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妖王爷的坑妻日常第十章 再相见(二)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章 再相见(二)

小说:作妖王爷的坑妻日常 作者:梁家丫头 更新时间:2018-07-07 11:29 字数:5060

  太监的话音刚落,淳皇贵妃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靳璃道:“你说的该不会是……”

  太傅夫人的义女。

  “是啊!”靳璃笑着,露出他那两排洁白的牙齿。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忍!

  “也没多久吧,就两三个月前吧。”靳璃漫不经心道。

  淳皇贵妃:忍,再忍,再忍忍!

  忍无可忍,淳皇贵妃拿起手边的茶杯朝靳璃扔去,“靳璃,你竟然瞒我到现在?”

  靳璃堪堪躲过,嬉皮笑脸道:“母妃别急嘛,我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吗?”

  惊喜?惊吓还差不多。一向温婉贤淑的淳皇贵妃头一次想撸起袖子把自个儿子吊起来打一顿的冲动,但是多年的涵养不准她这么做,皇贵妃的身份不准她这么做,这一刻,她有点理解皇帝了。

  稳住,稳住,她是大玄朝的皇贵妃,得稳住。“等会儿再收拾你。”淳皇贵妃咬牙切齿的对靳璃说了一句,对太监道:“请她们进来吧。”

  卢氏与顾云乔进来时,北宸宫里安静得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那个被淳皇贵妃摔碎的杯子已经清理掉了,原本坐没坐相,吃没吃相的旭王爷也端端正正的坐着,坐在主位的淳皇贵妃也丝毫没有刚才气急败坏的模样,端庄贤淑,笑容满面。

  顾云乔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靳璃,对上他意味深长的眼神,她竟然有些心虚的低头避开了,避开之后她又想,她又没做什么对不起靳璃的事,心虚什么,于是她斜着眼瞪了回去。

  靳璃手握成拳,放在唇边轻咳一声,掩饰了欲出声的笑意,半年不见,这女人真是越来越好看了,不过好像稍微胖了些,不过胖些有肉,抱起来手感应该不错。想到这里,靳璃大惊,谁要抱这个女人啊?

  脸突然有些发烫,靳璃端着茶喝了一口,掩饰自己的失态。

  “臣妇参见淳皇贵妃娘娘,旭王殿下。”

  “臣女参见淳皇贵妃娘娘,旭王殿下。”

  “平身,赐座,奉茶。”

  淳皇贵妃婉转动听的声音让顾云乔心头一动,靳璃的声音也很好听,想必是遗传了皇贵妃的。

  落了座,仔细看着淳皇贵妃,顾云乔才知道,靳璃不仅声音遗传了淳皇贵妃,连这一副俊美的好样貌也是遗传了皇贵妃。长这么美,怪不得能得到皇上的宠爱。

  “安大小姐,本王的母妃真有这么好看吗?竟让你一直移不开眼!”靳璃带着笑意的声音懒洋洋的飘出口,引得顾云乔脸色一变,诚惶诚恐的跪了下来,“臣女失仪,请娘娘恕罪。”

  “本宫又不是什么看不得的豺狼虎豹,你何罪之有。”淳皇贵妃笑着让李嬷嬷去将顾云乔扶起来,转头瞪了一眼靳璃,“你要是想坐在这里,便好好坐着,再多话本宫就把你扔出去。”

  没错,身为大玄朝的皇贵妃,就是这么不给自己儿子面子,妥妥的,很绝情。

  靳璃摸了摸鼻子,不再说话。

  待顾云乔重新坐好,淳皇贵妃才开口:“安夫人,这位便是你的义女了?”

  卢氏答道:“回娘娘,正是小女云乔,今日携小女来见,是为了来谢当初娘娘的赏赐之恩的。”

  “安夫人有心了,不过是一些小玩意儿而已,只要安小姐喜欢就行。”淳皇贵妃说这话,就是特意让顾云乔接的。

  顾云乔中规中矩的回答:“臣女很喜欢娘娘赏赐的东西。”

  淳皇贵妃笑,“喜欢便好,听安夫人刚才说你叫云乔?”

