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王妃:王爷请自重他的脆弱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他的脆弱

小说:重生王妃:王爷请自重 作者:七月瑾凉 更新时间:2018-07-04 07:24 字数:2184

  见君墨染止不住的发抖,看了一眼两人打湿的衣服,顾辞渊起身去山洞里找到一些干柴生起了火,将外衫脱下放在一边烘烤,见君墨染还是楞在寒潭边上,沉声说道“你不冷”君墨染看了一眼自己打湿的衣衫实在不好意思过去,可是这寒潭的水本就凉,在这样下去就算她能出去,也非得落一身病不可,咬牙朝火堆旁走去,离顾辞渊却是有一段距离,靠近火堆旁身上有了一丝丝暖意,双手也渐渐恢复了知觉,湿衣服穿在身上很是难受,看到顾辞渊在旁边她也实在不好意思脱掉外衫。

  “你跟隐楼的人什么关系”顾辞渊沉声问道,在黑衣人出手时他就看出来这群人不是来要她命的,也没想伤任何人,反而像是在演一场戏,但他不敢确定跟了过去,黑衣人朝她刺去看似招招都是要刺中她的要害,却又招招刺空,直到他们两人跌落山崖时,黑衣头目试图抓住她,眼中满是担心他才笃定了他的想法。

  “隐楼?”君墨染装做疑问的问道。心中一泠,看来顾辞渊看出来这是一场戏,他们虽是盟友,但他们还没有到她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的地步。

  顾辞渊看着君墨染,像是要从她脸上找出一些破绽,黑眸如这寒潭般深不见底。

  “算了,你不说本王也不问了”顾辞渊见她有意躲闪,也没有再强迫。

  顾辞渊看她脸色青白,唇色尽褪,拿起哄得半干的外衫扔给她“穿上吧”君墨染接过外衫垂眸看他,最后还是将衣服披在身上,淡淡的松竹香气将她包围。

  “我们怎么出去”君墨染抬头问他。

  “等等吧!老七和纪言应该会来找我们,若是找不到明日再想办法。”这里本就封闭,他又受了伤胳膊虽然能动但大大小小的伤口都有感染的迹象。

  君墨染看了一眼四周要想出去确实不易,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她也没必要担心什么。

  “你受伤了”君墨染垂眸看他,白色的内衫已是血红一片,想来也是跌下山崖时被山石划破的,白凉夜还没那个胆子与顾辞渊为敌伤了他。

  “没事,死不了。”顾辞渊冷声说道。君墨染撇了撇嘴他还真是不识好歹,自己好心问一句却回了这么一句话。君墨染从衣服上撕了一些布条递给顾辞渊“你还是包扎一下吧!伤口感染就不好了。”顾辞渊瞥她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的胳膊意思是,你看我这样自己怎么包扎。

  看他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又想起今天沐离殇故意扑在他身上他那恨不得撕了眼前人的神色,君墨染实在是没有那个勇气去给他包扎,转念一想怎么说他也是为了救她才受的伤,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硬着头皮朝顾辞渊走去,刚才距离远加上光线又暗,走进才发现他整个右臂都是血,直到现在还流着血。靠近他见他没有反应松了一口气,好歹不会因为给他包扎,让他要了自己的命。试图撸起他的袖子,却只撸到一半,而伤的最严重的地方还没看到,见他皱了皱眉头。君墨染小声说道“你把内衫脱了吧!”说完脸上一阵阵的发烫,转身往寒潭边走去扯下一节衣服,简单清洗了一下,留着给他清理伤口用。等她走过去的时候顾辞渊已经脱下了内衫,裸露了上身半个身子,君墨染别过脸去。心想不愧是兄弟两个,一样的厚脸皮,一个占便宜没够,一个在一个姑娘面前脱了衣服却是脸不红心不跳。

  顾辞渊见她别过头去待在一旁不耐烦的说道“你要在那待到什么时候。”这个女人让自己脱了衣服,自己脱了她却把他晾在一边,自己站那一动不动。

  君墨染虽然在边关的时候给受伤的士兵包扎过但都是简单的包扎,让人脱衣服还是头一次,这让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怎么可能像个没事人一样,见他催促她也不好再说什么,扭着头走了过去,清理完血以后发现,伤口远比她想象的厉害的多,有几处血肉模糊甚至有感染的迹象,这人却是用这样的胳膊护了她一路。温柔的把伤口包好,君墨染帮着他穿好内衫,起身准备离开,刚站起来奈何顾辞渊的衣服太大,君墨染一不小心踩住衣角,脚下不稳,整个人便朝顾辞渊扑去趴在顾辞渊身上,顾辞渊下意识的伸手握住她的腰,顾辞渊撞在墙壁上闷哼一声,却没有松开手的意思,两人的动作好不暧昧。

  君墨染瞬间涨红了脸,听他闷哼一声柔声问道“没事吧”顾辞渊摇了摇头不着痕迹的收回了手,君墨染立马站了起来,起身朝她刚才坐的地方走去,身后的人嘴角扬起了连自己都未察觉的弧度。君墨染暗自懊恼了一番,羞红脸好一会才褪去了颜色,顾辞渊见她一副懊恼的样子甚是高兴,掩盖了眸中的神色闭上了眼睛,两人一天没有吃东西这里又没有吃得,若不保存体力只怕明天找到了出去的路,也没力气出去了。

  君墨染也慢慢闭上了眼睛,这几日她本来睡得就浅,半夜被顾辞渊吵醒。看他似乎做了噩梦,额头上满是汗水,嘴里不停的喊着“母妃别走,母妃…”君墨染走了过去,见他脸色潮红,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却是烫的厉害,应该是伤口感染所致,可是这里又什么都没有。

  解下顾辞渊递给自己的外衫披在他身上伸手拍了拍他的脸喊道“顾辞渊,你醒醒,顾辞渊”他却仍是不停的梦呓。

  “冷”

  “你说什么?”君墨染听到顾辞渊开口,却听不清他说的什么,凑近问道。

  顾辞渊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梦呓道“母妃,冷…”

  君墨染又找了些干柴来让火烧的旺一点,把火苗朝顾辞渊待的地方拨了拨。顾辞渊仍是喊着冷,君墨染脱下自己的外衫盖在他身上,仍是喊冷,最后君墨染只能将顾辞渊搂在怀里,让自己贴着冰冷的墙壁,却被顾辞渊抓住了手。君墨染试图甩开“顾辞渊,你别得寸进尺”

  “母妃不要走,渊儿知道错了,渊儿再也不偷偷出宫了,母妃不要生气,母妃不要留下渊儿一个人,渊儿怕”听到顾辞渊的话,突然想起纪言跟她说的顾辞渊的身世,放弃了挣扎任由顾辞渊牵着手。侧头看他眼角竟是有泪水划过,温热打在她手背上,心中阵阵泛疼不知道是疼他还是她自己。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重生王妃:王爷请自重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