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妖王爷的坑妻日常第二章 都不是简单的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章 都不是简单的人

小说:作妖王爷的坑妻日常 作者:梁家丫头 更新时间:2018-06-24 15:23 字数:4981

  顾云乔醒来的时候依旧是在马车里,昨夜靳璃说的对,他们的确是不用睡在破庙里了,可是睡在这马车里,也不是什么舒服的地。虽然这马车够宽敞,睡榻上的毯子也足够舒服,可是这一夜颠簸下来,她的骨头像是散了架似的酸痛。

  醒来时不见靳璃,倒是听到马车外有人说话的声音,顾云乔撩开帘子,看到的是满眼的青山苍翠。往前看,最显眼的是那一白一黑两个身影骑马在前面慢慢的走着。

  不知道靳璃对徐晨说了什么,徐晨点了一下头,回头看到正探头出来顾云乔,四目相对,顾云乔弯起嘴角,对他笑了笑。

  徐晨不知作何反应,只能回头叫靳璃,“主子。”

  靳璃莫名回头看他,余光瞥见顾云乔,便把目光放在她身上,对她笑了笑,让徐晨先走,他自己在原地等马车上来。

  “昨夜睡得好吗?”等马车上来后,靳璃骑着马慢悠悠的跟着,与顾云乔聊两句。

  “还行。”顾云乔道,“只是路有点颠,睡得我腰酸背痛的。”

  靳璃笑了,解释道:“离破庙最近的落脚点只有云里镇,那个小地方没有自己人,我不放心,而且你是云里镇的人,再回到镇上,难免有人认出你,到那时怕是会有麻烦,所以我只能让他们连夜赶路,再过一刻钟便到清水城了,那里有我们自己人,到时你再好好休息。”

  顾云乔道:“你考虑的真周全。”

  “周全是周全,只是委屈你了。”靳璃说着,看她的眼神里露出些许歉意。

  顾云乔听了,不甚在意的摆摆手,转头便回到马车里了。

  清水城坐落在俞澜国东南,迎山绕水,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加上十几年前朝廷派重兵把东南以及东南以南的匪寇都清了之后,政通人和,百废俱兴,商业往来密切,如今的清水城倒也算是个富庶之地。

  顾云乔长这么大都没出过云里镇那个小地方,第一次见这么热闹的县城,难免有些惊奇和欢喜。原来,云里镇外面的世界是这样的。

  “热闹吗?”马车里的另一个人开口。

  靳璃在马车进城前就已经钻进马车了,顾云乔问他为什么不骑马了,他的回答是怕他的玉树临风勾得那些小姑娘移不开眼而引起慌乱。

  顾云乔信了他个玉树临风,翻了个白眼之后就再也没有理他,这个男人时而温文尔雅,像个名门公子,时而口出狂言,像个纨绔子弟,到底哪个是真正的他呢?

  顾云乔回头看他,点头,说:“挺热闹的。”

  靳璃道:“京城更热闹,更繁华,更好玩。”

  顾云乔没去过京城,甚至连想都是不敢想的,如今听到靳璃说起,她倒是生出了几分好奇,便问他:“那你能给我讲讲京城的事吗?”

  “京城啊!”靳璃摸了摸下巴,一副“该是如此”的表情,对顾云乔道:“嗯,是应该跟你说说京城里的情况,毕竟你以后要嫁给我,也是要生活在京城里的。”

  说起这个,顾云乔便有些无语了,昨晚也不知道是为何,她一时脑热就答应了和靳璃私定终身,是私定终身吧?应该是的。冷静了一夜,顾云乔觉得自己有些后悔了。

  “你该不会是后悔了吧?”靳璃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把咸豆子,一边嚼着,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顾云乔。

  顾云乔略带歉意的笑了笑,“有点。”

  “呵呵。”靳璃笑了,他道:“晚了。”

  顾云乔默,昨儿个她还沾沾自喜逃个婚还能捡到个便宜相公,现在冷静下来,她欲哭无泪,逃个婚还能把自己给卖了,这天底下大概没有比她更蠢的女人了吧!

