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妃嫁到,腹黑王爷快就擒第十章 阴晴不定的锦西厥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章 阴晴不定的锦西厥

小说:傻妃嫁到,腹黑王爷快就擒 作者:小狐儒尾 更新时间:2018-07-02 00:15 字数:4071

  “什么尿床?”锦西厥有些不明所以。

  “哎呀,就是你刚才给我看的衣服啊。”叶倾城一副“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善解人意模样。

  “叶倾城!你给本王好好看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锦西厥也是气急了,居然说他这么大个人尿床,要不是现在还不能和叶璇闹翻,他真怕自己会把她打死。

  叶倾城什么也没看清楚,就发现一块红色的布朝她飞过来,其实她是想躲的,毕竟那可是尿啊!虽然他人长得好看,可是不代表她愿意碰。可是锦西厥一副“你敢躲试试看的样子”,她就秒怂了。

  见叶倾城接住了衣服,一副不愿意摸的样子,锦西厥也是怒了。

  “脖子和手要哪一个?”

  废话,这种选择肯定是选脖子啊!叶倾城心里默默的问候了他祖宗十八代,动不动就威胁人,果然是一个不可沟通的男人。

  别让她叶倾城逮到他的把柄,否则她弄死他!

  叶倾城心里默默给自己定下了个小目标,就是找机会弄死他!

  不情不愿的伸出了自己一个手指头,戳了戳衣服上湿掉的那一块。

  这种湿漉漉粘稠的触感,不太像是尿液啊?那这是什么?

  “想到点什么没?”看她的表情应该知道这是什么了吧?

  “这是什么?”虽然确定了不是尿,但是她还不知道这是什么?

  “呵!”锦西厥冷哼一声,“这是今早你流的口水。”果然傻子还是傻子,虽然会吟诗作对,但是傻子的本质还是改不了。

  “笑话!我怎么会……”她刚想反驳,突然就想起来了自己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留口水。

  “这件衣服交给你了!给本王把它弄干净!”

  “噢。”意识到是自己的错,而且还泼了他尿床这一盆脏水,她立马乖巧的点头。这个时候装乖最好使了。

  “给你一盏茶的时间,立马给本王梳妆打扮好出来。”再跟他耗下去,就要误了吉时进宫了。

  也不待她回答,锦西厥一甩袖子就出去了。

  “等等……”她话都来不及说完。

  “真是一个大烂人!一点君子的风度都没有,就这么走了……”她要诅咒他这一辈子都找不到老婆!哼,真是太气人了。

  叶倾城看着眼前这一大堆繁琐的衣物,一个字“愁”,两个字“很愁”,三个字“非常愁”。

  她压根不会穿这些衣服好吗?锦西厥你走了,好歹要把她的丫鬟给我叫进来啊!别说一盏茶了,他喝一天的茶,她都出不去。

  正当她愁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霜儿进来了。

  “公主,奴婢替您洗漱吧。”她自然是知道自家公主不会洗漱,不会穿衣这件事。所以她才一大早就在门口守着。好不容易盼着王爷出来了,这才请命进来。

  “霜儿……呜呜呜……”听到她的声音,叶倾城觉得这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叶倾城一把环住霜儿的腰,真是太好了,终于有人来救她了。

  “公主……”霜儿扒开她的手,轻声哄道,“奴婢为您梳妆吧!”

  霜儿温柔的替她执发,梳成好看的发式。她长她两岁,她痴傻之后,她就被安排过来伺公主,其实公主很是善良的,除了痴傻一点,样样都好。她打心眼儿里就把她当做亲生妹妹一样照顾着,只是她们身份有别,她不敢有多的奢求。

  “霜儿,你今天梳的和以前不一样哦。”以前她的头发大部分都是散在腰间的,这次霜儿把它们都盘了起来。

  霜儿轻笑道,“公主,您都嫁人了,发誓自然就变了,看,好看吗?”

  霜儿很满意自己的杰作,公主本身就生的美,是一种震撼人心的美,如果说公主以前像是一朵耀眼的红莲,现在的她就像是一朵富贵的牡丹。

  “好看是好看,会不会太花了?”这头上的东西真是重,乱七八糟的插了一大堆,好看归好看,可是好难受啊!