  “是。”顾云乔点头。

  “可有小名?”淳皇贵妃问。

  没有想到淳皇贵妃还会问这个,这让顾云乔有些意外,摇了摇头,回道:“没有。”

  “那本宫给你取一个吧,若是有个小名,唤起来也亲切些,可是叫什么好呢?”淳皇贵妃道。

  淳皇贵妃此举的意思,顾云乔猜不透,莫非靳璃已经与她说了他们的关系,所以淳皇贵妃才会对她如此亲切,可是从见面到现在,靳璃也没有露出丝毫要与她相认的意思,所以,应该还是瞒着皇贵妃的。难道淳皇贵妃就只是单纯的喜欢她而已吗?

  实在猜不透这位皇贵妃的想法,顾云乔只能道:“劳烦皇贵妃赐名。”

  淳皇贵妃想了想,问靳璃:“旭王,你说叫什么好?”

  靳璃愣了愣,笑道:“不如就叫笑笑吧,我瞧着安大小姐似乎不大喜欢笑,取个小名叫笑笑,以后每天都笑得开开心心的。”

  “笑笑,这个小名好。”淳皇贵妃表示很满意,便问:“安小姐觉得呢?”

  笑笑,笑你妹!顾云乔心里把靳璃骂了百八十遍,却只能挂着笑谢恩:“臣女,多谢娘娘赐名。”

  靳璃看着顾云乔一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样子,心情大好,抬头对上淳皇贵妃“别得意,你娘我知道你什么心思”的眼神,撇了撇嘴,默默地啃他的咸豆子。

  “笑笑今年多大了?”

  “回娘娘,明年三月就十六了?”

  靳璃抓豆子的手一顿。

  “哦,本宫记得瑞安也是明年三月满十六,你是三月几的?”

  “回娘娘,三月十六。”

  “瑞安是三月十一,比你大几天。”淳皇贵妃看着卢氏,问:“可有婚配之意。”

  淳皇贵妃问的话,与皇后问的一模一样,这让顾云乔很怀疑,淳皇贵妃与皇后真的没有串通过吗?

  卢氏的回答与回答皇后时的一样,“笑笑年纪还小,臣妇还想着多留她几年。”

  “安夫人的心情本宫了解,你等了笑笑十年,好不容易遇见了,自然要多留几年,可是笑笑如今已到适婚的年龄了,可以先定下来,迟些时候再成婚。”淳皇贵妃道,然后问顾云乔,“笑笑,你觉得呢?”

  这叫她怎么答?顾云略作羞涩笑了笑,“一切全凭母亲做主。”

  淳皇贵妃与皇后待她态度无异,都表现出了一个长辈对小辈的关切,不过顾云乔更喜欢淳皇贵妃,总觉得她更有人情味儿些,大概是两人身份不同的缘故。

  与淳皇贵妃又聊了会,卢氏才领着顾云乔告退回府,走之前又带走了淳皇贵妃赏赐一些东西。

  卢氏与顾云乔走后,淳皇贵妃对靳璃道:“那姑娘模样不错。”

  靳璃挑眉,“虽不及母妃好看,但也还凑合。”

  淳皇贵妃横了他一眼,道:“我看这安夫人对她疼爱得紧,你若不是真心的,就不要去遭惹人家了。”

  靳璃难得正经,“母妃,儿臣晓得了。”

  ……

  京城西郊的红梅开得好,顾明琛把外婆送到妙心庵折返城中的时候,路过梅林时摘了几束,准备带回去给定国公府里的几个表妹。

  今日虽然雪晴了,但是还是冷的,所以街上的人不算很多,有一些小孩子在街上跑着玩,时不时向对方扔一团雪球,吵吵闹闹的倒也不觉得烦。

  “哥哥,哥哥,他拿雪球扔我。”一个小女孩拉着一个小男孩的手,一副委屈兮兮的样子。

  男孩摸了摸女孩的头,道:“妹妹,你放心,哥哥帮你扔回去。”

  顾明琛看到这一幕,突然停了下来,若是当年……

  前面的街上似乎传来了动静,顾明琛望去,就见到了熟悉的马车和背影,骑马慢慢的走到事发地点,顾明琛没来的及下马,便叫了一声,“梅姨。”

  卢氏和顾云乔齐齐抬头看,一个裹着黑色斗篷的高大男子从马上下来,走到她们面前,道:“梅姨,你们从哪回来,马车坏了吗?”

