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妖王爷的坑妻日常第六章 有缘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章 有缘人

小说:作妖王爷的坑妻日常 作者:梁家丫头 更新时间:2018-07-03 23:40 字数:4299

  京城南郊有座山,山上有座百年名寺,唤为一叶寺,因其历史悠久,且位居京城,所以香客众多,常年香火不断。

  不过众多香客到一叶寺除了烧香拜佛之外,大多都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想求了空大师相面。

  说起这了空大师,世人对他只有一字可解,即谜。没有人知道他从何而来,是何许人也,关于他的身份,世人唯一知道的就是六十年前,太上皇出征凯旋,带回来一个浑身是血的和尚,一句话也不说就把他扔到了一叶寺里,但是一个月后却颁布了一道圣旨,封这个了空和尚为大玄第一神僧。

  至于有多神,太上皇的圣旨是这样写的,面相奇准,可堪破未来生死。世人一听,哟!这可真够神的,不管信不信的人,都跑到一叶寺找这位神僧相面。

  不过既然是神僧,而且还是御赐的神僧,怎么能什么人都给算,佛门中人嘛,讲究的是一个“缘”字和时机。

  了空大师是个随性之人,给谁算或不给谁算,什么时候算或什么时候不算,什么时候给谁算或什么时候不给谁算,全凭个人喜恶。如此乖张行事,不像慈悲为怀的得道高僧,倒像狂妄不羁的俗世凡人,不过偏偏还没有人对他有怨怼,原因有二,其一,他是皇帝亲封的神僧,质疑他如同质疑皇上。其二,能得他相过面的人,都说他算得极准,恨不得把他当菩萨一样供着。

  如此一来,便有许多人慕名而来,只为能见了空大师一面,所以一叶寺每一天都香客如云,其中不乏每日都来者,毕竟了空大师今日不见他,明日可能会见,明日不见,也总有一日会见的。

  但是只要得了空大师相过一次面的,了空大师便会许其三次机会来找他算命,但是要每个月的初十才能来,若是早一天或晚一天,他是不见的。

  这天是七月初十,太傅府主母卢氏在太傅上早朝后,便开始起身洗漱装扮,虽是四十多岁的人,因保养得当,看起来也不过是三十来岁。

  将一个翡翠镯子戴到腕上,卢氏开口,“顾姑娘起了没有?”

  “今早夫人起床前,奴婢便去过顾姑娘的院子里了,如今也该准备好了。”卢氏的贴身嬷嬷回答。

  卢氏满意的点点头,眼神期待又满心激动,若不出意外,这顾姑娘便是她的有缘人了。

  太傅府静娴院的主屋里,顾云乔在太傅府丫鬟的伺候下用了早膳,捧着浓茶漱了口后,望着了院子一眼,问这一个多月里一直伺候她的丫鬟,“我们要去找夫人了吗?”

  丫鬟摇摇头,道:“姑娘先等着吧,待会秋嬷嬷会来接姑娘的。”

  顾云乔点点头,便坐到一边,取了一本字帖慢慢看着。

  说起顾云乔为何出现在这太傅府,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她福大命大遇到好心人了。

  一个多月前,她被叶云枫刺伤弃于林中,是云游回京的安太傅夫妇把她救了,不仅请大夫为她治病疗伤,还把她带回京城好吃好喝的养着,特别是太傅夫人每日都来看她,照顾她,就像对待亲女儿一样。

  夫人知道她不识字,便找了本字帖给她,每日过来找她聊天的同时,便教她识字。摸着手中实实在在的字帖,顾云乔心里一股暖流缓缓流过,遍及全身,温暖舒畅。她从未受过如此对待,太傅夫人对她的种种,她都会铭记在心的。

  多好的一个女人啊,可惜膝下没有子女,想到这里,顾云乔有些黯然,若是夫人不嫌弃,她愿意一直陪伴在夫人身边,把她当母亲一样孝顺。

  “顾姑娘准备好了吗?”门外,秋嬷嬷的声音突然响起。

  顾云乔恍然抬头,站起身便把秋嬷嬷请进来,便道:“好了,我们这是要走了吗?”

