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妖王爷的坑妻日常第十五章 比试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五章 比试

小说:作妖王爷的坑妻日常 作者:梁家丫头 更新时间:2018-07-12 17:40 字数:5205

  听闻顾云乔要和谢微雨比画,昭华公主什么都没说,很大方的就让人把画笔和画纸摆了上来。

  一众贵女也没了玩耍的心思,个个都围着亭子看这两位京城里风头最盛的两个女人的较量。一个是左相之女,素来有才女之称,一个是天下第一才女卢夫子的义女,听说受过卢夫子的亲身教导,想必不会差到哪去,那么谁能更胜一筹呢?

  顾云乔站在书案前,扫了一眼围观的人,对面无表情的谢微雨笑道:“谢姑娘,请问我们怎么分出高低胜负?”

  谢微雨秀眉微蹙,朝在座的昭华公主行了一礼,“还请公主定夺。”

  “嗯……“昭华公主想了想,道:“依本宫看,不如这样吧,安乐县主与谢姑娘各画一幅画,由在场的姑娘选择,姑娘们喜欢谁的画便折一支桃花放到她的桌上,看谁得到的桃花数量多,谁就胜,二位觉得呢?。”

  谢微雨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好,那安乐县主觉得呢?”

  顾云乔看着一脸淡漠的谢微雨,有些郁闷,好好的一个姑娘怎么总是冷着一张脸呢?搞得好像有人欠她百八十万不还一样。顾云乔心道:哼!靳璃的那个笑笑的小名应该谢微雨才是,我看她才不爱笑。

  顾云乔勾唇,绽放一抹灿烂的笑容,“那就这样吧。”

  既然规则已经定好了,那么比试便开始了,顾云乔把身上的裘衣脱掉给迎春拿着,拿起笔正准备作画,却听一个轻快的少年音在桃林里响起。

  “比试开始了没有啊?若是没有,等等本皇子。”

  众人转头看去,便见一群锦衣公子往她们这边来,为首的是几个气势非凡的男子,仔细一看,他们之间都长得有些相似,那是皇上的几个皇子。

  中间那个身着玄衣,面容清冷,眼神淡漠,是皇上二子靳瑜,封号珺王。珺王左边的男子一袭月白锦袍,面如冠玉,眉目温和,嘴角挂着一抹浅笑,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温润模样,那是皇上六子靳灏,封号昊王。而珺王右边的男子,身着宽袖红衣,容貌俊美,一双桃花眼里蕴着无边笑意,嘴角一扬,眉毛一挑,“哟,还真是挺热闹!”

  他这一开口,贵女们便按捺不住了。

  “是旭王啊!”

  “旭王越来越英俊了。

  “真的好想嫁给旭王。”

  “我已经好久没见到旭王了,今日见他一面,真的是死也值了。”

  顾云乔:……

  早听说靳璃很受女孩子欢迎,却没想到这么受欢迎。顾云乔看着原本一个个矜持端方的贵女,变成现在这样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把靳璃给撕了的如狼似虎的模样,暗道一句:蓝颜祸水。

  似乎有预感顾云乔在心里腹诽他,靳璃懒洋洋的抬眸看向她,脸上的笑意深了些,还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这女人比上次见她时又好看了些,嗯?她也穿红衣!倒真是巧了!

  “啊,旭王殿下在对我笑耶。”

  “你胡说什么呢,明明是对我笑。”

  “……”

  你们都想多了,他是在对我笑!顾云乔不慌不忙的把视线从靳璃脸上移开,却看到谢微雨脸上带着一丝笑意。谢微雨居然笑了?顾云乔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再次看到了靳璃。

  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难道谢微雨喜欢靳璃吗?

  “我是她主子的未婚妻。”

  “你是谢微雨?”

  脑海里想起当初叶云枫与她的对话,顾云乔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这靳璃和谢微雨到底有什么关系?

