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花令:美人驰疆第32章 宁做白痴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2章 宁做白痴

小说:葬花令:美人驰疆 作者:记忆年华 更新时间:2018-07-12 07:03 字数:2030

  笔直的官道上,尘土飞扬。一辆造型简洁的马车,平稳的前行着。

  然而,这辆马车的内部,却是精雕细琢,富丽堂皇。

  手肘杵在扶手上,拖着颌骨。金太后悠闲的闭着眼眸,听着窗外极速而过的风声,嘴角挂了一抹志在必得的微笑。

  羽梁大比武,羽国是输了。可她并不气恼,因为本来就不是要比个高下的。

  她想要的,就是现在梁国的真正实力,她要摸清梁国的底细。

  这一场比试下来,她对于叶家军,是钦佩的。

  叶兴率领的叶家军,可是让羽国的士兵们都闻风丧胆的。

  甚至于只要远远看见了叶家的军旗,就有丢下武器转身逃跑的情况。

  上次的意外,竟让她除去了心腹大患。只是没想到,这叶家的女人,也是不可估量的。

  抬起眼睑,轻轻的拿起了一粒草莓置于口中,微甜中带着酸。

  笑意在眸中浮现,她缓缓的靠在了身后的靠垫上,扬了头。

  这样,才有意思!

  而与她相反方向的官道上,浩浩荡荡的一大队车马,正在往梁国前进。

  叶文琪一身银色铠甲,手握缰绳,英姿飒爽。

  走在队伍的最前方,她就好像一只火凤凰,燃起了叶家军每一个人的斗志。

  然而现在的她,却异常的烦心。

  比武,她是赢了。可是比心,她却输了。

  紫鸢被潘龙扶在怀中的那一幕,一直都深深的印在了她的脑海中。

  即使,每日的清晨,仍然会有一袋新鲜的樱桃挂在她的营帐口。即使,每日的午夜,潘龙依然雷打不动的陪着她习武。

  可是,樱桃被她收了起来,却赌气的没有吃。而她每晚面对着他的时候,都忍不住冷着脸的对他下狠手。

  她的剑术,已经可以在他完全不让她的情况下,伤及他了,哪怕只是分毫。

  而他对于她的夸奖,她却觉得异常的刺耳。

  可每每看到他与紫鸢一起的时候,她又忍不住的把他叫走,说有要事。

  只不过那要事,不过就是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儿。

  看着前方快要抵达的汴京城的城墙,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样?”潘龙骑了一匹纯黑色的骏马,追上了她。

  “什么怎么样?”叶文琪淡淡的睥了他一眼后,便不再看他。

  “回家的感觉啊,得胜归来!”潘龙笑盈盈的望着她的侧脸,舍不得收回视线。

  抿了唇,叶文琪的表情彻底的冷了下去,她好笑的回望了他,声音中满是嘲讽。

  “家?家里迎接我的,只有父兄的牌位!”

  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起来,轻轻的呼了口气,潘龙的笑容,彻底的僵硬了。

  轻哼了一声,叶文琪不再看他。用力的夹了一下白马的肚子,超前小跑而去。

  留下了默默看着她背影,心情复杂的潘龙。

  迎着清晨还有些湿漉的空气,走过了城门。而在看向城内的一刹那,叶文琪也拉了缰绳止了步。

  街道两边,站满了捧着鲜花,挥舞着双手的百姓。

  原来,早有先锋回城,送了捷报。

  “银花上将军!”

  不知道是谁最先喊了一嗓子,将大家的视线齐齐的引向了城门口处。

  而这一声醒目的嗓音中,包含的激动之情,也让叶文琪的心中卷起了惊涛骇浪。

  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让她,彻底的呆楞在那朱红色的城门旁。

  每每父兄得胜归来,她不是在家中等候,就是带了九妹混在人群之中。

  那种,那是我父兄的自豪感,和现在这种,自己为了梁国而战的自豪,截然不同。

  心中的潮水涌入了眸中,她与追了上来的叶文瑛对视了一眼后,便面带笑容的骑马入了城。

  回程的车马浩浩荡荡,却依然被这城中百姓的热情,彻底的淹没了。

  而最让百姓们欢呼的还是,在金碧辉煌的宫门外,梁帝的亲临。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叶文琪翻身下马,与叶文瑛一同搀扶了华太君到了梁帝的面前。

  单膝下跪,双手抱拳,微微低头,叶文琪带领叶家众人向圣上请了安。

  华太君手握的九龙监国锡杖,乃是太祖御赐,可以上打昏君,下打谗臣。宝杖龙头上镌刻的“虽无銮驾,如朕亲临”,更是太祖亲笔御书。

  所以,华太君只是微微的弯了腰,低了头,可梁恒却也是最快扶起了她。

  “朕听闻华太君染病,内心焦急。今日一见,太君脸色红润,朕这心,也就安了。”

  “多谢圣上挂念,老身愧不敢当。”

  “当得,当得!”梁恒慌忙的摆了手,心中的愉悦之情,难以言表,“华太君带领叶家女将,为我大梁争光,朕要重重的赏。”

  咬了唇,叶文琪死死的将想要说的话,憋在了心中。

  谁,要你的赏?

  我要,我父兄的活,和潘子阳的命!

  想到这里,她不由眸中发苦,微微回首,睥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潘龙。

  他恭敬的低头,额前的发丝被微风轻抚。连日的赶路,他面上略显疲惫,可却神采异常。

  好似感应到了她的目光,他猛然抬头,对上了她的视线。双眸微弯,嘴角便勾了笑。

  心中猛的一跳,叶文琪快速的收了视线。抿了唇,她的心中百感万千。

  若是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的心思,那她真的就是个白痴了。

  可是,她倒宁愿做那个白痴。

  “叶家众爱卿平身。”在叶家军听令起身后,梁帝又继续说道,“众将领在外为国争容,实乃梁国之大幸。”

  环视了一周后,梁帝清了清嗓子,“今日,朕设宴宫中,为众将领洗尘!”

  他的声音还未落地,欢呼之声便不绝于耳。

  满意的点了点头,梁帝便转身在大臣们的簇拥下回到了宫内。

  叶文琪疲惫的捏了捏肩膀,和叶家的几位儿媳,一起指挥着接下来的事宜。

  湿润的空气,在她的额前碎发上结了细小的水珠。那珠子反射着暖阳,让她整个人都显得晶莹剔透了起来。

  然而,她完全没有注意到,一道如狼般炙热的目光,一直紧盯着她。也更无法觉察到,危险,正在缓缓的逼近。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葬花令:美人驰疆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