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萌妻,乖一点第三十八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八章

小说:小萌妻,乖一点 作者:苏玖久久 更新时间:2018-07-02 14:14 字数:2134

  城北的高档小区里某一房间里,傅景琛坐在沙发上,对面昏黄的灯光下,景晶纤细的手指翻飞,弹奏着熟悉的《献给爱丽丝》,她已经弹了至少三个小时了,挺直的背酸的不行,手指也快痉挛了。

  她却不敢动,保持着最美的姿态,上次耍了凌弯弯,傅景琛虽然没有对她怎么样,她却是害怕了很久。傅景琛一句都没有说她,只是把那段录像发给她,她收到的那天反反复复地播放,差点把她折磨疯了,傅景琛更久地没有来找过她,她慌了,差点又跑出去找傅景琛了,像往年一样,十月二十五号的时候,他来了。

  景晶终于松了一口气,就算是指头弹断了,她也不敢停下来。

  依旧是十二点一过,傅景琛起身,就要离开,连一句话都没有。

  景晶连忙起身,站在房门口仰头看着他,“先生,今年能留下来吗?”

  傅景琛看着她的眼睛,说实话,景晶有些时候特别像陶燃,就连乞求他留下来的语气和眼神,都十分相像,只是陶燃的请求他没有答应,景晶的请求,他怎么会答应?

  拂开她,傅景琛大步往外走,“不要越界。”这是他给景晶的忠告,也是警告。

  景晶站在原地,紧紧咬着嘴唇,都咬出血来了,却强忍着没有哭。

  傅景琛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一点了,他疲惫地揉揉眉心,换了鞋走进去。

  大厅里的灯关了,但小餐厅里却亮着昏暗的灯光,傅景琛随手把衣服扔在沙发背上,打算倒一杯水,结果就看到餐桌上的蛋糕。

  他不过生日,家里的佣人都知道,肯定不是家里的佣人做的,这么精巧,肯定是凌弯弯做的,上面的生日快乐几个字,明显是凌弯弯的笔迹。

  他端着一杯水,盯着那个蛋糕,心里不知道什么感受。五年来,他从来没有过过生日,以前的生日,也不会有人亲手给他做蛋糕,他在国外读书的时候有很多朋友,每个生日都是一场小型聚会。和陶燃交往的时候,他的生日变成了大型宴会,陶燃也结识了很多成功人士,最后就因为这样,被老爷子捏住了把柄,逼走了陶燃。

  说实话,他有时候是恨着老爷子的,但老爷子在陶燃离开的时候也摔得瘫痪了,他觉得老爷子又很可怜,所以他选择了回来,远离老爷子,远离那个让他遍体鳞伤的地方。

  回国后他再也不过生日了,每年生日和往常没什么两样,带回景晶之后,生日的时候就去她那里听她弹钢琴。

  但现在看着餐桌上这个蛋糕的时候,他恍惚间在想,是不是他应该走出来了,他是成年男人,不应该总是沉湎在过去里,他自小比同龄人成熟,但这件事,他处理的像一个被甩了的初中生一样,紧咬着过往不放。他的生活似乎一直停滞在五年前,但凌弯弯的出现,让他看到自己是活在现实里,而不是虚幻的五年前, 他的世界里早就没有了陶燃,这是真实的世界,他已经二十七岁了,不是二十岁的愣头青了。

  蛋糕并不大,傅景琛拿着叉子慢慢的吃,说实话,奶油甜腻的味道并不好,他没有吃晚饭,突然吃进去一肚子奶油,胃里也不舒服,但他固执的没有停手,他想,他应该是错了。

  第二天一早,凌弯弯就下楼了,她作为老师,平时的作息很规律,一般是不会赖床的。比她起的更早的有的是,小花已经跟着谢远在外面溜达了一圈,这会儿正踱着步子踩着猫步走进来。然后在屁股后面留了一排整齐的泥爪印子。

  凌弯弯走过去把它抱起来,谢远也进来了,“远叔,外面下雨了吗?”

  谢远拍拍袖子上沾上的水汽,说道:“雨还挺大的。”

  凌弯弯往外面看了一眼,白茫茫的一片,显然是下了大雨,现在也出不去门,凌弯弯就把小花交给佣人,去把爪子弄干净,然后自己打扫干净了被小花踩脏的地板。

  一抬头就看到沙发靠背上的黑色西装,“远叔,傅景琛昨晚回来了吗?”

  谢远也看到那件黑色西装了,他也猜到了傅景琛昨晚回来了,点点头,“我也不知道少爷几点回来了,不过现在还没有下楼。”

  凌弯弯收拾好东西,有些好奇,傅景琛平时不是什么贪睡的人,他的生活里可没有什么工作日休息日,所有的都是工作日。除了真的有事,傅景琛是不会赖床的,今天怎么有点反常?

  不过她也没有怎么在意,反正这是在傅家,傅景琛有这么多人守着,她操得哪门子的心?

  吃过早饭,凌外婆照旧回屋休息了,凌弯弯不操心也得操心了,傅景琛睡得有点太久了,这都快九点了,按平时傅景琛都工作快两个小时了。

  凌弯弯端了托盘上楼,敲了敲傅景琛的门,“傅先生,傅先生?你在吗?”

  里面没有声音,凌弯弯轻轻推开门,里面光线很暗,窗帘没拉,加上外面是个阴天,就更暗了。

  傅景琛就在床上躺着,这时候却没有醒过来,凌弯弯忙打开旁边的壁灯,就看到傅景琛脸色青白,额头上滚着豆大的汗珠。

  凌弯弯吓了一跳,连忙推了推傅景琛,“傅先生?傅先生?”

  没有反应!

  凌弯弯吓坏了,连跌带撞得跑下楼,找到正拿着大剪刀给一盆盆栽修剪枝叶的谢远,慌得语无伦次,“远叔……傅景琛他、他晕倒了,醒不过来!远叔,傅景琛他……”

  谢远一听,立刻变了脸色,安抚凌弯弯道:“夫人你先别急,我们先上去看看少爷。”

  凌弯弯和谢远上来的时候傅景琛依旧和原先一样,凌弯弯吓得不行,傅景琛这个样子,真的太吓人了。

  谢远试了试傅景琛的体温,没有发烧,甚至体温有点偏低。

  他先给廖浥君打了电话,然后让凌弯弯给傅景琛先试着喂点热水,然后就焦急地等着廖浥君的到来。

  廖浥君一听傅景琛病了,都病的晕倒了,连忙放下儿子,开着车就过来了。

  外面雨很大,廖浥君来的却挺快的,一来直接就问道:“这又是怎么了?”

  不怪廖浥君这么问,傅景琛这段时间的确是多灾多难的,他这都是第二次亲自上门给他治病了,这家伙能不能消停一点,简直不要命的折腾。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小萌妻,乖一点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