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妖王爷的坑妻日常第四章 靳璃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章 靳璃

小说:作妖王爷的坑妻日常 作者:梁家丫头 更新时间:2018-07-01 22:30 字数:3137

  月明星稀。

  夜晚微凉,顾云乔抱着膝盖坐在树下警惕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人。月光下,那个人慢慢蹲下,越是看清他的脸,顾云乔越是害怕。她想跑,可是她的穴道被点了,动都动不了。

  那个人手里多了把匕首,对顾云乔说:“我最不喜欢言而无信的人,你欺骗了我,我很伤心。”他把手里的匕首对准顾云乔肩膀的位置,慢慢的推进去,“所以,我要惩罚你。”

  刀是慢慢推进顾云乔的血肉里面的,她很疼,脸色苍白,但是她还是咬牙忍住了。

  “很坚强嘛。”叶云枫把刀身尽数推进去,然后又取出了一把,对准她另一边肩膀,“不如再试试。”说完,又将匕首推了进去。

  “变态。”顾云乔咬着牙骂了一句。

  叶云枫看着她充满恨意的眼神,笑了,“唉,你如果听我的话,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怪谁呢?”

  “哎呀,嘴唇都出血了,真是心疼呢!”他用拇指指腹抹掉顾云乔嘴唇上的血,一脸嫌恶的擦到她的身上,“问你个问题,你是蓝绫的什么人,看着她挺护着你的。”

  顾云乔不答。

  “不说?”叶云枫皱眉,把手里的匕首又推进了几分,“这样可不乖哦!”

  匕首似乎伤到了骨头,顾云乔实在是忍不住,痛叫出生来,“你住手啊!”

  “呵,你听话我就停手。”叶云枫冷笑。

  “我是她朋友。”顾云乔答。

  叶云枫脸上闪过一丝无奈,一下子把匕首插进去,“你不老实啊!”

  “我是她主子未过门的妻子。”顾云乔说了实话。

  叶云枫眉头一皱,“你是谢微雨?”

  “谢微雨是谁?我叫顾云乔。”顾云乔道。

  “呵,你这女人没有一句真话,死不足惜。”叶云枫冷笑道,再次从腰间取出一把匕首,狠狠地刺入了顾云乔的腹部,然后站起来准备离开。

  顾云乔:你妹的,你家是卖匕首的吗?

  “等等,你叫什么名字?”顾云乔忍痛叫住他,语气里透着不甘。

  “哟!看起来,你是想报仇啊!”叶云枫停住脚步,转身,走回她面前伸手点了她身上的几个穴位,不屑道:“我是滕云阁少阁主叶云枫,如果你能活着,就来找我报仇啊!哈哈哈哈——”

  原本幽静的树林因为叶云枫的笑声,惊起了一林鸦雀,顾云乔看着他离开的方向,眼里的恨意几乎喷薄而出:叶云枫,如果我能活着,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以报今日之仇。

  ……

  顾云乔被叶云枫带走的第三天午后,一只白鸽飞入京城,落到了靳璃书房的窗台上。

  徐晨把白鸽脚上的竹筒解开,将里面的字条取出,打开看了一遍,面色沉重。

  “发生了什么?”察觉到徐晨不对劲的靳璃,终于开口问了。

  徐晨将字条交给靳璃,道:“叶云枫夜闯蓝月坊,在不敌蓝绫的情况下劫走顾姑娘,如今顾姑娘生死未卜。”

  靳璃将字体上的内容扫了一遍,脸色沉了下来,“此事的具体情况如何,你让蓝绫修书一封细细道来,另外让清风,明月他们全力寻找顾云乔的下落,若是找不到就让他们不用回来了。”

  “是。”徐晨应下,却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王爷,若是顾姑娘她……”接下来的话,他没有说下去,因为靳璃是懂的。江湖人都知道,滕云阁少阁主是个心狠手辣的主,落到他手里哪还有活命的机会。

  这问题靳璃自然想到了,于是他道:“若是人已经死了,就找到她的尸体,将她好好安葬。”不管顾云乔是怎么被叶云枫劫去的,但终究是在他的地盘上出的事,而且,她也算是她的人吧,所以他总得负责到底,虽说这个女人的心机略重,但是他对她还是挺感兴趣的。

  至于叶云枫,靳璃冷笑,“滕云阁怕是嫌日子过得太安稳了,看来我这只手得伸得长一点了。”

  徐晨听到他这阴冷的语气,心颤了一下,心道:这滕云阁以后想在江湖上生存,怕是难了。不过这又不归他管,惹恼了他主子的人,下场一般都不太好。见靳璃没有再吩咐其他,他便领命下去了,出门时看到靳璃的贴身太监王公公正站在回廊里,见他出来笑眯眯的走到他面前问:“徐护卫,王爷可忙完了?”

  徐晨点头,道:“王公公有事?”