  秋嬷嬷并未进屋,只是点点头,道了一句:“既然姑娘已经准备好,便随我来吧。”

  顾云乔点头,便跟着秋嬷嬷走了。她自从进入太傅府后,就被安置在了静娴院里,没出过院门一步,今天第一次出来,才意识到原来太傅府是这么大的,走不完的小径回廊,看不完的分院厢房,整个太傅府建筑风格没有什么差异,顾云乔想,若不是跟着秋嬷嬷,她怕是要迷路不可。

  不过也难怪,好歹是正一品官员太傅家的府邸,自然差不多哪去。

  终于随秋嬷嬷走到了大门口,太傅夫人正在那等着呢?照理,她是要给太傅夫人行礼的,然而正当她要行礼之时,太傅夫人却扶起她的手,脸上有些责备之色,道:“我不是早跟你说过,以后不必对我行礼了吗?”

  这……顾云乔默然,她虽不懂贵族人家的规矩,但是太傅夫人好歹是个官夫人,私下她可听她的话不用行礼,但是这是在门外呢,有家丁和路过的外人看着呢,她怎能不懂规矩。

  卢氏知晓她的心思,心里道她懂事的同时,面上也抚慰她道:“知道你懂事,但是这礼我说免了就免了,若真的要行礼,也不是这种礼。”

  不是这种礼,那还有哪种礼?顾云乔一头雾水,卢氏却已经拉着她进了马车。

  可能贵族人家的马车上都设有暗格,靳璃的马车上有,太傅夫人的马车上也有,虽然后者的马车没有前者的宽敞气派与华丽,但是该有的都有,比如暗格里准备的点心与甜饯就不比靳璃马车上的差。

  “这些点心和甜饯都是给你准备的,不知道你喜欢吃哪种,就让他们都准备了,你尝尝看。”卢氏道。

  顾云乔暗惊,都是给她准备的?太傅夫人为什么对她这么好?难道只是因为可怜她?

  “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卢氏含笑看她。

  顾云乔咬了咬嘴唇,点头。

  卢氏笑,答道:“待这次从了空大师那里回来,我就告诉你。”

  了空大师吗?那个被誉为大玄朝第一神僧的了空大师?顾云乔轻轻撩起帘子的一角看马车外的景色,如今她们已经上山了,路边是高大参天的树木,还有上山下山的行人,她们脸上或欢喜或忧愁,前者或许是在一叶寺求得了自己所愿,后者或许是未能如愿以偿。

  求佛,最多也就是求个安心罢,准与不准全靠自己的命,夫人说的那个了空大师到底有多准?夫人又为什么带她去找了空大师?顾云乔走神之际,一亮华丽的马车从太傅夫人的马车旁快速驶过,是下山的方向。

  虽然顾云乔出神了,虽然那辆马车跑的很快,但是她还是看到了,很熟悉的马车,若是没记错,那应当是靳璃的马车。

  靳璃在京城吗?他知道她被劫的消息了吗?他有回清水城找她吗?一时间,顾云乔又满腹心事。

  宽敞华丽的的马车里,靳璃躺在榻上,把玩着一块玉璧,想着刚才了空和尚给他的答案,缘分未尽。

  缘分未尽,那就是没事了,靳璃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对外面的徐晨吩咐道,“让清风,明月他们沿着清水城到京城的路上找。”

  既然缘分未尽,必是天命,那女人曾提过要到京城里来,若是她能从叶云枫手里逃脱,必然会到京城来吧。

  顾云乔,希望你能平安到京吧,届时,你可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

  也许是高处不胜寒,顾云乔到达山顶的时候,毫无防备的打了个喷嚏。

  卢氏让秋嬷嬷从马车里取出一件披风给顾云乔披上,关切到:“山上山风凉,你的伤刚好,要注意一点。”

  顾云乔低头看卢氏给她系披风的手,眼眶微润,点头:“谢谢夫人。”

  卢氏道:“不必谢,走吧。”

  了空大师的禅院在一叶寺后面,院里一树一井一方石桌,意境幽深,随小沙弥走进院里,闻着淡淡的香气,顾云乔感到前所未有的宁静。

  了空大师见的只有太傅夫人,所以顾云乔和秋嬷嬷便留在院里等着。

  半个时辰后,卢氏出来,笑容满面,似乎是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

  送她出来的小和尚,走到顾云乔中面前,道了声佛号,“顾施主,师傅有请。”

  顾云乔皱眉,了空大师见她做什么?她正想着呢,卢氏便拉着她的手略显激动道:“了空大师要见你必是与你有缘,去让大师算算,不是什么坏事。”

  顾云乔点头,跟着小和尚走进去了。

  了空大师是一个看起来九旬多的老人,慈眉善目一脸佛像,笑起来特别慈祥,顾云乔瞧着他挺亲切的样子,心里微微放松下来,双手合十对了空大师道了声:“阿弥陀佛,大师好。”

  了空大师指了指他对面的蒲团,道:“顾施主请坐。”

  顾云乔依言坐下。

  顾云乔坐下后,了空大师笑眯眯的看着她,问:“顾施主,信佛吗?”