  靳璃见她这般,压住要翘起的嘴角,阴沉着脸色对她道:“我劝你最好不要动什么逃跑的念头,不然我让你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然后又把手里的咸豆子放到她手里,表情也柔和起来,“你放心,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也不会亏待你的,听到了吗?”

  顾云乔无语,这人的脸变得也太快了吧。

  马车驶进一条巷子,在一所宅院的后门停下,靳璃起身下了马车,顾云乔跟在他后面。

  宅子里的人像是早就知道他们要来似的,在顾云乔落地的那一瞬间,门口打开了,走出来的是三个女子。为首的一身蓝衣薄纱,长发垂肩,面容如花。挺漂亮的,顾云乔看了她一眼,得出结论。

  蓝衣女子后面的两个样貌也不错,不过穿衣打扮像是个丫鬟,确实也是这样的。

  “蓝绫见过公子。”蓝衣女子走到靳璃身边,行了一礼,才对着他夸赞道:“许久不见,公子越发俊朗了。”

  靳璃愉悦的笑了两声,道:“许久不见,你的眼光也越来越好了。”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

  蓝绫的视线落到靳璃身后的顾云乔身上,“这位是……”

  靳璃回头看她,把她拉到身边,笑道:“未来夫人。”

  蓝绫看着他愣了一下,随即莞尔,看顾云乔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温和和亲切,“原是夫人啊!”

  顾云乔被她这一声“夫人”叫的直起鸡皮疙瘩,连忙摆手:“那个,现在还不是呢?我叫顾云乔,叫我云乔便好。”

  “夫人真是随和,但是蓝绫岂敢直呼夫人名讳,如果夫人不介意,那我变称夫人为顾姑娘吧。”

  顾云乔自然不会介意,只要不叫她夫人,管她叫什么呢。

  蓝绫果真是靳璃的人,知道他们要来,便把后院上好的厢房收拾出来,提前备好了热水以及换洗的衣服。

  蓝绫带着顾云乔到她的房间,叮嘱她道:“顾姑娘第一次来蓝月坊,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在此我便与姑娘说道说道。蓝月坊是清水城的一家艺坊,供文人雅士与贵族世家消遣玩乐的地方,前院是蓝月坊做生意的地方,那里鱼龙混杂,乱的很,为了姑娘的安全,还请姑娘不要踏足那里。”

  原来是间艺坊,怪不得自她踏进这宅子的后院起,就听到了各种嘈杂的声音。顾云乔点头,对蓝绫道:“蓝姑娘放心,我除了这里那都不会乱跑的。”

  她一副认真听话的模样让蓝绫心生喜欢,觉得她甚是乖巧,于是点头:“姑娘听进去就好,还请姑娘先沐浴更衣,待会儿我过来带姑娘去吃饭。”

  蓝绫走后,顾云乔走到屏风后面开始脱衣沐浴,浴桶里的热水还散着热气,水面上散满了粉红色的花瓣,随着热气的腾升,飘着一丝丝香气。

  踏进浴桶里,整个人被温热的花瓣浴包裹,一阵舒适感遍及全身,顾云乔十分享受的叹了一口气。

  她的肌肤并不是光滑细腻的,因为上面布满大大小小的伤疤,新的旧的,显眼的不显眼的都在她的身上,难看得很。她这十几年过得并不好,有多不好,她也不想去回忆,好在现在是逃出来了,那么就应该往前看。

  她脖子上戴了一个很小巧的玉葫芦,是她养母死前给她的,说是和她的身世有关,让她带着这个玉葫芦到京城里找一户姓侯的人家。

  可是,玉葫芦上刻的明明是一个顾字,为什么要找姓侯的呢?顾云乔想不通。

  身下的水慢慢变温了,顾云乔才起来擦干身子把衣服换上,换好衣服走出屏风,她看见房间里规规矩矩站着两个丫头。

  两个丫头看到她出来,没等她开口,便道:“蓝绫姐让我们来为姑娘梳妆打扮。”

