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花令:美人驰疆第33章 还好及时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3章 还好及时

小说:葬花令:美人驰疆 作者:记忆年华 更新时间:2018-07-12 07:03 字数:2113

  回到府中,卸下盔甲后,叶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进入了祠堂,给叶家的男人们报喜。

  华太君的眸中,同时混着欣慰与哀愁。她轻轻的取下叶五郎的牌位,有些干枯的手指,小心的摩挲着排位上面的刻字,目光怜爱而专注。

  缓缓的磕了三下后,叶文琪低垂着眼睑,心中微酸。她咬紧了唇瓣,心中默默的给父兄们递了话。

  “爹,众位兄长,比武只是个开头。文琪愿继承父兄们的遗愿,退羽兵,护大梁。国仇家恨,定要向他们好好讨伐!”

  沐浴更衣,洗去一身的疲惫后,叶文琪准备出府去找家酒窖,将她的那些干樱桃,酿成酒。

  可她刚刚迈出大门的门槛,就被人叫住了。

  回头,转身,她眉心轻锁,一脸的疑惑。

  面前的女子,纤腰弱肩,宛若娇花。穿着考究,面容精致。

  可她,根本就不认识她。

  “你是?”叶文琪微微抿唇,在想着是不是真的见过她。

  可那女子却已经泪眼婆娑的开了腔,“小女子苏婉儿,是潘虎的夫人。”

  叶文琪一听潘虎,便握了拳。可在听到她的下一句话之后,那握紧的拳,仿佛燃了火。

  “我是被他强抢来的。”苏婉儿捏了衣襟,轻轻的蘸去眼角的泪痕,“今日晨间,在城门处看到将军,婉儿便想着,你一定可以帮我的!”

  叶文琪只知道潘虎抢了别人的小妾,却没想到连正房的夫人都是强取豪夺来的。

  眉心紧皱,她咬紧了牙关,“帮你什么?”

  苏婉儿上前一步,刚要说话,却又犹豫的顿住了。她四处的张望,有些为难。

  “这里,不便说话。将军可愿与我去一处僻静的地方,听我细细道来。”

  “好,你带路吧。”叶文琪严肃的点了头后,便做了请的手势。

  她心中愤怒,完全没有看到,苏婉儿转身后,眼底的一抹愧疚与决绝。

  坐在茶馆的雅间,苏婉儿不紧不慢的给叶文琪倒了一碗茶。

  那茶清香扑鼻,让本就满腔怒火的叶文琪如遇了甘露的旱田,一口便让那茶碗见了底。

  苏婉儿看着她喝完后,嘴角噙了一抹浅浅的笑,又提起茶壶倒了一碗。

  “到底要怎么帮你?”叶文琪抬起手背,抹去嘴角的水渍,焦急的问道。

  而苏婉儿坐下后,便换上了一副梨花带雨的表情。她抬手轻轻的拭去,眼角并没有落下的泪,小声的说着。

  “自从被他抢去,我每日以泪洗面,痛苦不堪。”她一边捏着衣袖擦着泪,一边在衣袖的掩护下,小心的观察着叶文琪。

  在叶文琪开始有些迷糊的同时,她嘴角的笑意也逐渐的夸大。

  最终,叶文琪昏睡在了桌子上。而苏婉儿也卸下了伪装,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拿起茶碗,她在桌子上轻扣了三短一长的声音后,雅间的门,便被大肆的推开了。

  “夫人好手段!”潘虎看着趴在桌子上的叶文琪,眼中的放肆已经毫不掩饰。他揽上了苏婉儿的纤腰,在她的腰上狠狠的捏了一把,嘴角挂了满意的笑容。

  “回去,我定好好的犒劳夫人!”他勾起了苏婉儿的下颌,声音中带了一丝别样的韵味儿。

  苏婉儿娇羞一笑,轻轻的靠近了他的怀中,“夫君好,婉儿便好!”

  “好好好!”潘虎一连三个好字,展现了他的急切。而他舔了唇,看着叶文琪的眼中,已经如豺狼一般,发了亮光。

  看着他的样子,苏婉儿便知道他的想法了。她轻轻的推开他,微笑着走出了雅间。

  在合上房门的一刹那,她看向叶文琪的眸中,除了愧疚,竟多少还有些恨意。

  凭什么,一个潘虎只是今日一睥,就对她垂涎三尺。而潘龙,他...

  一想到潘龙看着叶文琪的目光,苏婉儿的心变酸了。那是曾经只对着自己的目光,甚至于那目光中的炙热与专注,有过之而无不及。

  紧紧的握了拳,刚刚涂了丹红的指甲深深的扣进了掌心的肉中。

  她若与我一样,你可还会如此看她?

  决绝的转身,她的眸中再无愧疚之意。满腔的妒火,让她彻底的迷了心。

  雅间内,潘虎抱起叶文琪放在了墙边的塌上。

  她身上淡淡的清香味道,好闻得如上好的陈年老酒,让本就迷乱了的潘虎,彻底的醉了。

  他满脸的通红,额间更是布满了汗珠。

  快速的褪着自己的衣服,潘虎已经有些急不可耐了。

  叶文琪安静的躺在那里,甚至连纤细的睫毛都不曾颤动。若不是她轻微的呼吸,定会让人以为,这是一副美人儿的画像。

  潘虎胡乱的擦了擦滑进眼中的汗水,粗糙的大手便伸向了她的腰封处。

  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她的衣料,雅间的门,就被狠狠的踢开了。

  他的手停在了空中,有些恼怒的看向了来人,却微微的愣了一下。

  潘龙气势汹汹的闯进了屋内,燃了火的目光,在看到潘虎的手快要碰到叶文琪的时候,彻底的炸裂了开了。

  手中的剑,直直的就冲了过去。他猩红的眸中,再无其他。而他的大脑更是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到。

  此时的他,只想将潘虎那该死的手,砍下来。

  潘虎几个躲闪后,便被逼到了窗边,还未来得及叫骂,就被潘龙一脚踢出了窗外。

  大叫声从窗外传来,可潘龙毫不在意。他将被单抖开,小心翼翼的包裹住毫不知晓危机的叶文琪。

  轻轻的抱起,确认她没有露出分毫后,便出了门。

  “子云?”苏婉儿在听到乱响后跑了过来,却看到抱着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叶文琪的潘龙。

  目光冷冽,潘龙没有理会,只是从她的身旁走过,可苏婉儿却锲而不舍的追了出来。

  “子云,多亏你来了,我好怕...”她轻轻的拉住了潘龙的衣角,梨花带雨。

  “哼!”轻哼了一声,潘龙用力的一甩臂,抽回了自己的衣襟,“你做了什么事情,自己清楚!”

  “我?”苏婉儿心中一紧,却面上不显,“我做了什么?你定是误会我了!”

  嘲讽的一笑,潘龙看着苏婉儿的眸中,写满了失望。

  “原来,我今天才知道,你是何许人。”心有余悸的看了一样臂弯中被盖了脸的叶文琪,他狠狠的说道,“还好,我及时的看清了你!”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葬花令:美人驰疆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