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妖王爷的坑妻日常第九章 再相见(一)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九章 再相见(一)

小说:作妖王爷的坑妻日常 作者:梁家丫头 更新时间:2018-07-06 11:26 字数:4693

  转眼便是冬天,天寒地冻,大雪飞舞,院墙的那一树冬梅在这数九寒天里傲然怒放。顾云乔抱着取暖的汤媪站在廊下看漫天的飞雪,恍惚如梦,原来,她进太傅府已有半年多了呀。

  这半年里,从一个逃婚的乡野丫头变成太傅府里的大小姐,一直生活在小镇里的顾云乔从来没想过短短的半年,竟然能发生这么多事情。感叹命运的神奇时,她也深深地感到庆幸,也许了空大师说的是对的,她就是个福运深厚的人,大劫已过,从今以后,她有人爱护,温饱不愁,生活可期。

  想到这里,顾云乔在这寒冷的冬天里,勾起一抹温暖的笑意。

  松萝是迎着风雪而来的,她是卢氏身边的大丫头之一,平时卢氏有什么事情要跟顾云乔说,但又不方便过来时,都是松萝传的话。

  这次也不例外。

  松萝刚进屋,接过来半夏给的热茶暖了身子,行礼道:“多谢大小姐,夫人请小姐去趟栖霞院,锦绣坊的张掌柜带着裁缝来了,正在给夫人量身制新衣,夫人让大小姐也过去量量尺寸,再添一两件冬衣。”

  锦绣坊是卢氏名下的裁缝铺,太傅府里的人,所穿的衣物皆出于锦绣坊。

  不过前不久,她刚添了冬衣,如今又要再添几件?或许有钱人家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吧。顾云乔这样想着,让忍冬给她披上斗篷,领着她和迎春一起到栖霞院去了。

  栖霞院里,张掌柜正在向卢氏汇报这段时间铺子里的盈亏情况,因着锦绣坊在京城还算有名,而且此时正值寒冬,有许多夫人小姐都请锦绣坊上门量体裁衣,生意倒是很好。

  卢氏一边看着张掌柜给她的账本,一边听他说话,然后点头赞许,“打理得不错,辛苦你了。”

  张掌柜忙道,“不敢不敢,这都是应该的。”

  顾云乔进栖霞院不必通报,到了栖霞院,直接进入主屋,脱下斗篷给迎春抱着,她先是给卢氏行礼,而后才道:“娘,外面可冷了,你看我手都冻红了。”

  卢氏看她冻得通红的手,一阵心疼,握着她的手给她取暖,拉她做到自己身边,道:“还真是冷,你没抱汤媪吗?”

  说到这个,顾云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这不是急着来见娘亲,忘了吗。”

  卢氏无奈,佯装责备道:“你呀,难道你记不得,你身边伺候的人也记不得吗?”

  卢氏话音刚落,松萝便捧着个汤媪进来给顾云乔,说是刚刚世安院的剪秋送来的。

  顾云乔捧着汤媪,撒娇似的蹭了蹭卢氏的肩头,“娘,你看她们不是送来了吗,就不要怪她们了嘛。”

  “回去告诉你身边的人,下次不许再犯了。”卢氏亲昵的点了点她的额头,此事就此掀过。

  接下来,卢氏让张掌柜带来的女裁缝为顾云乔量体裁衣,屏风里,女裁缝边为顾云乔量完尺寸,边对她道:“其实若是小姐怕冷,我可以多为小姐做一双手套,戴着手上,可以御寒。”

  “手套?就跟袜子一样吗?”顾云乔问。

  “嗯,一样的。”

  “管用吗?”

  “这,我从来没有做过,并不知道管不管用。”女裁缝诚然道。

  “所以,你是想先做一副出来,让我帮你试试?”顾云乔直接说出了她的想法。

  女裁缝只好点头,道:“是,不过若是小姐不愿意,我也可以另找他人。”

  “不必了,你先做一副送来吧,好不好用我再告诉你。”顾云乔道。

  “多谢大小姐。”

  为顾云乔量完尺寸,卢氏让张掌柜三天之内把新衣送到府上,便让他们回去了。

  张掌柜走后,顾云乔问卢氏,“娘亲,我的冬衣还有很多没穿过的呢,为什么这么急啊?”

  卢氏喝了口热茶,问她,“还记得几个月前宫里给你赏赐的几位娘娘吗?”

  “嗯,记得。”顾云乔点头,若是没有皇后娘娘她们赏下的恩赐,安氏的长老怕是没有这么快就同意她入安氏宗谱。

  “其实在得到皇后娘娘她们赏赐的第二天,我就应该带你进宫谢恩的,只是你当时的礼仪规矩刚学不久,带你进宫怕是会冲撞了各位贵人,所以只能拖到现在。”卢氏道,“如今已经将近年关,再不领你进宫谢恩,怕是要等到明年了。”

  原来如此。顾云乔点头,而后问卢氏,“那娘亲,我们几时去啊?”