  原来是蓝绫的安排,顾云乔放下心来,她的确不会打扮这一套,所以道了声“有劳”便让她们折腾去了。

  两刻钟左右,两个丫鬟给她打扮好时,蓝绫也来了,一见顾云乔眼前一亮,握着她的手夸赞道:“公子的眼光果然不错,顾姑娘还真是个大美人,瞧瞧这身段,瞧瞧这样貌,真是仙子下凡了。”

  顾云乔大概是个美丽而不自知的人,听到蓝绫这样夸赞自己,忍不住对着镜子看了几眼,嗯……倒也真是,蛮好看的。以前在赵家的时候,她起早贪黑,洗衣做饭伺候人,根本就没有时间好好照过镜子,镇里的婶婶凡是见过她的,都夸她长得水灵,她以为这只是那些长辈的客套话,现在看来倒真是夸她的。

  瞧着黑亮的眼睛,真是水灵的,只是……

  “只可惜瘦了些,气色有些暗黄,日后好好养着定会更漂亮的。”蓝绫将顾云乔心里想的话说出来,她莞尔,是啊!日后慢慢养着总会好的。握紧蓝绫的手,顾云乔想,她是真的逃出来了,真的逃出来那个折磨了她十几年的地方。

  吃饭的地方一处水榭,跟着蓝绫在后院走了一遭,顾云乔才知道原来这蓝月坊的后院这么大,弯弯曲曲的回廊,以及座座亭台楼阁都彰显着这家主人的财大气粗。后来蓝绫告诉顾云乔,这蓝月坊的每一处都是靳璃请名家设计建造的,她更是惊诧,这靳璃到底是多有钱的人呐?

  到达水榭的时候,靳璃已经在那等着了,看到顾云乔的装扮,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果真是有几分人样了。”

  这……顾云乔先前酝酿了一肚子感激的话被他这一句冲的一干二净,翻了个白眼回敬他一句彼此彼此,便直接在他对面坐下。

  菜看起来像是刚端上来不久,还冒着热气,而且色香味俱全,顾云乔的手指蠢蠢欲动,但是这是靳璃的地方,他不动手,她也不好意思先动手。

  “饿了吗?”靳璃问。

  这不是废话吗?顾云乔看着他点头,“饿!”

  她的眼睛挺大的,而且眼珠子又黑又亮,一看就特别水灵漂亮而且迷人,靳璃挺喜欢看她眼睛的。此时她的眼睛里像是晕了一层薄薄的雾气,满满的委屈像是只要有一个合适的契机便会喷薄而出。靳璃觉得,如果他再不给她吃饭,她就要哭出来了。于是他端起面前的碗给自己盛了碗汤,道:“吃饭吧。”

  顾云乔满怀欢喜的拿起筷子开动了,这大概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吃这么丰盛的饭菜,要不是有靳璃在场,她都想直接趴在菜盘上了。但是,她就算没有趴在菜盘上,吃相也没有好看到哪里去,嘴里塞了满满的饭菜,手里的动作却是不停,她筷子所到之处,皆是一片狼藉。

  这是……饿了几辈子啊?靳璃看着她的吃相,一脸嫌弃的放下筷子,这吃相要是放在世家贵族里,一定得好好教训一顿,太不雅观了,太难看了。幸好在吃饭之前,他就已经让所有人都下去了,不然若是让人看到他找了这么一个女人,确实是太丢脸了。

  顾云乔其实看到了靳璃脸上的嫌弃,但是实在没有办法,她是真的饿。

  终于将肚子填了几分饱,顾云乔的吃饭的速度慢下来,举止也雅观了不少。靳璃这样看着,心里头舒服多了。

  “我刚才那样你挺嫌弃我的吧?”

