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萌妻,乖一点第四十四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四章

小说:小萌妻,乖一点 作者:苏玖久久 更新时间:2018-07-05 15:02 字数:2316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外面有些喧闹,傅景琛有些轻微地起床气,他皱着眉头打开门,正好看到一个佣人慌慌张张地往楼下跑,他不悦地喝到:“吵吵嚷嚷的成什么样子?出什么事了?”

  那女佣人被他的冷脸吓了一跳,忙缩了缩脖子,低声说道:“先生,是夫人,夫人生病了,挺严重的。”

  傅景琛眼皮狠狠一跳,凌弯弯生病了,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是不是昨天晚上因为自己没有去接她?

  顾不上换衣服,傅景琛推开隔壁的客房门,凌弯弯躺在床上,脸色潮红,秀气的眉头轻蹙着,像是痛苦的样子。

  一个佣人正在给她用湿毛巾冷敷,谢远就站在旁边,看到傅景琛进来,说道:“少爷,夫人发高烧了,我已经打电话给廖医生了,他应该马上就过来了。”

  傅景琛握紧拳头,死死地皱着眉,“她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烧的这么严重?”

  谢远掀起眼皮看了傅景琛一眼,又垂下眼睛,“夫人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七点多了,全身都是湿的,估计是淋了雨的原因。”

  闻言,傅景琛脸色难看极了,他就知道,凌弯弯是个特别一根筋的人,她怕打扰自己,也怕错过了,所以就一直等着,昨天傍晚的秋雨是夹着冰渣子的,能不冷吗?

  再看一眼床上躺着的凌弯弯,傅景琛心口堵的发疼,他有些不敢看凌弯弯现在的样子,昨晚如果他没有理会景晶的无理取闹,那凌弯弯何至于变成现在这样?

  廖浥君来的时候简直想翻白眼了,“这又是怎么了?阿琛,你们家今年犯小人吗?这个好了那个病了的!”

  傅景琛没心情跟他扯皮,说道:“快给她看看。”

  廖浥君撇撇嘴,心里暗道你就装吧,看你能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去?

  给凌弯弯仔细检查了一下,廖浥君做出了结论,“感冒,烧的有些严重,有些轻微的肺炎,得输液,远叔,让人去医院取药,还有,给她请两天假吧,休息一下,她需要休息,姑娘家家的,太拼了对自己身体不好。”

  谢远连忙应了,就去外面安排事情了。

  房间里就剩下一个昏迷的凌弯弯和傅景琛廖浥君。

  廖浥君揉揉自己有些潮湿地头发,随意地坐到不远处的沙发上,问道:“阿琛,你现在是什么情况?我怎么不太能看得懂你了?”

  傅景琛跟个木头桩子一样站在凌弯弯床边,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廖浥君放松地靠在椅背上,看着傅景琛满含关切地双眼,“啧”了一声,“你说说你,到底在执着什么?你不要怪我说话直接,要说在城北养着的那个女人是陶燃,你这么对凌弯弯还能说得过去,但城北那个女人是什么货色你又不是不清楚,为了那样一个女人,你这么折腾凌弯弯,你自己心里过得去吗?如果真的不想就这么纠缠,直接离了就行,反正人家姑娘也不欠你什么,你出钱给老太太治病,人家帮你在老爷子面前打掩护,如果当初你存的心思不纯一些,她赔上的是一辈子,我觉得这样一个女人,你就算不好好对待她,也不应该这么……”廖浥君皱皱眉,绞尽脑汁地想了一个适当的词,“嗯……这么伤害她。”其实他挺想像容榛那个泼妇一样说不应该这么糟践凌弯弯,但他还是没有说,他觉得,傅景琛对凌弯弯,绝对不是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傅景琛一言不发地站着,他其实比廖浥君发现的更早,他一开始是惶恐的,他怎么能对别的女人动心呢?他爱的是陶燃,虽然她已经离开自己五年了,但这五年来,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走进他的心里。他怎么甘心凌弯弯短短几个月就让他交出感情?他五年的坚持,在凌弯弯面前就这么不堪一击,变得可笑吗?

  那他当初的抗争又是为了什么?

  虽然他从发现的那一瞬间开始否认,但感情却在他的否认中变得越来越强烈。

  所以他才一次次失控,一次次因为凌弯弯的事而做出让自己无法理解的决定。

  他其实是个胆小鬼,一直逃避,不肯面对,才放任景晶,才刻意的忽视凌弯弯,把注意力放到景晶身上,妄图让这个神似陶燃的女人把凌弯弯在自己心里的印象赶走,但他错了,并没有,凌弯弯一点都没有从他心里走出去。如今看她躺在床上,他后悔极了。

  他是一个成年男人,应该有足够的勇气面对自己的情感,而不是一再的逃避。

  廖浥君看傅景琛脸色不太好,就劝他不要多想,等取药的人来了,他给凌弯弯扎好针就离开了。

  傅景琛洗漱好换了衣服给公司打了个电话,告诉顾钧他不去上班,凌弯弯生病了。

  顾钧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心里简直万马奔腾,脑子里脏话一句接一句的往出冒,凌弯弯生病了你就不上班?你生病了也不上班?老太太生病了你不上班!是不是过两天你家那只臭猫生病了你也不上班?

  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老板这半年来都请了多少假了?还是不是那个勤劳勇敢的老板了?

  傅景琛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顾钧有多大的怨气,他吃了早饭就守在凌弯弯身边。凌外婆也知道凌弯弯生病了,但一看傅景琛那紧张的样子,她就乐呵呵的带着小花去草坪上散步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凌弯弯终于醒了,她一张口,就觉得嗓子里如同刀割,一阵咳嗽。

  傅景琛连忙过去,俯身看着凌弯弯,“醒了?哪里不舒服?”

  凌弯弯刚醒脑子有些迟钝,眼珠子一错不错地盯着傅景琛半天,张了张嘴巴,哑着嗓子说道:“我有些渴。”

  傅景琛连忙给她倒好了水。给她背后垫了大靠枕让她坐起来,一勺一勺地喂她喝水。

  凌弯弯转开脸,“我自己来吧。”

  傅景琛不说话,执着地拿着勺子,非要喂她。凌弯弯也无法,只能凑上去,喝掉勺子里的水,傅景琛又舀了一勺。

  两人配合还不错,凌弯弯喝了水,头脑也清醒了很多,看了一眼外面阴沉沉的天,问道:“几点了?”

  “十一点四十。”

  “中午?”凌弯弯皱眉,她这是旷工了吗?

  “已经给你请好假了,浥君说你有些轻微的肺炎,要休息两天。”

  “哦。”凌弯弯答了一声,她现在这个状态,根本就不能给学生上课。

  房间里静了下来,这就是傅景琛和归棋的区别,归棋是不可能让冷场这种事情发生,而傅景琛的厉害之处就在于他总是能三句话就冷场。

  傅景琛左思右想半天,打算解释一下昨晚的事情,“昨晚,抱歉了,我是临时有事,手机没电了,也没有时间充电,所以没有给你打电话。”

  凌弯弯眼皮都没有动一下,低低地应了一声,“嗯。”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小萌妻,乖一点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