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黄泉引渡忆前尘5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黄泉引渡忆前尘5

小说:七号 作者:洛青橙 更新时间:2018-06-14 09:47 字数:3139

  地藏王菩萨的佛珠脱落,在地上滚了好一阵才停下,烛光将他的脸映衬得慈眉善目却掩不住眉宇间短促的皱起。

  外面一通吆喝,没多时子鹜被几人搀扶到他的面前。

  “菩萨,公子他。”

  “人没有大碍,休养一段时间便好。”挥手地藏王菩萨离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因果轮回,随他去吧”

  “洛含风,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八爷眼中含着泪光,看着洛含风的眼神恨不能将他吞了。

  七爷将八爷拦在身后:“菩萨说了,这是因果。”

  子鹜紧闭着眸子,苍白的脸上因疼痛渗出细密的汗水,眉宇中心那浅淡的纹路印记越发清楚最终形成了红色的图腾。

  无涣回来了。

  起身坐起打量着四周,子鹜的眸子已经变成了极浅的琥珀色,目光浅淡没有一丝情绪,须臾哑声道:“我回来了。”

  在看身侧跪的笔直的几人抬手示意他们起身,言语中带着几分清冷无奈:“我已不是什么神君,日后不必如此。”

  “神君!”八爷依旧恭恭敬敬的跪在他的面前。

  无涣侧目看向洛含风嘴角弯出一丝弧度:“是你将我召回?”

  洛含风点头,整个身子压得更低,语气带着颤音:“还望神君将洛芷的事情如实告知。”

  “她已入轮回。”无涣再次轻描淡写的回应。这是多年前他与那姑娘的约定。

  “你胡说!她已经死了!入不了轮回的那种!”洛含风红着眼睛怒视着无涣从开始的崇敬到现在的憎恨,洛芷的死一定和他有关。

  无涣闭眼掐诀,惊愕的睁眼,洛含风的反应不是空穴来风,洛芷确实没有轮回。

  洛含风注意着他的举动,见无涣惊讶的神情不禁嗤笑,刚醒来就能演的一手好戏。

  手中玉扇一转,洛含风持扇疾如风来到无涣面前,眼眶微红带着杀意:“洛芷到底在哪?”

  “神君!”

  “含风住手!”七爷紧张道。

  “已死,入不了轮回的那种。”无涣应声回应,没有半分惧色。

  洛含风眉头一皱,无涣轻飘飘的几个字在他眼中无异于是承认了对洛芷的罪行。眼中的杀戮愈浓。

  “之前你和我说她不想见我离开了,她的一生会平安喜乐寿终正寝。信了你的话,几十年我没敢去见她。现在你又和我说她已死入不了轮回!”

  扇面展开,锋利的边缘将无涣的颈部划出一道口子。未等鲜血流出伤口快速的愈合。

  洛含风惊讶。

  “你杀不了我。我早已是不死之身。”无涣将洛含风的扇面移开,眼中无波无澜,甚至有一丝的遗憾。

  “明月呢?她的共生咒呢?”

  “可以一试。”

  洛含风大笑,有些苦涩:“无涣,我就不信世间没有能让你死得透彻的方法。”

  “含风,你去哪?”七爷上千拦住洛含风的去路。不善言语的他不知怎么劝解,却也不相信无涣会背后让洛芷入不了轮回。

  洛含风眼中决绝冷冽,甩开七爷的手:“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们愿意忠心的跟着他我不管,从今天开始,你们也不要管我!”

  八爷拉住洛含风,板着脸严肃道:“只要你伤害神君我就会管!”

  “那他伤害洛芷呢!洛芷只是个凡人有什么天大的错误让她入不了轮回消失于世”

  “神君!”八爷看着无涣希望他能有所回应。这件事情一定是有误会

  “洛芷没有入轮回的事情我确实不知道”见他执念不减无涣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哈哈哈哈哈”洛含风眼中猩红如血冷笑出声:“无涣,人在做天在看,我就不信你死那天还能不能面不改色的说出这句话!”

  苍色的山岩的脚下一个巨大的古宅,一片竹林,鞭子似的多节的竹根从墙垣间垂下来。

  洛含风推门而入见到羊绒的地毯上躺着明月,安静的面容像是睡着一般,身边立着修长黑衣男子,是引路人。

  “知道你会来。等我解决了眼前的事情再说。”

  洛含风没有说话,只见引路人手一挥,两道光线飞出在明月的身侧化为人形,是那对母女。

  “您答应过我的,会让醒醒活过来的,您答应过我的。”那位母亲紧握着女儿的手带着颤音,一双红眸遍布血丝,这样哭了半晌流出血泪。

  “我是答应过你让她活过来,可她同样跟我做了交易让杀了她的人死去。”

  引路人露出邪魅的微笑,眼底甚着寒光:“一命抵一命,我没有那么闲。”

  “啊!”女鬼仰天哭嚎,那声音尖锐刺耳,洛含风皱眉拿手掩住耳朵。

  引路人露出不耐的神情,右手起了一道火光,随手一指将那孩子点燃,目前停止哭嚎扑上女儿瘦弱的身体,在一通哀鸣中母女烧为灰烬最后在那撮灰烬中结出了一颗鲜红的丹药。

  以尸炼丹,上古邪术!

