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花令:美人驰疆第2章 取你狗命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章 取你狗命

小说:葬花令:美人驰疆 作者:记忆年华 更新时间:2018-06-25 19:57 字数:2285

  潘龙看着冲过来的叶文琪,瞪大了双眸,迅速的后退。却在几步之后,就撞到了身后的墙上。他灵敏的快速挑开了长枪,却还是在她白皙的脖颈上,划出一道细小的伤痕,血丝瞬间就冒了出来。

  而叶文琪完全没有减缓前进的速度,在脖颈上传来刺痛的同时,她也抬起了手臂。一把银光灿灿的利刃,出现在她的手中。

  潘龙被利刃的反光照到眼睛的时候,便皱了眉,千钧一发之际,才堪堪躲开。那匕首刺中了他的左手臂,鲜血瞬间染红了他淡蓝色的锦缎衣料。

  他疼得冒了汗,可叶文琪却不管不顾的拔出了匕首。而当她想再补他一刀的时候,一群侍卫冲散了人群,扣下了叶排风的同时,她这里也被团团的围住。

  她看着碍于身份不敢动作的叶排风,蹙了眉。回头瞪了一眼潘龙,狠狠的说道。

  “算你命大!”

  刚刚上任的捕头,手扶腰间大刀刀柄。再一次看到叶文琪的时候,嘴角不受控制的微微抽、搐。

  自从叶六郎殿前告御状,潘子阳被贬离京后。叶家女人们的不满,真是被叶文琪表现得淋漓尽致。

  潘虎娶个小妾,只是抬个轿子接回去。她竟然都能得了消息去闹事,打伤了十几个家丁;潘豹深夜偷溜出去吃花酒,居然也能被她堵到,抬回去后直接包成了粽子。

  今天,潘龙这个前侍卫步军都指挥使,更是被她堵到刺了一刀。

  他真是有点小冲动,想要单膝下跪,拜她为师。

  而叶文琪被带到衙门后,也只是坐了一会儿,便带着排风准备离开。

  因为即便没有圣上的特别交代,忠义府的人。捕头们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想为难。

  只是她刚踏出大门门槛,就被喊住了。

  “叶姑娘比武,一定要你死我活吗?”潘龙左手臂上的伤口,已经做了简单的处理。可他的脸色依然发白,薄唇更是毫无血色。

  “结局只会是你死!”叶文琪轻轻拂去衣袖上不存在的灰尘,不屑的望向他,“我这匕首削铁如泥,只要轻轻一挥,那枪头便如断线的纸鸢一般落地,刺不到我!”

  “可如果有万一...”潘龙好笑于她的自信,却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不会有万一!”叶文琪目如寒冰,“我这命,还要留着取你潘家狗命!”

  说罢,她便转身离开。可走了两步后又停了下来,她微微回头,却没有看他。

  “你最好期待下次再遇见我时,也有如此的好命!”

  潘龙望着她离去的身影,嘴角苦了笑,目光中有些疲惫。

  一小片白色的花瓣,悄悄的落在了他的肩头,不愿离去。

  初春时节,微暖的春风,仿佛一夜间就吹绿了汴京城。树枝上刚冒头的嫩芽,簇拥着几朵还未凋零的小白花,随风摇曳,如诗如画。

  可此时的忠义府,却如那寒冬腊月一般的白雪皑皑。整个府邸看不见除白色以外的第二种颜色,就连那朱红色的梁柱,也被素白紧紧的包裹。

  在府外春意的映衬下,这里显得格外的,凄凉。

  忠义府的祠堂中,叶文琪笔直的跪着。粗而糙的鞭子,重重的落在她的身上。皮开肉绽,她的一身素服早已染成了艳红。可她咬紧了牙关,就是不肯认错。

  “圣上已经下诏贬了潘子阳,你如此闹事,是要逆圣上的意,陷叶家于不义吗?”

  华太君握着九龙监国锡杖的手,微微颤抖,厉声的训斥着她。

  叶文琪紧咬着的唇角,已经滴了血。她望向父兄的牌位,眼中噙着的泪水,已经说不出是因为无尽的悲凉,还是因为入骨的疼痛。

  “光我叶家就八条性命,更别说那军营里的士兵,他只是贬了官职、告老还乡,天理难容!”

  “放肆!”龙头宝杖被高高的举起,又重重的落下,华太君脚下的青石板被震得嗡嗡作响。

  “你是想叶家满门抄斩才甘心?你父兄赢回的声誉,都要被你败光了!”

  “人都死了,还要那声誉做什么!”

  “你!”华太君许久未如此的动怒,她的胸膛剧烈的起伏,转身看向身后的众人。

  “三天三夜,八姐跪在这里反省,谁也不许给她吃食。尤其是你,九妹!”

  被点了名字的叶文瑛,鼻子微酸,灵动的眼睛噙了水雾。却也只好抿了唇,微微点头。

  空旷的祠堂只剩下叶文琪一人,她跪在那里,却依然腰板挺直,犹如松柏。

  思来想去,她把今日所有的账,都算在了潘龙的头上。没有取了他狗命不说,还被太君如此的责罚,都怪他!

  心中的怨恨,膨胀到一定程度,她眸中的怒火,便犹如火焰山般熊熊燃烧。

  “别再让我见到你,不然,让你生不如死!”

  她咬牙切齿,嘴角断断续续的血珠,配上她眸中的赤火,仿佛一个刚刚从地狱中爬出的修罗。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三天之后,她连药都没敷完,便再一次的遇见了他。

  晌午的阳光,如烈焰一般,烘烤着金黄色的琉璃瓦。

  然而,这片琉璃瓦笼罩下的御书房,凝结的空气中,甚至冒着丝丝的寒气。

  大殿正中,那金黄色的雕龙宝座上,正襟危坐着的梁真宗,梁恒。正眉心微皱,眸中略带疲惫的看着眼前之人。而他双肩之上的两条金色巨龙,仿佛要随着他的烦躁,一飞冲天。

  堂下的叶文琪,笔直的跪着。她微微垂首,目光平淡,已经算是对堂上之人最大的尊敬。

  “草民潘龙,叩见圣上!”潘龙疾步而来,在皇上面前俯首而跪。待听到让他平身的旨意后,才恭敬的起身,威严的立于一旁。

  可看着斜睨着他的叶文琪却撇了唇,让他平身,让我跪着?

  “圣上!”王钦上前一步,垂首作揖,恭敬而又义愤的说道,“您已裁决了潘子阳,可叶文琪藐视王法,多次挑衅于潘家。这简直就是目中无人,不把圣上您放在眼里。”

  梁恒闻言抬首,叹了口气,看向了跪在了大殿中央的人。

  只见那女孩儿听完自己的罪状,并不害怕。清澈的眼眸和薄薄的粉唇都勾起了笑意,却明显带着了一抹轻蔑。

  “叶文琪,你可知罪?”他直了直身子,又清了清嗓子。

  “呵!”叶文琪鼻子轻哼了一下,只是抬起了眼睑,便看向了他,“回圣上,王钦若是要定臣女的罪,就算臣女说不,他也会给我说死!”

  “你!”王钦没想到这个丫头疯了,是真不把圣上放在眼里了,他迅速转身,再次启奏,“圣上英明,这叶文琪是要陷臣于不义。臣忠心为国,岂是那颠倒是非黑白之人,望圣上明察,还臣一个公道。”

  梁恒抬手揉着眉心,声音带着疲惫。

  “潘龙,你说,是怎么回事儿?”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葬花令:美人驰疆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