  “三天后吧。”

  ……

  三日后,骤雪初停,顾云乔由丫鬟们打扮得体,穿上锦绣坊送来的冬衣,跟着卢氏进宫谢恩去了。

  顾云乔没进过宫,一想到等会儿要见到大玄朝三位最尊贵的女人,心里便紧张起来,又想到秋嬷嬷说的,宫里规矩众多,若是她待会儿出了差错怎么办?

  卢氏见她眉头紧蹙,便知她是紧张的,拍了拍她的手,宽慰她道:“皇后娘娘与两位皇贵妃都是很好相处的人,你进宫见到她们不用紧张,按照规矩来便可,宫里贵人多,你好好跟在我身边,不要多听多看,免得冲撞了其他贵人。”她顿了顿又道:“再者你如今已是太傅府的大小姐,以后这种场面是要经常见到的,所以你要习惯。”

  顾云乔点头应下,“女儿晓得了。”

  卢氏看着她,心里叹了口气,名门贵女不是这么好做的,她大可以护着她,让她不谙世事,快快乐乐的过一生,但是她不愿意这样做,顾云乔应该有权利知道自己生活的环境是什么样的,她要看到繁华的京城下是何等的风云诡异,一张张微笑的面容下有藏着多少阴谋诡计。她会护着她,但也会教她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这是身在官家不得不学的生存之道。

  顾云乔见卢氏脸色有些不对劲,知道她心事重重,但是她并没有开口问,卢氏心中有她自己的打算,不管怎么样,她都相信,卢氏不会害她就是了。

  因为卢氏是一品诰命夫人,递了牌子便可直接进宫。皇后知晓卢氏要来,所以早就派了周嬷嬷来迎接。

  等周嬷嬷向卢氏见了礼后,顾云乔才向周嬷嬷见礼,“周嬷嬷好。”

  “大小姐好,几个月不见,大小姐出落得越发漂亮了。”周嬷嬷笑道。

  顾云乔笑着道了声谢,在太傅府的生活过得很滋润,怎么能养不好人。

  寒暄过后,周嬷嬷便带着卢氏和她一起往凤梧宫的方向去了,皇宫里宫殿众多,而且款式大多相同,若不是周嬷嬷带着,顾云乔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鬼打墙了。

  此时,勤政殿里响起一声茶杯破碎的声音,守在宫外的太监们互相看了一眼,眼神里有些无奈之外再无其他异样,想来已是习惯了。

  那么勤政殿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地上留着一堆茶杯破碎的瓷片,殿里的奴才跪在地上,虽然不敢喘大气,但是脸上也没有忧虑之色。

  勤政殿的主人,大玄朝的皇帝,正站着怒视底下那个坐在椅子上毫无规矩的男子,那男子不过二十出头,容貌俊美,仪表堂堂。

  面对皇上的怒意,他面上没有一点胆怯,反而嬉皮笑脸道:“父皇,你看你又生气,怪不得最近老了这么多,你看看我母后和众多母妃们,年纪虽然大了,但是还是一副貌美如花的样子,反观你老气横秋的,每次见到她们难道你不觉得不好意思吗?”

  “靳璃,你给朕闭嘴。”皇上怒吼一声。

  没错,这个没规没矩,毫不把皇帝放在眼里的男子就是靳璃,当今皇帝最宠爱的儿子,京城里风光霁月的旭王爷。

  靳璃愣了一下,忽而拍手笑道:“哇,父皇,您中气挺足的没啥毛病,就是肝火太旺,得清清火了。”

  “……”

  皇上彻底没了脾气,让跪着的宫女太监都起来,他坐在椅子上,问靳璃:“靳璃,你跟朕说说,你要怎么样才肯娶妃,你看看你的那些皇兄、皇弟,哪个不娶正妃了,就算没有正妃,府里也有侧妃妾侍了吧,你年纪不小了,身边该有个嘘寒问暖的人了。”

  靳璃晃荡着腿道:“他们娶我就得娶了,那他们想当太子,我是不是也要当当?”

  当今皇上虽然儿子众多,但是东宫之位尚空,成年的皇子里已经能在朝堂上议事的,对这东宫之位皆有心思。

  唯独这旭王爷,虽已成年,却从不上朝参政,对那东宫之位也是兴趣缺缺,好几次皇上甚至直言要把东宫之位给他,他却如临大敌,连忙拒绝说,父皇,你可别害我。

  得,别人想要还不行呢,这旭王却避如蛇蝎,可真算是奇葩了。

  皇帝又朝靳璃扔了本奏章,怒道:“你给我闭嘴,你怕是要把我气死吧!”

  “父皇,别呀!”靳璃道,“你死了,京城就乱了,你皇位传给谁你得说清楚呀,不然搞到最后我们兄弟几个自相残杀你忍心啊?让皇爷爷白发人送黑发人你忍心啊?让宫里的这么多娘娘都守寡你忍心啊?”

  皇帝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一拍桌子,道:“朕死了就把皇位传给你,让你自己面对你那些兄弟的怨气和质疑,到时被他们弄死更好,老子在阴曹地府等着你。”

  连朕都不称了,真是气着了?靳璃讪讪笑了笑,“父皇连死都还想着跟我做父子,真是让儿臣感恩涕零啊!”

