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花令:美人驰疆第31章 贫僧戒染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1章 贫僧戒染

小说:葬花令:美人驰疆 作者:记忆年华 更新时间:2018-07-11 07:03 字数:2176

  叶文瑛在第一次交手的时候,就已经疑惑了。而在刚刚的连续对战中,她心中的疑问,逐渐加大。

  可是她不敢去相信,她怕希望了之后,换来的却是再一次的失望。

  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她与叶文琪的眼眸中都泛了晶莹的泪光,带了哭腔的呼喊,也同时的出了口。

  “五哥!”“五哥!”

  握了嘴,叶文琪不敢相信,她努力的眨着眼睛,想要将那朦胧的虚幻拂去,可那视线却越来越模糊。

  鼻子中带了酸楚,她不敢上前。

  她怕上前后,才发现,那不过是一个虚无的影子。

  叶五郎眸中湿润,低头重重的叹了口气,微弱的声音溢出了口。

  “清鹂,朝阳!”

  他看着朝自己跑来的两个妹妹,抬手接住了她们,抱在了怀中。

  细碎的哭声,久久的回荡在营区的围栏处。这声音,让闻声赶来的几个士兵,都不由抹了泪。

  紫鸢站在潘龙的身后,抓紧了他手臂处的衣料,泪水已经顺着脸颊,流到了她白皙的脖颈处。

  而她眼前的潘龙,除了惊喜,便还是惊喜。

  叶五郎还活着,他高兴。而他最高兴的,还是叶文琪那又哭又笑的开心的样子。

  几个人带了叶五郎去了华太君的营帐中,看着太君一把年纪却还哭成了个泪人。

  “刚刚五哥直奔娘的营帐,可是吓坏了我和八姐。”叶文瑛的眼睑已经有些发肿,她吸着鼻子看着五哥,笑起来却有些像哭。

  勉强的一笑,叶五郎回身便跪了下来。

  华太君不解的向他伸了手,“老五,你这是...”

  “孩儿不孝,未将生死告知母亲,让母亲担忧了!”叶五郎低着头,双手杵在膝盖上,仿佛用了力般,隐隐的颤抖着。

  “哎!”华太君深深的叹了口气,摇了头,“你还活着,就好,就好啊!”

  咬了牙,叶五郎下定了决心一般,抬起了头。可他那蓄了泪,却又决绝的双眸,让华太君看了后心中一颤。

  “孩儿,以后不能侍奉太君左右,望太君原谅!”

  他的手随着他的话抬了起来,在他话音刚刚落下的同时,他也将头顶围着的黑布取了下来。

  “五哥!”叶文琪惊恐的握了嘴,和在场的所有人一样,都不敢相信自己所见。

  叶五郎的头上寸草不生,光滑得犹如天上的圆月。

  而他头顶上那明显的两个香疤,已经清楚的向众人展示了他想要说的话。

  “你?”华太君指着他的手,微微的颤抖,不知还能说些什么。

  叶五郎重重的低下了头,声音中带了悲痛。

  “孩儿助六弟和七弟突出重围后,被羽军冲散、包围。”他心情沉重的回忆着那一天的经过,仿佛每一个字都是一把利刃,狠狠的刻在他的心上。

  当时的叶五郎带领的小分队,寡不敌众,死伤惨重。而他,流血过多,几近昏厥。最后,在迷糊间,他的两个手下将他藏在了树林的一处隐蔽处,然后引着羽军离开了。

  他醒来后,便躺在了向阳寺的禅房中。是翌日后,两位路过的僧侣发现了他,将他救回了山顶。

  得知叶家军惨白,兄弟皆以惨死,父亲更是不敢屈辱撞碑自尽。

  这难以让人接受的噩耗,让本就虚弱的他,再一次的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他已经彻底的沉静了下来。

  厌倦了曾经血染衣衫的自己,他看破红尘,不想再双手沾染鲜血。

  取号戒染,他愿此生,都抄经诵佛。以祭叶家军无数亡灵,以保叶家世代安稳。

  泪痕未干,就被新的泪水划过。

  叶文琪的眸中,不断涌出的泪水,顺着她小巧的下颌滴落,染湿了她胸前的衣襟。

  默默的移到她的身边,潘龙取出了自己的汗巾,带着些许的犹豫递给了她。

  接过他的汗巾,她随意的擦了擦自己的下颌和脸颊后,又递还给了他。

  上前一步,她看着叶五郎的时候,鼻子的酸楚,让她变了声。

  “那五哥你现在...”

  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的握了拳,她期待着他的回答,可却又害怕着他的答案。

  双手撑地,重重的连磕了三个头后,叶五郎泪眼摩挲的看向了华太君。

  “孩儿不孝,以后不能侍奉在娘的左右,望娘能保重身体!”

  说罢,他又重重的磕了一个头后,起了身,双手合十的低了头。

  “贫僧法号戒染,给太君请安。”

  “五哥...”叶文瑛上前一步,拉了叶五郎的手臂,“你回来吧,好不好?”

  抿了唇,叶五郎的眸中蒙了一层水雾,可却依然坚定,“施主,请照顾好太君。”

  松了手,叶文瑛摇了头的后退,转身后扑到了叶文琪的怀中,小声的哭开了。

  “五郎!”叶五娘掀了门帘后便冲进了屋里,她不敢想象自己的夫君竟然还活着。

  她不管不顾的冲了过去,却扑了个空。

  抬眸望着叶五郎,她一脸的不解,“五郎?”

  “施主,贫僧法号戒染。”叶五郎双手合十,朝着叶五娘微微鞠了一躬。

  其他的几位叶家儿媳,诧异的互相对视,大脑中却依然一片茫然。

  “你在说什么啊,五郎?”叶五娘咬了唇,本来兴奋的脸上,染了疑惑。

  “五哥已经出家了。”扶起已经止了声的叶文瑛,叶文琪对着五嫂轻轻的说道。

  “什,什么?”叶五娘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夫君,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最后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幸亏她身后的叶四娘及时接住了她。

  而叶五郎微微迈前一小步的脚,也收了回去。他刚要握拳的手,再一次的合十在了胸前。闭上眼睛,他在心里不停的默念着‘阿弥陀佛’。

  叶五娘被抬回了自己的营帐,叶五郎也随同的去了。

  不知道他和醒了之后的叶五娘说了什么,叶五娘在送他走的时候,一脸的平静。甚至还微笑的看着他,仿若两个人只是相识已久的老友,互道着离别。

  叶五郎是个横冲直撞的人,甚至曾经单枪匹马杀入敌营,生擒羽国驸马。

  叶五娘一直都希望他可以静下心来,可却没想到,真的静下来后,竟是这样的境地。

  翌日的清晨,当叶文琪在叶五娘的营帐中,看到香炉的时候,便不解的问了她。

  而她说:“这样,我便好似离他,近了一些。”

  佛香缭绕中的叶五娘,拿出了一直带在身上的玉佩。

  那是叶五郎的生辰玉,她轻轻的摩挲着他的生辰八字,小声的呢喃。

  “他,终是归于了狻猊。”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葬花令:美人驰疆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