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王妃:王爷请自重尸体消失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尸体消失

小说:重生王妃:王爷请自重 作者:七月瑾凉 更新时间:2018-06-21 17:40 字数:2387

  直到用过晚饭两人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君墨染不说顾辞渊也不问,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主子,为何要在此处落脚,皇上怕是已经知道主子进了城,如此怕皇上多疑啊!”泽言略有疑虑。

  顾辞渊望向城门悬挂的尸体,眼中有着志在必得的坚毅。“去,安排些暗卫一会用的上。”君墨染我看你还能撑多久,顾辞渊看着一旁打开的窗子满是算计。

  打开窗门,看向城门自己的至亲至爱心中是说不出的苦涩与痛苦,身首异处却还要暴尸,这皇帝当真心狠。

  双手紧握成拳,她不能让父亲和抚月死后还受这般凌辱,可是即使她现在有玉佩在手也不能短时间内召集黑甲军,况且在天子脚下劫囚并非易事,她还不能死,慕容决与狗皇帝还安然活着,血海深仇未报,她不能冒险。踏入皇城虽有五年,可五年里她从未与朝廷人有任何来往,又无法联系到绝尘,她该怎么办。

  难道,非要与他沾上关系吗?父亲曾不止一次告诫她,今生万不可招惹离王,这个人阴晴不定,谋略过人,虽表面上与皇帝情深,实际与他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对皇位也有觊觎之心。

  可是,事到如今她没办法顾虑太多,这人救她绝不会那么简单,一路上的算计她不是没有察觉,将她安排至此,也是他有意为之,他们有着同样的敌人,也只有顾辞渊能够牵制慕容决,这世上但凡有争位之心的人,都不会不对铁甲军心动,这是父亲招徕横祸的原因,恐怕也是顾辞渊救她的原因,看来她只能放手一搏了,实在不行她还有一张底牌呢,任他贵胄王公没有不心动的。

  转身走出房门,轻轻叩响顾辞渊的房门。

  “进来”

  似乎里面的人等待已久。

  “君小姐,有事”顾辞渊含笑看她,双眸如寒潭一般深不见底,不由得让人阵阵发寒。

  君墨染让顾辞渊盯的很不自在不想再费口舌“王爷,我们做笔交易怎么样?”

  “哦,交易又本王不是商人,君小姐此话何意。”把玩手里的茶壶,顾辞渊装作很吃惊的问道。

  “王爷与我都是敞亮人,我虽不问政事,但也知道王爷与皇上不像表面那么交好,而且王爷救我也绝非看我可怜那么简单。”君墨染字字珠玑,对话里的事情似乎有着十足的把握。

  “哈哈,君小姐这话可是有着挑拨皇室关系之嫌啊,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顾辞渊语气生冷依旧分不出情绪,手中的茶壶此时已碎成了粉末,似在给她警告。

  君墨染眉眼弯弯没有理会顾辞渊的动作“十几年前,柔妃的死怕是与皇上脱不了干系吧!”

  突然一阵疾风扫过,君墨染已被顾辞渊按在墙上,手握在她的玉颈之上稍一用力便会香消玉殒“君小姐当真不怕死”此时的顾辞渊语气中多了几分狠虐。

  “王爷,怎么舍得杀我,复仇路上我可是王爷最大的帮手呢?”忍着剧痛君墨染毫不示弱,对上顾辞渊狠虐的双眸,看来她赌对了,顾辞渊确实和她一样有着共同的敌人。

  “呵呵,有意思本王到想知道你拿什么帮,说得好本王放了你,不好本王就送你去见你将军府里的亡魂。”顾辞渊冷笑到。

  “不知,这三千铁甲军离王有没有兴趣呢。”君墨染从腰间拿出玉佩提到顾辞渊眼前,顾辞渊缓缓放开了手,看到顾辞渊的反应君墨染松了一口气。

  “王爷,三千铁甲军能顶这皇城十万军队,用这个做交易,王爷可划算的很。”君墨染把玩着手里的玉佩,在顾辞渊眼前晃了晃。

  “本王凭什么信你,你与这铁甲军自小相识,就算本王有玉佩在手,他们也会听你差遣,若你哪天倒戈,本王岂不是万劫不复了。”顾辞渊虽一直想得到铁甲军,但有些事情他不得不去顾虑。

  “王爷,大可放心,我本就不打算苟活于世了无牵挂,若不是心中仇恨未泯,早没了活下去的勇气,自然不会与盟友为敌,况且,这铁甲军父亲也曾说过用来辅佐明君,而我也相信王爷是父亲所说的那个人。”君墨染言辞恳切,字字铿锵,顾辞渊看了她许久也没发现什么端倪。

  “好,本王答应你,不过若是你敢弄些小心思,本王定不饶你。”顾辞渊看着君墨染眼中的狠虐令人吃惊。

  “我只求王爷两件事,一给我一个能搅得皇城不得安宁的身份,二请王爷将家父尸体带回。”君墨染望向城门的尸体,眼中满是伤痛。

  “泽言,去把门口尸体敛回。”泽言应声离开,原来主子找人是因为这个。很快城楼上的尸体消失于无形,城门人头骚动。

  “主子,尸体被人劫了。”泽言跪下向顾辞渊谢罪。

  “什么,不是你们。”君墨染心生绝望“我们刚准备动手,尸体就被劫走了,我追了数里,却跟丢了。”君墨染踉跄了几步显些跌倒,扶着墙勉强支撑着身体。不是他们是谁?除了自己还有谁不顾危难去劫尸体,这些人是敌是友意欲何为,难道自己连父亲的尸体都不能保护吗?

  看到门口多了很多火把,顾辞渊没有追究泽言的过失,拉起君墨染朝外走去“城门戒严了,快走。”

  一路上君墨染满是绝望,靠着马车不发一言,明明心中痛苦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流不出眼泪。看着此时的君墨染,顾辞渊想到十年前的自己,母妃被人害死,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甚至连吭都不能吭一声,最后连母亲的尸体自己都不能碰一下,就化为了灰烬,从那时起他就发誓,他终有一天要让那些伤害母亲的人血债血偿,他要做天下之主,有能力保护自己喜欢的人,不让他们受到伤害,可是他却不知道他的身份最后却成了他爱情路上最大的阻隔。

  “若是想哭,就哭出来吧!今天…这算是本王欠你的,他日本王定当还你。”面对此时的君墨染顾辞渊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君墨染靠着马车依旧没有出声跟前全是与父亲相伴的点点滴滴,从边关到皇城,父亲时而严厉时而慈爱,她好恨恨自己自小身体就弱不能习武,否则就不会到今天这种地步,连父亲的尸首都不能保护。看着此时的君墨染,顾辞渊心中竟有些微微泛疼,马车到了王府,他没说话,就这样一直陪着她,陪着那个与自己同样可怜的女子。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君墨染才缓过神来,满是疲惫,回望身后领她吃惊的是顾辞渊然陪了她一夜。

  “君小姐可好些了,若是没事了,君小姐下车吧,下车休息一会,有些事情本王自会安排,纪言,扶君小姐下去休息。”很快纪言就到了君墨染身边将她扶下马车朝王府走去。

  “爷,七爷到了正在书房等你呢?”

  “嗯,知道了,去把颜宇请来。”顾辞渊听到老七头却是一阵一阵的发疼,自从三年前出了事以后,他这个弟弟可是变了不少啊。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重生王妃:王爷请自重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