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王妃:王爷请自重离王之痛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离王之痛

小说:重生王妃:王爷请自重 作者:七月瑾凉 更新时间:2018-07-05 07:08 字数:2171

  回到偏院两人换下男装,很快就有下人带着大夫来看病,大夫诊过脉以后开了几副药,纪言煎了药端给君墨染,君墨染闻了闻皱了皱眉头推开了药碗。纪言看到君墨染的样子笑出了声“小姐,没想到你连蚀骨之痛都能忍,喝碗药就痛苦成这样。”

  君墨染抿了抿唇,又推了推药碗“你还是端下去吧!我实在喝不下。”

  “这怎么行,这老头好不容易找人给你开了药,你要是不喝这伤什么时候才能好。”纪言语重心长的劝道。

  君墨染看纪言一本正经的模样也不好意思再推,拿起药碗嗅了嗅捏住鼻子硬喝了下去。纪言想起还有今天和顾辞轩打赌赢的蜜饯递给了君墨染,君墨染吃了蜜饯嘴里的苦涩消减了不少,却是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小姐,现在你可真是和沐家母女结仇了,你打算怎么办?”纪言盯着君墨染问道,虽然她相信君墨染有应付沐家母女的本事,但是毕竟她身份低微,要对付这母女两个要吃不少苦头。

  “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君墨染起身走向窗边,沐城是对沐离墨的娘有情,所以在沐夫人要置她于死地的时候救下她,可是这份情她不知道能利用多久,如今看来只能靠自己了,不知白凉夜今夜会不会来。

  纪言看着君墨染的背影淡淡说道“有时候感觉小姐和我家爷还真像,无论是性格还是处事方式简直一模一样。”

  君墨染听到纪言的话身形一颤,想起在庙里的一幕不自觉红了脸颊。

  “爷以前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我五岁时被父母抛弃是爷偷偷出宫时,见我可怜把我带在身边,而爷出宫是为了让柔妃娘娘开心,便偷偷去买娘娘最爱吃的糖葫芦,为此爷被皇上罚在雪地里跪了一天一夜。自从柔妃娘娘死后爷就变了样子,无论是苦是痛爷都不再吭声,娘娘入殓的时候爷在娘娘墓前守了三天,最后还是被七爷从墓穴里拖出来的,所以爷和七爷关系最好,可是爷从那时起也变得沉默寡言,什么事都闷在心里,不久请旨去了边关,爷本来就不受宠,皇上自然应允了,边关的数十年很少见爷休息过,每天睁开眼睛就看见他在练剑看兵书,十几年来爷很少进京,只是每年在娘娘祭日都会在王府的暗室里一待就是一整天,娘娘死的时候爷只有八岁。”纪言回忆起顾辞渊的曾经染上了泪光,君墨染听纪言说起顾辞渊心中一震,难怪他那一双眸子深不可测,从不喜形于色。八岁,一个八岁的孩子要有怎样的勇气去面对一切。

  “所以,在爷救了小姐之后,我就知道无论小姐提什么样的要求,爷一定会帮小姐,不为别的只为他不想有人想当年的他一样痛苦。”纪言看着君墨染说道。

  君墨染垂下了眼睑,倚着窗不发一言。见君墨染没有说话,纪言意识到自己似乎说多了,可是她真的希望能有一个女子能走进顾辞渊的心里,而她觉得君墨染就是那个人,所以她把顾辞渊的经历告诉她,想让君墨染对顾辞渊多一些了解,他这些年活的太累了。

  “我饿了”良久君墨染开了口,纪言想开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她知道眼前的女子若是不想,她说再多也没用,转身出门去寻些吃的。君墨染望向窗外,百味杂陈,她总以为自己承受的多,却没想到有人这种负担已经承受了十几年。

  “小姐该起了”君墨染睡的正沉,被纪言叫醒。醒来望了望帐顶才想起这不是将军府“小姐,该去给那老妖婆请安了。”纪言没好气的说道。

  听到纪言对沐夫人的称呼不由得失笑出声,洗漱之后去给沐夫人请安。

  “离墨给大娘请安了”说是请安,可是地下的垫子早让人给拿走了,看着冷硬的青石板,君墨染还是一声不吭的跪了下去。跪了许久也没听到沐夫人吭声,膝盖酸麻却也只能忍着。

  “起来吧!”半晌沐夫人才开了口,纪言将君墨染扶起,膝盖却仍是疼的厉害。

  坐在一旁的沐离殇见君墨染这副模样嘲讽道“三妹,还真是娇贵的很,才这么一会儿就撑不住了。”君墨染不想与她争论什么,若是说下去恐怕她还要遭不少罪。

  “昨日,你父亲提起你母亲,说是想让你去拜拜,顺便让家里的女眷去给你二哥祈福,明日早些在前门侯着去法兰寺上香,若是没事你就先退下吧!”沐夫人昨日被沐城警告也不好在刁难君墨染,便打发她回去眼不见为净。

  “离墨告退”说完由纪言扶着离开。

  “路上的人可安排好了”沐夫人问。

  “嗯,我花重金请了隐楼的人,这次沐离墨插了翅也难逃了。”沐离殇恨恨的说道,这次她绝对不会让沐离墨再活着回府,不过想想自己出的钱也是心疼的很。

  回到偏院,纪言将君墨染扶到床上,撸起下裳膝盖却是已经青紫一片,纪言找来活血化瘀的膏药上完药,替她揉起了膝盖,边揉边骂道“那老妖婆真是折磨人,等哪一天老娘宰了她,那她人头当球踢。”

  君墨染淡淡一笑,柔声说道“别揉了天色还早,你回去再睡一会儿,我也想再睡一会儿。”

  “明天的祈福,那老妖婆怕是会动些手脚,你准备怎么办。”君墨染自然知道明天对沐夫人来说是一个杀她的好机会,不过距她猜测,她们找的应该是隐楼的人,白凉夜那见钱眼开的主自然不会推了这笔生意,她自然不必担心什么,只是这次怕是要砸了隐楼的招牌了。

  “明天的事不用担心,你先回去睡吧!”她现在还不能将隐楼的事告诉纪言,即使她已经知道了顾辞渊帮她没有什么别的目的,但有些事还是不让他们知道的好。

  见君墨染不着急,纪言也不好说什么,伺候君墨染入睡后,偷偷潜出了府向自家爷报告。

  “她没说什么”顾辞渊问道。

  “没,她让我不必担心,但我总感觉那母女两个会做点什么,所以就来告诉爷了。”

  “嗯,你先回去吧!明日我会安排的。”顾辞渊沉声说道。见顾辞渊发了话,纪言就放心了,有顾辞渊在君墨染明日就不会有性命之忧了。纪言走后,顾辞渊就没批公文的心思,不知为什么,他很想去见她,那是一种来自心底的渴望。

七月瑾凉 说:本章应在别来无恙之后哈哈,出了点意外,多多见谅。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重生王妃:王爷请自重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