  卢氏见是他,笑道:“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和你表妹刚从宫里回来的,没想到才到半路车轱辘就坏了。”

  “表妹?”顾明琛的视线落在卢氏身边裹着淡蓝色裘衣的女子身上,早听说梅姨认了个义女,一直没有机会见面,如今看来就是她了。

  想着两人还不认识,卢氏对顾云乔道:“笑笑,这是你表哥,顾明琛,亦是忠义侯。”

  “见过表哥。”顾云乔上前行礼。

  “表妹好。”顾明琛拱手还礼,看着卢氏不解道,“笑笑?”

  卢氏解释,“今日去见淳皇贵妃时,淳皇贵妃给起的小名,大名叫云乔。”

  “哦。”顾明琛点头,笑道,“没想到娘娘还会起这样的小名?”

  卢氏也笑,道:“其实是旭王起的,娘娘觉得好听便用了。”

  顾明琛挑眉,这就难怪了。看了一眼还在修的马车,他道:“这马车一时半会儿也修不好,不如我先送梅姨和表妹回去吧。”

  卢氏想了想,点头,“也好,反正离府也不远,好久没见你了,与你说说话也好。”

  于是顾明琛牵着马,陪卢氏与顾云乔慢慢走着。天又飘起了雪花,顾明琛从马上取下一把伞打开递给顾云乔,“表妹挡一下。”

  顾云乔接过,轻声道了谢,然后与卢氏一起撑着伞。

  “你刚才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卢氏对顾明琛道。

  顾明琛无奈,“刚送外婆去妙心庵回来。”

  “嗯?”卢氏挑眉,“爹又惹娘生气了?”

  “可不是嘛,只不过这次外婆生气的原因挺好笑的。”顾明琛说着,轻轻笑出声来。

  “这次是什么?”卢氏好奇。

  顾明琛左右看了看,轻咳一声,低声告诉她们,“听舅母说,是外公睡觉时做梦把外婆的脸当肉咬了。”

  卢氏、顾云乔:噗嗤——

  三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太傅府门前,临别时,顾明琛看了看顾云乔,对卢氏道:“梅姨,你好久没回定国公府了,有空带表妹一起回来一趟吧,家里的人都等着见这位表妹一眼呢。”

  卢氏点头,“行,抽空我会带笑笑回去的,时候不早了,你回去吧。”

  “好,我等梅姨和表妹进去了我再走。”顾明琛道。

  顾云乔把伞还给顾明琛,对他道,“表哥,路上小心。”

  顾明琛接过,点了点头,似想到什么,他从马上取下一束红梅给顾云乔,到:“路过西郊梅林的时候,想起清韵表妹她们很喜欢红梅,就多折了几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喜欢的话就留一束吧。”

  顾云乔接过,对他笑了笑,道了声好,就转身陪卢氏走进府里了。

  顾明琛看着顾云乔拿着红梅欢喜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若是当年母亲没有出事,而且生的还是个女儿,那么他是不是就应该有一个如顾云乔般大的妹妹了。

  可惜没有如果。

  卢氏回到府中,似乎有许多事情想与顾云乔说,可是最终只是叹了口气,就让她回去好好休息了。

  顾云乔并没有追问,她知道卢氏心里有很多事,但是因为埋积在心里太久了,一时之间不知道从何说起,她有时间等。

  当晚,顾云乔沐浴之后,坐在床上看书,等迎春她们把窗户关紧,吩咐她们不用守夜了之后,就让她们各自去睡了。

  一刻钟之后,窗户被撬开,跳进来一个人,顾云乔看清楚来人,警惕着的心放松下来,冷笑道:“没想到堂堂旭王爷居然也干这种夜闯女子闺房的事。”

  靳璃抖了抖身上的雪,点头道:“是啊,我也没想到。”言外之意是,我就闯了,你能怎么着吧。

  顾云乔无语,问他,“你来做什么?”