  “滚!”皇帝这一声,中气十足。

  靳璃遵旨滚出勤政殿后,心情大好。

  贴身太监陈小走上来,无奈:“王爷,您又惹皇上生气了。”

  “没有啊,父皇他现在心情好着呢!”靳璃睁着眼睛说瞎话。

  陈小撇了撇嘴,一副信你才有鬼的表情。靳璃见他这般,眉头一皱,揪着他的耳朵道:“陈小你这是什么表情给本王说清楚,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都敢给我摆脸色了,回去让你师傅好好教训你……”

  “啊啊啊!王爷,我错了,耳朵要掉了……”

  随着这对主仆走远,勤政殿的人松了一口气,这位祖宗可算是走了。

  勤政殿里,靳璃走后,陈公公碰上一杯参茶,对皇帝道:“皇上息怒,气坏了身子可不好,旭王年纪不小了,知道该怎么打算。”

  皇帝叹了口气,端起参茶想喝一口,可是到了嘴边又放下了,叹道:“备一份清火的茶水吧,旭王说的没错,朕的肝火是旺了些。”

  “是。”陈公公转身宫女去做,自己老老实实的在皇帝身后站着,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这皇上每次与旭王吵完之后,心情都会舒畅很多,对大臣们上奏的事情即使再荒唐,也能冷静处理,真是够神奇的。

  行至宫门,靳璃看见了太傅府的马车,便问守宫门的侍卫,“这太傅进宫了?”不应该啊,若是太傅进宫肯定会去找父皇,可是他从勤政殿出来也没见到人啊。

  “回王爷,是太傅夫人和太傅府大小姐进宫面见皇后的。”侍卫回答。

  太傅府大小姐?靳璃眼中划过一丝笑意,对陈小道:“走,去母妃宫里坐坐。”

  ……

  凤梧宫里。

  顾云乔坐在位置上,听着卢氏与皇后谈话,不敢抬头。忽然,听到皇后笑了一声,道:“云乔丫头,抬头让本宫瞧瞧。”

  顾云乔一愣,没想到皇后居然这么亲昵的唤她名字,抬头看皇后,见她一脸慈祥,心里放松了许多。

  “云乔丫头多大了?”皇后问。

  “回皇后,明年三月就十六了。”顾云乔答。

  “是嘛,我们瑞安明年三月也十六了,你是三月几的?”

  “回皇后,三月十六。”

  “嗯,我们瑞安是三月十一,比你大几天。”而后皇后又问卢氏,“孩子明年就十六了,可有婚配之意?”

  卢氏笑道:“云乔还小,臣妇还想留她几年呢?”

  皇后也笑,“得,你留吧,到时候成了老姑娘没人要,记得来让本宫下旨赐婚。”

  皇后与卢氏年轻时是闺中好友,所以谈话的时候没有什么拘束,许多别人不能与皇后聊的话题,卢氏都能聊。

  “那瑞安公主呢?皇后打算什么时候把她嫁出去。”卢氏问。

  “瑞安啊,皇上打算明年在彩凤楼设擂给她比武招亲。”皇后道。

  “那明年真是热闹了。”卢氏道。

  “是啊,希望明年瑞安能遇到自己的如意郎君,把瑞安嫁出去,本宫也没什么好挂念的了。”

  皇后膝下无子,只有一位公主,所以对她极为疼爱。

  皇后知道卢氏和顾云乔还要去拜见昭熙宫与北宸宫那两位,与她们又说了些话,然后赏了一些东西便让她们去了。

  出了凤梧宫,卢氏先带顾云乔去昭熙宫,昭熙宫的宫女说婉皇贵妃抱恙,不便接见。卢氏让宫女转达她对婉皇贵妃的谢意后,带着顾云乔来到了淳皇贵妃居住的北宸宫。

  北宸宫里,淳皇贵妃无奈的看着自己这个坐没坐相,吃没吃相的儿子,叹了口气道:“听说,你又去气你父皇了。”

  “没啊!”靳璃嚼着咸豆子一脸无辜道,“我只是对父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然后他表示十分理解我,就让我出来了而已。”

  淳皇贵妃嫌弃的白了他一眼,“你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你若能讲道理,母猪都能上树了。”

  靳璃不可置否的笑了笑。

  淳皇贵妃又道:“你父皇也是为了你好,谢家姑娘不行,那温家姑娘呢?温家姑娘不行,也还有石家姑娘和安家姑娘吧。”

  “安家姑娘,如今安家有两位姑娘,母妃想让我娶谁?”靳璃笑问。

  淳皇贵妃一愣,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京城里这么多姑娘,你想选谁都行,没说就让你娶安家姑娘。”

  靳璃不说话了。

  淳皇贵妃看着他,道:“你是不是还想着那个姑娘呢?你都找了半年多了,要是能找到早就找到了,现在还音信全无,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

  “母妃,她还活着,而且很快就会来见你了。”靳璃道。

  淳皇贵妃:“什么。”

  “娘娘,太傅夫人携女求见。”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作妖王爷的坑妻日常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