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王妃:王爷请自重断绝红尘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断绝红尘

小说:重生王妃:王爷请自重 作者:七月瑾凉 更新时间:2018-07-12 06:19 字数:2178

  “如此茶园本王倒想知道这幕后老板是谁,是否是与墨儿一般的妙人。”顾辞渊闭上眼睛,抬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有一股淡淡的清香随着空气流入肺腑,令人神清气爽。

  君墨染指尖一顿“能得王爷赞赏,这茶园主人定也会不负卿意。”

  指尖划过一盏莲花灯垂眸问道:“王爷习惯梨花?”

  顾辞渊凤眸微睁,凝视着桌旁的梨花,君墨染不经意朝身边望了一眼,竟发现顾辞渊望着那株梨花,怔怔的出神,他邪妄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悲伤的痕迹那样熟悉。“母妃喜欢。”淡淡一句却是说不出的悲凉。

  缓缓放下莲花灯,坐在顾辞渊身边双臂抱膝静静的望着那株梨花,风过,半空中,偶尔有洁白的梨花花瓣缓缓坠落,带着清甜的芬芳,悄无声息地落在她肩上。

  “墨儿,喜欢梨花。” 想起别院第一次见她的情景,她仿佛落入凡间清冷的仙子,在梨花树下,衣袂轻扬,遗世独立,她清澈的目光就如这满树的梨花,或许从那时起那个身影就深深的印在心底挥之不去。

  “喜欢梨花的是君墨染,而君墨染早已死在那场屠杀中,至于沐离墨纵使富贵牡丹亦是心中所爱。”淡淡的语气中是道不尽的悲凉与绝望,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如今已经没有了意义,她现在是沐离墨一个被自己父亲操纵的棋子。

  顾辞渊抬眸看她,瘦削的肩膀有些微微颤抖眸中的悲伤与绝望刺痛了他的心,伸手将她颤抖的肩膀揽进怀里,君墨染缓缓靠在他的胸口,只感觉这个怀抱好温暖哪怕再多待一刻。两人就像是两只困兽,彼此依偎互相取暖。

  “皇兄”顾辞轩面色凝重推门而入,君墨染被这一声称呼惊醒,急忙脱离顾辞渊的怀抱站起身,眸中一片寒意。她怎么忘了眼前的人是皇室之人他们不该有任何瓜葛,感情不是她能触碰的,而他也注定不会是自己命中的良人,嘴边划过一起嘲讽一闪而过,却被顾辞渊捕捉。他眉头微皱不明白她的转变是因为什么?这种感觉令他很慌乱。

  转头望向顾辞轩见他面色凝重应该是有什么要紧事发生,他点了点头示意顾辞轩离开,起身抬步走到君墨染身边,每走近一步她便后退一步直到走到窗前退无可退“墨儿”他试探出声。

  “王爷可否还我东西?”君墨染低下头不敢直视顾辞渊眼中的深情,顾辞渊轻叹一声将墨玉折扇递到她手中,昨夜拿它来本是想把她引来,有些话要当面说给她听,可是,看她一直躲闪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皇兄”顾辞轩面色凝重推门而入,君墨染被这一声称呼惊醒,急忙脱离顾辞渊的怀抱站起身,眸中一片寒意。她怎么忘了眼前的人是皇室之人他们不该有任何瓜葛,感情不是她能触碰的,而他也注定不会是自己命中的良人,嘴边划过一起嘲讽一闪而过,却被顾辞渊捕捉。他眉头微皱不明白她的转变是因为什么?这种感觉令他很慌乱。

  转头望向顾辞轩见他面色凝重应该是有什么要紧事发生,他点了点头示意顾辞轩离开,起身抬步走到君墨染身边,每走近一步她便后退一步直到走到窗前退无可退“墨儿”他试探出声。

  “王爷可否还我东西?”君墨染低下头不敢直视顾辞渊眼中的深情,顾辞渊轻叹一声将墨玉折扇递到她手中,昨夜拿它来本是想把她引来,有些话要当面说给她听,可是,看她一直躲闪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接过折扇侧身离开,想起他送的那把匕首,从袖中拿出转身递给顾辞渊“王爷这份礼太重,我受不起。”

  “若是不要就扔了吧!”顾辞渊凤眸闪过一丝伤痛,语气冷冽说完转身负手大步离开。君墨染的手僵在半空一直听到关门声将脚步声隔绝才缓缓收回手将匕首放入袖中。

  突然一阵轻浅的脚步声传来,缓缓推开门被纪言拦住,紫衣女子不语淡淡的望着逆光而立的女子。

  君墨染敛好情绪淡淡开口:“让她进来。”

  “可是……”纪言看了紫衣女子一眼,眉宇见隐隐有些担忧的神色,爷走时吩咐让她寸步不离的跟着君墨染,看眼前的女子似乎没有敌意。

  “进来吧!”君墨染语气放缓,打断了纪言的思绪,纪言缓缓收回手臂带上了房门。

  “阁下是何人?”紫衣女子看向眼前这个熟悉的背影柔声问道。

  君墨染将墨玉折扇放在身后,想来是刚才的谈话被搜集成情报递到她手中便来探个究竟,只是君墨染不知道的是这一切是她亲眼所见亲耳所听。

  缓缓转身柔声笑道“绝尘好久不见。”紫衣女子微微一愣,看到女子娇俏陌生的面容出神,不一样的面孔相同的感觉相同的气韵。

  “墨染”绝尘试探出声,刚才听到她与顾辞渊的对话猜到几分但当看到眼前的人时却仍是吃惊的很。这世界上真的可以换脸,而且竟然毫无破绽。

  “这脸是离王换的,我的命也是他与祁王救的。”君墨染握着绝尘的手淡淡出声垂下眼睑,没有注意到绝尘眼中一闪而过的伤痛,茶水的热气晕染了一室的清香也,雾气缭绕又打湿了谁的眼眸。

  祁王,祁王……

  君墨染缓缓抬头见绝尘微微有些发白的脸色,泛红的眼眶黛眉微蹙,相识三年她都像是与世隔绝的人,不理俗世亦不惹尘埃,所以救她的那一刻她就相信这样的人可以细心的打理茶园,不会为任何事而心动。当初问她名字她眼中毫无波澜心如止水轻轻呢喃“绝尘,断绝红尘之意。”她当时震惊不已究竟什么样的打击能让一个韶华女子不理尘世,她不言她亦不问,只是此刻又是什么能让她红了眼眶。

  “绝尘……你哭了”君墨染轻声询问。

  绝尘摇了摇头高抬下巴望着顶部的房梁眼中闪过一抹苍凉。君墨染见此没再多问,望着眼前的白玉茶杯出了神却仍未察觉此刻自己坐的是刚才顾辞渊坐的位置。

  良久绝尘淡淡出声,声音有些虚无缥缈却清晰的传入君墨染耳中:“离王是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君墨染微楞而后淡笑:“什么时候绝尘也如烟一样开始乱牵红绳了?” 想起如烟当时非要嚷着当红娘硬逼着白凉夜娶一个被白凉夜夺了心的小丫头,绝尘也笑出了声。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重生王妃:王爷请自重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