一会儿,菜都上桌了,不得不说菜色很美,让人看起来就十分有食欲。

  像叶倾城这种对美食毫无抵抗之力的人瞬间就被征服了。

  她老爹还不错,这一桌子都是她喜欢吃的。

  朝上面坐着的位置行了一个短暂的注目礼,她的目光就回到了饭菜上。

  她这番行为更让锦西厥鄙夷了。

  叶倾城才不管别人的眼光,我行我素,反正在旁人眼里她是傻子呀,不用在意形象的,这就为她可以为所欲为提供了条件。

  就在她想大快朵颐的时候,锦西厥在桌子下的脚踢了她一下,用仅仅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说话,“叶倾城,我不管你以前是何样,如今你嫁于本王,你最好给本王端起王妃应有的架子,免得丢了本王的脸面。”

  叶倾城讪讪地收回自己伸了一半的手,嘴巴一瘪,“只会威胁人,烂人!”

  “嗯?”锦西厥眼睛冒火似的盯着她,她刚刚叫他什么?

  “我说我知道了,大头鬼!”叶倾城秒变脸,一副讨好的样子。

  “知道就好,小头鬼!”锦西厥不再看他,认真听着上面皇后的话。

  霜儿被他们两个人的对话搞的一头雾水,什么大头鬼小头鬼的?难道是公主和王爷之间的暗号?

  叶倾城觉得无趣得很,不能吃还不能说话……

  “锦王哥哥。”突然叶倾城背后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

  叶倾城好奇的回头,就见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

  心里正纳闷呢,不是说她老爹没有儿子吗?这是哪里来的男孩儿?

  “宣儿,不许胡闹。”上面,一国之母的皇后对着她们这一桌带着宠爱的说道。

  “皇姑姑。”那个小孩儿冲着台上的人叫着。

  “怎这般无理?”皇后微怒。

  小男孩也是够机灵的,立马有板有眼的学着众人的模样对皇上行礼,“侄子苏子宣参见皇上。”

  叶璇也是被他可爱的动作逗乐了,“无妨,小孩子不懂礼数,罢了罢了。到你皇姑姑这里入座吧。”

  李公公立马就在皇后身边准备了一个小座位。

  其实苏子宣是想留在锦西厥这里的,可是皇命难为,他只好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他的锦王哥哥走了,走之前还不忘拿走桌子上的桂花糕。

  叶倾城真是羡慕嫉妒恨,为什么那个小男孩子就可以吃东西?她却只能看着这些美食饿着肚子?天呐,太不公平了吧?她可是连早饭都没有吃,就被锦西厥挖过来了。

  众人皆对这个小插曲习以为常,苏子宣是皇后娘娘最敬重大哥的遗孤,极受皇后娘娘的宠爱。

  苏家是朝中大家,几辈为臣,忠心耿耿。皇上也是极为器重的,可是到了皇后娘娘这一辈,就只剩下皇后娘娘和她的大哥两人,可谓人丁稀疏了。

  接下来,就是皇上对几位公主嫁人发表感言了,叶倾城觉得古代真是麻烦,吃个饭还这么不舒服。

  就在叶璇终于发表完他的长篇大论,叶倾城觉得终于可以动筷子的时候,出了状况。

  “宣儿,你怎么了?”苏子宣突然脸色发白,口吐白沫,可把皇后吓了一跳。惊呼着,“快去叫御医来,快去叫御医来。”

  御医很快就来了,把苏子宣带走了。

  可是皇后却红了眼,“来人啊!给我把这里封起来,在宣儿没有脱离危险之前,任何人不得出去!”

  宣儿是大哥唯一的孩子,她绝不允许他出事。

  不一会儿,御林军就把这里包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可谓是一只鸟都飞不出去。

  叶倾城觉得真是够戏剧性的,刚刚还活蹦乱跳的孩子,没一会儿就倒下了。

  所有人被困着,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不远处,北王饶有兴趣地看着叶倾城,眼里说不出的神色。

  叶倾城抬头,正好看见他不明所以的微笑,顿时头皮发麻。

  几乎是立刻马上的,她把注意力移到面前的美食上,对于叶倾城而言,没有什么是吃一顿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顿。

  现在这么乱,锦西厥不会还管她吧?

  她伸手抓过甜品就想往嘴里喂。就在刚要吃进去的时候,被锦西厥一手打飞。

  “喂,锦西厥,你到底要干嘛?”叶倾城三番两次吃东西被打扰,火气蹭蹭蹭就上来了。

  锦西厥被人连名带姓的叫着,一张脸顿时变得铁青。

  “叶倾城,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

  叶倾城被他的脸色吓到了,突然意识到,这里是古代,还是在外面,如果没有考虑好男人的面子问题,很可能会死得很惨。

  “王爷,现在这么乱,没人注意到我,我能不能吃点东西?”她立刻谄媚地改口,与此同时,她的肚子和配合的“咕噜咕噜”叫起来。

  “吃是没问题,吃死了我不收尸。”锦西厥因为她的改口,脸色稍有缓和。

  “收尸?”叶倾城露出了一副“我书读的少你别骗我”的表情。

  “你大可以试试。”

  从苏子宣中毒他就猜想这件事没这么容易,好巧不巧的苏子宣出事之前还吃了他们桌子上的食物,待会儿如若发生什么事情,他们总是脱不了关系的。

  被他这么一说,叶倾城也觉得不对劲,如果他们桌子上食物是有毒的,那么目的不是朝着他和锦西厥吗?那馋嘴的苏子宣就正好做了替罪羔羊。

  她顿时觉得这件事细思极恐,如果不是锦西厥一直不让她吃这里东西,那她不是死了万把次了?

