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妃嫁到,腹黑王爷快就擒第十一章 傻子的反击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一章 傻子的反击

小说:傻妃嫁到,腹黑王爷快就擒 作者:小狐儒尾 更新时间:2018-07-03 00:36 字数:4063

  不过这次是叶倾城多虑了,到皇宫了。

  锦西爵先她一步出去了,叶倾城也跟着出去了。

  看着趴在地上给她当垫脚石的人,她好看的眉毛皱成了一团。

  “喂,你走开。”她朝着半趴着的人说到。

  “这……”那人整个身体都抖成了筛子,止不住的颤抖。

  锦西厥闻声看去,只见叶倾城拎着她厚重的裙角,和跪着的下人说话。

  叶倾城发现不止锦西厥一个人难以沟通,是这个时代的都听不懂话,也对,都是五岁一沟,那她们这算是一条银河一般的沟。

  算了,叶倾城心下一紧,她要跳下去了,不管他了。

  算好了角度,算好了高度,她拎着裙角就优雅的往下跳,谁知她算掉了她的裙摆。

  “啊!”她踩着自己的裙摆了!就当她以为自己要摔个狗吃屎的时候,就落入锦西厥的怀里。

  要不是锦西厥脸色很难看,叶倾城是会谢谢他的。

  “女人,闹够了吗?”一点也不温柔的把她丢在地上。叶倾城差点没把脚给崴了。

  “用得着这么凶吗?”叶倾城也是搞不懂了,古代人都这么爱生气吗?再说她摔跤,关他什么事,怎么搞的他比她气还大?

  “自不量力!”锦西厥丢下这四个字就甩着衣袖走了,理也不理她。

  叶倾城也是觉得莫名其妙的,也不理他,他要生气随他去吧,没他在身边,她倒是自在的很。

  “公主……”霜儿有些担心的看着远去的王爷。公主好像不受王爷待见呀?本以为公主嫁了个好人家,就可以摇身一变,成为真正的主人,不再受人欺负。可是这架势怎么看都觉得她和王爷之间掰了?

  “怎么了?”叶倾城觉得此时最舒服,不用压抑自己的表情,不用讨好他。

  “王爷……”

  “不提他,我们就去吃好吃的。”叶倾城打断霜儿的话。

  锦西厥可能也是真的生气了,全程都没有再管过她。

  这次宴会,美其名曰公主回门,实际上也算是一个践行宴,恭送四大王回封地。

  四位王爷和皇帝在内廷,不知道商议着什么,留下女眷在外庭候着。

  叶倾城一来,那一群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眷们叽叽喳喳的看着她议论起来。

  “哟,这不是那个傻子吗?”一个浅黄色女子轻蔑的说道。

  旁边一抹水蓝色的身影拉了拉她的胳膊,有些害怕的说着。“表姐,你收敛点,他现在可是嫁给了王爷……”

  “切,不用怕她,就算她嫁给了王爷,也还不是个傻子?”她这么一说,那一群女人就哄堂大笑起来。

  锦西厥本来是他相中的郎君,可哪里知道皇上明知这叶倾城是个傻子,还把她许配给锦王爷。如果不是有她叶倾城在,她丞相之女这个地位怕是也要嫁给锦王爷了吧?

  霜儿有点看不下去了,想替叶倾城反驳,却被叶倾城拦了下来,她附在双儿耳边轻声说道,“不用理会她们,她们这群女人心里是个傻子,所以才会看谁都觉得是傻子,没必要跟她们一般见识。”

  霜儿有些惊讶,这不太像她的公主会说出来的话呀!不过,比起之前那个逆来顺受只会受人欺负的公主,她更喜欢现在这个。

  叶倾城觉得这里的人太多了,胭脂味太大了,再待下去她都要得哮喘了,于是她找了个小路准备静静。

  可是有人就是不让她安安静静的做个美少女,就在她准备溜走的时候,霜儿一下子把她绊倒了,她们主仆两个人倒在地上,她的头发也散了下来,显得有些狼狈。

  刚刚那个浅黄色女子笑意盈盈的走了过来,看她倒地,一脸的惊讶,“呦,这不是我们的倾城公主吗?怎么躺地上了?”

  她身后立马有路人甲接话,“是她的丫鬟走路不长眼呢!”