  “信与不信都是命。”顾云乔答。

  听到这个回答,了空愣了一下,随即笑道:“顾施主的这个回答,我也曾听过。”

  小和尚从隔间端了杯热茶给顾云乔,她喝着,嘴角微勾:“是吗?巧合吧。”

  “亦是缘分。”了空道。

  顾云乔放下茶盏,笑道:“了空大师找我来,不单单只是想问我这个问题吧?”

  了空不说是与不是,只道:“施主是个福运双全的贵人。”

  福运双全?贵人?她是吗?顾云乔觉得有些好笑,却也没说什么。

  了空看了她一眼,知她不信,也没点破,继续道:“时至今日,顾施主所经历的都是命中该有的劫数,大劫已去,福运自然就回来了。”

  这话,顾云乔还真是不知道真假,不过了空说的这话是好话,她就当是祝福她的吧,她对他感激的笑了笑,“多谢了空大师了。”

  了空道:“不必谢,顾施主还有三次机会,若是需要贫僧解答疑惑的,就请在每月初十的日子来吧。”了空说完,便让小和尚送顾云乔出去了。

  ……

  下山的路上,卢氏并未问顾云乔了空大师对她说了什么,许是她不敢兴趣,又许是了空大师早已对她说了。这一切,顾云乔不得而知。

  “云乔,你不是不明白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吗?”卢氏突然开口。

  顾云乔一惊,太傅夫人对她换了称呼,如此亲昵。

  卢氏虽是微笑着,眼神却是黯然的,她缓缓开口,向顾云乔掀开了她一直隐藏的伤疤。

  “其实,我有过孩子,那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若是平安长大,也应该有你这么大了。”

  太傅夫人有过孩子?平安长大?怎么回事?难道,那孩子夭折了吗?

  卢氏眼眶湿润了,她道:“只可惜那孩子命薄,三岁时生了一场大病,没熬过去,我从小身体也不好,因为生下她,身体亏损了很多,即使好好调养,太医也说我无法再怀孕了。”

  顾云乔很心疼卢氏,一个女人,幼女夭折,自己又没有办法再怀孕,这就说明她再也没有办法做娘亲了,这该有做痛苦啊!她轻轻地握住卢氏的手,想安慰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夫人……”

  卢氏反握住她的手,含泪笑道:“那时我特别绝望,不知道该怎么办,便怀着一丝希望来着了空大师,我原以为他不会见我的,没想到他不仅见了,还告诉我,十年之后,我会遇到我的有缘人,她是个福运深厚的贵人,他让我把她带回家,收她做女儿,她会好好陪我的。”

  “那个人……是我?”顾云乔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是。”卢氏道,“你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是吗?我当时也觉得,可是十年过去了,我真的遇到了你,方才了空大师给你算的,就是福运双全吧。”

  是,一点都没错,“可是,也许是巧合呢?”

  “巧合也是缘分。”卢氏道,“云乔,不管是不是真的,我都信,因为我很想有一个女儿,我想好好爱护她,教导她,关心她,给她最好的一切,所以你能给我一个做母亲的机会吗?”

  顾云乔看着她的眼神,有些不忍,她的眼睛里是期待和害怕,期待她答应,又害怕她拒绝。可是,卢氏不知道,她需要一个女儿,顾云乔自然也需要一个母亲。爱护,教导,关心,这些都是顾云乔渴望和需要的,既然上天给她这样一个机会,她为什么要拒绝呢?

  了空说的没错,巧合亦是缘分。若是了空算得准,她是卢氏的有缘人,那卢氏岂不是等了她十年,就冲这份情,顾云乔怎么也得开口叫她一声娘。

  于是顾云乔跪在马车里,埋首在卢氏膝下,发自肺腑的叫了她一声,“娘。”

  许久没有大哭的卢氏,心里紧绷着的弦随着顾云乔这声“娘”断了,眼泪决堤,守着一句不知道真假的话痴痴等了十年,终于等来了。

  “云乔,我的女儿。”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作妖王爷的坑妻日常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