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花令:美人驰疆第3章 恩将仇报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章 恩将仇报

小说:葬花令:美人驰疆 作者:记忆年华 更新时间:2018-06-25 20:04 字数:2192

  潘龙微微向前倾身,恭敬的垂首作揖。

  “回圣上,叶文琪只是与草民比试,是草民技不如人,输于她。”

  叶文琪眉心微皱,斜睨的看向他,他怎么会替自己说话?

  可梁恒的心里却不免腹议了,以潘龙本来职位的武功来看,是算得上相当高的了。技不如人?那叶文琪得是何等的地步?

  而王钦更是没想到潘龙会替叶文琪说话。他以为,两家之仇如此之大,潘龙找到机会定会置叶家于死地。

  当初他迂回的表明了自己的意图,而潘龙含蓄的回答,也确实是那个意思,怎么的今日就...

  “既然如此,便都退下吧。”梁恒没好气的睥了一眼王钦,又看向了叶文琪。

  “叶文琪,朕望你能谨记反省,莫要在惹是生非了!”

  叶文琪缓缓的眨了下眼睛。那纤长浓密的睫毛,就好像一把蒲扇,带动出一股清爽的微风,吹向了龙椅上的人。而梁恒的一瞬晃神,也在看清她眸底的一片寒凉之后,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她唇角微微一勾,“臣女谨遵圣上教诲,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出了御书房,潘龙快走了几步,便追上了前面的叶文琪。

  今日的她,大概是因为要面圣,素服的外面,套了一件青色的对襟长衫。一头秀发,也挽成了双螺髻,粉黛未施,却亮丽朝气。

  仿若一道清爽的春风,拂过沉寂的皇宫。

  他与她并肩而行,薄唇微勾,“你不谢我?”

  “哈!”叶文琪看也未看他,自然而然的往身旁移了几步,“谢你什么?当了一回人,说了一次人话?”

  潘龙抿了唇,心中苦楚,不再言语。潘家,确实欠了叶家。

  “小心!”似乎感觉到什么,他只是随意的抬头,却看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叶文琪心中有气,并未在意周围的环境。而她的头顶,一个粗壮的大树,几乎是瞬间,便倾向于她,砸了下来。

  电石火光之间,潘龙脚尖一点,便冲了过去,扑向了她。

  大树倒在两人的身边,发出了巨响。而那干枯的树枝刚好刮到了潘龙的左臂,触动了的伤口,开始慢慢的渗了血。

  可被他护在怀中的叶文琪,却恼怒的推开了他。起身后,便抬手抚上了腰间,却扑了个空。她这才想起,武器刚刚都被搜走了。

  气急下,她抬手恶狠狠的出拳,命中他的心窝。

  潘龙刚刚起身,还未站稳,就硬生生的挨了一拳,一下便弯了腰。他抬头望向她,眉心紧皱,额前已经冒了汗。

  “我救了你,你不谢我也就算了,还恩将仇报?”

  “用得着你救吗?若不是你冲过来,我早就已经躲开了!”叶文琪怒目而视,头上仿佛冒了烟。

  “可我至少是有心救你!”潘龙一脸的无奈和满目的委屈。

  “我看你是有心占便宜!”

  “我怎么占你便宜了?”

  “你!你,你...”叶文琪指着他,却说不出口,急红了脸。

  潘龙好像明白了她的意思,他眼角微微上扬,薄唇也勾了起来,“将你抱在怀里?”

  “你!无耻!”叶文琪双颊的红晕更加的鲜明了,她抬起双手便握了拳,冲了过去。

  可潘龙怎么会给她第二次机会,他一个侧身便就了过去。然后顺势抓了她的手腕向前一用力,便扣在她的腹前,将她揽在了怀里。

  “姑娘如此的投怀送抱,潘某便勉为其难吧。”

  输了阵,还输了人。这对叶文琪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她未被抓住的手臂,手肘狠狠的向后击去。

  潘龙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便松了手,他本也没想擒她多久。

  叶文琪回身刚想要教训他,却不想不远处来了一队禁军。

  “都指挥使!”领队的人恭敬的向潘龙作了揖,询问道,“这里出了何事?”

  “昨夜暴雨,这树大概是被惊雷击中。你们最好检查下其他的树木,以免伤人!”潘龙指了指地上的大树,又继续说道,“还有,我已经辞官了。”

  叶文琪看已经无从下手,便负气离开。

  潘龙,你给我等着!

  而留下来与禁军交谈的潘龙,望向她微微渗出,已经染到衣衫上的血痕,皱了眉。

  衣服未破,说明不是刚刚所伤。上次,他也并未伤她。细细一想,他便明白了。

  素闻叶家家法严厉,看来并非传闻,她大概是一身的伤。这几日也未听到关于她的鸡飞狗跳,想来是伤得出不了府了。

  微微的摇了摇头,潘龙的嘴角,噙了无奈的笑意。

  都这样了,还要挑衅。该说她是倔强好,还是孩子心性,不长记性呢?

  夕阳的余光,照在他的身上,光线越来越弱。可那投射到地上的影子,却逐渐扩大。

  夜,悄无声息的降临汴京城。城里的房屋相继亮起,油灯昏暗的光线,却可以在黑暗中,给人以光亮的指引。

  皎洁的月亮悬挂在空中,明亮的月色照在忠义府素白的棉布上,反射出一丝凄凉。

  突然,一道黑影随风掠过,在月光的照射下,映在了白布上。

  叶文琪一身夜行服,依次踩了几个递阶的物什,便跃上了屋顶。在灰瓦上轻走了几步后,一个跟头,就翻出了忠义府。

  夜晚微凉的风,在耳边急速而过,她的嘴角噙了笑。

  “潘龙,今夜便取你狗命!”

  而不知叶文琪计划的潘龙,在自己的府邸中,正将疲惫的身体泡在满是热水的木桶中,仰着头闭目养神。

  当叶文琪站在他的府邸门口时,便抿了唇。清澈的双眸,转来转去,四处打量。她助跑,撑手,翻了墙后,更是皱了眉,目光中甚至还带着些许嫌弃。

  微凉的夜色,在这小小的庭院中,仿佛静止了一般。若不是夜风拂过,带动了庭院中那颗小树上刚刚冒芽的树枝,都会叫人以为,这不过是一副孤寂的画。

  躲在暗处矮树丛中的叶文琪,观察了好一会儿,发现这府邸不单小,还没人。

  “难道他知道了我要来,用了空城计?”她不由眨了眼睛,皱了眉,“可是不应该啊,连我自己都是临时起意的!”

  小心的在院子里走动,她很快就发现了一处光亮。轻盈的跃上了屋顶,谨慎的拿下了其中的一块瓦片。她借着空隙,向屋里看去,却瞬间红了脸。

  “谁?”

  潘龙刚刚穿上裤子,便听到了动静,知道了梁上有人。他抬头望去,却看不清楚。

  而听声音,那人也快速的离开了屋顶,他顾不得擦干身上的水,披了衣服拎了长剑便冲了出去。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葬花令:美人驰疆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