  不知道哪里冒出的路人乙也说着,“不愧是倾城公主的丫鬟,路都也不会走。”

  “……”

  众人七嘴八舌的,无一不是在,落井下石,嘲讽他们。

  霜儿看着叶倾城,刚想要解释,就被叶倾城拍了拍手背,做出了一个“放心”的表情。

  她叶倾城不去惹别人,不代表别人可以欺负她的人。

  她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的那棵树,计从心来。

  她突然的站起,一下子就撞到了柳新俜身上,柳新俜一个不留神就被她撞倒了。

  叶倾城看着地上掉落的发簪,心想得逞了。

  “漂亮姐姐,对不起,倾城不是故意的。”

  霜儿在听到叶倾城这么说话的时候,也是懵了,难不成公主刚才那么一撞,又把脑袋撞傻了?

  叶倾城从地上爬起来,笨拙的拍了拍手,然后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看到了地上柳新俜的发簪。

  “漂亮姐姐,你东西弄脏了,我去给你弄干净。”说完她也不等众人反应,捡起发簪就跑。

  叶倾城一走,众人哈哈大笑了起来,哪有她们平时名门闺秀的样子?一个个丑陋的嘴脸。

  霜儿担心叶倾城出事,也跟了过去。

  “公主,你慢点跑……”霜儿在后面追得气喘吁吁的,公主怎么这么能跑?

  “呀?霜儿你也来了啊?”正好她找不到位置呢!“你知道御膳房在哪里吗?”

  “御膳房?”霜儿想了半天也没想到皇宫里哪里有这个地方。

  “哎呀,就是厨房?厨房在哪里?”真的是!她学的古文怎么在这里一句都没用上呢?

  “噢噢。”这个她知道,她一路领着叶倾城就到厨房了。

  望着那明晃晃的五个字,叶倾城一个都不认识,“霜儿,那几个字是什么?”这个字她也不认识。

  “皇家膳食坊。”霜儿答道。

  叶倾城顿时满头黑线,怎么这么崇洋媚外,洋里洋气的名字。

  “走走走,我们进去找好东西。”她拉着霜儿就进去了。

  她们两个不知道的是,膳食坊外,一个粉衣宫女打扮的宫女鬼鬼祟祟一晃而过。

  这边,人群里。

  无一人在拍柳新俜的马屁。

  “那个傻子还不知道去哪里,这半天都不回来。”

  “哟,你急什么?不回来最好,到时候我们就说我丢了一只发簪,是我父亲送我的生辰礼物。”这样那个傻子也是百口莫辩。

  “是是是,还是俜儿有远见。”

  “废话,俜儿可是我们容城远近闻名的才貌双全的奇女子,还用得着你说吗?哪像你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尚书的庶女?”

  “哈哈哈……”她此话一出,众人皆是大笑。

  柳新俜轻扑手里的璎珞小扇,她就喜欢这样被人捧着,这种对比之间的突出是她最爱的。

  那个被称作尚书庶女的脸色变了好几次,不过最后还是摆出了一副笑脸。

  众人高兴没一会儿,叶倾城就带着发簪回来了,一路小跑一路叫着“漂亮姐姐”。

  等她到了柳新俜的面前,气喘吁吁的装着傻,“漂亮姐姐,我把你的簪子弄干净了。”她把发簪放在背后,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

  “在哪里?”柳新俜瞧都没瞧她一眼,鼻子都要朝着天了。

  “我可不可以给漂亮姐姐带上?”叶倾城一脸的天真。

  “呵呵……”众人是笑的又开心了,这叶倾城也真是不要脸,自降身份的事情都做,真是傻子。

  柳新俜哪里会拒绝,有这种羞辱她的机会,她怎么会放过?

  “给我弄好看点。”

  “好,漂亮姐姐长这么好看,怎么弄都好看。”叶倾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看起来真像一个傻子,傻里傻气的。

  给她戴好之后,她开心的冲着柳新俜做了个拜拜的手势,“漂亮姐姐,我要去找父皇了,我们下次再见面。”

  虽然当然不懂她的手势是什么意思?可是不管她做什么都是充满了一份傻气儿,她们只要负责笑和拍马屁就好。

  暗处霜儿不明白。

  “公主,你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还……还亲自给她戴发簪?”霜儿不懂,那个柳新俜怎么配他们的公主给她戴发簪?

