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王妃:王爷请自重发泄醋意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发泄醋意

小说:重生王妃:王爷请自重 作者:七月瑾凉 更新时间:2018-07-12 14:15 字数:2182

  “或许离王对天下女子来说都是最好的归宿,其中却不会包括我。”君墨染低眸看向烟雾袅袅的白玉茶杯,芊芊细指覆在上面静感觉不到丝毫温度,一抹悲凉涌入眼底,很快便被她掩藏。

  绝尘看着女子瘦削的背影心中一阵酸涩,张了张嘴缓缓吐出“他与别人不一样,他对你有情。”她在旁边一直看着他们,他与她相识已非一天两天,他的情意她看得一清二楚只是眼前的人看不出罢了。

  君墨染握着茶杯的手一紧,几滴香茶溅在琉璃茶桌上映出君墨染的身影。“他要的是皇位,我为的是报仇,他要杀那九五之尊我亦如是,仅此而已,况且皇家之情是何其的廉价。”或许是自欺欺人吧!只是有些事情她不能承认亦不能承认。

  君墨染望着茶杯出神,丝毫没有注意到她提到九五之尊时绝尘眼底的恨意。

  “绝尘你今天的话题似乎有些不一样啊!我们好不容易见一面你不关心我这些天怎么过得,尽是一些杂事,莫不是真想学如烟做个不着调的红娘。”君墨染打趣道,压抑的气氛慢慢散去,两人简单的聊了几句君墨染看了一些关于朝中的消息便带着纪言离开。

  离开时空中已有几颗零散的星,本来借口是出来置办几身衣物如此回去若是让沐城看到了无法交差,就让绝尘拿了一些她留在这没有穿过的衣服,便耽搁了时辰。此时夜市刚刚开始正是冷清的时候,看着街边一个个为生计奔波的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突然心生羡慕,这样的平淡生活正是她想要的,可是如今却是多么遥远,摇头苦笑缓步走回相府。

  “呦!三姐怎么有空出来,这么晚了莫不是私会了哪个野男人?”沐辰风从风月楼出来正巧碰上君墨染话里满是嘲讽。一个庶女害得他长姐和母亲被送到寺庙礼佛,如今开来又要抢了自己的姐姐的男人让自己失去了靠山对君墨染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

  君墨染被他满身酒气和脂粉气息熏得皱了皱眉头“四弟这话可是给我们相府抹黑了,说我在这私会野男人若是让有心人听了去怕是给相府惹上大麻烦。”

  “沐离墨要不是你勾引离王,长姐也不至于去礼佛,你和你娘真不愧是母女一个德行。”沐辰叶满身酒气反手抓过君墨染的皓腕微微使力疼的君墨染眉头紧皱,纪言见此双手蓄力朝沐辰叶袭去,一声怒喝让沐辰叶松了手,暗处的身影也收回了手脸色越发沉重。

  沐辰风从军营回来已是傍晚,去了偏院见君墨染没回来问过仆人才知她一天未归,便来寻人没想到却看到这么一幕。沐辰风看着君墨染红肿的手腕满是心疼的扔在手心,看向沐辰叶的双眼像是要迸出血来“你若是真闲的无事可做,明日便秉了父亲和我一起去军营,省的在这为难你三姐让旁人看去了笑话。”

  沐辰叶踉跄几步逃也似的离开,撞翻了一旁的小摊东西散了一地,沐辰叶踢了摊贩两脚骂骂咧咧的离开,摊贩认得他是丞相家的公子敢怒不敢言,默默收拾着撞翻的摊子,行人纷纷让开了路生怕被沐辰叶撞到。

  沐辰风轻叹,从腰间解下荷包递给了摊贩连连道歉,蹲下身子帮着收拾残局,君墨染默默俯下身子帮着收拾,摊贩本就是年轻男子看着这样如画一般的女子羞红了脸。沐辰风摇头轻笑,目光触及到一支白玉簪子拿起在摊贩面前轻摇“这支簪子能送我吗?”

  “能,能公子喜欢便拿去。”

  沐辰风浅笑拉着君墨染站起身将手中的白玉簪子插在她的发髻间温柔看他。

  “好看吗?”君墨染浅笑看他笑靥如花。

  “好看,我妹妹戴什么都好看。”沐辰风轻笑。

  君墨染从袖中拿出那个蓝烟玉坠,在沐辰风眼前晃了晃,纪言面色一白本来以为这是送给她家爷的没想到却是送给沐辰风的,这要是让她家爷看到,她难以想象会发生什么,怎么突然感觉有一股子冷风自身后传来。

  君墨染将玉坠挂在沐辰风腰间,两人对视眼中有明媚的笑意。一旁的顾辞渊脸色铁青双手紧握成拳,修长的手指咯咯作响此时的君墨染和沐辰风看在他眼里一副郎情妾意的模样甚是刺眼,负手转身离开。

  查到府中有细作他便急着回府,处理完事情已是天色渐沉,怕她出事便急切敢来,碰到沐辰叶欺负他,他怒正想出手看到沐辰风他便放了心。不想却看到两人如此,自己多次救她于危难之间,她何曾对他这般笑过,何时给自己送过东西,每次靠近她她都视他入洪水猛兽,唯恐避之不及,他就有那么可怕吗?虽说他们是名义上的兄妹男女授受不亲不懂吗?对自己说“王爷请自重”的时候怎么那么顺口。面色铁青一路走回王府,府里的人见他如此都避之十里唯恐惹到他。

  “去把祁王喊来。”顾辞渊沉声对管家吩咐到,管家低头快步离开手心已满是冷汗。在王府十年他从未见王爷有过任何情绪,他一向不喜形于色今日明显可以看出他的怒气,不由得心生紧张。

  顾辞轩吃过晚饭正准备休息,被离王府的管家请了去,以为出了什么事,风风火火的来到王府,迎面就是一掌,幸好出手之人未使尽全力,自己勉强可以接住。紧接着一阵掌风袭来两人在园里打的不可开交,顾辞渊招招狠虐似有发的迹象。

  两人打了一个多时辰,衣衫被汗水打湿,虽然顾辞渊没有伤他之意,但也多少挂了彩。“不打了,不打了,皇兄你疯了?”顾辞轩躲开顾辞渊的攻击逃犯一边喘息。

  顾辞渊看他一眼双手负于身后,衣衫浸湿却没有丝毫累的意思。顾辞轩见他眉宇间有些怒气隐隐猜到是因为什么,笑出了声。

  顾辞渊抬眸瞪他,跌坐在地上“我说皇兄你这生气没必要拿我开涮吧!我可不禁打。”

  顾辞渊伸手将他拉起,两人坐到亭子里的白玉石阶上,顾辞轩斜躺在地上,手肘反撑在白玉阶,双腿修长,一只微微曲起,另一只平放在地面,慵懒而优雅迷人。“想不到一向不沾情爱的离王,也有被女人绊着的时候。”

  顾辞渊转头看他,反问道“你能,我就不能?”见顾辞轩眼中涌上忧伤的神色顾辞渊意识到自己失言,转头看向一旁。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重生王妃:王爷请自重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