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花令:美人驰疆第13章 羽国商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3章 羽国商人

小说:葬花令:美人驰疆 作者:记忆年华 更新时间:2018-07-02 07:03 字数:2047

  午时本该耀眼的光线,却犹如钻进了黑夜般,让人抓不住。

  天空仿佛贴着大地一样,让人觉得很是压抑。

  叶文瑛坐在茗芳阁里,双手拖着腮,看着外面的天空中层层叠叠的阴云,泄了气。

  “不会来了吧?”她撅了嘴,自言自语道。

  “什么不会来了?”一道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在这阴沉的天气中,竟不显沉闷,甚至还带了一丝清爽。

  叶文瑛捂着心口转身,却吓了一跳。

  萧祐一身竹青色的锦缎长袍,立于她的面前。

  尴尬的红了脸,她缓缓的起身。挠了挠眉角,她扯了一抹笑意。

  “我,我是说,雨不会来了吧。”

  萧祐微微一愣,看了一眼外面已经乌云密布的天空,诧异的笑了。

  “你喜欢下雨?”

  “不是。”叶文瑛慌忙的摇头,眨着眼睛,她磕磕巴巴的说道,“我就是,觉得,看样子不会下雨。”

  嘴角一勾,萧祐随意的掀起了衣摆,坐在了她身旁的椅子上。

  “那我们来打个赌吧。”他拿起了一个茶碗,提起水壶倒了些水。摇了摇茶碗后,又将那水倒入了另一个茶碗中。然后才用这个茶碗重新倒了水,喝了一口。

  “打什么赌?”叶文瑛好奇的坐了下来,灵动的大眼睛眨了眨,很是可爱。

  她那双闪着光的眼眸,就好像一道指引人的光线,让萧祐不由的想要靠近。

  “我赌一会儿便会下雨。”他看着她的眼眸,食指轻轻的敲了敲桌面。

  叶文瑛听了他的话便苦了脸,抬手挠了挠额头,她假装不经意的看向了外面。

  那她不就是赌一会儿不下雨了吗?心中叹了气,她有些沮丧。说什么不好,偏说这个。

  这么一赌,她还不输定了。

  可是,硬着头皮,她也得继续啊。

  舔了舔唇,她看向了萧祐,“那赌什么?”

  “若是你赢了,我便答应你一个条件。”萧祐手掌轻轻的摊开,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若是我输了呢?”叶文瑛是知道自己输定了,十分紧张的问出了口。

  看着她双手握拳的抱在胸前,一脸紧张的小模样,萧祐竟突然想要去掐掐她那白里透红的小脸蛋。

  握了拳,抑制住自己的冲动,他拿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

  “那你便同我去一个地方。”

  因为他有恩于她,叶文瑛竟一点都没有往坏处想过。

  撅了嘴后,她异常的沮丧。没事儿说什么下雨啊,把自己给圈进去了不是。

  不过,她也十分的好奇,他到底会带自己去哪里。

  “是去那里啊?”她歪了小脑袋,好奇的望着他。

  萧祐看着她有些呆萌的样子,竟心情十分的愉悦,一扫心中因天气而带来的阴霾。

  “你去了,便知道了。”

  抿了唇,叶文瑛看着外面的街道,竟突然期待起下雨了。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她突然想到了这次来的最初目的,慌忙的问出了口。

  “萧祐。”

  “萧?”叶文瑛小声的重复着,心中生出了疑惑。

  她看着面前的男子,不论穿着还是打扮,都属上乘。而他的举止更是儒雅有余,甚至与周遭的一切,都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怎么了?”萧祐看着发呆出神的叶文瑛,不解的询问。

  “呃...”她挠了挠眉角,桌子下的另一只手,握紧了拳,“你是,哪里人?”

  萧祐握着茶碗的手,微微的顿了一下。他看向了她,眉心微锁,心中更是一滞。

  “羽国。”抿了唇,他说完后,也预料之中的看到了她的脸色,瞬间便白了下去。

  叶文瑛双手放在腿上,握紧了拳,却控制不住自己身上的颤抖。

  连年的战乱,父兄的离去,让她无法对‘羽’这个字,有什么好的印象。

  轻笑了一下,萧祐惋惜的开了口,“我是羽国的商人,祖上四代从商,行走于羽梁贸易之上。”

  看着她咬得已经泛了白的薄唇,他竟心中起了遗憾。

  “我也痛恨征战,不过...”重重的叹了口气后,他的话语间带了些许落寂,“看来我和姑娘,终究是不能成为朋友的。”

  起身,他拱手微微作了揖,“告辞了。”

  说罢,他转身就走。而他刚刚消失于她的眼前后,倾盆大雨瞬间落下,也彻底的挡住了她的视线。

  羽国,商人,痛恨征战,以及他救了自己的事情,不断的在叶文瑛的脑海中重复出现。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突然起身冲进了雨中。

  可是,她朝着他的方向追出去好远,都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失落的低了头,她不知道心中那空了的一块,是什么?

  看着周围不断落下的雨滴,她缓缓抬头,看向了头顶的那把深蓝色的油纸扇。顺着那伞,她看向了身边。

  “你输了,下雨了。”萧祐笑的时候,竟让她仿佛置身于篝火旁,周身异常的温暖。

  对上他的目光,她也开怀的笑了出来,水灵的眼睛更是笑成了弯月。

  两人就这样站在雨中笑了好久,站了好久。

  “今日不便带你去了,我临时有事情。改日,我一定遵守诺言。”

  叶文瑛看着他坚定的表情,不由笑了,“到底是什么?”

  “嗯...”萧祐看着天空连绵不断的大雨,想了想,“也许,你会喜欢。”

  他说完,便将油纸伞交给了她,缓缓的走进了雨中,上了不远处的马车。

  朝他挥手,看着他的马车渐行渐远。叶文瑛依然在雨里站了许久,许久。

  缓缓的一笑,她转身,朝着忠义府的方向而去。

  “爷!”极速行驶的马车上,萧衣将棉布递给了萧祐。

  而萧祐只是接过来,轻轻的擦了擦脸,便又递还给了他。

  萧衣接过棉布,看着已经闭目养神的主子,不再言语。

  主子上车后,又恢复了那冰冷得生人勿近的样子。他一直以为,主子就只有这种表情。

  可他刚刚竟然看见主子对那个姑娘笑,而在离开那间茶馆的时候,主子脸上失落的表情,也不似作假。

  那个姑娘好似可以控制人心一般,竟让主子有了不一样情绪。

  到底,那个姑娘,有什么巫术?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葬花令:美人驰疆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