  “不要急嘛,好戏在后头。”她笑着回答,不就是带个发簪吗?在她的脑袋里,还没有等级制度要求这么高,平等的平等的。

  “我们找个地方看好戏。”她拉着霜儿就跑。

  霜儿还是不明白公主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好戏开始啦!”她们站在亭子里,静静看着对面那一群花枝招展的花蝴蝶。

  笑吧笑吧,你们现在能笑多开心,待会儿有你们哭的。

  “公主,她们怎么了呀?”没一会儿,霜儿就看见人群散开了,一个个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真快。”叶倾城觉得真是大快人心。

  “你刚才摔倒的时候,我看见那棵盛开的海棠树上有一个很大的马蜂窝。于是我拿拿着她的簪子去了厨房……”叶倾城笑到,这就是欺负她的人的下场。

  “蜜蜂喜甜食,所以她们就被蛰得满头包了。”霜儿开心的笑了。

  “解恨吗?”叶倾城突然问道。

  “嗯嗯,真是太解恨了!这么多年,我是第一次觉得这么痛快!”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霜儿捂住了嘴巴。

  “我以前是不是很没用,经常受人欺负?”

  “不是的,是霜儿没用,没保护好公主。”霜儿下子就跪了下去。

  “以前那些日子不会再发生了,我会保护好你的。”把她扶起来,她在现代就没有什么朋友,来了这里,就觉得这个姑娘跟她特别亲。

  霜儿点了点头,她的公主终于不用受人欺负了。

  人群对面。

  “俜儿,怎么这么些蜜蜂只追着我们啊?”柳新俜的表妹胡晓儿问道。

  “我怎么知道?”被蜜蜂追着,她也顾不上往日的气质,怕都要怕死了。

  “快来人啊!救命啊!”人群中有人大呼起来。

  顿时皇家侍卫都来了,疯狂的进行“杀蜂”行动。

  他们这动静成功惊动了内廷的皇帝。

  “外面出了何事?”他问着旁边的李公公。

  “外面不知何因,蜜蜂像疯了一样的攻击女眷们。”李公公阴阳怪气的说着。

  蜜蜂?锦西厥眼睛往下一沉,那个笨女人不会在里面吧?

  还不等叶璇开口,他就冲了出去,完全不顾及叶璇还在场。

  叶璇在黄袍下的手紧了紧,这锦西厥他也是太无视皇权了吧?他心里动了杀机,不过只是一瞬间,边界大乱,他还需要他平息战乱,他是他见过最适合打仗的苗子。

  锦西厥一出去就看见一群女人疯狂的乱叫,叫声刺耳。

  女人真是世界上最麻烦的动物,遇见危险除了叫一无所用。

  他迅速飞人群中,朝着远处他的侍卫说道,“取我剑来。”

  叶璇疑心很重,进入内庭不得佩戴任何武器。

  侍卫得令,把剑丢给了他。

  他挥动手里的剑,剑法很快,让人看不清招式,不消几秒,地下就只剩下蜜蜂的尸体。

  等处理完这一切,他回过头,哪里有看见叶倾城?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既庆幸她没有在这里,有后悔多管了闲事。

  一身紫袍的他贵气十足,他负手而立,一脸冷漠,不仅让人沉醉,虽然隔的很远,叶倾城还是被他的美色所倾倒。不得不说,他只要不对她凶,还是可以拿来欣赏的。

  “俜儿,刚才好像是锦王救了你。”胡晓儿望着锦西厥离去的背影发呆。

  “是吗?在哪里?”柳新俜腾地一下子站起来,也不管自己的伤口。

  当她看见锦西厥时候,快步就追了上去,胡晓儿都没来得及叫住她。

  “王爷,请留步。”柳新俜婀娜多姿地行礼,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额……不过嘛,要忽略掉她的脸。

  锦西厥就知道不能多管闲事,否则一堆烂桃花找上门。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他有些佩服眼前的女子,真是有勇气。

  敢追他锦西厥的得哪一个不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再不济就是长成叶倾城那个模样的,这个……他真不好形容。

  “何事?”他现在只想把叶倾城给揪出来。

  见他停下来了,柳新俜心里一喜,“王爷,我姓柳,是……”

  锦西厥没空听她自报家门,“我对丑八怪没兴趣!”

  留下这一句,锦西厥就飞走了。独留下柳新俜一个人石化在原地。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傻妃嫁到,腹黑王爷快就擒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