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女第15章 细心涂药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5章 细心涂药

小说:将门女 作者:记忆年华 更新时间:2018-07-03 07:03 字数:2060

  雨后的微风俏皮的穿过窗户,跑向了叶文琪,吹起了她水蓝色的对襟长衫。

  乌木般的秀发,随风而起,轻轻的掠过她的肩头。

  白皙的脸颊,粉嫩的薄唇,在水蓝色长衫的映衬下,竟显得有些恬静。

  此时的叶文琪,坐在窗边,莫名的生着气。

  这个该死的潘龙,说一刻钟,结果都一炷香的时间了,还不回来。

  猛然的起身,叶文琪眨了眼睛,诧异的小声自言自语。

  “我还期待他回来不成?”她将额前的碎发,捋到脑后,咬了唇,“是他说了一刻钟,结果我着急的换了衣服,害得我脚都疼了。”

  “脚又疼了吗?”潘龙站在窗口的时候,呼吸还有些急促。

  他背对着月光,让她无法看清他额头上,顺着鬓角留下的汗水。

  他只是听到她说脚疼,便着急的进了屋,完全如入无人之地。

  叶文琪被他突然的出言吓了一跳,刚想转身骂他,却发现他已经一个跨步踏进了她的房屋。然后一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你想吓死人吗?”她没好气的瞪着眼前之人,撇了嘴。

  “抱歉!”潘龙还来不及朝她微笑,扶她坐好后,就紧张的单膝跪了下来。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么的不妥,他直接握住了她的脚腕,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你干什么?”叶文琪吓了一跳,想要收回自己的脚,却被他死死的抓住,她抬起另一只脚,想要踢开他,却被他严厉的声音震住了。

  “别动!别闹!”潘龙全神贯注的盯着她的脚腕,轻轻的将她的裤角向上挽去。

  在看到她脚腕上轻微的发红后,暗暗的松了口气的同时,也不免心中埋怨。

  “雨停后至少打扫下庭院,怎么能全是水就开始练武。”抬了头,他眉心紧皱,气愤的训斥着她。

  撅了嘴,叶文琪竟被噎得没了话。以前都是和兄长们一起练武,这种事情,哪里轮得到的自己来。

  再加上他今天来晚了,她一时气闷以为他不来了,竟完全忘记了这种事情。

  惊讶的捂上了嘴,她刚刚想了什么,她竟气他不来?

  潘龙不知道她脑子里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竟走了这么大的一场戏。看着她捂了嘴,眼中满是惊慌的样子。他以为她是委屈了,心中不由软了下来。

  “下回注意些。”他轻轻的说了后,便低了头,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巧别致的铁盒。

  而那铁合上的黑底彩花,叶文琪很是眼熟。

  这和六嫂从宫里为自己求来那个金疮药,一模一样。

  他,是从哪里弄来的?

  “你这个...”叶文琪疑惑的问出了口。

  “放心!”潘龙嘴角一勾,纤长的手指在膏体上划过后,便轻轻的按上了她发红的脚腕处,“是圣上赏赐的,不是什么街边的便宜货。”

  “我又没问你这个!”叶文琪撅了嘴的看着他的动作。

  而当他的手指按到了她的脚腕上的时候,她微微的皱了眉。

  冰凉的触感,让她浑身一震。她不自觉的向后收了脚,可却被他猛地抓住。

  “别动!”潘龙没有抬头,将她的脚放回到自己的膝盖后,又继续认真的为她上药。

  轻风拂过,吹散了他额前的细发,可他并没有理会。他专注而认真,浓密的睫毛,在他的眼底留下了一片阴影。

  叶文琪看不清他眼眸中的波动,但她能想象到他眸中的认真。

  他的指尖好像带了一股暖流,轻轻的在她发红的脚腕处画着圈。

  而那热流更仿佛从她脚腕处的血管中横冲之上,飞进了她的脑中。

  她觉得身上有些发热,脸上更是热得如刚烧开的提壶,有些冒了烟。

  舔了舔唇,她竟觉得有些渴了。

  转头看向窗外,本想不去看他的动作,可她脚上的触感却越发的明朗起来。

  窗外,如水的月色,如碎玉的星光,竟让她有些分不清自己是在何处。

  而她此时的心,也如那数不清的繁星一般,乱成了麻。

  “好了。”潘龙将她的脚轻轻的放下后,起了身。却因为长时间的跪立而麻了腿,猛的杵到了她面前的桌上。

  他看着眼前进在近在咫尺的她。那泛了红的脸颊,竟让他有些痴了。

  闻声抬头,叶文琪对上了他炙热的目光。乱跳的心,竟一瞬间就停了下来。

  月色,仿佛定格在两个人的身上,星光也不再闪烁。

  叶文琪凌乱的呼吸,迫使她摔先转了头。而他身上淡淡的檀香味儿,也让她的心,缓缓的静了下来。

  疯了吗?怎么会看他看愣了?

  我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潘龙不明白,为何她刚刚凌乱的目光,在她转头后,快速的换成了狠绝。

  “这个,你留着吧。”他将那个小巧的铁盒盖好后,轻轻的放在了她面前的桌子上。

  “我不需要!”叶文琪起了身,一把抓起了那个铁盒,便扣在了他的身上。

  “这药效果很好,是难得的上品。”潘龙接住那铁盒,耐心的劝导着。

  “哼!”她不屑的看向了他,“是又怎么样,我不需要你的假好心!”

  她不顾脚腕出隐忍的疼痛,快速的走远了几步。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

  “你以为,你帮了我,我就会感谢你吗?”

  她怒然的转身,无边的凄凉与滔天的恨意,在她的眸中交替开来。

  “你以为,这就可以抵消潘子阳的一切罪责吗?”

  “我...”潘龙捏紧了铁盒的手,无力的垂在了身边,“我从来没奢望过他会被原谅。”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叶文琪咬紧了唇,这个问题问出口后,心中便开始自我折磨起来。

  她竟软弱于他的帮助之中。她期待着他是把她当了朋友,可却又害怕他真的说出来。

  而潘龙此时目光中不断外泄的复杂,也让她越发的紧张起来。

  “我...”舔了舔唇,他艰难的开了口,“我只是想要尽力的弥补。”

  他的话,让叶文琪的心,冷了下来。那寒凉蔓延到她的四肢百骸,也让她彻底的冷静了下来。

  “呵!”冷冷的一笑,她的眸中只剩冰凉,“那我要你死呢?”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将门女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