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花令:美人驰疆第25章 到底是谁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5章 到底是谁

小说:葬花令:美人驰疆 作者:记忆年华 更新时间:2018-07-08 07:03 字数:2086

  明亮的夜色下,一男,一女,一兽,竟就这样静静的站了些许的时光。

  可这时光,对萧祐来说,确实难得的惬意。

  回过身,他朝闪电一摆手,闪电便回身离开了。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勾了唇,他朝叶文瑛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带着她去了河边漫步。

  “原来你说的就是这个啊!”叶文瑛开怀的笑着,完全没注意脚下,刚刚被闪电袭击时,她踩坏的哨子。

  微风仿佛吹起了河里的水一般,带了丝丝的凉意,清爽而又舒心。

  叶文瑛望着河水的尽头,随手捋了捋被风吹碎的细发。而她一直都没有消散的笑容,也让萧祐心旷神怡。

  “你怎么在这里?”叶文瑛回头的时候,竟与萧祐同时的问出了口。

  相视一笑后,萧祐先做出了回答。

  “陪家人去向阳寺走走。”他随意的回答着,可他脸上的笑容,却在看见她膝边衣角处的那一个‘叶’字后,逐渐消失。

  萧祐的心中一紧,左手的拇指轻轻的摩挲着食指的玉戒,看着叶文瑛的目光也带了些许的探究。

  “你呢?”在叶文瑛回眸的时候,他又勾起了笑容,试探着她。

  “我...”叶文瑛有些为难的看着他,最后叹了一口气,“说了之后,你便不会愿意与我交友了。”

  “怎么会?难道你来此地的用意,还能影响你我之间的朋友情谊?”萧祐双手背在腰后,紧紧的握成了拳。

  挠了挠眉角,叶文瑛尴尬的笑了,“我是随军来参加大比武的。”

  果然,萧祐心中肯定,可面上却仍是一抹笑意。他正想着怎么问出她是什么官职,就听到她又开了口。

  “你上次说,你也痛恨征战,我...”叶文瑛看着他,笑得有些落寂,“可我还是参了军。”

  心中一滞,他没想到她竟记得自己上次说的话。

  痛恨征战吗?小的时候确实痛恨过。父亲死后,母亲执政,便想要扩大疆土。

  他见母亲的时间不但越来越少,还要在小小的年纪,学习着母亲交代的一切。

  他,恨死了战争,恨死了争夺。

  可是,时日一长,他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慢慢的,他也不甘于只是个俯首,他不甘心在他大哥身边称臣。

  既然,他也同窗苦学;既然,他也上阵杀敌。那么为什么,那个皇位,不是他来坐!

  看着许久没有回应的萧祐,叶文瑛的心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

  他,果然不能接受一个参了军朋友。

  双手在胸前抱了拳,叶文瑛露出了朝阳一般的笑容。

  “抱歉没有早些知会你。虽然只做了几日的朋友,但是,朝阳还是很高兴能与公子相遇。”

  “告辞了!”耸了肩的轻呼了一口气,她转身想要离开的动作,却被他突然的拉住了。

  “你误会了!”萧祐急忙的解释道,“我只是诧异,怎么梁国还会有女将上阵。”

  眉毛一挑,叶文瑛好笑的说道,“为什么不能有女将呢?”

  “这打仗都是男人的事情,女子...”萧祐有些为难的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了。

  鼓了脸,叶文瑛有些不高兴的嘟了嘴,“女子怎么了,女子照样可以冲锋陷阵,上阵杀敌!”

  看着她俏皮的样子,萧祐笑得叹了口气,“好,我说错了,抱歉。”

  瞬间就恢复了笑容的叶文瑛,调皮的一歪头,笑眯了眼。

  可没一会儿,她又小脸涨得通红。

  抿了唇,她快速的眨着眼睛,有些尴尬的说道,“呃,我不走了...你...”

  萧祐顺着她的手指的方向看去后,快速的松了手,抬拳在口边虚咳了两下后,他岔开了话题。

  “那你是什么官职,将军吗?”

  “哪能啊。”叶文瑛哈哈的笑着,却并没有说出自己真实的身份。

  就算他是再亲密的朋友,也不能将军中的事情泄露出去。

  可她目光游离的样子,萧祐看在眼中,却记在了心中。

  她,说了谎。

  那么,她的官职便是不能轻易向外人表露的。

  将军吗?可能更高。看她的衣料,以梁国的品阶,或许还是个上将军!

  听闻这次梁国派来了叶家的遗孀,她,是叶家的人!

  可当确定了她的身份后,想到她可能是叶家哪位的妻子,他竟心中泛了酸楚。

  手紧紧的握成了拳,他告诫自己,不能被儿女情长所束缚。

  他要的,是这天下!

  紧握的拳在身侧缓缓的松开,萧祐面带了笑意。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有了她这个‘朋友’,他以后想要打听叶家的消息,可就轻松多了。

  可当三日后,他再一次的见到她后。她自信满满的目光和她那飒爽的英姿,让他竟有那么一段时间的失魂。

  “哈哈哈哈,梁国是没人了吗?竟派了女子来和老子打!”

  擂台上的男人身材高大,魁梧健壮。一身黝黑的皮肤,显得整个人如那山林中的野人一般,让人看了便不由打颤。

  叶文琪抽出长剑,伴着对方台下的哄笑声,一个跟头便翻上了擂台。

  “女子怎样?女子照样能将你打得屁滚尿流!”她抬剑直指那黑魁,目光凌厉而不屑。

  “哈哈哈哈...”

  可她的话,仿佛是调料一般,竟加重了他们的笑声。

  “小娘子,不要说什么大话,想笑掉老子的大牙吗?”黑魁将铜锤杵到了地上,歪着头,看着眼前纤弱的身影,摇了摇头,“你这小身板,给我塞牙缝都不够!”

  叶文琪眼睑微垂,眯起了眼眸后,铿锵有力的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

  “我看你一会儿,连牙缝都没有了!”话音还没有落地,她便举了剑的猛刺过去。

  黑魁笨拙的躲闪,却还是很被她在胳膊上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瞬间就冒了出来。

  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黑魁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拎起了铜锤便捶了过去。

  叶文琪快速的躲过了他砸过来的铜锤,而那铜锤落地后,这结实的擂台上,竟被砸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坑。

  看着有些重量的铜锤,叶文琪越发的谨慎了起来。

  本来,叶文琪身手灵活,对于魁梧却动作缓慢黑魁来说,有着绝对的优势。

  可她在几次的得胜后,却被那黑魁的话,彻底的激怒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葬花令:美人驰疆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