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花令:美人驰疆第8章 刚刚如何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8章 刚刚如何

小说:葬花令:美人驰疆 作者:记忆年华 更新时间:2018-06-29 07:03 字数:2164

  松了口气,华太君看向了叶文琪,“今日便暂且饶你,不过这几日,你都要在府中好好的操练!”

  叶文琪一脸的不甘愿,却也只好低了头,“女儿明白!”

  待华太君上了马车,她便转头瞪大了眼睛,看向了身旁的潘龙。

  “狗拿耗子!”

  “你!”潘龙是彻底的气笑了,“我帮你免了皮肉之苦!”

  “可你让我被禁足了!”

  潘龙舔了下有些干涩的嘴唇,实在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我娘在这儿打我,是给圣上看的。打完也就完事儿了,你害得我这几天都不得出府!”

  叶文琪叉了腰,双眸瞪得溜圆。

  “我娘不知道打伤我不能出战吗,就你聪明?”

  潘龙听到她的话,微微愣了一下。他当时看到她挨打,便冲了过来,没来得及想这么多。

  “刚封了个将军,就不知道怎么美了?哼!”

  叶文琪白了他一眼,便转身走了。

  左臂上,再一次裂开的伤口,冒了血。连续的血珠沿着手臂,滴到了他的脚边。

  他咬着牙,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他若再管她,他便是小狗!

  可当潘龙顶着月色,站在忠义府外的微风中的时候,他真想汪汪的叫两声。

  他回家后,便看到桌子上那水蓝色的荷包。

  那日,他追着扒手而去,没想到那扒手竟然在逃跑的过程中又偷了一个人的。当时他没注意,后来,他才知道,那个人是她。

  坐到桌边,他拿起了荷包,放在手中。

  这荷包上绣着的不是花,不是鸟,更不是山水,竟然是一杆梨花嵌金枪。

  这绣工,虽然有些稚嫩,可却看得出,很是认真。

  他当时回家后,看到荷包底端的两个角上,一个绣着‘叶’字,一个绣着‘捌’字。再看这荷包上绣的枪,便明白了,这是她的。

  她大概也是追着扒手而去的,正好遇到了他吧。

  可他后来,竟然忘记了还给她。

  潘龙看着那荷包微微发呆,眼前浮现出叶文琪叉着腰,仰着头,眼睛瞪得溜圆的样子,他的嘴角不由勾起了笑。

  而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忠义府外了。

  “哎...”潘龙挠了挠鼻尖,“反正来都来了,进去还给她吧。”

  他真是一点都没有做劝阻自己的心理建设,便快速的翻墙而入了。

  忠义府,他可不敢走正门。被赶出来,那都是客气的。

  小小的庭院,映着皎洁的月光,一位女子,舞于庭院之中。

  那女子一身纯白色的纱裙,随风而起。如墨的秀发披散开来,正随着她的动作,飘拂在她的身侧。

  她脚尖一点,轻盈的起身,犹如飞燕。手中的长剑,在她跃起的同时,也刺了出去。

  黑夜中,她身上映着一层淡淡的银光,犹如穿越九天的仙女,美轮美奂。

  可隐于树枝后,墙头上的潘龙,却遗憾的摇了头。

  她果然不善耍剑。

  叶文琪眉心轻锁,落地后,更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她只擅长软鞭和长枪,若大比武的时候,要用别的兵器比的话,她胜的几率就太小了。

  “呼!”她深呼吸来给自己打气,“我就不信我不行!”

  再一次的摆了架势操练了起来,她的动作,要比刚刚的快上很多。

  潘龙看到她懊恼之后,又迅速的振作起来,继续操练的样子,不由笑出了声。

  还真是不可估量的执着。

  然而下一秒,叶文琪的剑,便冲着潘龙这边直刺而来。

  潘龙迅速的跳下了墙,躲开了她的攻击。

  “是我!”

  “我知道!”叶文琪回身又是一剑,咬牙切齿的说道。

  潘龙看着她冒了火的眼睛,无可奈何,只好继续躲闪。

  “手腕用力,不是肩膀用力!”

  他一边躲闪,还一边提醒着她错误的地方。

  “这一剑该用腰力,不是腿用力就行!”

  叶文琪听到他的话,更是生气。我还用你教吗?

  可她半天都未动他分毫,哪怕一个头发丝都没砍下。

  一腔怒火,烧红了她的眼。她一生气,便真的听了他的话,刺了一下。

  可没想到的是,连她都明显感觉到这一剑比自己之前耍的,要顺畅得多,就连她的动作都要协调不少。

  而刚刚若不是潘龙反应快,躲了过去。这一剑,就不是划破他胸前的衣衫这么简单了。

  叶文琪收了剑,站在了原地,抿了唇的看着潘龙,却不知说些什么。

  潘龙望着她,嘴角浅浅的笑意,配着他周身淡淡的银光,看起来好像一位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

  叶文琪皱了眉,泄气的走到了小院中的石桌旁。赌气的把剑扣在了桌子上后,便坐了下来。

  这个潘龙,深藏不漏。多次交手,却除了广场那次刺了他一刀,她都未伤过他分毫。而那一刀,还是他顾虑她的原因,才让她得了手。

  忠义府,可以说人人都是有武功底子的。今夜,他能轻松、毫不狼狈的站在这里看自己练剑,就说明,没有一个人发现他。

  她刚刚发现他,还是因为他笑出了声。

  想到这里,叶文琪更是泄气。

  凭什么他武功这么好,她想杀他,怎么就这么难?

  潘龙此时自然是不知道叶文琪心中所想,不然,他鼻子都要气歪了。

  他走过去,坐到了她的对面,眼含笑意的看着她,却被她白了一眼。

  微微挑眉,他开了口。

  “如何?”

  “什么如何?”叶文琪转了头,不去看他,“还汴河呢!”

  潘龙耳朵微微一动,便抿唇笑了,看你嘴硬到什么时候。

  “你适才不止用错了力,脚步也不对,就比如你刚刚...”

  他看着叶文琪身体前倾,虽然依然转头看向别处,可耳朵简直就是要贴过来了一样。

  憋住了笑,他便不再说下去了。

  可叶文琪却憋不住了,她转过头,目光中满是急切。

  “刚刚如何?”

  潘龙眸中带着一丝调笑,嘴角彻底的扬了起来。

  “不是汴河吗?”

  “你!”叶文琪咬唇无语了。是不是男人啊,这么小气!

  潘龙清了清嗓子,“有点口干啊...”

  “那不是有水吗?”叶文琪一摆头,蹙眉看了一眼桌子中间的茶壶,不耐烦的说道。

  可潘龙只是看着她笑却不说话。

  鼓了脸,叶文琪微微起身。粗鲁的拿了茶壶,倒了一杯水,重重的放在了他的面前。杯子里的水,溢了大半,洒到他的衣衫上。

  “喝吧!”

  随后,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侧身靠在石桌上,仰头便喝了起来。

  “你晚上去我那里!”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葬花令:美人驰疆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