  这时,方才那个少年音再次开口了,语气中却有些不满,“呐呐呐,我就知道,每次跟七哥一起走,你们这些漂亮姑娘们眼里就只有七哥,为什么明明都是人,差别这么大。”

  “八皇子好像又长胖了些。”

  “你懂什么,胖些更可爱。”

  “可爱是可爱,好像八皇子都没长个。”

  “……”

  靳珂:……

  “喂喂喂,你们够了啊!本皇子也是有脾气的好不好。”靳珂咆哮。

  “呀!八皇子生气了。”

  “八皇子吼人的时候好可爱哦!”

  “好喜欢啊!”

  “哎哎哎,你看昊王爷对八皇子笑得好温柔哦!”

  “珺王冷冷的,还是八皇子可爱。”

  原来,京城里的贵女们和这些王爷之间是这样相处的,真是稀奇了,顾云乔无奈的摇摇头。

  眼神又不自觉的移到谢微雨脸上,顾云乔见她看着靳璃的一副痴样,心里有些堵的慌,死靳璃,臭靳璃,就会招蜂引蝶。

  靳璃:阿嚏!

  靳珂哈哈大笑,“哈哈哈哈,七哥,我早就跟你说过,外面天寒,你待在府里多好,现在好了着凉了吧!”

  靳璃屈起手指在他头上敲了一下,“闭嘴吧,没人当你哑巴。”余光却落到一脸怨气的顾云乔脸上,呵,这女人,刚才骂他了吧。

  ……

  “听说安乐县主与谢姑娘要切磋丹青之术,我等皆有些好奇,便一起过来看看,二位还没开始吧。”

  开口的是昊王,他脸上总带着笑意,说话温温和和的,一派儒雅。

  “还没呢,这不刚要开始,你们便来了。”昭华公主答。

  “那还真是巧了。”靳璃笑了一声,端起茶凑到嘴边轻轻吹去浮在上面的茶叶,轻呷一口,抬头问道:“如何定胜负?”

  “在场的姑娘们,每人一束桃花,喜欢谁的画便放到她的桌上,多者获胜。”瑞安公主答道。

  “倒也是公平。”靳璃点点头,抬起手招了招,“陈小,去给本王折一束桃花过来,本王也玩玩。”

  “是。”陈小应了声,小跑到一棵树下刚要折,却又听靳璃在后面扬声道:“折枝好看的,不然你自己吃掉。”碰到桃枝的手堪堪收了回来,转身去找最好看的。

  昭华公主:“七弟也想参与进来?”

  “这种事情,人多才热闹嘛!是吧,二哥。”靳璃斜靠在椅子上,一手支撑着脑袋,懒洋洋的道。

  因他这个动作,在场的贵女引起了一场小小的喧闹。

  “嗯。”珺王惜字如金,抬手示意手下的人去给他折一束桃花。

  既然旭王和珺王都已经参与进来了,那其他公子断没有干看着的道理,都纷纷让小厮去替他们折桃花。

  “行了,开始吧!人都到齐了,还等着吃饭不成?”靳璃翘起二郎腿,晃啊晃。

  嘴欠!顾云乔骂了一句,开始作画。

  靳璃揉了揉有些痒的鼻子,眼睛看着正在专心画画的顾云乔,嘴角微微勾起,这丫头不知道有多大的能耐,居然敢应下谢微雨的挑战。

  “七哥,你比较看好谁?”靳珂看了看谢微雨,又看了看顾云乔,有些纠结的问靳璃。

  靳璃挑眉,“这种得罪人的问题,你别问我,问六哥。”他转头坐在旁边的靳灏,问:“六哥,你觉得谁能更胜一筹?”

  昊王温温和和的开口,“谢姑娘素有才女之称,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安乐县主是卢夫子义女,有卢夫子的教导,自然也不会差到哪去,七弟八弟不如先看着。”

  “嗯,六哥说的在理。”靳璃点头认同,却道:“但是本王却更看好安乐县主。”

  靳璃话音刚落,顾云乔和谢微雨的脸上皆闪过一丝愕然,其余人倒是都没有什么反应,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位旭王爷可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

  “哎,安乐县主,本王看好你,你不用太激动,手别抖,不然毁了一幅好画,打脸的可是本王。”

  顾云乔咬牙,恨不得把画笔塞到他嘴里去。

  谢微雨低头看着纸上的一团墨迹,咬了咬牙,沾了些颜料把它掩盖过去。他居然看好顾云乔!明明她的手也在抖,为什么他偏偏就看到的顾云乔?

