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王妃:王爷请自重路遇离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路遇离王

小说:重生王妃:王爷请自重 作者:七月瑾凉 更新时间:2018-06-21 17:38 字数:3338

  漆黑的夜里,树影婆娑像是布满了冤魂。嘈杂的声音渐渐远离。抚月将君染墨带到城外,将手里的一块玉佩放在君墨染的掌心,地上的人毫无反应,眼睛里灰白一片,似乎轻轻一碰,眼前的人就会倒下。

  拭去君墨染脸上的泪痕“小姐,抚月从小就被将军捡回来,教我武艺,小姐也拿我当妹妹看待。我无力保住将军,只能拼命保住小姐,现在慕容决正在找你,我必须引开他们。这是黑甲军的兵符,去流月阁,将军已安排好了一切,找到黑甲军小姐才算真正的安全。小姐,今生能认识小姐是抚月之幸,来世再见。”一直到抚月起身君墨染才有了反应,想要伸手抓住她,却只抓住一片衣袂。

  “不”耳边是猎猎的风声,幽静的林子里回荡着撕心裂肺的叫声,无尽的凄凉。远处的抚月听见哀鸣声,闭上了双眼,离去的步伐没有减缓一步。

  一口腥甜涌上心头生生呕出来约,君墨染一夜之间失去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当精力承受不住如此沉重的打击,终于昏死了过去。

  远处的马车缓缓前行,车内的男子斜卧在塌上。塌上的男子,身穿白色绸缎锦袍,腰间系了一根细长的白玉金丝带,乌发轻垂,毫无束缚的披散在踏上他面如冠玉,眉似青锋,鼻梁英挺,狭长凤目紧闭,车外射进来的阳光,给他俊美的脸上度上一层光晕。

  “主人,君家被抄,君小姐畏罪潜逃,慕容决翻遍了整个将军府,似乎在找什么东西。”顾辞渊缓缓睁开双眼,那双眼幽深如潭,深不见底。“派人暗中寻找君墨染,盯紧将军府。”

  “是”话毕黑衣人迅速不见了踪迹。马车继续前行,顾辞渊不知道这次回京将有一个人改变他的一生。

  “主人,前面有个女人倒在地上,挡了路。”勒住马车,泽言下车正准备移开挡路的女子,看见女子的面容,不禁怔了怔,好生眼熟的女子,看清女子的面容后,不禁面露喜色。“主子,是君小姐”

  顾辞渊从塌上坐直了身子道“带回别院。”

  当君墨染醒来已是第三日,昏倒的几个日夜里被噩梦缠绕,他梦见父亲说再也不能照顾她,让她好好保护自己,梦见将军府的屠杀,梦见抚月带着她逃跑,记忆的碎片在脑海里组接成一幅幅画面,在脑海里不停的翻滚,脑子像要炸裂一样,多希望自己经历的只是一场梦,可是腰间挂着的玉佩将她打回现实。所有的坚强在那一刻土崩瓦解,溃不成军,不,她不能倒下,她还要为父亲报仇,她要让慕容决血债血偿。

  浓烈的恨意取代了悲伤,攥紧手中的兵符,这是她唯一的筹码了。环顾四周,不是昏暗的牢房,陌生的环境,给人的感觉很清冷。

  “小姐,你醒了就好,不然又得挨爷骂了,来把药喝了。”黑衣女子将药拿到君墨染面前,看着眼前的女子的打扮像是暗卫君墨染心生警惕。黑衣女子眉眼弯弯笑起来很明媚“你不用怕,我叫纪言,是爷让我照顾你的。”

  “君小姐,可好些了”这声称呼君墨染眉头一皱,显然这些人知道她的身份,这些人究竟是敌是友?救她有何目的?

  顾辞渊走到君墨染面前,君墨染感到前所未有的压迫感,特别是那种沉敛的目光和神态,像无尽的夜空,深邃沉不见底,盯得君墨染毛骨悚然。“公子怕是认错人了”君墨染错开顾辞渊的目光。

  “认没认错君小姐清楚,明天我会回京城,君小姐请便!”顾辞渊仔细打量面前的女子,似乎对她的反应早有预料,勾了勾唇角带着纪言离开房间。

  听到关门声,君墨染倒抽一口气,对顾辞渊的身份越发好奇,为什么会救她?为什么会知道她的身份却没有上报朝廷?有为什么说他明天要去京城?这个人让她琢磨不透,但君墨染能感觉到这个人不简单。

  侧身瞥见眼前的药举起放在唇边,苦涩的气息萦绕鼻尖,回想起小时候不吃药父亲总是哄着她亲眼看她把药喝完,然后再给她一串冰糖葫芦,可是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哄着自己吃药了,所有的苦涩悲观都得自己尝。想起父亲刚刚稳定的情绪又不受控制的流露出,温热的气息模糊了双眼,直到眼泪落在碗里与药融合在一起。

  抬手拭去脸颊的泪水,她发誓一定要慕容决付出代价,哪怕伤的自己鲜血淋漓也要慕容决陪葬。闭上眼睛喝完药,苦涩的气息紧紧包围着蓓蕾,药再苦也比不上心中的半分痛楚。

  阖上双眼,脑海中是刺眼的猩红与漫天的火光,恐惧与悲痛紧紧缠绕在心头挥之不去。“明天我回京城,君小姐请便”耳边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那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为何那么让人琢磨不透。

