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花令:美人驰疆第1章 血染金沙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章 血染金沙

小说:葬花令:美人驰疆 作者:记忆年华 更新时间:2018-06-25 19:56 字数:2417

  楔子

  北梁年间,病入膏肓的梁太宗执意前往五台山,为已经归天的梁太祖还愿,却被羽军围困于雁城。

  叶兴率领众子前往救援,却不得突围。

  叶六郎与叶七郎拼死护送梁太宗突围回京。之后,叶六郎便迅速返回支援父亲,而叶七郎则赶往离金沙滩最近的潘子阳处请求调兵支援。

  不料,潘子阳嫉妒叶兴功高业重在先,怀恨叶七郎重伤犬子潘豹在后。公报私仇,有兵不援。竟还下令放箭,令叶七郎万箭穿心。

  孤立无援的叶家军突围后,惨败于金沙滩。叶兴助仅剩的叶六郎突围后,宁死不屈,撞碑自尽。

  叶六郎回京后御前告状,潘子阳被贬离京。

  ——————————————————————————————————————————————

  正文

  风花卷残叶,水镜映悲云。金沙染热血,银枪叹忠魂。

  雁门关外金沙滩,刀光剑影尽硝烟。两狼山下怒撞碑,七郎八虎一人归。

  当叶六郎带着噩耗和一身的重伤昏倒在华太君面前的时候,离叶家将血染金沙滩,已半月有余。

  卯时过半,天刚蒙蒙亮。笼罩着汴京城的黑暗,正在被温暖的阳光一点一点的驱散。

  清澈而带着寒意的冰水,在汴河中缓缓流淌。河岸两边,本该热闹非凡的市集,此时却空旷冷清。而偶尔走过零星的几人,双手紧着自己的领口,朝着街口有热闹看的广场极速而去。

  街口的广场上,里三层外三层的,被黑压压的围了个水泄不通。

  圈中,一位女子一身素服。明显已经过了盘发的年纪,却一头乌发,从被盘在头顶的一根素雅的玉簪开始,瀑布一般的披在肩后。

  那女子手拿软鞭,英姿飒爽。白皙的脸颊,不知是因为动怒还是因为寒凉,泛着红晕。一双浓而细的剑眉,微微上扬。清澈见底的双眸中,燃着熊熊怒火。

  只见她抬手一甩,那软鞭就仿佛被注入了生命一般。犹如一条黑蛇吐着黑色的信子,直奔对面的男子而去。

  可那男子只是轻轻的一个侧身,便再一次躲过这利剑一般砍过来的软鞭。而他的从容,也更加激怒了那名女子。

  叶文琪一收手,便把软鞭别在了腰间。从身边同样一身素白的叶排风手中,抽出长剑。只一个跳跃,就刺了过去。

  潘龙看着冲过来的叶文琪,目光深邃,唇角微勾。他左右躲闪,却不见狼狈。反而不善使剑的叶文琪,以耍枪的招式舞剑,手脚束缚,不得施展。几招之后,就已经漏洞百出。

  本就力不从心的她,看着潘龙只是躲闪,却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而自己并未动他分毫,更是怒从心中来。

  “潘龙,不敢与我比试吗?”她明眸闪动,粉唇微张,却字字燃火,“懦夫!”

  潘龙微微下腰,躲过她极速砍来的长剑。剑风划过,他额前细碎的发丝有些凌乱,却丝毫不影响他俊美的脸庞。

  浓密的剑眉,微微挑起。狭长的桃花眼中,带着一丝兴趣。薄唇开启,却彻底激怒了叶文琪。

  “好男,不与悍妇斗!”

  “你说谁是悍妇!”

  “你刚刚追了在下几条街,拿了鞭子就抽过来。活脱一副男人夜未归家的小媳妇样,不是悍妇,是什么?”

  “你!”

  叶文琪咬牙切齿,明眸瞬间犹如铜铃。她向着潘龙,又是一剑刺去,然而也再一次的被他躲过。

  她气得狠狠的跺了一脚,可这一脚,在她咄咄逼人的气势下,竟显得有些许可爱。

  突然她看到身旁一个兵器摊位上的一排长矛,粉唇瞬间就噙了一抹得意的笑。

  “排风!”

