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花令:美人驰疆第16章 任你瞄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6章 任你瞄准

小说:葬花令:美人驰疆 作者:记忆年华 更新时间:2018-07-04 07:03 字数:2191

  听了叶文琪的话,潘龙苦苦的一笑。

  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她恨他的父亲,恨他们潘家。也,恨他。

  她从一开始就想杀他,不然,他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机会,与她相遇。

  可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相处,除了第一次她痛下杀手。之后,她都没有真正的再伤过他。

  他以为,她就算不当他是朋友,至少也不会那么恨他。

  可原来,一切都是他臆想出来的。他终究是要搭上他的命来赎罪吗?

  抬起头后,无边的惆怅消失不见。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浮现在他的脸上。

  “若是你杀了我,能减少你的一分痛苦,那你就来吧。”

  闭上了眼睛,他微微张开双臂。一副任她宰割的摸样,却看起来好似如释重负。

  可他的话和他毫无反抗的作为,却像一根银针一般,刺进了她的心房。

  叶文琪看着他,有些迷茫。她的心,也乱了起来。

  左右摇摆间,她皱了眉。而她的呼吸,也越发的沉重起来。她的脑海中更是犹如两个小人在打架一般,烦得她头痛欲裂。

  杀了他,至少报了一个仇。武功最高的他都死了,再去端了潘家,便轻松了。

  不能杀他,他多次帮你。杀了他,你会愧疚一辈子。

  他的父亲,因为一自私欲,害得七哥惨死。更是有兵不援,害得叶家血染金沙滩。

  可那是他的父亲,与他又有什么关系。杀了他,父兄哥们就能活过来了吗,并不会。

  烦躁的摇了摇头,叶文琪觉得有些头晕。拿起身旁的匕首,她看着潘龙的眸中有些疯狂。

  这是绝好的机会,只此这一次。

  她眼中不知何时噙的泪水,竟划过了脸颊,落在了手中的匕首上。脚尖点地,她一跃而起,刺向他的同时,也闭紧了双眸。

  潘龙感受到她的动作后,心便凉了下来。他竟突然心生不甘,觉得还有些事情没有做完。

  睁开眼睛,他看着她闭目而来。犹如九天之上的仙女,下凡在他的眼前。

  他抬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借着她冲过来的力道,将她揽在了怀中。

  叶文琪被她抓了手腕时便皱了眉,而被他揽在怀中后,她睁开眼眸,竟对上了他专注的目光。

  他目光中带着那疑似深情的波动,让她微微的晃神。

  “你舍不得杀我?”好像是问句,又好像是自言自语。他抬手抚上她有些发白的脸颊,骨节分明的拇指轻轻抹去她还未蒸干的泪痕。

  叶文琪缓过神来,怒目而视,“你做梦,我是在想念我的父兄!”

  “是吗?”潘龙落寂的一笑,“那我死了,你会想念吗?”

  “想你怎么死的这么晚!”叶文琪奋力的想要推开他,却被他更加用力的钳在了怀中。他竟大胆的抵上了她的额头,嗅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他嘴角勾了邪魅的笑,“那可不可以在临死前满足我一个遗愿?”

  叶文琪扭动着身体,挣扎着想要躲避他的目光。

  “什么遗愿?”要死了还这么多废话,她不耐烦的开了口。

  “让我,吻一下!”

  叶文琪在听到他的话后,停止了动作,脑袋更是嗡的一下就炸开了。

  羞恼的抬头,她简直咬牙切齿,“你想得美!”

  俏皮的挑了挑眉,潘龙抿了嘴,“嗯,确实,很美!”

  对上他凝视着自己的目光,叶文琪红了脸的转了头。抿了唇,她斜睨着他,“就知道,你又使诈!”

  “这怎么能算是使诈?我尚未娶妻,并未碰过女子,就这么死了,未免也太冤了吧?”

  “你!”叶文琪转头,诧异的看着他,几乎是喊了出来,“那你现在干什么呢?”

  “呃...”潘龙张了张嘴,最后鼓了脸,笑容中有些尴尬。不过他很快就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能算女子吗?”

  叶文琪觉得自己一定是要七窍生烟了,她的声音简直犹如那三伏天的烈火,可以烫穿他的耳膜。

  “松手!”

  她大喊的声音,让潘龙一惊,瞬间松了手臂。

  得了自由的叶文琪,抬手就向他的心窝处狠狠的拍了下去。

  可潘龙只是一惊,并没有惊呆。他轻松的后退,躲开了她的掌力。

  “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他拍着自己的胸口处,心有余悸的说道。

  “混蛋,你给我过来!”叶文琪的眼中已经乱得看不出任何情绪。只见,她咬牙切齿,满脸的表情都是:你过来,我保证打死你!

  “太听夫人的话,是没有前途的!”潘龙看着她的样子,非但没有向前,还耸了肩的退后了一步。

  叶文琪脚腕一勾,身边的木凳就飞了起来,直奔潘龙而去。

  而潘龙轻松的躲过后却皱了眉,看着她继续的动作,他连忙喊了停。

  “你的脚不想要了吗?”

  “要你管...啊!”叶文琪转头的瞬间,却分了神。脚腕一下卡在了木凳中,顷刻间就疼得她冒了汗。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潘龙一跃而起,立到了她的身旁。

  “别动了。”他像哄小孩儿一般,安抚着她不要乱动。然后俯身小心翼翼的帮她把脚从凳子中拿了出来。

  咬了唇,叶文琪很是泄气。这人情债,还能还完了不。

  而她还没想完呢,就觉得身子一轻,被他再一次的抱了起来。

  坐在床榻上后,她没有再挣扎。只是任着他再一次的挽起她脚腕处的裤脚,检查着她的患处。

  她不自然的看着自己水绿色的被面,心中的谢谢,却说不出口。

  “好了,没有严重。”潘龙起了身,没好气的看着她,“下回小心点,别再这么粗鲁了。”

  “粗鲁?”叶文琪瞪圆了眼睛,很是生气,“还不是你不好好站着!”

  潘龙眨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我还得让你瞄准是吗?”

  鼓了脸,叶文琪低了头,一副被耍了的委屈,“你自己说的,让我杀你!”

  看着她一副受了伤的小模样,潘龙心中一滞,竟真觉得自己好像应该站好不动。

  “下回,我站着不动,让娘子随便打可好。”

  “嗯...嗯?”叶文琪猛然抬头,对上他戏谑的笑容。她咬了牙,手臂伸向了身后,想要丢他方枕,却发现那方枕刚刚已经被她丢到了地上。

  潘龙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嘴角一勾,便走了过去。捡起了放枕,放到了她的身后。俯身的同时,也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待以后,多了我的方枕,娘子便可多丢一次了。”

  “你!”叶文琪看着简直就是瞬移走了潘龙,举起的方枕又放了下来。

  不要脸!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葬花令:美人驰疆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