  洛含风不敢置信,引路人是为三界引人渡人的存在,超脱三界不受掌控,可这么公然练就邪术会遭天谴的!

  “你!”

  “嘘”引路人是指轻点唇边,示意他不要说话,看向地上的尸丹眼中泛着奇异的光彩,仿佛是等待这一刻的成就

  只见引路人将那枚尸丹拾起放入明月的口中,眸中又软了三分,纤长的指尖小心翼翼的划过她的发丝,最后将她的手放在嘴边珍惜的亲吻着。

  眼前这画面在任何一个外人眼中都能看出来明月和这个男人有关系,可一个是引路人,一个是个凡人。他们又能是什么关系。

  洛含风再一次疑惑了。来找引路人无外乎是因为现在他们的敌人是同一个人,无涣。

  那丹药很快起了作用,躺在那的人周围发出白色的光,面色变得红润,皮肤恢复之前的白皙透着粉嫩的光泽,脸颊上那一快小小的胎记越发明显,如果说之前是半开的小花,现在已经呈全开的样子。

  明月缓缓睁开眼,洛含风看清那是一双如罂粟般鲜红如血的眸子,配上脸颊盛开的小花妖艳华丽的美,待她看清周围的环境,弯起嘴角眸中清冷一片,看着孤傲又清冷。

  “我回来了,啊冥。”明月清冷的声音划破寂静,一双纤细白皙的手轻轻抚上引路人的脸颊,声音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清冷:“我这一世我要祁暮寻死。”

  引路人抓住那只手在自己的手中紧紧地握着,对上那张脸笑的温柔:“好,你说的我都会帮你完成。”

  明月注意到身边还有个外人,转过脸仰视,眸中充满不屑的意味:“他是谁?”

  “无涣的敌人,现在跟咱们站一边。”引路人坐在明月身边同样慵懒的看了洛含风一眼。

  “哦?那便是自己人。”花千凝打量着他。

  洛含风心中一紧,明明是明月的身体,眼前的人却陌生的可怕,那双红眸摄魂慑魄诱人至极,似乎能看穿一切,可一眼又能冷到骨子里:“明月?”洛含风试探着唤她。

  明月掩住口眸子弯弯笑出声:“哪个是明月?这具身体里的人么?我才是这个身体的主人,现在我回来了,她在自然也就不再了。我叫花千凝。”

  “花千凝?”洛含风想到什么惊讶的看着她:“哪个花千凝?”

  花千凝自羊皮毛毯坐起,一条腿支起单手附在上面坐姿极为霸气,手..在面前扫过,瞬间出现一盏白瓷茶杯,里面清茶袅袅冒着热气,香味飘散在整个屋中。

  “你认得哪个花千凝我不知道,但我这个花千凝最善于做的一盏茶叫“浮华””

  “红衣拂袖花千凝!”洛含风的目光又停留在引路人的身上:“你是穷暗冥?”

  洛含风倒退两步,面色一变:“不可能,花千凝早在千年前就死了。”

  “血洗离恨天那次?”花千凝满不在乎的说着,随后将面前的浮华一饮而尽,入口苦涩不堪:“是死了。”

  “你就是这么喝这茶的?”洛含风嘴张了一半又将后面的话咽下去。

  千年前,三界之内出现过一位神话般的人物,据描述那人喜着红衣,生的倾国倾城,身边常年跟着一头小兽,有心人发现正是上古凶兽穷奇。一人一兽在人间设有坊间。可满足所有人的愿望,小到升官发财大到人命幽魂没有她做不到的。

  若想与她做生意的需得她愿意。也有例外的时候,哪天开心了谁来都可以。达成了协议一杯浮华尽,红衣拂袖来。愿望也就达成了。

  洛含风试探的问:“你真的能满足所有人的愿望?”

  花千凝扫了他一眼,似乎对于洛含风的疑问句很不满意:“那是自然。”

  打量他片刻,花千凝又道:“我现在只能送你一场梦,你要找的人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明显花千凝现在很高兴。白送梦这种不合算的买卖她一般很少做。

  “梦?”

  “让你重回到认识那个人之前,你不会带着现在的记忆,就像做梦一样,中间不会改变任何事情,所有的快乐苦难都会经历。愿意吗?”花千凝耐心的和他讲解着。千年后重操旧业一点都不生疏,花千凝更加高兴了,这场梦送的值了。

  “回到最开始。”洛含风垂眸,片刻的假象,哪怕只是梦。他握紧颤抖的手,心中激万分。

  她微笑,指尖轻点他的额头,淡蓝色的亮光浮出,一只纯白色的蝴蝶自他额头浮出。只感到头脑昏沉,想要睡去。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七号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