  她看都没看身后的人,就将长剑往身后一抛。而那叶排风,只是稍稍移动手臂,手中的剑鞘,就稳稳的接住被抛过来的长剑。

  叶文琪抛了剑后,便冲到了矛枪摊的旁边。看了一下,拿起了一个觉得还可以的银枪长矛。在手中掂了掂,勉强的抿了唇,便转身志在必得的看着不远处悠闲站着的潘龙。

  她那目光中仿佛已经胜利的笑意,让潘龙不由在心里摇了头。

  他今天不过是出来办些事情,根本没想到会遇到她,他完全都没有看见她。是她,愣是追了他几条街,硬生生的把他拦了下来。

  如若不是她直接拿着鞭子就抽了过来,他都得以为,她是来抢亲的。

  鞭子倒还用得不错,可刚刚的剑,耍得真是乱七八糟、毫无章法。这叶家的女儿,难道是花拳绣腿?

  可当叶文琪举着长枪刺过来的时候,他的想法,便犹如一盏琉璃灯,被她刺得四分五裂。

  再也不是轻松的面对,她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孔武有力,却又虚虚实实,难辨方向。他竟分辨不出她的下一招,会刺向何处。

  如果说刚刚的软鞭是一条黑蛇,那么现在叶文琪手中的长枪,便是一条银色的蛟龙。让手无寸铁的他,有些无力招架。

  依然凉寒的空气中,潘龙额头上渗出的细汗,打湿了额前的碎发。白皙的脸颊,染上了细微的红晕。他的躲闪,已经开始有些吃力了。

  突然,他握住刺向自己喉咙的枪柄,大呼了一口气,身上微微冒了虚汗。

  一个没注意,他竟让她钻了空子。

  “叶文琪!”他对上她充满恨意的眼眸,抿了唇,“你这样,就不是比武了吧?”

  “怎么?怕了?”叶文琪的眸底,一片戏谑之意,“比武不中要害,还比什么!”

  轻轻的叹了口气,潘龙无奈的笑了,“八姐至少让我拿件兵器吧。”

  “八姐也是你叫的!”叶文琪手中的长枪,又往前送了半寸,逼得潘龙不得不后退了一小步。

  “是谁刚刚说,不与悍妇斗的?”她眼眸微眯的看着他,毫不退让。

  潘龙咬了牙,抿了唇,还挺记仇呢!

  可突然,他的耳朵微微动了一下,唇角便迅速的勾了笑。

  “娘子这是生气了?”

  “你说什么!”叶文琪眉心紧拧,咬紧的牙关挤出了这四个字。

  而潘龙借着她生气松懈的工夫,一下便举起了长枪。然后就势的移到了她的面前。另一只手一抬,便揽上了她纤细的腰肢。

  带着戏谑的嘴角微微勾起,再加上他那双上扬的桃花眼,好不风流。

  “娘子莫气了,为夫今夜便归家!”

  “你!”叶文琪看着他进在咫尺的脸,简直就想把他碎尸万段!

  她抬手一掌,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胸口处。

  而潘龙忍着疼,借着她的掌力,手腕一收,便在后退的过程中,取走了她手中的长枪。

  叶文琪手掌被磨得生疼,可她已经顾不上了。她回身就想去取叶排风手中的长剑,却被潘龙一个回马枪,直指咽喉。

  她静在原地,不得动弹。而潘龙举着枪,微微得意的看着她。

  眉心紧锁,叶文琪羞辱难当。

  “卑鄙无耻!”

  潘龙轻笑了一声,挑起了眉。

  “兵不厌诈,叶姑娘应该比我更清楚!”

  叶文琪紧咬着的唇角,已经微微泛红。

  “八姐!”

  叶排风捏紧了手中的剑鞘,瞳孔瞬间紧缩。她想上前,却好像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那叶文琪对着那枪头,便冲了过去。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葬花令:美人驰疆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