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萌妻,乖一点第四十三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三章

小说:小萌妻,乖一点 作者:苏玖久久 更新时间:2018-07-05 09:56 字数:2108

  凌弯弯的课讲的依旧很成功,傅景琛全程听的都很认真,认真的凌弯弯后来都忘记有他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了。

  下课了,凌弯弯刚走出教室,傅景琛就从教室后门出来了。

  “凌弯弯。”傅景琛步子大,几步就和凌弯弯并肩了。

  凌弯弯侧过头看他,“傅先生要回公司了吗?”

  “嗯,这就走,今晚我过来接你。”

  “我还是自己回去,你过来这边绕的太远了,没事。”

  傅景琛还是坚持,他就是想来接凌弯弯,最好是让他们学校的老师学生能看到,他想让他们的关系光名正大,好歹也是领过结婚证的,为什么他们过得跟不合法的一样?

  凌弯弯拗不过他,只好点头了,不过还是强调了一下,“车子停在公交车站前面,我下课了过去找你。”

  傅景琛满意了,“好,那晚上等我过来接你。”

  学校里的领导千恩万谢地把傅景琛送走了,这种财神爷,能供着就供着,千万别得罪了。

  下午自习是凌弯弯盯得,下课之后凌弯弯快速回教办室收拾东西,装好了书和教案本,把手机塞进兜里就往外走,她怕傅景琛来早了,让人家等挺不好意思的。

  下午自习开始就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凌弯弯出来的时候有些冷,她没怎么在意,把头发扒拉到前面,捏紧领口往公交站的地方快步走去。

  但公交车来了又走了好几趟,傅景琛的车迟迟没有出现。

  刚开始还没有觉得冷,但站了一会儿寒意就开始从脚底往上窜,她穿着单靴,鞋底不厚,漫天的小雨开始变得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糊在人脸上,让人冷到骨子里了。

  凌弯弯轻轻跺着脚,下巴缩进高领毛衣的领子里,鼻尖冻的通红。但她没有去买一把伞,害怕傅景琛万一来了没有看到自己那就糟了。她也没有敢打电话,傅景琛是景燃的老总,日理万机,总不能打电话催人家来接她吧,怎么想都觉得有些没礼貌。

  在公交站吹了一个小时的冷风,四周的路灯都亮起来了,家家户户都传出饭菜的香味的时候,凌弯弯意识到自己可能被放鸽子了。

  她抖抖索索地拿出手机,伸着僵直的手指给顾钧打了个电话。

  顾钧正和缪青络吃饭,手边的手机就响起来了,缪青络狐狸眼一扫,眼神锐利:“谁的?”

  顾钧嘴角一抽,拿起手机在他眼前晃了晃,“我们总裁夫人的,估计有事。”

  “放公放。”

  “……”顾钧虽然觉得缪青络这是无理取闹,但还是乖乖照做了。

  打开公放,“夫人,有事吗?”

  凌弯弯转过身背对马路站着,问道:“傅先生下班了吗?”

  顾钧一愣,难道夫人是问总裁什么时候回家吃饭?顾钧皱眉,“夫人,顾总下午回了一趟公司,但马上就出去了。去哪里了我也不太清楚,你要不打电话问问。”

  “哦,不用了,那就先这样,打扰你了,我先挂了。”不等顾钧说什么,凌弯弯就挂了电话。

  她把快要没电的手机塞进口袋里,狠狠错了一把冻僵的脸,伸手拦车。

  坐进出租车里的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终于活过来了,刚刚冻僵的身体一点一点的软化,冻蒙了的脑子也开始运转。

  其实也不必她的脑子转多快,她都能猜到傅景琛食言的原因,无外乎他那个“真爱”出什么事了,否则怎么会连给她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她想生气,但可能是冻过头了的原因,她竟然一点都不生气,只是有些为自己感到悲哀,这不过是一种正常现象,这是一种常态,她欠着别人的,那就当然得承受着这一切,不过归根结底还是有些不服气罢了。

  她以前总听那些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人说脾气都磨没有了,现在她终于懂了,她被动的被磨,如今她的脾气也小了很多。

  到家得时候身上已经半干了,凌外婆已经回房了,谢远一看她狼狈的样子,担忧地问道:“这是怎么了?夫人怎么淋成这样?”

  凌弯弯边换鞋,边笑着回答,“没事远叔,我今天学校有事放学迟,在学校门口打车用了很久的时间,衣服都湿了。”

  谢远忙招呼人给凌弯弯煮姜汤,又让凌弯弯去先换身衣服。

  凌弯弯上楼洗了澡,换了衣服下楼,看到谢远担忧的眼神,就不顾姜汤销魂的味道捏着鼻子一口气全喝了下去。

  佣人给她重新做了晚饭,她吃了很多,中午和傅景琛吃的食不知味,就没吃多少,晚上又站在路边当了一个小时的电线杆子,又冷又饿,这会儿吃到热饭,她都快要感动的热泪盈眶了。

  吃完饭凌弯弯就上楼去睡觉了,她觉得自己有些头晕。

  谢远看着凌弯弯有些虚浮的脚步,一脸愁容,少爷又没有回来,不用说,肯定是去了那个女人那边。他实在是不明白,有了夫人这样的白月光,那个女人不足萤火的微光有什么可眷恋的,不过是个幻影罢了。

  傅景琛第二天一早回来的,回来的时候谢远就站在门口,外面的雨下了一夜,终于停了,空气里弥漫着泥土的味道,傅景琛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那一套,他眼睛里有血丝,像是一夜没睡,下巴上冒出青色的胡茬,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颓废。

  看到谢远他还愣了一下,按说现在还没有到谢远起床的时间,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

  “远叔早。”

  谢远叹了一口气,“少爷,昨晚怎么没回来?”

  傅景琛显然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所以他选择避而不答,“外面天凉,远叔还是到里面去吧。”

  谢远知道他不想说实话,他也没有再追问,叹了一口气就往里面走,算了,这一切的开始原本就是老爷子的错误撮合,错误的开始,哪里能有正确的结束呢?

  傅景琛换掉沾了泥的鞋子,起身的时候就看到一旁的矮柜上放着的凌弯弯的包,他一愣,不知道她昨晚怎么回来的?自己的手机没电了,也没时间充电,就一直没有给凌弯弯打电话,自己爽约了,她应该很生气吧?

  随便在头顶抓了两把,傅景琛有些疲惫地上楼。

  洗完澡之后他就直接睡了,昨晚一晚上没睡,他有些累。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小萌妻,乖一点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