  “来看看我未婚妻啊!”靳璃笑道,正要抬脚走近顾云乔。

  顾云乔:“等一下!”

  靳璃皱眉:“怎么了?”

  顾云乔翻了个白眼,“旭王爷,麻烦你关一下窗户好吗?小女子比不上您身强体壮,这么冷的风吹一会儿,我就要受凉了。”

  “抱歉。”靳璃转身关窗。

  关了窗,靳璃在屋里转了一圈,似笑非笑的看着顾云乔道:“太傅府大小姐的日子过得挺滋润的吧。”

  “王爷不妨有话直说。”顾云乔看他,眼神清冷。

  “无事,就是想来看看你。”靳璃走到她床边坐下,含笑看她。

  顾云乔无奈,主动把从被叶云枫劫走到今天的事情完完整整的告诉了靳璃,然后,她道:“你想知道的事情我都告诉你了,信不信随你,没什么事情就请王爷回去吧。”

  “这么久没见,一见就赶我走,你是不是太狠心了,嗯?笑笑!”靳璃挑起她肩膀上的一缕秀发,双眸含情的看着她,语气暧昧。

  顾云乔把头发拉回来,看也不看他,冷漠道:“我跟你有什么关系……啊!靳璃你干嘛?”

  话音未落,她已经被靳璃压在床上了。

  “你说,我若是现在要了你会怎么样?”

  “王爷若是对尸体有兴趣,我无所谓。”

  “……”

  两人僵持良久,最终靳璃轻笑一声,坐了起来,他相信,只要他再多一步动作,顾云乔就会说到做到。

  顾云乔松了一口气,她相信,靳璃不会对她怎么样的。

  “顾云乔,我很好奇,真正的你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靳璃难得敛了笑,一双好看的眸子直直盯着顾云乔。

  顾云乔知道,这个时候,她不能装傻充愣,亦不能说谎,因为靳璃是真心的,她叹了口气,道:“王爷所见的每一个样子,都是真正的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别人希望我是什么样子,我就是什么样子。”她看着靳璃,“那王爷呢?真正的你又是什么样子?”

  靳璃笑了笑,答非所问,“今夜我来只是想知道你进到这太傅府是否有其他目的,安太傅与太傅夫人对我有启蒙之恩,我不允许任何人对他们不利,如今看来你进太傅府纯属是巧合。”

  “是巧合,亦是缘分。”顾云乔笑,“了空大师说的。”

  靳璃脸色微变,“你去见过了空了?”

  “是啊,怎么了?”顾云乔疑惑。

  “没什么。”靳璃转移话题,“你刚才说你被叶云枫扎了三刀,扎在哪了?”

  “左右肩膀各一刀,还有腹部一刀。”

  “行,我帮你扎回来。”

  “你抓到叶云枫了?”

  “没,不过我端了他的老巢。”

  “你如果抓到他,把他留给我好不好?”

  “怎么,你想亲自报仇啊。”

  “嗯。”

  “行。”

  “……”

  沉默良久,顾云乔开口,“那个时候不早了,王爷你是不是应该……”回去了。

  “嗯,是不早了。”靳璃点点头,“你往里面睡点,给我留个地方。”

  “你不是认真的吧?”顾云乔狐疑的看着他。

  “笑笑,你觉得呢?”

  顾云乔脸色一变,“别叫这个名字。”然后拿被子躺下蒙头,一气呵成,“王爷,好走不送。”

  靳璃看着把自己裹成一团的顾云乔,忍不住轻笑出声,这女人的脸变得可真快!他站起来,正准备离开,却又听被子里的女人闷声道:“王爷,离开时记得关窗。”

  靳璃低头看床上的一团被子,无奈的摇摇头,伸手把烛台上的蜡烛弹灭,他留下了顾云乔想知道的答案。

  “当初我是真的有急事需要尽快回京。”不是想丢弃你。

  “后来,我一直有派人去寻你。”

  “我和你一样。”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便是什么样的人。

  语毕,他打开窗户越了出去。

  风雪声在窗户关闭后被阻挡在了门外,闷在被子里的顾云乔嘴角微弯,一夜好眠。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作妖王爷的坑妻日常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