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女第10章 如此初见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0章 如此初见

小说:将门女 作者:记忆年华 更新时间:2018-07-01 07:03 字数:2216

  叶文瑛到了墨斋才知道,原来老板去了外地,要好久后才回来,所以这进新砚台的事情,便被搁置了。

  白来了一趟,可她又不甘心,就买了一块小巧刻有雏菊花纹的墨锭。

  小心的包好,放在了荷包中,叶文瑛便准备回府了。可刚刚走出门,就被人撞了一下。

  她抿了唇,眉心微锁的望向那人离去的背影,“怎么走路这么不小心?”

  “糟了!”突然,她反应了过来,抚上了腰间。果然,她的荷包不见了,她刚买的墨锭还在那里面。

  叶文瑛瞬间便朝着那个人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我你也敢偷!”

  她一路追到了城郊外,而那男子到最后,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的靠在了树上。

  “大姐,给条活路吧!”男子喘着大气,望着她,声音已经有些发哑。

  “被你偷的那些人,他们的钱,可能是救命用的,你可想过给他们活路!”

  叶文瑛额头细微的汗水,顺着鬓角流了下来,却不见疲惫,只是稍微的喘、息。

  “嗨呀!”那男子缓得差不多了,直了身子。本来,他不过就是想打个岔,让自己多歇会儿。可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片子,小嗑一套一套的,“赶紧滚,别逼我动手打女人。”

  “哈!”叶文瑛哼笑了一声,“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动手打女人。”

  “嘿!我看你是活腻了!”那男子抬手就打了过去。

  叶文瑛迅速的从腰间卸下了她青色的软鞭,抬手就朝那男子挥了过去。

  那软鞭便犹如一条青蛇,快速的缠上了那男子抬起的手腕。

  她侧身一拉,便把那男子拉向了自己。而在他快要接近的同时,抬脚一用力,便狠狠的踹到了他的心窝处。

  那男子只觉得胸口被大石压中,好像溺了水般,呼吸不得。在翻了个白眼,便晕了过去。

  叶文瑛将软鞭收回腰间,微微蹙眉后,撇了唇。

  “这么不禁打?”

  她取走了自己的荷包,又翻到了两个别人的钱袋。鼓了脸,这人得好好教训他。

  她望向四周,发现前方不远处的河边,有一个破旧的渔网。

  抬手调皮的挠上了眉角,她勾起了一抹狡黠的笑。

  不一会儿的功夫,叶文瑛便拍着手上的灰,看着自己的杰作。

  那男子,被她用渔捆在了树上,没有外人的帮忙,他是下不来的。这条小路上,人不少,却也不多,就让他在这里好好呆几天吧。

  眨了眨灵动的眼睛,叶文瑛便沿着河,打算往汴京城走。可没想到记错了方向,走反了。

  她刚要转身,却听见前方有水花响动。

  “捕鱼?”叶文瑛的小酒窝,随着她的笑意,逐渐加深。她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而去。

  可是,哪里有鱼?

  就算有也是一条美人鱼。

  河中,一位男子背对着她。如墨的发丝被盘于头顶,不显凌乱,甚至滴水未沾。素净的手将水撩到脖颈处,水珠顺着他的背脊快速的滑下,没入河水中,消失不见。

  他的手,一次一次带着河水洒在自己的身上。而他的动作,更是带动了他背后的两块肩胛骨,高高的凸起。

  竟让人有一种美人出浴的错觉。

  叶文瑛脸颊上泛着热红,一时间竟愣了神,不知道要作何反应。

  直到那男子洗好,打算回身往岸上走的时候,她才惊觉自己的不雅之举。

  转身刚想轻轻的离开,却被叫住了。

  “姑娘看完便想走吗?”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扰乱了她的心跳。

  “谁,谁看你了!”

  萧祐已经走上岸,踩在了供妇人洗衣的石台上。水滴顺着他的皮肤,犹如暴雨般,滴到了他脚的四周。

  “在下已被姑娘看光了,姑娘不觉得该负责吗?”

  他拿起身旁树枝上挂着的棉布,优雅的擦去自己身上的水,淡淡的说道。

  “你...”叶文瑛真是无语了,她只看到了他的后背,还不是故意的,而且,“你一个大男人,被看光了又如何?”

  系好亵、衣的带子,萧祐嘴角的弧度,带了淡淡的笑。

  “姑娘果然是看见了。”

  “没,我,我什么都没看见!”

  叶文瑛苦了脸,真是想好好的打自己一顿,她没事儿干嘛想去看捕鱼啊!

  “姑娘若是没看见,何以知道在下是男人?”

  萧祐已经穿好了衣衫,将玉箫小心的别在腰间后,便走向了叶文瑛。

  “你!”叶文瑛鼓了脸,“听声音便知道了!”

  左手的拇指缓缓的摩挲着食指上的玉戒,萧祐看着眼前纤细的身影。

  她刚来的时候,他便知道了。他本不想理会,却没想到她竟然一直未走。即便是大羽,他也未见过如此大胆的女子。

  “可我说话之前,姑娘就已看了许久。”

  “我...”叶文瑛紧抿粉薄,紧张与急促的呼吸,也不知是谁先带动了谁。

  她,词穷了。

  微风掠过,树梢轻轻舞动。叶文瑛的衣摆随风而起,轻抚着萧祐素白色的衣摆,仿佛在邀他共舞。而从她的方向,吹来了一股淡淡的雏菊花香,萦绕在萧祐四周。

  萧祐竟不自知的,想要抬手拂去飘落在她肩头的花瓣。

  突然,一道似雄鹰般的高鸣,响彻了整个树林。萧祐收回了微微抬起的手,狭长的丹凤眼,眯了起来。再一次睥了一眼她的身姿后,他便转身离开。

  叶文瑛感觉到身后的人离开,便闭了眼转过身来。她小心翼翼的先睁开了一只眼睛,看到果真没人了后,才全睁开,松了一口气。

  想到刚刚看见的挺拔背脊,红晕再次爬上了她娇嫩的脸颊。可一想到那人刚刚那套歪理,她又抿了唇。

  叶文瑛悻悻的沿着河边,往汴京城的方向走,回到了府中时还有些发愣。连叶文琪问她买到可心的墨砚没有,都没有听见。

  她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那男子的身影,烦恼着她。

  坐到自己的屋中,她拍了拍自己的脸,可却没有清醒的感觉。火烧一般的热度,在脸颊上,久久都无法退散。

  “啊!”叶文瑛突然趴在了桌子上,心中犹如一只小鹿乱撞,却找不到出口。

  她眉心紧锁,抬手挥散空中并不存在的镜像,喃喃自语。

  “我是不是生病了?”突然,她站了起来,“去找嫂嫂们讨些药来吃!”

  可她刚刚转身却又无奈的坐了下来,“难道要告诉嫂嫂们自己【请修改部分章节内容】?”

  【请修改部分章节内容】

  “不行不行...”她愁眉苦脸的摇了头,最后双手合十,“希望不要再见到他了!”

  然而,老天就像开玩笑一般。不想见到,却定是要让你见到。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将门女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