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花令:美人驰疆第12章 相约再见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2章 相约再见

小说:葬花令:美人驰疆 作者:记忆年华 更新时间:2018-07-02 07:03 字数:2041

  明媚和熙,朝气蓬勃。叶文瑛笑起来的样子,就好像刚刚升起的太阳,令人心旷神怡。

  萧祐看着她的笑,竟微微的晃神。可她眼中瞬间好似蒙了一层的灰雾,也让他不由皱了眉。

  心生疑惑,他脱口而出,“你,可还好?”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叶文瑛用力的甩了甩头,牵强的笑了,“没什么,想起了一些事情。”

  “不开心的事情,便不要想了。”萧祐微微一笑,竟好像多年的老友一般,自然而然的安抚着她。

  叶文瑛耸了肩,点了点头,又恢复了朝阳一般的笑容。

  萧祐本想在说什么,可一道雄鹰一般的鸣叫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看着空中微微皱眉,他心中竟有些遗憾,“在下告辞了。”

  “是你!”叶文瑛听到那到鸣叫声,便心生疑惑。而在听到他说要走后,她便确定了他,就是昨天的那名男子。

  她竟突然的有些急促,想要看他,却又不敢看他。纠结间,她白皙的脸颊,通红得如熟透了的红苹果一般,让她不得不低了头。

  微微一愣,萧祐轻笑了一声,“姑娘终于认出在下了,在下还以为,姑娘为了不负责故意认不出呢。”

  “你!”叶文瑛羞恼的抬了头,却在对上他那双好看的丹凤眼后,别扭的转了头。

  雄鹰般的鸣叫声再一次想起,萧祐再不能耽搁了。他转身便走,却听到她的喊声后停了急促的脚步。

  “还不知道侠士的尊名...”叶文瑛向前了几步,却又犹豫的驻了足。

  “你若想知道,明日午时...”嘴角一勾,萧祐并没有回头。他睥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人,继续说道,“茗芳阁见!”

  “茗芳阁?”叶文瑛低头,默念了一遍这个茶馆的名字。而再次抬头后,眼前早已不见了萧祐的身影。

  撅了嘴,她看着晕了一地的贼人,怒意犹如火山爆发般喷发而出。

  将这些人用大网牢牢的罩住后,她便到最近的驻岗报了官。

  拍了拍手,她心情愉悦的回了府。在路过茗芳阁的时候,想起他说的话,竟有些期待第二天的午时。

  “九妹,你买到砚台了?”叶文琪看着一脸笑意的九妹,疑惑的凑了过来。

  “没有啊!”叶文瑛看着八姐依然笑着,完全没发现自己太过开怀的笑容。

  “那你怎么这么开心?”眨了眨眼睛,叶文琪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情,能让自己的九妹如此开心了。

  舔了舔唇,叶文瑛俏皮的笑了,“我今天逮了一伙贼人!”

  “厉害啊!”叶文琪挑眉,揽着了她的肩头,“就你一个人,对付一群吗?”

  “呃,我...”叶文瑛本来想说自己被他们擒住,差点出事儿。可她又顿住了,如果说了,就要把他也说出来。而不知道为何,她竟不想把他说出来。

  可她又不能撒谎,看着期待的望着自己的八姐,她的话到了嘴边,说也不是,咽也不是了。

  而正当她焦急不知道该如何的时候,一道银铃般的声音救她出了火海。

  “我说八姐,你是不是应该先关心一下九妹有没有受伤啊?”

  叶文琪闻言双手扶住九妹的肩膀,将她转了一圈后,便挑了眉。

  “我看她没事儿,而且啊,要是她出了事儿,还会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吗?”

  “你啊,这张嘴,真是谁都说不过你!”摇了摇头,司徒灵无语的笑了,“真怕你以后嫁不出去!”

  叶文琪听了她的话,还没来得及玩笑,就因为她的下一句话撅了嘴。

  “谁要嫁了!八嫂,你再这样戏弄我,我不理你了!”

  “好好好,不过,到时候老太君要是发话了,我看你怎么办?”叶八娘捋了捋额前的碎发,俏皮的看向了别处。

  “八嫂,你!”叶文琪叉了腰,鼓了嘴,“看来你是想领教一下我的软鞭了!”

  “哈哈,那来吧!”叶八娘抽出腰间铁鞭,双手一伸,便备好姿势对向了叶文琪。

  软鞭在手,叶文琪撅了嘴,“八嫂最是讨厌,想比试却不说,总是损我!”

  微微一笑,叶八娘甩出手中铁鞭,“快出招吧,难不成你还想作诗一首吗?”

  叶文瑛摇着头看着两个说打就打的人,心里却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两个人已经热火朝天的开始过招,而她也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房中。

  坐在桌边,她喝了整整两杯水,才让自己镇定下来。

  怎么回事儿,怎么这么就乱了心跳?

  可她思前想后也不明白,生长在军营里的自己。父兄,弟友,见过那么多的男人。

  为何见到他,竟会如此的慌乱?

  她,有些害怕明日的约定。她怕见到他,再次心乱如麻,失了方寸。

  可她害怕着,却又期待着。

  想着他的眼眸,她竟不由红了脸。而脑海中挥之不去的,他水中的背影,则让她彻底的冒了烟。

  而此时的萧祐,靠坐在马车的墙壁上,明眸紧闭,左手的拇指轻轻的摩挲着食指上的玉戒。

  “爷,您明日,真要去见那个姑娘?”萧衣看着主人,恭敬的问着。

  萧祐眼睑微抬,没有看他,也没有说话。可眸中的寒光,却让萧衣慌张的低了头。

  “小的该死,不该打探爷的行程。”

  面容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萧祐缓缓的闭上眼睛,可他刚刚的思绪却已经被打乱了。

  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女孩儿,朝阳般的笑容。她甜甜的酒窝,更好像一双雏菊,他甚至都能闻到淡淡的芬芳。

  嘴角不自觉的勾了笑,他有些羡慕。

  天真烂漫的年纪,活波可爱的心性,全都是他所没有的。

  这大概,也是他不由想要接近她的原因吧。

  睁开眼睛,喝了一杯茶,他不得不将自己拉回现实。

  大哥的位置已然坐稳,而二哥也在不断的蠢蠢欲动中。

  他,必须加快脚步,阻断二哥的路,撬开大哥的位。

  时间,已经不多了。

  抬手轻轻的揉按着太阳穴,他觉得心中烦躁。

  连日来的计划与密谋,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儿来。

  也许,明日,见了她后,他可以放松一下自己。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葬花令:美人驰疆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