  王公公笑了,“有,宫里来信了,皇贵妃想见王爷。”

  ……

  如今大玄朝在位的祥德帝,后宫嫔妃无数,但是最受恩宠的只有两位,一位是昭熙宫的婉皇贵妃,一位是北宸宫的淳皇贵妃,连高居凤梧宫的皇后都得排在这二位后面。

  因为喜欢,所以祥德帝对于两位皇贵妃所出之子也是极为宠爱的。昭熙宫的婉皇贵妃育有一子叫靳灏,是皇上的第六子,封号为昊。昊王爷天资聪颖,三岁能识文断字,五岁能写诗作画,六岁便能习武晓军事。而且性格温和,待人接物都十分有礼,简直堪称是完美,整个大玄上下提起这昊王爷无不竖起大拇指,道一声“了不起”。皇上对他喜爱得不得了。

  不过皇帝最喜爱的还是北宸宫淳皇贵妃所出之子,也就是靳璃。靳璃出生之日正是祥德帝的生辰,可算是上天送给祥德帝最好的礼物了,而且靳璃出生的第三天,久旱已久的逢州突然传来喜报:在靳璃出生的当天夜里,逢州迎来了它三年来的第一场雨灾情得以缓解。紧接着,原本战况胶着的北境,也传来了捷报:一直侵犯大玄的高月国发生宫变,一夜之间,高月国改朝换代,因新帝登基,高月朝政不稳,所以无暇再犯大玄北境,北境暂且安稳。

  祥德帝把这一切都归功于刚刚出生的七皇子,说他福运深厚,能给大玄带来无尽的运气。于是大玄百姓无不喜爱这个福运深厚的七皇子,可以说,这七皇子的出生简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哪怕这七皇子五岁才能开口说一句完整的话,六岁才能跑起来,十岁才开始识文断字,而且文不成武不就的,但是这对于大玄百姓来说,有什么关系呢,且不说这七皇子长得有多俊,笑起来有多好看,说话声音有多听,仅凭他天生的福运,就让人喜爱得不得了,听说只要能碰到七皇子一块衣角,一整天都会有好运气。

  可以说这位以前的七皇子,如今的旭王爷简直就是大玄的吉祥物啊!

  但是此时,吉祥物本人却不太高兴。

  靳璃坐在椅子上听完王公公带来的消息,眼神中多有不耐,“王岩,你去打发路公公回去,就说我今天没空,改天再去看望母妃。”

  王公公是靳璃小时候由太上皇选到他身边的,可以说靳璃是他看着长大的,这一看他就知道是闹别扭了,于是笑道:“王爷可别生娘娘的气了,听路公公说,王爷离京出走的这段时间里,娘娘可是茶不思饭不想的,整整瘦了一大圈,再加上您一回来就跟娘娘闹脾气,可把她气的好几天睡不好觉了,纵使娘娘骗您回来有些不妥,但她这不是关心您吗?您可别置气了,快进宫哄哄娘娘吧。”

  王公公说的这些,靳璃是懂得,可是这进宫不是什么大问题,出门就……

  王公公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于是又道:“王爷离京有段时间了,京里的姑娘们可想念王爷了,整日都到门口等着,就为见王爷一面呢。而且这几天扔到府里的香囊物什足足有好几十筐,奴才今儿又开了个库房才放得进去。”

  大玄朝民风开放,对于女子约束不多,只要不犯法,女子可以抛头露面上街,也可以大胆的向自己喜欢的人示爱。关于示爱的方法,就是将自己身上的香囊和饰品扔给自己喜欢的人。身为大玄朝人见想嫁的旭王爷自然爱慕者无数,收到的香囊饰品自然也多,出门被包围得寸步难行的情况也是常有的。

  “唉!”靳璃叹了口气,道:“王岩,你说我们京城的姑娘都没别的事干吗,整日守在王府外面算怎么回事?本王又不能把她们全娶回来。”

  王岩呵呵笑了,“王爷就算把她们全娶回来,王府也是养得起的。”

  “可拉倒吧!”靳璃嫌弃,“把她们都娶回来,那我这王府是要还是不要了,闹哄哄的,可真烦人。”

  “烦人是烦人了点,但是这门您得出,宫您得进吧。”王岩道。

  靳璃扶额,思考了一会儿,他很认真的问王岩,“本王真的不能用轻功吗?省事又省时。”

  王岩一脸严肃的拒绝,“不可,王爷您忘记了吗?当初你踩破了刘尚书家的屋顶,掉到了他的房间里,正好看见他在洗澡,也幸好是刘尚书,听说他家有三位小姐呢,若是您不慎掉进了哪位的闺房里,如今王府怕是已经有了女主人了,所以,您啊!还是好好坐马车吧!”

  翻及旧事,靳璃脸上有些不自在,“王岩,多久的事情了,你还记它干嘛,坐马车就坐马车。”

  王岩对于这个回答很满意,告了退便心满意足的去给靳璃备马车去了,只是想到守在门外的那些姑娘,摇了摇头,十分不解,这京城里的翩翩公子多得数不过来,怎么她们尽守着他们家王爷呢?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作妖王爷的坑妻日常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