  “哎,公主,别摘!”霜儿连忙阻止她的手。“您还要进宫呢!摘下来不合礼!”

  “进宫?”干嘛?难不成是回门?

  “是啊,算一下,马上就要到时间了呢!公主快来洗漱。王爷还等着呢!”

  霜儿早已经把水打来,就等叶倾城洗了。

  提到锦西厥,叶倾城也慌了,完了完了,忘记还有这个祖宗了!也不知道他一杯茶喝完没?她赶紧洗洗就出去了。

  锦西厥早就在门外等候多时了,见叶倾城出来,他还是被惊艳到了,如初见时那样。

  然而叶倾城还是气炸了,这烂人不是喜欢穿红色衣服吗?这怎么就穿了个紫色的?而且好巧不巧的是,她为了避免跟他“撞衫”,也换成了紫色,这下看上去真像是情侣装。

  “你干嘛换衣服?”她记得他出去的时候穿的是红色的。

  本来锦西厥还是一脸欣赏的样子,听他这么一说话,脸就板了下来,她这是质问的语气?

  “本王想穿什么颜色的衣服,难道还要向爱妃禀告一下吗?”

  明显看出来,他生气了,叶倾城赶紧赔笑,“不需要,不需要,你喜欢穿什么就穿什么吧!我们不是要赶时间吗?快走吧。”

  叶倾城只想着让刚刚那个梗赶快过去,省得锦西厥一张臭脸,怪吓人的。

  暗处的暗卫皆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她竟然敢挽住爷的胳膊,还贴到夜的身上,估计又要被爷扔出去了。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叶倾城没有被扔出去,反而跟着锦西厥一同上了马车。

  爷真的变了。

  马车里。

  “喂,大头鬼。”其实叶倾城是不想跟他说话的,可是奈何这路太长,没有手机没有Wifi的她太无聊,无聊到想找一个人说话。

  “嗯?”锦西厥从鼻子里发出了一个音,眼睛都没抬一下,依然看着自己手里的书。

  叶倾城摸了摸手臂,真是一个高冷的人,她好歹加标点符号也说了五个字啊!他就回了她一个“嗯”。

  “你是不是很辛苦啊?”在这车上还忙着看书。

  锦西厥手里翻书的动作微停,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问他辛不辛苦?他们只会让他争天下,从来不问他的感受。

  “不说就不说嘛。我也不问了,你给我找本书看吧!”见他半天不说话,叶倾城觉得尴尬,刚才好歹还回答她一下,现在连回答都省了。

  锦西厥仿佛没听见一般,愣在原处一动不动。

  看他半天不动,叶倾城双手叉腰站了起来。

  行!不帮她拿就不帮她拿,她有手有脚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总行了吧?

  她伸手刚够到他身后书架上的一本书,马车就一个颠簸,她一个不小心就倒了下去。

  锦西厥本来是可以躲开的,可是他却没有,直到她倒在他怀里。

  “呵呵,这都是惯性的错,不关我事。”叶倾城赶紧撇清关系,谁知道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下一秒会做什么?她还是赶紧表明立场的好。

  “原来傻子也会投怀送抱啊?”锦西厥嘲讽道。

  “你才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叶倾城从他怀里起身,说了她好像很稀罕他一样,不就是个男人嘛?她可是阅男无数,好吧?什么小鲜肉啊,老腊肉她没见过?

  逗弄她真的很有趣,是他二十三年里除了练兵打仗,习武算计意外的另一种感受。

  叶倾城,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给他的感觉很奇怪?她总是嘴上屈服于他,可是脸上心里表现出来的是万分的不服。让他忍不住想得到她由心的屈服。

  扫了一眼她手上的书,露出了一副不怀好意的笑了,“你确定要看这本书吗?”

  “对!我就要看这本书!”其实叶倾城根本就不知道她手里这本书是什么?反正现在只要能跟他对着干就行了!