  扶着墙壁虚晃的走出房门,一股淡淡的清香袭来,入眼是满院的梨花,晨露还未散尽,紧紧的抱着开着繁盛的梨花,香甜的气息让君墨染心中的沉痛消减了许多。这满院的样子似乎和刚才的男子相差很多,却也应是那男子该有的模样。缓步走到树下,抬手撷一朵梨花含在嘴里,阖上双眼,不管剩下的路多么难熬,她也要让仇人血债血偿。

  远处的男子将一切看在眼里,勾唇一笑。

  “可有消息了?”蒙面男子焦灼的看着疾驰而来的男子。“君小姐下落不明,将军的尸体现在被挂在城楼上,恐怕他们想借此抓住君小姐。”蒙面男子身后的手紧握成拳,看着远处的城墙吩咐道“无论如何也要把人找到。”

  用过晚膳后,君墨染跟着纪言来到顾辞渊住所,一路走来虽有一些其他植株,却仍是梨花居多,虽是别院却十分精心细致,若不是君墨染见过顾辞渊,她还以为救她的是名女子呢?“姑娘,敢问你家公子是何来历?一个别院却如此雅致。”

  “我家公子在外多年,这院子一直都是公子的乳娘在打理,要不是赤羽国打了胜仗,恐怕我家公子现在还在边关给皇上保家卫国呢?这皇上也真是不顾及手足之情,把我家爷送去那么远的地方。”纪言撅起小嘴埋怨到。

  “手足?难道你家公子是哪位王爷?”纪言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拍了拍头,赶紧闭上了嘴,笑道“小姐,前面就是公子的住处了,我们还是快走吧!”

  见纪言不想说她也没有再问,继续朝前走去,对顾辞渊的身份也能猜到和大概了。

  “公子,君小姐要见你。”纪言风风火火的走进顾辞渊的房间,唯恐君墨染再问她点什么,顾辞渊此刻正喝着茶,被她举动一惊硬生生呛了一口,见君墨染在没好意思发作。“谢公子救命之恩,今日多在府上叨扰,有劳公子了。”

  顾辞渊放下茶杯说到“君小姐这是哪里话,君将军本就是我赤羽国功臣,君将军遗女我怎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况且这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君小姐不必言谢,只是可惜我赤羽功臣却落得如此地步啊!”

  君墨染指尖刺尽掌心,努力稳住情绪说到“家父遭人陷害,现在赤羽国所有人都将我君家看作卖国投敌之人,难得公子相信家父清白,墨染这里代家父谢过公子了。”

  顾辞渊起身走到君墨染身边“君小姐,现在整个赤羽都在找你,如果君小姐不在意,我这别院你可以暂时躲一段时间,等到事情查清相信定能还将军清白。这段时间我会派纪言好好照顾你,君小姐不必为安全担心。

  “公子,明天可是要进城”君墨染问道。

  “嗯,明日我确实要进城办事”顾辞渊转过身去。

  “明日,可否与公子一同进城,公子可放心,我不会拖累公子的。”君墨染恳求到。

  顾辞渊抬了抬唇角,似乎他早就料到她会这么说“君小姐可是想好了,明天一去恐怕凶多吉少啊!”

  “无论怎样,我都要进城”君墨染握紧袖中双手。

  “好,明日启程时,我会送君小姐一程,不过还望君小姐保重啊!”顾辞渊转身面向君墨染,幽深的眸子像是要将她看透。“如此,便谢过公子了”君墨染向他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纪言正准备跟君墨染转身离开,被顾辞渊一记冷眼硬生生止住的步子。一脸狗腿的走到顾辞渊身边,给他捶背“爷,我不是故意的,我没看见你在喝茶,我是怕她再问我点什么说漏了嘴,就着急忙慌的跑过来了。”

  “那你的意思是,你跟她说什么了?”躺在塌上,顾辞渊转头问她。

  “那个,是她问我的,我这一不小心,就把爷的身份透漏了那么一点,但她不知道具体的。”

  顾辞渊一记冷眼扫过去,吓得纪言浑身哆嗦。“去,把我的马拉出去喂喂。”

  纪言一听差点晕过去,赶忙跪下,拼命挤眼泪“爷,你这不是要我命吗?你那追风看一眼,我就下个半死,你让我拉出去那就真死了,我死了谁给你办事啊!”

  顾辞渊挑眉看她“那你就去喂马吧!”

  这一夜,她一夜无眠,她知道进城或许会万劫不复,但她不能这样躲着,她要为父亲证明清白,她要报仇,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要让慕容决血债血偿。

  马车上两人各怀心事,谁也没有说话,君墨染掀开窗帘眼前的皇城越来越近了,那个表面上是繁花盛世实际上如额鼻地狱的地方远看原来如此丑陋,竟如同鬼魅一般在眼前摇晃。城里的人看似温润如玉,为了权利却都可以不择手段,嗜血如麻,这高位之下埋葬的是白骨累累。只是这身后的人也像表面看上去那么无害吗?没有人会愿意揽收一个麻烦,而她恰恰是个致命的麻烦,他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重生王妃:王爷请自重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