  靳璃喝汤的动作一顿,慢慢的把碗放下来,看着低头吃饭的顾云乔,笑得天衣无缝:“怎么会?你什么样子我都挺喜欢的。”

  呵,虚伪!顾云乔随手夹了一样菜放进嘴里,眉头皱了一下。

  “怎么了?”靳璃问。

  “没事。”顾云乔把筷子伸向那盘她方才一直没有动过的虾,道:“这虾挺好吃的。”

  吃完饭之后,两人没有任何交谈,就这么回厢房了。

  顾云乔实在是太累了,回到房间里倒头就睡,直到黄昏时分,她被自己给痛醒,撩开袖子,她发现自己的手臂上长满了红点。自己的脸也有点不太对劲,她跑到镜子前一看,娘哎!这是谁啊?肿得连自己都认不出来了。

  其实顾云乔不能吃虾,她一吃虾身上就会起红点,而且眼睛会水肿。第一次知道自己不能吃虾,是在五年前,她在赵家的厨房里偷吃了一只虾,当天晚上她浑身又痒又疼,而且眼睛也有些肿,第二天因为这个缘故,她精神萎靡,做事乱七八糟的,为此挨了一身打。幸好当时吃的不多,所以身上的红点一天后也慢慢好了,但是后来,她再也没有吃过虾。

  想到今天被她吃掉的那一盘虾,顾云乔疼痛难耐,她的感觉越来越不好了,头晕恶心,浑身发冷,她想站起来出门叫人,但是却双眼发黑,天旋地转间已经没了知觉。

  再次醒来,应该是深夜了,房间里亮起了烛火。她迷迷糊糊的正看眼看到床边站在一个高大的身影,那身影慢慢靠近她,然后她看到了靳璃那张无比俊朗的脸。

  “醒了。”

  靳璃的声音有些冷,听起来像是生气了。

  “顾姑娘你醒了真是太好了,来,起来把药喝了吧!”床边还有一个温和的声音适时响起,是蓝绫。

  顾云乔看到靳璃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站直身子,坐在旁边的凳子上。

  蓝绫把她扶起来,把药递到她嘴边,边喂边道:“姑娘放心,大夫来看过了,姑娘这般都是因为吃了虾的缘故,吃了药,休息几天便可以痊愈了。也请姑娘以后莫要再沾虾蟹之类的食物了,今日这般可把我和公子吓着了,尤其是公子,他……”

  “好了,蓝绫喂完药你就出去吧。”靳璃沉声打断。

  蓝绫果然不再开口,喂完药又扶顾云乔躺回去后,立即离开了,连一会儿也不多留。

  房间里就剩靳璃和顾云乔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顾云乔哑着嗓子开口:“对不起,我……”

  “你个蠢货!”

  顾云乔:……

  靳璃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不能吃虾,为什么还要吃,那几只虾有这么好吃吗?为了它们连命都不要了。你看看你把自己搞成什么鬼样子,吐了一地,脸还肿得跟个猪头一样,自己不舒服还要折腾别人,要不是你现在跟着我,谁会管你死活,我答应好吃好喝的养着你,但我也希望你有几分寄人篱下的自觉好吗?”

  “是。”对于靳璃这一番绝情的话,顾云乔好像没有什么感觉,她的眼睛直直的看着雪白的帐顶,平静到不行,她的声音很哑,但是每一个字都说的很清楚,她没有力气,但是每一句话都让靳璃听到。她道:“我确实给你添麻烦了,这是我的不对,但是你以为你是谁啊?要不是跟着你能让我早点到京城,谁他娘的愿意跟着你?就因为你有钱有势吗?我顾云乔是看这些的人吗?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什么寄人篱下,靳公子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啊!”

  房间里再次陷入了沉默,两个心思各异的人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一句话,什么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实际上却是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伪君子;又哪有什么纯良无害温婉贤淑,不过都是假象罢了。

  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啊!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作妖王爷的坑妻日常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