  他们坐了有一会儿,李公公急匆匆地跑过来,阴阳怪气宣布到,“来人啊,给我检查在座的食物!”

  叶倾城不知道怎么办了,拉了拉锦西厥的衣袖,她有些害怕,如果他们这桌的食物真的有问题,那他们不就嫌疑最大吗?

  锦西厥回望了她一眼,那双眼睛很深邃,让人移不开目光。

  “放心,有本王在。”

  叶倾城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是很不会安慰人,但是她却莫名得觉得很帅?什么鬼?她不会是中毒了吧?

  当李公公拿着银针走向他们一桌的时候,叶倾城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

  不过,银针果然不负众望的变黑了。

  “就是这桌了。”李公公收起银针,对着锦西厥还有叶倾城说着,“王爷,公主,请跟杂家走一趟吧。”

  走之前,北王依旧在冲着她发出不怀好意的笑。锦西厥突然站在了她的前面,冲着北王宥北厥回敬了一个警告的眼神,一副老母鸡护小鸡仔的样子。

  叶倾城突然觉得眼眶里湿湿的,从小到大,遇见什么事都是她一个人扛着,终于有一天有个人能站在她的面前了,虽然他脾气很臭,但是他是真的在维护她。

  叶倾城跟在锦西厥的身后,突然觉得眼前的男人的背影好高大,让她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意识到自己想了什么的时候,叶倾城摇了摇脑袋,把这个荒唐的想法赶走,她和锦西厥是两个世界的人,没有交集的,他帮她,只不过是不想她丢了他的脸。

  他们直接被领到了议事厅里,叶璇和皇后娘娘苏沫雪坐在上面。

  苏沫雪一脸的气愤,反观叶璇倒是极为平静。

  “你们为何要谋害我的宣儿?”苏沫雪对着跪着的两人开始发话。

  叶倾城本来想等锦西厥解释的,可是等了半天,这人一句话也不说,整个议事厅也是安静得不得了,叶倾城都替皇后娘娘觉得尴尬。

  “那个皇后娘娘,如果我们说不是我们做的你信不信?”叶倾城开口。

  “大胆叶倾城还敢狡辩!”苏沫雪一句话就回应了叶倾城的问句。

  叶倾城终于明白为什么锦西厥不开口了,这个女人根本不会听啊!

  眼角偷偷看了锦西厥一眼,锦西厥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好像再说,“活该,谁让你擅作主张回话的?”

  被他表情激怒了,他就这么自信?不行!她就要说和她看!

  她恭恭敬敬的抬头,与苏沫雪对视,随话说的好,好的态度是成功的一半。(某狐:这句话不是这么用的好伐?)

  (某城: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皇后娘娘,这件事漏洞百出,我相信皇后娘娘也不会看不出来。第一,这些食物是来自于皇家厨房的,在端上来之前我们连见都没见过,更别说动手脚了;第二,哪有人往自己盘子里下毒毒自己的;第三,我们压根不知道盘子里的东西有毒,今天若果不是宣儿弟弟吃了有毒的食物,我和王爷怕要是成了这受害者。”

  叶倾城冷静地分析,有条有理的,让锦西厥在心里对她的看法好了一半。

  苏沫雪虽然是信了她大半,但是还不肯放过她,本来今日之事就扯不上他的宣儿,可是哪只宣儿却做了他们俩的替罪羔羊,可气可恨啊!

  “就凭你片面之词就想逃脱罪名?”

  叶倾城觉得这个皇后娘娘的脑回路是不是有问题,她都说得如此明白了,怎么还把事情扯到她的身上?

  “启禀皇上和皇后娘娘,门外有一皇家御膳坊的宫女求见!”小李子公公宣报着。

  “宣。”叶璇不无震惊得看着叶倾城,这丫头越来越远她的母亲了。

  “奴婢皇家御膳坊宫女小琴叩见皇上,皇后娘娘。”地上跪着一粉衣女子,容貌清丽。

  “有何事禀报?”叶璇看了这个宫女一眼,觉得此事不简单啊!

  “今日巳时,奴婢看见公主进过皇家御膳坊。”她头贴在地上,小心翼翼地说着。

  叶倾城心里觉得很堵,卧槽!她就去弄了个蜂蜜,怎么就扯上下毒事件了?

  “叶倾城,确有此事?”叶璇问道。

  “父皇,确有此时。”她其实很想说自己没去过的,如果她知道去个厨房会招来这么大一件事情,打死她,她都不去了。

  “叶倾城,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敢狡辩?”苏沫雪一口咬定叶倾城有罪。

  “皇后娘娘请息怒,此事疑点颇多,不宜下结论。”终于锦西厥开口了,他安抚着皇后娘娘。

  随后他的目标转向地上跪着的人,“宫女小琴,本王问你,你有看见本王的爱妃下毒了吗?”

  宫女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回王爷,奴婢并没有看见公主下毒,我只看见公主鬼鬼祟祟地进了御膳坊。”

  她的声音都在打颤。

  好一个鬼鬼祟祟,一下子就定了叶倾城的死罪。

  “那你可知,爱妃是昨日操劳过度,今日滴水未进,本王怜她,才准她去御膳坊找些吃的?”

  一句话堵住了宫女的嘴巴,她一个劲的跪地磕头,说着有罪。

  而叶倾城却是红了脸,虽然他替她解了围,不过这个方式……什么操劳过度?

  算了,看在她帮了她一把的份上就不问候他祖宗十八代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傻妃嫁到,腹黑王爷快就擒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