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妖王爷的坑妻日常第十二章 伤哪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二章 伤哪了

小说:作妖王爷的坑妻日常 作者:梁家丫头 更新时间:2018-07-09 11:30 字数:2815

  最近京城里没发生什么大事,所以大理寺清闲得很,眼看就要过年了,身为大理寺少卿的杨琦每日都祈祷在过年之前千万别出什么事,让他过个好年吧。

  然而事与愿违,成安伯世子慕容南在街上纵马伤人的消息传到大理寺时,杨琦没忍住骂了声娘。

  成安伯世子嚣张跋扈,惹是生非在京城是出了名的,自打从娘胎里出生到现在就没有消停过,五岁起便学会打架斗殴,后来吃喝嫖赌在歪道上渐行渐远,偏偏成安伯还疼他,每当慕容南一犯事,要被处罚的时候,成安伯就到皇帝面前掉眼泪,说什么老来得子不容易什么,让皇上可怜可怜他云云,皇上被他哭得心烦,又见慕容南没犯什么大事,所以通常都是降旨训斥一顿,关个一两个月的禁闭就算了。

  这日正是慕容南被关了两个月禁闭后出来的第一天,正想着骑成安伯给他花高价买的宝马,溜达上街,没想到这宝马性子烈,根本不服慕容南,他一骑上去,那马就如同离弦之箭一样飞了出去,拉都拉不住。

  匆匆带人赶往事发地点,看到街边上受伤众多的百姓,杨琦想到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这次成安伯世子不知道又要关多久的禁闭。

  派人把受伤的百姓送去医馆,杨琦走到慕容南所在的地方,到那一瞧,大吃一惊,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子竟然拿了把刀架在了成安伯世子的脖子上。

  冰冷的刀锋贴在慕容南脖子上,慕容南被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在场的人都纠着一颗心。

  顾云乔弯下腰脸色阴寒的看着慕容南,“你敢不敢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不不不不敢。”慕容南哆嗦道。

  “呵。”顾云乔冷笑,“不敢?我看你刚才是嚣张得很呐。”

  慕容南就是个怂包,欺软怕硬,贪生怕死,如今被顾云乔拿刀架着,早就没有了刚才的嚣张跋扈,眼泪鼻涕和着血一起流下,他凄惨道:“姑娘,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把刀拿开,我去大理寺认罪。”慕容南看到了杨琦,求他赶紧把自己带走,“杨琦,你来得正好,快把本世子带走,本世子要认罪。”

  只要去大理寺,他就有办法得救。

  “这……”杨琦犹豫的看了一眼顾明琛,忠义侯就站在他旁边,侯爷没开口,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呀?而且那姑娘好像也没有要罢休的意思,这姑娘到底是哪家的啊?这么有魄力,以前没在京城见过呀。

  “想去认罪,可以啊!”顾云乔看着那边被慕容南一路撞倒的百姓,冷冷的道,“你现在向那边跪着,给他们磕三个响头,每磕一个就就喊一声我是混蛋,我错了,磕完头我就让你去大理寺。”

  “好好好。”慕容南连忙应着,只要能去大理寺,只要没有性命之忧,让他做什么都行,于是他对着他来的那个方向,磕了个头,“我是混蛋,我错了。”

  “世子是不是没长耳朵,我说的是响头,响到所有人都能听见的那种,还有,喊大声一点。”顾云乔此时目光凶狠,恨不得一刀把慕容南给斩了。

  在场看着的无论是男子和女子,都被顾云乔给惊到了,这女子身上有一股震慑人心的气魄,让人敬畏。不知为何,杨琦突然想到当年在京城里让人啧啧称奇的事件,定国公府长女一人单挑京城十三纨绔的故事,当年那个冠绝京城的女人也是如今日的顾云乔一般,把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逼他们磕头认错。

  慕容南堂堂成安伯世子,何曾被人这样对待过,而且还是一个女子,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侮辱,他想,待他日后好了,他一定把这女子千刀万剐。但是现在他只能先顺从了,眼底划过一丝狠光,他一咬牙,头重重的磕在了地面上,大喊我是混蛋,我错了。

  等慕容南按照顾云乔说的话做完,顾云乔才把刀拿开,她冷冷道:“记住,这京城不是你成安伯府的京城,这百姓也不是你成安伯府的百姓,你没有资格糟践和伤害,皇子公主尚不敢如此,你一个小小的世子还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是是是是,我知道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慕容南忙不迭的点头。

  顾云乔看着杨琦,道:“这位大人可以把他带走了。”

  杨琦点点头,让人把慕容南带回大理寺,然后对顾云乔道:“这位姑娘,劳烦你也跟我去趟大理寺吧。”

  在场的人眉头一皱,顾明琛刚想说话,就听一个轻快愉悦又带着些讽刺的声音悠悠飘来,“可真够稀奇的,这位姑娘又没犯罪,为何要跟你去大理寺?”

