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女第9章 即兴赌约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9章 即兴赌约

小说:将门女 作者:记忆年华 更新时间:2018-06-30 07:03 字数:2231

  只听‘噗’的一声,叶文琪刚入口的水,全部被喷了出来。之后她也被呛得弯了腰,咳得不能自已。

  潘龙慌忙起身去拍她的后背,却被她挥开了。

  叶文琪拿了石桌上的剑,便刺了过去。

  “禽、兽不如!”

  她咬牙切齿,每一招都用了全力,却是怒火攻心,不得章法,白白费了力气。

  “我会教你剑法!”潘龙一听便知她误会了,躲闪间慌忙解释着。

  “呸!”叶文琪手不停歇,嘴不饶人,“会教剑法的人多了,你算个什么!”

  “能教你的人,也都是我教出来的!”

  潘龙一边躲闪,一边轻喊。他可是从都教头爬到都指挥使的,禁军都是他教的。

  “那我便找世外高人!”叶文琪狠狠的刺了过去,却只划破了他的衣角,她心里狠骂他不要脸。

  世外高人?

  潘龙摇了摇头,那类人难寻不说,更是要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当年他师傅见他还是孩童,却也愣是让他挖了整整三年的人参,才让他入门。

  “你以为他们不要报酬?”

  潘龙其实是想说他是无偿授课,可却被叶文琪理解错了。

  一听他说报酬,再联想到他刚刚说的话,她瞬间就红了脸。

  “给他们也比给你强!”

  而她这给他们银两,也比他这龌龊的想法强的话语,在潘龙听来就不是这个意思了。

  他以为,她说的是前后一个意思。

  心中一把无名火,迅速的燃烧了起来。

  他一个侧身,躲过了她刺过来的剑。抬手灵巧的握住了她的手腕,稍稍一转,没用多大的力气,却让叶文琪松了手中的剑。

  长剑落地,剑尖在青石板上划出一道浅浅的凹痕。刺耳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叶文琪也被潘龙按在了身后的树上。

  “你敢!”潘龙眼角处的眼白,渗着红丝,表情有些狰狞,看起来好像被人抢走了食物的野兽。

  “我有什么不敢!”叶文琪仰头怒视,毫不服输。

  “那敢打赌吗?”

  “好啊,赌什么?”

  “三日后,我与你以剑过招,若是我输了,我便任你处置。”

  叶文琪眼睑微垂,咬了唇角,便准备接战帖,“若是我输了呢?”

  潘龙一只手杵在树干上,另一只手在她的腰后,握着她的两个手腕。他离她如此之近,甚至可以数清她眼睑上纤长浓密的睫毛。

  她思考时咬着唇角的样子,在月光的映衬下,竟显得意外的柔和。

  而她薄薄的粉唇,说话时,微微张合,看得他喉咙一滞。

  心中的话,就那么不经脑子的说出了口。

  “若你输了,便任我处置!”

  可说完他便后悔了,她定是又要将他当成无耻之徒了。

  而没想到的是,她竟一口就答应了。

  “可以松开了吧!”叶文琪咬着牙,一字一字的挤出了牙缝。

  潘龙缓缓的松开了她,负手而立。擒过她手腕的手,握成了拳,掌心中还留存着她的些许温度。

  “慢走,不送!”叶文琪在得了自由后,便不再看他,向着自己的房间,疾步而去。

  而她随风起舞的发丝,轻拂上他的脸颊。一点一点,直到最后,消失在空中。

  叶文琪已经进屋关门了好一会儿,可潘龙却依然站在那里,空气中还残留着她的味道。

  抿了唇,他转身跃出了小院,朝来的方向而去。

  屋里靠在门上的叶文琪,听到他离去的声音后,松懈了下来,缓缓的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为什么这几次的交锋后,她想杀他的意愿,没有以前那般强烈了?

  “难道是因为他帮过我?”叶文琪微垂着眼睑,自然自语道。

  她躺下来思考,可却还是不得结果。

  “如果是因为这样,那便还了他人情,再杀他也不迟。”

  决定好后,困意来袭,她便感觉有些乏了。而令她意想不到的竟然是,她躺下后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她以为会再做那个梦,可却好像有一个人一直握着她的手,在耳边轻声的告诉她。

  不要害怕,他会陪着她。

  这一宿,叶文琪意外的,睡得格外的香甜。

  可潘龙这一宿却无眠了。

  躺下来看着手中荷包,他最后,还是没有还给她。他捏着荷包,能感觉到里面有一个硬物,像是规整的石头。

  在心里挣扎了许久,纤长的手指,没有抵住好奇的吸引,拉开了那荷包的带子。

  荷包被他倒了过来,而他的手掌,小心翼翼的接住了一块暖心玉石。

  这玉石碧绿通透,造型简单。正面刻着表情安详的狻猊,背面刻着‘捌’,底端还有一行小字,是生辰八字。

  “这是她的生辰玉?”潘龙自言自语的说道。

  他嘴边噙着一抹舒心的笑,双手握着那暖心玉,拇指在‘捌’字和那行小字上轻轻的摩挲。

  烛火的映衬下,他的身影朦胧了起来。而一直到蜡烛殆尽,他的嘴边,都挂在柔和的笑。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纸照进屋时,叶文琪悠悠醒来。抻了个懒腰,她嘴角便勾了笑。

  好久没睡一整夜了,她感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的。

  “八姐,你起了吗?”叶文瑛轻轻的敲了门,询问着屋子里的人。

  “起了!”叶文琪揉了眼睛开了门,虽然打了个哈欠,可人却显得很是精神。

  “八姐昨儿是睡好了?”叶文瑛唇边的小酒窝,在她勾了笑后,便微微的陷入了她水嫩的脸颊中。

  “嗯。”叶文琪对于昨天夜里的那个奇怪的感觉,有些说不出,可她确实睡得安稳。

  叶文瑛挽上她的手臂,略带撒娇的声音便传进了叶文琪的耳中。

  “墨斋今日该进新的砚台了,八姐陪我去吧。”

  叶文琪眨了眨眼睛,略微迟疑的舔了下唇,“娘罚了我不得出府的,你忘了?”

  带着浅浅笑意的粉唇,瞬间就嘟了起来,水嫩的小脸颊鼓了气。

  她眨着灵动的眼睛,有些泄气,“几位嫂嫂都有事情,连八姐也不能出门,那我岂不是要自己去了?”

  “九妹啊,你砚台都有好几个了...”叶文琪完全可以想象到,几位嫂嫂听到九妹的话后,慌忙找活干的狼狈样子。

  整个叶家,大概也就只有九妹是个喜欢舞文弄墨的了。要不是有限制,当初爹都想让她去考文状元了。

  可是,他们也都是‘饱受其害’啊。

  她去逛那墨斋,就犹如他们去逛那兵器铺子,没两个时辰,出不来的。

  叶文琪看着九妹的背影,头一次这么庆幸,自己被禁足了。

  而叶文瑛嘟着嘴离去,打算自己去墨斋。却没想到,她刚刚踏出忠义府的大门,高空中的日头,就被云朵遮住了。

  “要下雨吗?”她朝着那云朵嘟了嘴,“那我也要去!”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将门女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