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女第19章 他发过誓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9章 他发过誓

小说:将门女 作者:记忆年华 更新时间:2018-07-05 09:03 字数:2058

  那女孩儿靠墙而立,嘟着嘴、鼓了脸的可爱表情,在水蓝色衣衫的映衬下,宛若一个天空中的精灵。

  眼睑微垂,望着潘龙的眸中,闪过一抹忧伤。收回手臂,紫鸢转身将那白玉茶碗放回了圆桌上。

  轻抚起衣摆,她在屏风处坐了下来。

  抬起玉指,轻轻的波动,空谷幽兰的声音如泉水般涌出。

  抬眸,看向了依然不为所动的潘龙,她的嘴角苦了笑。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婉转悠扬,如水般清澈的歌声,随着微风钻出了窗间的隙缝,闯到了喧闹的大街上。

  如梦般甜蜜,如酒般醉人。让路过的人,不由的驻了足。

  可她那声音中缠着一缕淡淡的忧伤,却让叶文琪直了身子。

  她看向了那歌声传来的地方,心中竟随着歌声中的情绪起伏。

  曲中之人,不知道爱人身在何方。而屋中之人,爱的人就在身边,却只能默默的守护。

  然而,听了一会儿后,叶文琪又笑了。

  可那笑,在叶排风看来,让人心疼。

  父兄们的尸首,都难以找回。可娘和各位嫂嫂们,都在默默的守护着叶家。

  爱的人,不在身边。可却其实,就在身边。

  在那心的最深处!

  再一次的睥了一眼溢出那悲伤的窗口,她突然转身离开。

  潘龙望着越来越远的水蓝色,紧握在窗框上的手背,泛起了青筋。

  皱了眉,他以为,她会等到他现身为止。可却没想到,她竟直接走了。

  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吗?

  他刚刚进入清香阁后,听见了身后她的声音,在转角处停了下来。知道她是追他而来的时候,他心中雀跃。而当他看见她站在墙边等待的时候,他的脑中便什么都想不到了。

  若不是需要听紫鸢的汇报,他真想就那么从窗户飞出,落在她的面前。

  在她已经消失不见的方向,又遥望了许久后,潘龙离开窗边,坐在了圆桌旁。

  紫鸢依旧在吟唱,可她的视线却从未离开过他。

  看着他重新给自己倒了一碗茶,她望了一眼离他手边不远处,自己为他倒的那碗茶。

  嘴角勾了淡淡的笑,终是,低下了头。

  一曲终,她起身坐到了他的身旁。

  潘龙抬眼看着她,微微的点了头。

  认真的颔首,紫鸢开了口,“羽国那边来报,萧太后的小儿子,已经出游多时,有可能来了大梁。”

  皱了眉,潘龙的耳朵微微的动了一下,突然抬手,止住了她想要继续的声音。

  抿了唇,紫鸢往他的身边近了近,娇媚的声音脱口而出。

  “爷,刚刚紫鸢那一曲可还满意?”

  “不错,只不过...”潘龙虚勾了一下她的下颚,调笑着说道,“紫鸢也是有了心上人,想要去找寻了吗?”

  “讨厌!”紫鸢掩唇而笑,可低垂的眼睑,却遮挡住了眸中的落寂,“爷才是有了心上人吧,紫鸢唱的时候,爷可是一直都看着窗外呢!”

  听了他的话,潘龙竟有些微微的愣神。叶文琪的身影,就那么毫不意外的闯进了他的脑海。

  她燃了火恼怒的样子,她受了伤倔强的样子,她扑了空委屈的样子。

  清晰而朦胧,似现实却又似梦境。

  “爷?”紫鸢推了推他的手臂,心中酸楚。

  她不过提了一嘴窗外的那个女孩儿,他竟想愣了神。

  认识他这么久,可是从未见过他如此的失态。

  “嗯?”潘龙眨了眼睛,回了神,眼眸中有些尴尬。抬拳到嘴边,轻轻的干咳了一声,听了听四周的声音后,他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羽国二皇子手握重兵,不满太后立大皇子为储君,叫嚣以武为胜。说是要...”紫鸢抬眼看了一眼紧锁眉心的潘龙,低头怯怯的说道,“说是要踏平大梁,以展他壮志雄心!”

  潘龙手中的白玉茶碗,啪的一声,随着他的力道,碎成了两半。

  而他掌心划出的鲜血,顺着手腕,流到了他月白的袖口上。

  “公子?”紫鸢拉过他的手,紧张的拿出了绣帕,按在了他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处。

  她简单的为他包扎了一下,便迅速的起身翻出药箱,开始为他处理伤口。

  而潘龙仿佛没有知觉一般的,任着她因为心疼而紧张颤抖的双手,将伤药大面积的撒到了他的割伤处。

  踏平大梁?好大的口气!

  可是,如果他的父亲当初没有...

  高将军随着叶家军去了,而司徒赞也重伤留了隐患,大梁无人可用,已经岌岌可危了。

  另一只手握了拳,他懊恼的低了头。

  紫鸢为他认真的包扎好后,看着他的样子,心疼不已。

  “公子,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了。”她抚上他的肩头,却感觉到他的身子在微微的颤抖。咬了牙,她从他的身后环住了他。

  可潘龙去却一把就拉开了她,起了身。

  “你休息吧,我会和他们说,今晚不让你唱了。”

  “公子...”紫鸢看着一刻也不多停留的潘龙,眸中湿润。

  为什么?

  她已经舍你而去,你可以让另一个人走近你,可却那个人,为何不能是我?

  潘龙走在街上,有些迷茫,他浑浑噩噩的走着,却不知竟走到了潘府。

  抬头望去,这个府邸,他已经许久未来了。

  自从娘去世后,这里,便不是他的家。

  娘的丧期刚过,爹就迫不及待的填了房。那女人生了两个儿子,本就备受宠爱的她,在府中的地位更是水涨船高。

  他本就不受爹的疼爱,在两个弟弟出生后,地位更是一落千丈。

  甚至于,府中的下人们,都会看人下菜碟,趋炎附势。

  从未吃饱过的他,昏倒在了路边。幸得师父相救,不然,怕是早已去见了娘。

  长大后,他才明白。爹当年娶的,不过是外公家的势力。

  所以,在娘亲染病之后,他不闻不问。而在外公家的势力逐渐削弱的时候,他更是没有伸出援手。

  他恨他,可他在娘的病榻前,握着娘的手发过誓。

  绝不与父亲,相对而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将门女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