  心里这样想着,谢微雨手下的动作越来越快。

  “哎,七哥,你看谢姑娘是不是有点急了?”靳珂戳了戳靳璃。

  “有吗?”靳璃盯着谢微雨看了会儿,摸了摸下巴,道:“可能这就是谢姑娘的作画风格吧。”

  靳珂:……是吗?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顾云乔和谢微雨先后停了笔,昭华公主让人把她们两个的画立在画架上,由众人比较。

  两张画摆在众人眼前,众人眼前一亮,让他们吃惊的不是两个人的画功有多高超卓越,而是两人画的主要景物,都是桃花。

  谢微雨画的是一幅三月桃花越墙图,三月早春,青砖碧瓦的墙头伸出几支桃花,有风吹来,花瓣零零落落的落在地上,墙边站着两个孩童,女孩仰头看着墙上的桃花,似乎是想把它摘下来,而男孩低头在女孩的耳边说话,脸上的笑容有些得意,也许是找到了把桃花摘下来的法子儿。

  谢微雨的这幅画因为这两个孩童添了几分生动,让人感受到了春天的勃勃生机。

  而顾云乔的画,意境高超。

  虽然顾云乔主要画的是桃花,但是她却用大量的笔墨描绘了春日里京城街头一片祥和的盛景,而京城的不远处,是若隐若现群山,山上有一片桃林,在春风散入京城的时候,山上的桃花花瓣也随之飘落到了京城里。

  花瓣落在了每个人的头上,肩上,一处屋檐下,一支纤细的手伸出,接住了一瓣桃花……

  画到这里便结束了,所有人都意犹未尽,都抓心挠肝的想知道这么好看的一双手,其主人都底是谁?是男是女?

  论画工,两人不相上下,但是论构图,显然是顾云乔更胜一筹。

  听着众人对顾云乔的小声夸赞,谢微雨脸色不太好看,但是当她看到顾云乔的画时,她不得不承认,顾云乔的画确实比她好。

  该看的都看完了,昭华公主发话了:“如果各位考虑好了,就可以把桃花放到两位姑娘的面前了。”

  贵女公子们这才行动起来,等到他们都选择好了,昭华公主才对着瑞安公主和几位皇子道:“接下来该我们了,我先来。”说着,她让宫女把桃花放到谢微雨的面前。

  “谢昭华公主。”

  接下来是瑞安公主,她自然不用考虑,选的是顾云乔。

  “谢瑞安公主。”

  接下来是珺王和昊王,他们分别选择了顾云乔和谢微雨。

  然后到靳璃和靳珂。

  “七哥,要不我先来。”靳珂拿着桃花站起来,似乎已经迫不及待想把它送出去了。

  “也行。”靳璃无所谓道。

  “好嘞!”靳珂走到顾云乔面前把桃花放下,对她挑了挑眉。

  顾云乔垂眸轻笑。

  最后是靳璃了。

  在场所有人都屏息盯着靳璃,都在猜想,这旭王到底是选择一开始他就看好的安乐县主,还是差点就定亲的左相大小姐。

  靳璃从陈小手里接过桃花慢悠悠的站起来,扫了一眼众人的脸色,径直走到谢微雨面前。

  谢微雨此时的心跳得很快,虽然现在胜负已定,但是,如果靳璃选择了她,那么,她可以不理会这次较量的结果。谢微雨想,她需要靳璃的肯定。

  靳璃走到她面前,看了一眼她旁边的画,啧了一声,留下一句“有失水准”后,便毫不犹豫的走到顾云乔面前,把手里的桃花递到她面前,笑道:“安乐县主的这幅画,本王甚是喜欢,不如送给本王吧。”

  靳璃话音刚落,众人一惊:旭王,真的有这么喜欢这幅画?

  贵女们脸上的表情开始多了起来,不可置信、羡慕、嫉妒皆有。

  谢微雨的脸色阴沉的很,袖子里的手紧紧握着。

  顾云乔抬眸看靳璃,见他没有任何玩笑的意思,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该送还是不该送呢?

