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花令:美人驰疆第22章 输了什么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2章 输了什么

小说:葬花令:美人驰疆 作者:记忆年华 更新时间:2018-07-07 07:03 字数:2083

  月色在叶文琪和潘龙两个人身上镀了一层薄薄的银光,时间就好像定格在此刻一般。

  潘龙在替她吹开眼睛中迷的灰沙后,并没有离开,而是静静的看着她不停的眨眼睛。

  最后,叶文琪眼中的灰沙随着她涌出的泪珠,划过她的脸颊,落到了他的手上。

  叶文琪睁开眼眸后,发现可以看清了。可还没来得及高兴,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潘龙。而他的手,更是一直捧着自己的脸,没有离开过。

  心中猛的一跳,红晕开始在她的脸颊上蔓延。烦躁的拉下他的手,她越过他走到了黑木箱的旁边,随意的开了口,想来掩饰自己心中的不自然。

  “这里面是什么?”

  感觉到她的疏离,潘龙心中叹了气,“是对你有用的东西。”

  微微皱眉,她疑惑的扫了他一眼,便弯腰打开了黑木箱。

  入目的是一对很是破旧,明显年代久远的木桶。而除此之外,便再无其他。

  叶文琪不解看向了潘龙,而潘龙只是笑着拿起了两个木桶,就向小庙不远处的小溪走去。

  再回来时,他已经提了满满两木桶的水了。

  看了一眼他递过来的木桶,叶文琪不解的接了过来。可那木桶猛地落了地同时,她也被带得差点闪了腰。

  她竟然,提不动?

  看着潘龙得意的笑容,她十分的不解。再怎么,也不至于这么重吧。

  “桶底和桶壁都加了锡块儿。何时,你能双臂平展的提起。何时,你便彻底的合格了。”

  皱紧了眉心,叶文琪有些不敢相信。现在看来,这两个桶,她连双手提起其中一个都是勉强。

  还要双臂平展的提起?

  面对她的置疑,潘龙俯身拍开了她的小手。一个起身,就轻松的将两个水桶平行的拎在了身体两侧。

  叶文琪看着他如一条横线般笔直的手臂,竟连微微的抖动都没有,心中不由暗生佩服。

  放下水桶,潘龙挑了眉,“怎么样?”

  咬了唇,叶文琪的目光中燃满了斗志,“好!”

  她弯腰吃力的拎起水桶,两个手臂感觉都要断裂了一般,却仍然不肯松手。

  而那水桶,却只是堪堪离地而已。

  潘龙看着她吃力的样子,心疼不已。却紧要了牙关,不肯减轻难度。

  她的手腕,缺乏刚力。

  若是软鞭,手腕借了手臂的力量用个巧劲儿便可。

  而长枪,虽说用的是刚力,却是双手舞枪。两手的力道,自然比单手的大。

  可剑,却是刚力及单手发力。

  而这一点,她还是太欠缺了。

  空中的玄月,已经从夜色的一端,游到了另一端。

  叶文琪整整一个时辰,都不肯停歇。而她最终的成果,是将两个水桶提到了小腿一半的位置后,就提不动的松了手。

  清水洒在了她的脚旁,混着她脚下的尘土,朝着地势更低的地方流去。

  此时的叶文琪,正坐在黑木箱上。咬着牙,任着潘龙为她捏着手臂。

  “你能不能,啊,清点。”本就酸楚的手臂,被他用力的按捏,叶文琪有些吃不住了。

  “不能轻!”潘龙头都没抬的继续着动作,好像还加重了力道,“不把你的筋骨揉开,等明日你就知道难受了。”

  他放下她的右手,绕到了她的另一边,抓起了她的左手,又开始新一轮的工作。

  “到时候,怕是你连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撅了嘴,叶文琪不再吱声。她看着他低头认真的表情,心中感动。

  她输了,他本可让她不要再找他麻烦。可他非但没有,还帮她习武,教她练剑。

  看着他冒了细汗的额头,她抿了唇,微弱的声音,缓缓的冒了出来。

  “谢谢!”

  潘龙手中的动作一顿,错愕的抬了头。眨了眼睛,他不可思议的看向她。

  “你刚刚说,什么?”

  咬了唇,叶文琪别扭的转了头,“你听到了!”

  “没有,我什么都没听到。”潘龙笑着,手中的动作也继续了开来。

  羞怒的咬了牙,叶文琪猛的转头,朝着他的耳朵大喊,“谢谢!”

  潘龙抬手掏了掏耳朵,看着明明说着感谢,却一副要找你打架的叶文琪,不由宠溺的笑了。

  叶文琪看着他的笑,竟一瞬间晃了神。她低下头,不再言语。

  而在他为她按捏好之后,她更是迅速的逃离了他的四周,直接回了忠义府。

  想着他的笑容,叶文琪竟出了神。

  甚至在经过叶文瑛的小院时,竟然都没有发现披着外衫,站在院中望着明月的叶文瑛。

  “什么人?”叶文瑛感觉到墙头人影闪过,便拎了树上挂的软鞭追了出去。

  叶文琪直到那软鞭甩了过来,击中了她的手臂,才惊觉身边有人袭来。

  黑色的软鞭甩出去的同时,天空中的月亮,也被一朵淘气的云朵遮挡。

  ‘啪啪’的两声,一黑一青的两条软鞭,在空中交汇,响起清脆的碰撞声。

  叶文瑛青色的软鞭,在环住叶文琪手臂的同时,她握着软鞭的手,也被叶文琪黑色的软鞭狠狠的抽了一下。

  而叶文琪挥向叶文瑛脖颈的软鞭,也在空中被她的一道青色的光影截住。

  两人难分上下的过了数招后,那朵调皮的乌云才被缓缓的吹走,而刚刚想要继续的两位女子也同时的愣住了。

  “九妹?”“八姐?”

  “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你半夜去了哪里?”

  听着同时而出的问话,叶文琪和叶文瑛也都同时的笑弯了腰。

  简单的闲聊了几句之后,她们都各自的回了屋。然后也都凑巧的躺下后,难以入眠。

  叶文琪想着今天的剑法,还有那套练习臂力和手腕力量的方法。

  而她想的更多的,却是潘龙的那最后的一抹笑容。

  红了脸,她烦躁的翻了身。

  而同样翻过身来的,还有离她这里有些距离的叶文瑛。

  那伞下笑容,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而他笑弯了的眼眸,就好像刚刚天上的玄月,让人没有办法不去在意。

  到底是什么呢?她输了赌约后,他要带她去的那个地方,倒是有什么呢?

  姐妹两个人,仿佛望着彼此一般,侧卧着烦恼着。

  同时输了赌约的两个人,都想着那个赢了她们的人。

  而她们输的,却好像,已经不仅仅是一个赌约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葬花令:美人驰疆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