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花令:美人驰疆第27章 同我回去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7章 同我回去

小说:葬花令:美人驰疆 作者:记忆年华 更新时间:2018-07-09 07:03 字数:2054

  傍晚的树林中,有些闷热。那偶尔玩耍般,淘气的掠过林间的微风,根本带不走丝毫的热气。

  可此时的一块空地上,却扬起了漫天的灰土,那灰土中还夹杂着些许还没有被泥土吸收的粉白花瓣。

  潘龙背靠在树干上,忍受着呛人的灰尘,看着眼前已经一个多时辰没有停歇的叶文琪,眉心紧皱。

  他,已经饥肠辘辘了,更别说一直舞着剑她了。

  而最让他无奈的是,她哪里里是在舞剑,根本毫无章法,完全就是在发泄。

  “回去吧!”终于忍不住的再一次朝她大喊,可换来的却依旧是那剑在空中狠狠划过的声音。

  他不能在任着她如此的虐待自己了。

  咬了牙,他冲了过去,可却又迅速的退后了一步。

  看着挥剑就刺了过来的叶文琪,他彻底的动了怒,“你非要如此吗?”

  叶文琪看着他,却又好像谁也没看。她眉心紧锁,再一次的举了剑,就刺了过去。

  潘龙被迫拔出长剑,砍开了她刺过来的剑。

  两个人就这样,在一片的灰土中,交战了起来。

  然而,令潘龙完全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会被她逼成了平手。

  果然,不带感情的叶文琪,剑术确实精湛了不少。可惜,她太容易被心魔所控,容易迷了方向。

  思绪间堪堪躲过她的剑后,一个回身,他就抬手砍到了她的手上。

  本就练了许久的叶文琪,又从中午开始就滴水未进,已经到了极限。被他这样一砍,手中的剑,就随着手臂挥出的速度,飞了出去。

  那剑狠狠的插在了不远处的土地中,而她,也被潘龙从身后紧紧的钳住了。

  潘龙的剑,立在了她的剑旁。而他的人,抓了她的双手腕,向前一用力,就将她的双臂交叠于她的胸前,将她死死的抱在了怀中。

  “你放开我!”叶文琪的语气依然很是凌厉,可她的声音却已经有些气若游丝了。

  “跟我回去吃饭!”同样没有吃饭的潘龙,因为没有浪费多少力气,很轻松的就压制住了她的反抗。

  “你个混蛋,再不放开我,信不信我砍了你的手!”

  叶文琪本就因为今日的屈辱而一腔怒火,再加上自己与他现在的这个姿势,让她猛地想起了之前,他扶着紫鸢的画面,更是妒火如火山般的喷发而出了。

  可潘龙哪里知道她的心思,他以为,她只是因为输了早间的比武而自责,无法面对。

  “谁还没有输过,只输了一次,你就要自暴自弃了吗?想要累死自己还是饿死自己?”他的声音中竟带了她从未听过的怒意。

  心中微微一颤,叶文琪咬了唇,再一次的挣扎无果后,她也大吼了出来。

  “谁说我要放弃,我来日定要报今日之仇,一雪前耻!”

  “那你就跟我回去好好吃饭,歇息!”

  “你松开!”叶文琪看着远处的剑,在月色的轻抚下,竟在地上留下了两道长长的阴影。

  那两条挨得紧凑的影子,竟让她莫名奇妙的红了脸。

  可潘龙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却是彻底的无语了。

  他以为,她还是想要去拿剑继续没命的练习,那怎么能行?

  虽然心有不舍,可他还是缓缓的加重了手臂上的力道,将她更紧密的拥在了怀中。

  而感觉到与他更加毫无缝隙的贴近的同时,叶文琪的头顶也彻底的冒了烟。

  “我说松开,你听见没有!”她简直就是大吼出来的。

  忍着耳边震耳的声音,感受着还在微微颤动的耳膜,潘龙没有松开手,却也再也没有回她的话。

  他算是知道了,和叶文琪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他刚刚苦口婆心的劝了她半天,可是人家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是他刚刚只是上前了一步,她就好像条件反射一般的直接举了剑就刺了过来。

  对于叶文琪,他是彻底的明白了。

  以后能动手,他绝对不废话!

  喊了半响,又挣扎了半天,身后的人不但没有回应,还纹丝未动,叶文琪也是彻底的没了力气。

  大口的喘气的同时,她无可奈何的将自己的重量放在了身后潘龙的身上。

  她,实在是撑不起来了。

  而潘龙在感觉到怀中的人,刚刚还挣扎着拉开两个人的距离,现在却贴向自己的时候,心中猛的一震。

  干咽了下口水,他竟不自觉的紧了手臂。

  本就已经够紧的怀抱,让疲惫不堪,全身已经开始酸疼的叶文琪,吃了疼。

  “你想勒死我吗?”叶文琪咬了牙,好像是用了最后一丝的力气,才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

  心中一紧,潘龙后知后觉的松了力气,可却一时间的恍惚,竟忘了松开手臂。

  刚刚扬起的沙土已经完全的沉寂,寂静的树林深处,一块小小的空地上。

  在点点繁星的映衬下,两个人犹如恋人一般的,仿佛赏着天上的月色。

  也不知是这夜色衬了他们,还是他们衬了这夜色。四周的光芒,平静而和谐,浪漫而旖旎。

  潘龙一时痴了,而叶文琪却一时的羞了,竟然就这样任着他抱着,直到一声声悦耳的箫声传进了耳中。

  叶文琪竟好像瞬间恢复了力气一般,一把拉开了潘龙的手臂后,快速的前进了几步,扶在了眼前的树上。

  她大口的喘着气,不敢回身,怕她脸上明显的红晕被他看了去。

  而潘龙也侧过了身子,抬拳嘘咳了一下,尴尬的四处扫着目光。

  “这大半夜的,谁会来这里吹笛子啊?”他好笑的打着哈哈,耸着肩的挠了挠头。

  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叶文琪看向了潘龙,狠狠的刮了他一下,“那是箫!”

  “哦!”潘龙又挠了挠耳朵,咬了牙的笑着。

  “回去吧。”他舔了舔唇,走到了两把剑的旁边。微微用力的拔出了剑,握在一个手中后,走向了叶文琪。

  接过自己的剑,放回剑鞘中后,叶文琪直起了身子。扫了一眼潘龙后,便勉强的迈开了步子。

  可她还没走几步,就脚腕一软的跌了下去。而紧随其后的潘龙,自然是出手迅速的接住了她。

  他扶着她,小心翼翼的绕到了她的身前,微微俯身,蹲了下来。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葬花令:美人驰疆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