  众人移目望去,就见两个男子慢悠悠的向他们走来,一位没有束发,如墨般的长发披在背后,迎风飞扬,而且他身着一袭白衣,虽带着一张银蝶面具遮住半张脸,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也难隐谪仙之姿,他正是刚才说话的男子。

  顾云乔看他觉得眼熟。

  另一个男子是一位少年,比他身边的男子稍微矮了一点,而且体态微胖,眼睛小小的,笑起来眯成了一条缝,“就是啊,那姑娘又没什么罪,为何要跟你去大理寺。”

  那白衣男子,杨琦不认识,但是这体态微胖的少年他却是认识的,脸色一变,立刻上前行礼,“臣,见过八皇子。”

  没错了,此人正是皇帝的第八个儿子,靳珂。

  “起来吧,杨大人。”靳珂笑着叫他起来,脚步却不停的走向众人,最后他走到那位被顾云乔救下的姑娘面前,面露无奈之色,“瑞安姐姐,你没事吧?都叫你不要乱跑了。”

  除了顾明琛以外的人皆是一惊,原本还想着把那几位姑娘一起带回大理寺问话的杨琦,脚突然软了一下,这这这,瑞安公主也在,那……他连忙跑过去,“原来是瑞安公主,臣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公主恕罪,公主方才没受伤吧。”

  “本公主倒是没有受伤,杨大人知道为什么吗?”既然已经暴露了身份,瑞安便摆起谱来了。

  “那是公主福大命大,有菩萨保佑。”杨琦答。

  “哼,菩萨,可不就是菩萨吗?”她指着顾云乔对杨琦道,“方才若不是这位姑娘把我推开,那么现在本公主已经横尸街头了,她是本公主的救命恩人,杨大人还要带她回大理寺吗?”

  “这这这……”杨琦脑门上溢出了汗,“几位都是证人,随下官回去录份口供也是应当的,下官这也是例行公事。”

  “好一个例行公事。”那白衣男子轻笑一声,面具下的那一双如黑曜石般晶亮的眸子看着杨琦,似乎能戳穿他的内心,“若是证人的口供有用,成安伯世子怎能嚣张到如今,反正杨大人把世子带回去也只是例行公事,这口供有没有又如何呢。”

  “口供我们会录,不过却不是去大理寺录,而是到宫里与父皇说,杨大人只管看好成安伯世子,剩下的就不用你操心了。”这边靳珂也开口道。

  “是。”杨琦想,这成安伯世子的好日子,算是没了。

  杨琦走后,街道上已经恢复了平静。

  顾云乔把刀还给顾明琛,然后转身向瑞安和靳珂行礼,“臣女安云乔见过瑞安公主与八皇子。”

  一旁的安晓和安昀也过来行礼。

  “免礼免礼。”瑞安公主免了礼,欢欢喜喜的拉着顾云乔的手道:“你就是卢夫子的义女?我听母后说过你,听说你比我小几天,那我叫你云乔妹妹可好。”

  “这,怎么可以。”顾云乔皱眉。

  “有什么不可以的,你救了我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让母后收你做义女也是可以的。”瑞安公主道。

  “咳。”白衣男子轻咳一声,对瑞安公主道:“安夫人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么个义女,公主这样做,是想让皇后与安夫人抢女儿吗?那安夫人得有多伤心啊。”

  “啊!这我还真是没想到。”瑞安公主有些懊悔,然后对顾云乔道:“那你想要什么,我回去让父皇母后重赏你。”

  “我……”顾云乔眉头一皱,身体便软了下来,不过她却没有倒在地上。

  倒在安全温暖的怀抱里,顾云乔看着带着银蝶面具的男人,虚弱的说了声谢谢。

  男人语气温柔,“伤哪了?”

  “肩膀。”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作妖王爷的坑妻日常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