  说罢,她就坐回了原处,装模作样的打开了书,眼角看到锦西厥没有再理他,她呼了一口气。跟这种人相处真累,动不动就要担心脖子还在不在。

  每次不经大脑思考说完话,她都要仔细揣摩他的表情,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就把她弄死了。

  察觉他没有异样,没有生气,没有要打她的举动。她这才定定心心看她手上这本书。

  “啊!”叶倾城吓得把手上的书都扔了出去,这上面都画了什么,这分明是一本恐怖书好吗?

  锦西厥手疾眼快的接过那本书,这是他喜欢的的志怪图,上面画了各种各样的鬼!虽然他不相信这世上有鬼,但他就是喜欢看这一类的书。

  “你没事儿干嘛把这么恐怖的书放在你的车上?”叶倾城拍着自己惊魂未定的小胸脯,她刚才一打开就看见一张放大的鬼脸,她差点没吓哭了。

  “我乐意!”锦西厥头一次觉得心情大好,好像她的所有快乐都建立在她的痛苦。

  “一,二,三……”叶倾城在自己的位置上默默的数着数,等她数到第十八的时候,刚才的怒气就烟消云散了,他看到了就是一副笑脸。

  叶倾城才不会告诉他,自己祖宗十八代代都问候了一遍。

  “坐过来。”锦西厥突然命令道。

  “要,要干嘛?”叶倾城一脸的防备,他们刚刚才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他现在又让她坐过去,难道想掐死她?她可没忘记早上他掐她脖子的事。

  “让你过来就过来。”

  “不过去!”死都不过去。

  “过不过来?”锦西厥脸色一沉。

  叶倾城瞬间就觉得周遭温度急剧下降,“过来过来过来!”

  原谅她面对这么强大的气场的锦西厥瞬间就怂了。

  本来她是坐在距他最远的位置,马车的对角线位置。

  锦西厥看她一脸紧张的样子,拍了拍身侧,示意她坐下。

  叶倾城本来想拒绝的,可是又怕马车一个不稳又被某人当做投怀送抱就不好了。

  挑了一个离他远一点的位置坐下,估摸着一会儿他要动手杀她,她还有几秒的活头,“有什么事儿,说吧。”

  看着她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锦西厥觉得有些好笑,这个叶倾城真是表情丰富。

  “待会儿……”锦西厥突然靠近,温热的气息散在她的脸边,叶倾城瞬间就脸红了。

  “喂,你说话归说话,干嘛突然靠这么近?”叶倾城努力往后退,可是已经到了角落。

  锦西厥不是没有见过娇羞的女子,可是叶倾城给他的感觉不一样,别人的娇羞在他眼里有一种很装的感觉,而她,这个样子很真实。

  没错,他就是故意的,故意想捉弄她一下。

  “待会儿见了叶璇,说话注意点儿。”锦西厥突然退回,冷不丁儿的说了这么一句。

  叶倾城真的觉得她需要逃走,这锦西厥就是个十足十的变脸王,他前一秒还能对你暧昧不清,后一秒就把你丢到冰窟窿里。还好她不喜欢他,否则是要伤心死的。

  要是叶倾城知道了锦西厥只有对他才会露出除了冷酷以外别的表情,会不会受宠若惊?

  叶倾城见他不再为难自己,她就弹簧似的跳了起来,好像锦西厥身上有什么传染病一样,立马躲得远远的。

  锦西厥没有理她,低头看着手上的书。好像刚才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叶倾城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应激的状态,生怕这阴晴不定的锦西厥又出什么状况。不过好在,他看书去了,没有再找她的麻烦。

  叶倾城觉得这去皇宫的路也真是够漫长的,她一个接着一个的打着哈欠,虽然她很无聊,但是她再也没有动过要找锦西厥聊天这个念头,就算是问问他还有多久到皇宫的念头也没有。

  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离这个瘟神远一点,免得惹火上身,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她决定了,今天晚上就回去研究路线,先逃出去再说。否则早晚会被这个瘟神给弄死。

  就在叶倾城打了第三十八个哈气的时候,马车停了。

  虽然叶倾城迫不及待的想离开锦西厥的身边,可是秉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她悄悄打量着锦西厥的动作。

  废话,她宫斗剧也不是白看的,万一这外边儿是一群杀手,她这一出去不是,枪打出头鸟吗?毕竟皇门这些事,谁说得准啊?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傻妃嫁到,腹黑王爷快就擒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