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花令:美人驰疆第29章 可是认输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9章 可是认输

小说:葬花令:美人驰疆 作者:记忆年华 更新时间:2018-07-10 07:03 字数:2094

  清晨的阳光带着细微的湿润,打在了营区的每一顶营帐上。

  叶文琪掀开门帘的时候,入目的便是天空中一道淡淡的彩虹。

  湿气的重量,压弯了她脚边,已经彻底长开了的小草的腰。

  舒爽的伸了伸懒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叶文琪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被彻底的清洗了一遍般,心旷神怡。

  刚刚准备去阅兵,目光却在抬脚的同时,扫到了门口处挂着的一个棉布袋子。

  只是一瞬间,她便想到了这袋子的出处。嘴角微微勾起,取下那布袋。拉开了袋口,入目的便是她已经有了答案的大红樱桃。

  甜甜的笑了一下,她将那布袋放回了屋中。略微整理了下衣襟,再次的出了营帐。

  今日的擂台,因为露水的关系,开局得比较晚。

  可那开场的紧张气氛,却完全不亚于前一日的。

  铜锤狠狠的砸在了擂台的地面上,整个台面都被震得嗡嗡作响。

  昨日那黑魁,不甘心的又来挑战了。

  “昨日那个小娃娃呢,老子要与你再战!”他手扶跨上,声如洪钟,在对面的人群中寻找着那个小小的身影。

  “我来与你再战!”

  凌厉的声音率先传到了他的耳中,缓步走上擂台的叶文琪,一点一点的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哈哈哈哈...”看清她的面容后,那黑魁就大声的笑开了,“手下败将,是嫌输得还不够丢人吗?”

  “确实是,不过...”眼眸一眯,叶文琪嘴角挂了一抹轻松的笑意,“那丢人的人,不会是我!”

  狠狠的嗤笑了一声,黑魁不屑的歪了头,抬起手抓了抓脖子,不屑的说道,“大话谁都会说!”

  “我也不太喜欢说大话!”叶文琪一脸的认真。而那嘴边一直未散去的笑容,也让她看起来更加的自信。

  双手在眼前,缓缓的拔出长剑。潇洒的将剑鞘准确的丢向身后,叶排风能接住的范围内。

  她侧过身子,举起长剑,指尖在剑身上轻轻的滑过。她凌厉的目光,已经稳稳的锁定了前方的黑魁。

  而那黑魁十分轻蔑的拎起了铜锤,觉得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

  可叶文琪冲过来的时候,他还是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她那速度,比昨日要快上许多,力道也更加的狠戾。

  躲闪间,他又到了昨日的劣势中。

  “果然突袭是你们叶家的劣根性!”铜锤再一次的落了空后,黑魁咬牙切齿的说道。

  话语间,叶文琪又是一剑,正中了他的右肩处。

  淡淡的一笑,她毫不介意,“只要可以退敌,三十六计,我也可以耍出七十二项。”

  她的话语,让一旁密切关注着她的潘龙,带了欣慰的笑容。而她面上的自信满满,也让他的目光再也无法移开。

  轻盈的转身,她回身的同时,也送出了长剑。那剑尖直指黑魁的咽喉处,令他刚刚举起的铜锤,高高的停在了他的头顶,动弹不得。

  挑眉一笑,叶文琪淡淡的看着他,声音中竟不带喘息,“可是认输?”

  咬紧了牙关,黑魁深深的呼吸,目光中满是不甘。可他狠狠的转头,眉头拧成了麻花后,却也轻轻的认了输,“技不如人,愿赌服输!”

  收回长剑,在胸前一抱拳,叶文琪敬佩的开了口,“承让了!”

  那黑魁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后,便握紧了铜锤下了台。

  萧祐坐在暗处,左手的拇指轻轻的摩挲着食指的玉戒。他的目光中带了探究的,盯着叶文琪的每一招每一试。

  不同于叶文瑛的稳定,这个人,她的潜力,让他难以琢磨。

  而叶文瑛,想到了她,他竟意外的分了神。

  昨夜,他在林边的山脚下见到了她。他问她比试得如何,她还是没有告诉他实话。

  微微一笑,他没有表现出疑惑。

  两军的比试,是不允许外人入内的。

  而他,一个在五台山向阳寺上香的‘香客’,怎么可能打听得到那里的情况。

  拿出腰间的玉箫,他为她吹了一曲他最喜欢的曲子,庆祝她的胜利。

  而她百灵一般的雀跃,坐在了他身旁的大石头上,静静的听着。

  她脸上难得的沉静,竟让他有些舍不得完结那首曲子。一曲接着一曲,直到她打了哈欠与他道别。

  他握着玉箫,在原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一直她到消失不见。

  他沉迷于她的无忧,向往于她的无虑。他知道,他再怎么靠近,那也都是她的。

  可他就是忍不住想要接近她,仿佛那样就可以弥补自己曾经失去的遗憾。

  “祐儿,可是想到了什么?”一道凌厉而沉稳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微微抬眸,他看向了身旁的人,嘴角勾了浅浅的笑。

  出声的人,身着金色与黑色规则相间的衣衫。乌发整齐的盘于脑后,艳红色的玛瑙镶在金色的额饰中,垂于眉心处。

  她一手托着茶杯,另一首捏着杯盖的钮,轻轻的刮着茶杯口。

  一阵清香入口后,她的嘴角微微勾起,带动了眼角处细微的鱼尾纹。

  可这丝毫不影响她丹凤眼中,那道凌厉的目光。

  此时,她正盯着台上的人看着,可却好像可以清楚的洞悉四周的一切。

  “回母后,孩儿只是在思考她的招式!”萧祐恭敬的低头,看似母子之间的对话,却好似君主与臣子一般。

  “招式有什么可看的!”金太后将茶杯重重的置在了身旁的桌子上,声音中带了责备,“看她们的应变,才能看出她们的思维,才能了解她们的处事方式!”

  金太后只是轻轻的睥了一眼身边的小儿子,便又看向了台上。

  萧祐的眸光略微的暗淡后,低头恭敬的回了话,“母后教训的是,孩儿明白了。”

  轻轻的点头,金太后不再言语。而后,整个小营帐也彻底的寂静了下来。

  天气闷热,可萧祐身边立着的萧衣却觉得周围异常的寒凉。

  心疼的看了一眼主子,他不禁心中感叹。

  主子还小的时候,他便跟随在身侧。本以为向他这样的出身,才会在那样的年纪,没日没夜的习武。

  可没想到主子皇子的身份,竟背负了比他还要沉重的包袱。

  默默的低下了头,他的目光坚定。

  他能做的,就是哪怕搭上性命,也要帮主子完成大业。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葬花令:美人驰疆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