  嫉妒归嫉妒,但是贵女们看到顾云乔犹豫的神情就不淡定了,那表情好像再说,旭王找你要画你居然不给,你脑子有坑吧?我们想给,旭王都不要呢?

  顾云乔感受到了她们的怨气,郁闷到不行,凭什么他要我就要给,王爷了不起啊?

  “安乐县主,需要考虑这么久吗?给不给一句话吧。”

  “给。”顾云乔伸手接过他手里的桃花,回答道。王爷是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王爷的爱慕者了不起,如果她今天不给,保不齐回去之后就有人上门花天价买下来送到靳璃面前了。

  咦,顾云乔挑眉,这好像是一个很不错的赚钱方法,可惜了,已经答应送出去了。

  “安乐县主,你这是什么表情,这么舍不得吗?”靳璃看着她,皱眉。

  “没有啊。”顾云乔回神,笑道:“我是在想,这画是王爷现在取走,还是我回去之后派人送到府上。”

  “我直接取走,你也不用舍不得,待回去之后,本王挑些好玩的东西送给你。”靳璃道。

  感受到贵女们的怨气又深了几分,顾云乔的头皮有些发麻,她扯了扯嘴角,“不用了,这幅画被王爷看了是它的福气,小女子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好意思要回礼。”

  靳璃满意的点点头,“你能这么想就好。”说完,转身回到座位上吩咐陈小待会走的时候把画带上。

  此次比试以顾云乔的胜利结束,昭华公主夸她得到了天下第一才女卢氏的真传,其余人也纷纷附和,说了些夸赞的话。

  昭华公主自然不会顾此失彼,夸赞顾云乔的之后,也安慰了谢微雨。

  谢微雨道了一声谢意,却站起来道:“我还想与安乐县主再比一场。”

  众人一愣,还比?比什么?下意识的看向顾云乔,却见她气淡神闲的喝着茶,仿佛没听到谢微雨说的话。

  “安乐县主意下如何?”谢微雨再次开口道。

  顾云乔不慌不忙的搁下茶盏,抬头对谢微雨笑道:“我没什么意见,但是我不愿意比。”

  谢微雨有些嘲讽,“安乐县主是怕输吗?”

  “怕啊!”顾云乔很坦然的点头,眨着她那双大眼睛无辜道:“我当然怕输,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居然就这么承认了,这安乐县主还真是坦率。

  谢微雨语塞。

  顾云乔继续道:“我想谢姑娘也怕输吧,谢姑娘不仅怕输,还怕丢面子,不然也不会提出再比一次的要求来,我猜你心里肯定是这样想的,琴棋书画,我一定不会样样比得过你,只要赢我一局,你也不至于输得太难看。”

  顾云乔说到这里,笑了笑继续道:“但是啊,本县主却不想给你这个机会,不管比不比得过你,本县主都不想继续跟你比下去了,因为本县主只要想到万一输给你了,本县主这心里就难受啊!”

  顾云乔这样说未免有些乖张了,可是她说的也在理,众人看谢微雨的脸色,那可真是难看的紧啊!也是,堂堂左相大小姐何曾被人这样下过面子。想到这里,众人又想到,谢微雨是左相大小姐,那顾云乔可还是皇上亲封的安乐县主呢,身份可比谢微雨高贵多了,答应与她比画,这安乐县主已是给了她面子,没想到她如此不识好歹,居然还敢要求再比一场。她也不想想,她左相大小姐的面子丢不得,难道堂堂安乐县主的面子就丢得吗?

  两人僵持的厉害,在场的没有人说话,最后还是昭华公主开口圆场:“好了好了,刚比完一场,两位姑娘也累了,这事改天再说吧。”

  昭华公主的话还是要听的,谢微雨一声不吭的坐回位置上。

  这态度让昭华公主很不喜欢,不过她也只是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

  倒是顾云乔起身站了起来,对昭华公主福身,“臣女确实是有些累了,多谢昭华公主体恤。”

  昭华公主对她满意的点点头,这安乐县主虽说性情有些乖张,但是还是个懂礼的。

梁家丫头 说:女主:来来来,拉仇恨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作妖王爷的坑妻日常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